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車庫的一角,一輛潔白如洗的寶馬520Li霸氣的停在那裡。

在寶馬的駕駛席上,一個看起來三十多歲、其貌不揚的男人,靜靜的坐著,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鏡,無疑增添了他的顏值,而手上的金色腕錶,則與他多金的氣質相得益彰。

這是個有錢人!

韓伊莉徑直走向寶馬,打開車門,頭也不回的鑽了進去。

卻不想李唯也跟了過去。

韓伊莉簡直快要氣瘋了,朝李唯直接吼道:

「原來買車都是假的嗎,說到底你還是想死纏爛打是吧?」

大叔,要抱抱 李唯哭笑不得,不知該如何回應。

寶馬男此刻目光微聚,瞬間明白過來了李唯身份,便朝李唯微微一笑,笑容中充滿了低調又奢華的優越感。

「你好,你是李唯吧,伊莉和我說起過你……」

這一口地道的「伊莉」聽起來格外親切,但是他並沒有下車,而是以勝利者的姿勢和廣闊的胸懷,對李唯「安慰」道:

「伊莉說你工作被辭了,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來我的公司上班,以你才能混口飯吃不難。」

「不了,謝謝,我現在給更高一級的人打工。」

李唯順勢指了指天。

更高級的人自然指的是主神。

寶馬男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只覺碰到了個神經病,遂搖頭輕蔑,不再言語。

韓伊莉實在看不下去了,直接冷笑道:

「都這時候了你還在吹牛,李唯,你就不能現實一點嗎?我們之間已經不可能了,求求你不要纏著我好嗎?」

「你真的誤會了,我是來取車的。」

李唯哭笑不得。

為了證明自己所說的話,他立即拆開了紅色首飾盒,將裡面的車鑰匙取了出來,依然朝著寶馬車緩步走去……

韓伊莉以為李唯還要強送車來求婚,氣得直搖頭,眼中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直嘆氣道:

「你沒救了。」

隨即對寶馬男道:

「我們走吧。」

寶馬男微微一笑,無視走來的李唯,帶著勝利者的姿態,輕鬆寫意的啟動了引擎,瀟洒的開啟了大燈。

正在這時——

忽聽一旁的黑色賓士「滴」的響了一聲。

韓伊莉驀地一怔。

顛覆她世界觀的一幕發生了。

——————————————

預告:第0005章,大奔的威力 湛藍的天空萬里無雲,有如平靜之海。

是個度蜜月的好天氣。

受到形象虛化儀的影響,江楚楚怔怔望著李唯,半天沒回過神來,眨巴著水靈的眼睛,忍不住問道:

「老公你剛才有沒有看到龍啊?」

為了儘快恢復狀態值,李唯靠著機艙小寐,只迷糊著應道:

「又做噩夢了吧。」

「……」

此刻,江楚楚腦子漸漸被度蜜月的興奮所佔據,哪裡管的上什麼龍啊虎啊,也不去細究,反正她百分百相信李唯,李唯說做夢,那就就做夢唄,就算李唯是騙自己,那也一定是為自己好。

她唯一擔心的事情是——

「這次走的太倉促了吧老公,我們什麼都沒帶啊……」

「帶錢就行。」

「我們也沒帶卡呀。」

「有支付寶就行,現在霓虹大部分商店都支持支付寶。」

「好吧,可身份證,結婚證,護照呢?」

李唯頓時睜開眼睛:

「勞資開的是美軍直升機,霓虹狗應該一個個跪舔過來才對吧,還敢找我要護照?」

江楚楚無語:

「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真的是無言以對……」

李唯話鋒一轉:

「假如只能去霓虹一個地方,你想去哪?」

「只能去一個地方嗎?」

「我是說假如……」

「秋葉原吧。」

「好。」

……

李唯隨即在直升機上睡了會兒。

駕駛員開著直升機直接進入霓虹國境,很快飛到了秋葉原。

正如李唯所說的那樣,直升機一路暢通無阻,沒有受到任何海關的盤查,或是城市警察的阻攔。

江楚楚直覺神奇。

實際上,這並不是因為美式阿帕奇的原因,而是所有位面道具,都具有自動融合現實的能力。

你開車,它給你自動上牌;你開直升機,它就為你自動辦好了準備證和航線許可,甚至開直升機入境,它還自動為你辦好護照,省去了宿主所有的後顧之憂,可以說在現實世界,主神差不多就是李唯的……

小保姆。

.

來到秋葉原。

直升機停在一家大廈的頂端。

秋葉原,位於日本東京都台東區西南部,老東京的東城門外,是與時代尖端產業同步的電器大街,在二戰之後,這裡形成了售賣稀罕的高品質電子產品的黑市。

從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這裡的商店先是大量供應電視、冰箱,隨後是錄像機和遊戲機,而如今,電子產品店、模型玩具店、動漫產品店和主題咖啡館在這裡並肩共存,新的辦公及零售賣場綜合大樓也漸次拔地而起,日新月異。

李唯拉著楚楚下飛機,乘著大廈的電梯來到了街上。

望著鱗次櫛比、五顏六色的大廈與店鋪,以及街道上摩肩繼踵、充滿著宅味的人群,江楚楚張開雙臂,長吸了一口氣:

「哇,終於來了。」

實際上,秋葉原樓也不高,街也不寬,地兒也不大,秋葉原之所以成為世界旅遊勝地,並非因為電器,而是動漫和遊戲。

秋葉原號稱御宅族的聖地,這裡有上千家店鋪,與動漫遊戲有關的也至少有三百多家,而江楚楚來秋葉原,也只有一個原因——

打破次元之壁!

.

可這裡店鋪實在太多,如亂花入眼,街上更是人山人海,由於沒有導遊,也沒有翻譯,雖然來到了夢寐以求的聖地,江楚楚卻一時慌了神,不知道從何逛起。

考慮到自己狀態值只恢復到了69%,李唯建議先去喝杯咖啡。

江楚楚點頭答應。

這時,有三個穿著黑白女僕裝的可愛少女,站在一排發傳單,剛好塞給了李唯一張。

李唯自己雖然不懂日語,但是他還保留著藤原文太的車技,這其中就內嵌了文太的日語水平。

傳單上分明寫著——

「女僕咖啡館?」

江楚楚驀的興奮:

「女僕咖啡館,哇,我要去,我要去!」

突然,她好似想到了什麼,一臉鄙夷的望著李唯:

「等等,你懂日文?」

「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濕也會淫。」

「可我我看過了五百多部動漫,也不會日語呀!」

「才五百部你懂個屁,我看了五萬部霓虹電影!」

「滾!」

「話說,這女僕咖啡館是不是有點色琴?你真的要去嗎?」

「笨蛋,女僕咖啡館可不是色琴店,只是一群年輕可愛的女孩穿著可愛的動漫服飾,給客人端茶陪聊的場所。」

「好吧。」

撒旦老公 別太壞 ……

發傳單的三個女生,見李唯二人似乎有進店的意思,便從中走出一個妹子,領著李唯二人走進身後的大樓里。

上到6樓,電梯門一打開,門口站著兩位女僕,笑盈盈地朝二人大喊一聲:

「ご主人様、お帰りなさい。」

意思大概就是——

「歡迎回來,主人!」

這種感覺,讓李唯小心肝有點撲通直跳,彷彿回憶起當年所看里翻的動人情節……

女僕拿了一份菜單給李唯詳細解釋規則。

李唯最終選擇了最貴的套餐。

一個小時內隨便喝,外送一套特色甜點,還有一位女僕陪著你說話,可以合照,可以摸摸小手,但不可以親,不可以抱。

「可以摸小手嘛,嘻嘻。」

江楚楚反倒比李唯更興奮。

兩個人一共需要8000日元,大概500人民幣的樣子,雖然對李唯來說根本不算是錢,但實際上,這價格並不便宜了……

店不大。

一百平方左右。

裡面人氣還是蠻高的,陸續有人進來出去,主要是大叔一樣的顧客居多,偶爾也會有年輕人,但大多都是身材臃腫,戴著眼鏡,臉上滿滿的宅意。

「果然是霓虹……」

李唯由於定的是頂級套餐,因此坐在一個半封閉的包廂內,牆上貼的海報是《輕音少女》五個妹子的女僕裝扮。

很萌。

至於店裡的女僕就稍顯遜色了,雖然是可愛風,但外貌普遍中等,身高更是全都在155cm以下,連一向號稱160但實際撐死158的楚楚,站在女僕堆里,都頓時鶴立雞群起來。

李唯有些納悶:

「怎麼,霓虹人不喜歡大長腿么?」

江楚楚撇了撇嘴:

「你不懂呀,一般咖啡店規定,女僕站著時,必須與坐著的客人的眼線,處於同一水平線,而不是女僕居高臨下,因此,咖啡店只能選一些個兒相對矮小的可愛型女孩。」

「那你可以來上班呀。」

「滾。」

「你要是來上班,肯定是這兒最漂亮的。」

「你知道嗎,女僕可不能太漂亮,以前有新聞報道,一位客人看到一家店的漂亮女僕,一定要跟女僕交朋友,在被女僕拒絕後,這位男子開始跟蹤女僕,最終在得不到女僕的情況下將女僕殘忍殺害……所以說,太漂亮的女僕會惹麻煩的。」

李唯卻不以為然:

「誰說的,你看這個女僕,不就挺漂亮的嘛。」

這時,一個不但長相甜美可人,身高居然比江楚楚還要微微高出一點的女僕,帶著微笑走了過來。

「我是二位的專屬女僕,這是我們的菜單,主人先要喝點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