在這些人的另外一邊,還有一隊世家子弟,這一隊約三十多人,隊伍極松,且大部分人都在竊竊私語。

「李浩然,這邊!」

正待李浩然觀察周圍的時候,晨楓笑著看向了李浩然。

李浩然一動,朝著晨楓所在的方向行去,在晨楓這邊鄭普和唐開悄悄的對著李浩然眨了眼睛。

也在這時,李浩然在隊伍之中感受到了一些冰冷的眼神:「是葉小龍他們……」

「看什麼呢?九墓之門馬上就要開啟了,這可是一大奇觀,錯過了可就要在等千百年了!」

晨楓一拍李浩然的肩膀,笑著問道。

李浩然嘿嘿一笑,沒有多言,扭頭看向了前方。

但見前方山谷盡頭那一面如鏡般的石壁上,上下飄動的紫氣正在慢慢的凝實,且在那光滑的石壁上,一面九頭惡獸拱衛的巨大圓環慢慢閃現。

轟隆隆!

震顫天地的轟鳴聲也在這個時候響起,天空之中的紫氣漸漸倒流,落入了這一個圓環之內。

在紫氣的注入下,圓環慢慢釋放出了它應有的光彩,七色光芒漸漸閃現,在那圓環之上,也閃現出了九個符文位置。

這九個符文呈現令牌形狀,依次排列在圓環的九個方位。

轟隆隆!

在九頭惡獸拱衛的圓環出現的同時,還有一座橫亘蒼穹的紫氣華蓋降臨在了整個山谷之內。

此刻,山谷徹底的被紫氣籠罩,所有人都震驚的看向了頭頂出現的那一片華蓋。

紫氣華蓋帝皇象徵,在出現的同時,更是散發出了一抹讓人忍不住臣服的巨大威壓。

隱約之間,李浩然的心靈感受到了一股不可抵抗的威壓,這股威壓讓他心聲恐懼,怯意無邊。

扭頭環視,但見周圍一些膽子弱小的人,紛紛跪倒在地。

這樣的人在山谷之中不再少數,放眼看去至少有數萬人之多。

嗡!

就在所有心靈弱小之人跪下之時,從空中落下了無數的光柱,這些光柱將那些跪在地上的人籠罩。

「沒了?」

眨眼之間,被光柱籠罩的人紛紛消失在了李浩然的眼前,讓他不由一愣。

「這是傳送之光!但凡承受不住這威壓的人,都會被送出去!他們也因此失去了踏入九墓之門的資格!」

晨楓看著李浩然,淡淡笑著說道。

李浩然這才瞭然,繼續看向了前方。

那九頭惡獸拱衛的圓環一點點的浮現出來,最終變作了真實的建築,從空中慢慢落地,降臨在了山谷盡頭的那一片空地之上。

「持令之人,速速踏上九墓之門!半個時辰之後,倘若無人登門,九墓之門將會根據黑鐵令的數目,開啟對應的門戶!」


一個聲音在此刻響徹山谷,令所有被眼前一幕震動的人心神一凝。

「這就是九墓之門,每一個令牌代表了一個位置,且一人只能持有一令!」

此刻,夏海天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為眾人介紹了起來。

「哼!我夏九幽第一個!」

在夏海天的話才剛剛落下之時,在他身旁的夏九幽高聲一喝,踏步而去,三兩步之間來到了九墓之門上,將他手中的黑鐵令放在了第一個符文之上。

嗡!

黑鐵令放入其中,緊接著一道光柱升起,將夏九幽保護在了內中。

緊接著天朝這邊,又有三人踏步而出,他們依次將令牌放入符文之上,又開啟了三道光柱之門。

「晨楓!這面令牌給你!」


李浩然手指一動,從藏玉裡面取出了一枚黑鐵令,直接塞到了晨楓的手中,且同時間精神傳音說道。

晨楓眼中閃過了一道精光,握著黑鐵令的手微微一顫,扭頭看了眼李浩然:「你……」

「快去吧!」

李浩然一推晨楓,淡淡的說著。

晨楓走出人群,扭頭看了眼李浩然,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走向了九墓之門。

夏海天眼中閃過了一絲詫異,他沒有想到晨楓手中也有一塊黑鐵令,這讓他隱隱興奮了起來。

他看到了希望,天朝這邊出現了四位持令者,已經佔據了一半人數,這又如何不讓興奮。

接著,又有四位武者走出,他們來到了九墓之門前,將黑鐵令放入符文之上。

八道光柱從天降落,道道紫氣化龍落下,盤亘在了光柱之外,好似守護一般。

而那拱衛九墓之門的九頭惡獸,也張開了八張大嘴。

「這最後一個人是誰?」


「快出來啊!」

「是啊!」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眼看時間就要到了,關注的眾人不由紛紛議論了起來。

李浩然默默算計著時間,在感受到九墓之上漸漸散發出來的洪荒氣息之時,他的身形一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來到了九墓之門前,將手中的黑鐵令放在了九墓之門上。

嗡!

同時間,一道震天的震動在山谷中響徹,九令齊出,最後一道光柱落下,那巨大的圓環載著眾人慢慢上空,朝著天空之中那一道紫色光柱之中行去。

「是他?怎麼可能?」

學府這邊,四大閣主和夏海天都是一愣,他們看著踏上九墓之門的李浩然,心神震蕩,眼中滿是震驚。

尤其是夏海天,心中忽然泛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這讓他隱約覺得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一般…… 第一百三十四章考驗

廣場之上,那外宗門中的一些人,在看到李浩然踏上九墓之門時,眼中噴出了火焰,有的人甚至想要出手格殺,可卻被九墓之門的守護之光隔絕。

巨大的圓輪緩緩升空,那九道光柱如同九道引擎噴射出來的火焰一般,久久懸挂在九墓之門的九個符文之下。

在圓輪升起的同時,那九道光柱中央,又浮現了一個青澀的祭壇,祭壇上血污濃厚,更有一股捏人心神的氣息傳來。

嗡!

在祭壇漸漸顯露蹤影的時候,升到半空之中的九墓之門忽然一晃,化作了一抹烈日般的光芒,眨眼之間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其他人,不要猶豫!快快踏上王侯祭壇!」

周圍各方勢力的領頭之人見此,齊齊高喝。

緊接著,約有數萬武者齊齊朝著前方的祭壇賓士而去。

嗖!嗖!嗖!

那看似不可能承載如此多人的祭壇,卻在人們踏上祭壇之時,將踏上祭壇的武者傳送到了未知的地方。

遠遠的看去,好似祭壇那裡就是一個無底深淵一般,將一個又一個的人吞噬。

天空之中的衝天紫氣慢慢暗淡,更有一團團狂猛的風呼嘯而來,籠罩山谷的穹頂更是漸漸消失,這一切好似從未出現過一般。

又是片刻時間,山谷盡頭的祭壇也沉入地下,原本擁擠吵鬧的山谷在這個時候,也變得安靜異常。

還留下來的人足有數百人之多,可這數百人站在可容納十幾萬的山谷中,卻顯得那麼的單薄。

「他到底從哪裡獲得的黑鐵令?為何……」

夏海天腦中回蕩著一個問題,心裏面隱隱覺得發生了什麼事情一般。

尤其是李浩然踏上九墓之門的時機,且在踏上九墓之門離去時看向他的那一眼,那一眼中的殺意和恨意,讓他生出了一抹心悸。

呼!

山谷之內頃刻之間狂風捲起,更有黃沙漫天。

在遠處一騎著火紅色獅子甲獸的武者,正滿面塵灰的飛馳而來,在十幾個呼吸之後,來到了夏海天所在的位置。

「報!京都有緊急情報!」

這武者乃是武宗修為,連夜趕路而來,一路飛馳不曾休息片刻,此刻看起來疲倦無比。

聽著這武者的稟告,夏海天心神一動,眼中寒光閃爍,趕忙接過了傳音玉,將心神勾連在了上面。

嗡!

「李浩然……若有發現,定斬不赦!」

一個威嚴的聲音從玉內傳遞出來,聽的夏海天面如土灰,踉蹌著退後了兩步,不可置信的說道:「他竟然早就知道了……該死!到底是誰泄的秘……」

「對了,他的那些朋友,可都抓了起來?」

夏海天心中念頭百轉,終於明白了李浩然先前的行為。

那武者搖頭一嘆:「都轉移了,現在已經天下通緝了!」

「……好一個李浩然……呼!罷了,此事畢竟是我違背諾言在先!不過, 美女總裁的麻辣人生 ,那可真是一個笑話,我看你要如何解你身上之毒……傳我軍令,命令隱藏在各地的大軍將這一處山谷給我圍起來,若有發現李浩然,先斬後奏!」

夏海天深深吸了口氣,扭頭對著身邊的一位將軍沉聲喝道。

……

墓界之中,李浩然處於一片朦朧的世界之內,這片世界他只能夠看到八道光影,其他的東西根本無法看透。

他的活動範圍也僅僅是先前的那一道光柱,除此之外他再也無法更近一步。

「帝道傳承,天下唯一!你們九人不管身份如何,能夠獲得黑鐵令,來到這裡,也算是爾等的機緣!這第一關試煉,就是要考研你們的資質,一年之內晉陞武師,可入下一關試煉!」


正在李浩然茫然的看著周圍的時候,一道恢宏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他的面前浮現了一個巨大的時鐘,時鐘上的刻度並非是分秒時,而是年月日。

這年月日都是用天干地支來計算,此刻他們所在的時間正好是甲。

「一年之內晉陞武師,這對於我來說並不是很難!可我必須煉成氣力合一,方才能夠進階,絕不能因為這一場試煉,而耽擱了自己的根基!」

很快,李浩然眼中有了一絲的明悟,他也明白了周圍的那八道光柱之中定然是和他一般,擁有黑鐵令的諸位青年才俊。

他盤坐下來,並未馬上施展筆墨華氣書,而是開始控制精神和血氣合一。

這個過程他使用的方法乃是浩然正氣書中的方法,此方法極為精妙,在融合的時候,讓李浩然體內生出了一股如烈日般的光團。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浩然的精神和血氣終於融合為一,不過他並未因此而高興,轉而又施展精神和元氣合一的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