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聽到門內的指示聲后,竹內力大步進了門。

宮原美惠子坐在辦公桌前,帶著一副細框眼鏡,手裡看著文件。

似乎是因為熟悉,她連頭都沒抬就聽清眼前人的腳步聲:「是力么?什麼事。」

竹內力站在宮原美惠子面前,如同剛剛和椎名伊織見面時那般面無表情的彙報道:「夫人,那邊已經安排過了。」

「但是根據彙報結果來看,小姐的那位同學似乎沒有成功。」

「您看……」

聽到竹內力的彙報聲,宮原美惠子從桌上的那一堆文件里抬起頭。

她扶著那副細框眼鏡,一雙美眸與宮原渚似乎一般無二致,瞳孔黑白分明,深邃得如墨一般,深沉而冷靜。

她只是那麼靜靜的看著竹內力,似乎只憑那眼眸就能看透人心。

最後,她有些無趣的放下手裡的文件:

「力。」

「是。」

竹內力深深鞠躬。

宮原美惠子的聲音似乎很是平淡,好像沒什麼情緒波動:「你做了些多餘的事呢。」

「……」

竹內力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保持著鞠躬的姿勢。

見狀,宮原美惠子也沒有多說。

只是隨意的揮揮手讓他下去:「你先走吧,這些文件我一會兒會看的。」

「是。」

竹內力依舊如剛剛一樣,默不作聲的退走。

整個過程冷漠而堅定。

全然沒有和椎名伊織一起時那蠢蠢的感覺。

等他出了門,宮原美惠子又看了幾眼手裡的文件,先是有些疲憊的摘下眼鏡揉揉鼻樑,而後又隨手拿起那彙報看了眼。

整個文件上,都是宮原渚與椎名伊織在一起時的行為、反應,以及面對桃井時的態度。

等到看完,她默默抿了口桌上的紅茶,微微點頭。

「稍微變聰明了一點。」

只是看著看著,目光又逐漸落到與彙報文件一同交上來的幾張遠距離拍攝照片上。

宮原渚與椎名伊織牽手緊貼的畫面,赫然在上。

宮原美惠子看著照片上那男人的臉頰,指尖輕點著:「是你的功勞么?」

「最近沒時間啊……」

又思索了一會兒,似乎是放鬆休息的時間到了點,宮原美惠子重新將那副細框眼鏡戴上,把那份彙報文件放進抽屜里。

沒再多看。

……

「然、然後呢?」

宮原渚罕見的穿著一身圍裙,站在廚台前的菜板前。

木質的厚菜板上,是兩顆可憐的土豆,此時正被剝得乾乾淨淨的躺在菜板上,淡黃顏色上是微微泛亮的水珠,緩緩滑落。

宮原渚咽了下口水。

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時不時有些緊張的往旁邊瞥。

身體似乎有點緊繃。

「放鬆一點。」

椎名伊織站在她身後,他平常穿的圍裙掛在宮原渚的小身板上,顯得有些寬寬大大的,手裡握著宮原渚的手腕,另一手托著她的手掌,一點點教她橫豎刀和改刀。

可憐的土豆君就在兩人的切菜教程攻勢中被剁成塊、絲和泥。

宮原渚全身都是僵的。

那寬厚的身體貼在她身後,直接讓她的小腦袋裡都是一懵,整個人像是想要往後陷進去。

在第一次的切菜教程中,知識是沒學到多少,便宜倒是佔了個夠。

只不過,不知道是因為練過自由搏擊,還是她的身體記憶能力超凡,椎名伊織僅僅是領著她做過一次,宮原渚就感覺自己的手好像比腦子先一步學會了。

連續教了幾次,切菜的手法就逐漸從之前的粗糙變得精熟。

如果單看她切菜的動作,似乎已經變得像是經常做菜的熟練模樣。

正帶著她練習著,椎名伊織的手機忽然響了下。

他拿起來看了一眼。

【寺島:五分鐘內能趕到世田谷嗎?】

【椎名:不能。】

【寺島:嗯。】

椎名伊織看著寺島幸的回復,還以為自己今天算是逃過一劫。

而後,就見她又發來一條。

【寺島:時間累積到明天。】

【寺島:明天,來世田谷找我。】

椎名伊織愣了下。

「誰來的消息啊?」宮原渚問著,從椎名伊織的懷裡小小歪過頭,想要往他的手機上看。

椎名伊織把手機伸到高處,漫不經心道:「沒事,和也來的消息。」

「那你把手機伸到那麼高幹什麼?」

宮原渚很是懷疑的看著他,但一想到自己前不久才說了要相信伊織,動作又有點猶豫。

椎名伊織撒謊時連臉都不帶紅一下:「他給我發的色圖,露的那種。」

宮原渚聞言,頓時很嫌棄的瞥他:「噫!你們男生真是的……也太過遵從於自己的慾望了吧!」

口中明明這麼說著,卻似乎更好奇了,伸長了腦袋往這邊湊過來:

「給我也看看?」

椎名伊織目光比她還嫌棄。

噫。

你們女生才是,明明很想還喜歡裝作不想的樣子。

「砰。」

小腿頓時挨了一下。

宮原渚高傲的哼了一聲,很順利的從椎名伊織手裡搶過手機。

而此時的椎名伊織早已把聊天界面切換到跟松下和也的那一條。

看著對面傳來的一張張圖片,某位房東小姐面紅耳赤。

在看到圖片的瞬間,連時間都顧不上看,一邊冒著蒸氣一邊手速飛快的往上翻。

等到往上翻了兩百多張,她一邊看還一邊結結巴巴的說著似乎很淡定的話:「真、真是不懂你們這些青春期的男孩子……也不明白那麼大的東西有什麼好看的?屁股這種東西也是,看你們自己的不一樣嗎?」

「那些畫師也是變態,巨歐要是能那麼大,睡覺的時候早就沒法呼吸了!」

宮原渚碎碎念。

椎名伊織伸出手:「如果沒什麼好看的,麻煩你把手機還給我。」

「哼!」

輕哼一聲,狀似淡定的宮原渚紅著小臉遞過手機。

不過,就在她將手機還回去的瞬間,屏幕上亮起響鈴屏保。

宮原渚本能的低頭看過去。

屏幕上顯示的是【小福狸の詩乃桑】。

椎名伊織的手速忽然變快了幾分,在宮原渚回過神之前,一把將手機撈到手裡。

「喂?」

「詩乃。」

「嗯嗯,對。」

「明天嗎?明天有時間…上午的話。」

「不過,我不是很懂選店面相關的事。」

「好的,我會準時過去的。」

「嗯。」

他一邊在陽台邊溜達著,一邊在手機里應和,聲音溫柔得像是營業模式,又似乎與那時有所不同。

宮原渚看著這一幕。

又想起剛剛屏幕上那明顯特殊設定過的代稱。

不知怎麼的,口中又有些泛了酸。

像是狠狠的咬了一大口檸檬。

不自覺的,她又想起剛剛回來時椎名伊織那閃躲的眼神,不自覺的癟著嘴,嘀嘀咕咕。

「……相信?」

「信個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