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之前,她就已經查過了,白顏僅是一家人擅自前來,並沒有帶上任何人。

而她既然三番四次違背自己,就連她兒子都敢陷害她,那她……就讓這女人參與不了煉丹師大會!

彼時,這女人所在的門派得知她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且因此無法參與大會,必然會將她逐出門派!

「葉影姑娘,這……」徐泓有些傻眼,他沒有料到葉影會忽然丟下了這番話。

要知道,能來參與煉丹師大會的,都是各個勢力傑出之人,亦是被少主所邀請,如若將人趕走,豈不是得罪了少主?

「徐泓長老,」葉影笑了笑,「我也是為我們葯門考慮,畢竟此次大會的時間總共就這幾日,需要節約時辰,不要為無用之人太過浪費!並且,這次大會本就是人多力量才大,光憑一人……有何作用?」

煉丹師大會,主要是由葯門提供一些丹方,以供天下人所研究。

所以,每次大會,各大勢力都會將門下強大的煉丹師召集而來,似乎他們堅信著,人越多力量也便越大!

光憑一人,怕是數年都研究不出一張丹方!

徐泓沉默了半響,緩緩點頭:「葉影姑娘說的也很有道理,這樣吧,每個勢力留下十名煉丹師,超過十名的只能選擇十名,若是未到十名……自請離開。」

剛才有人前來傳話,少主暫且不來參與大會,是以,那他無論做什麼,都不會有人過問。

何況,他這行為亦是為了葯門考慮,即便少主質問,他也站在有理的這方。 「既然徐泓長老同意了,那便開始吧。」

葉影對於徐泓的話毫不意外,她微笑著轉向會場上的諸人。

「請前來參與煉丹師大會的人,依次入場。」

隨著葉影的話落,人**頭接耳,縱然不明白為何葉影忽然下了這番規定,可這規定,毒他們毫無影響。

望著依次入場的各勢力煉丹師,葉影秀美的容顏之上,勾起一抹寡淡的笑容。

不消片刻,眾人都以入場,僅剩下牽著白小晨的白顏如此突兀的映入了所有人的眼中……

「你們是獨身前來?」徐泓一怔,他自是注意到人群外僅僅剩下的兩人,眉頭一皺,語氣冷淡的問道。

「不錯。」

正午的陽光下,那一襲紅衣的女子淡然而立,風華無雙。

她黑眸平靜,絕美的臉龐籠罩在光華下,毫無徐泓想象中的膽怯與尷尬。

「姑娘,剛才我們葯門定的規定你也聽到了,不知你……」徐泓的面色不太好看,畢竟這姑娘之所以能出現在這裡,定然是家中長輩亦是收到了葯門帖子。

如今,要讓他開口將人逐出葯門,他一時間還真的開不了口。

白顏安撫的拍了拍白小晨的手,揚眸看向徐泓,輕笑一聲:「原來這便是葯門的行事風格?把我從萬里之遙請來葯門,又要將我驅逐出外?何況,我不知道這堂堂葯門,竟是淪落到一個外人做主的地步?」

外人這兩個字令葉影臉色大變,她清冷的眸光中劃過一道冷厲之色,冷冷的盯著會場外的紅衣女子。

「姑娘!」徐泓臉色一沉,「葉影在我們葯門地位尊貴,就連我們少主也有意收她為義女,你若是不對她放尊重點,就是不將葯門放在眼中!難道你長輩沒教過你何為尊重?」

嘩!

人群嘩然。

那些之前還嘲諷過葉影的人,紛紛將目光轉向了她,眼中帶有震驚與錯愕。

原來,葉影不僅僅只是葯門的一個外戚?

原來,連白展鵬都如此欣賞她,更是要收她為義女?

有了如此身份背景的葉影,還有何人敢看不起她?

「徐泓長老!」葉影狀似不滿的說道,「縱然我奶奶去和展鵬表叔提過這個要求,但是這件事畢竟是葯門的事,何必弄的眾所皆知?」

她只說葉老夫人去提過這個要求,卻絲毫不提白展鵬是否答應了她。

不過……

無論是否答應又有何干係?

難不成白展鵬會站出來否認?這豈不是想要讓奶奶再去鬧騰?

所以,哪怕白展鵬不認,只要世人將她當成白展鵬的義女,就已經足夠了!

「白姑娘,」葉影淡淡的抿唇,轉眸望向白顏,嘆息一聲,「不是天下所有姓白的,都與葯門有關係,所以,若我是外人,那你就是連外人都比不上,我奉勸你一句,你還是先行離開,以免……自討沒趣。」

白顏由始至終,都不曾多看葉影一眼,她捏了捏白小晨氣呼呼的小臉蛋,淺笑盈盈。

「晨兒,這葯門的煉丹師大會太過無聊,我們回家,如何?」

白小晨點了點頭,明亮的大眼中含著皎潔的光芒:「那師公若問起來,我們怎麼說?」 「唔,」白顏輕撫著下巴,「就說這葯門欺負了我們,不讓我們參加煉丹師大會,你師公想鬧的話,就讓他們來葯門鬧……」

葉影冷笑的揚了揚唇角,來葯門鬧?這個世上敢來葯門鬧的有誰?

這女人口氣當真是足夠狂妄。

「好,娘親,那我們回家吧,免得這個老妖婆趁娘親不注意,就將晨兒給搶走了。」白小晨眨巴著大眼睛,聲音稚嫩可愛,軟糯糯的就如同一個小包子。

在場很多人都不明白白小晨這話的意思,但目睹了之前一幕的那些人,卻明白白小晨所指為何。

可惜……

這葉影已經是白展鵬的義女,他們再同情白顏母子,都無法再站出來為她們說話。

此刻,白顏緩緩轉身,牽著白小晨的手向著會場外而去。

她沒有別人想象中的落敗,反而如同一個勝利者,神色淡然平靜,眉目之間更蘊含著一抹傲然。

忽的,她的眼瞳一縮,驀然間,一道俊美帥氣的容顏出現在她的視線中,由遠及近,直至眼前。

「大白!」

少年興奮的向著白顏招呼著手,快速沖了過來,抬手便想要給白顏一個深深地擁抱。

而白顏一如既往,毫不留情的抬起了腳,咚的一聲,就將近入眼前的少年踹飛了出去。

「大白,你還是和以前一樣……狠心。」

少年溫如揉著摔疼的屁股,雙眼含著委屈。

一想到這女人當年收服了他后,就把他丟去為她培訓那些煉丹師,從此之後,就查無音訊,他的心裡便滿滿都是委屈。

哦,對了,她幾個月前來看過他們一次,把他教訓了一頓之後又再也未曾出現過。

他去找她,也從沒有找到過他……

「溫如叔叔,好久不見。」

白小晨向著溫如招了招手,雙眼明亮,笑容燦爛。

「咦,你是小白?」溫如驚訝的眨著一雙狹長的眼,「幾年沒見,你居然長這麼大了?而且,還能認識我?」

記得當初見到白小晨的時候,他才是個三歲的小奶娃,一眨眼間,就已經長這麼大了。

「溫如,你怎麼會在這裡?」白顏揚了揚唇角,扭頭望向溫如,問道。

「哦,我原本是去找你,給你送帖子的,結果半路碰到了花蘿,她告訴我你已經來了葯門,我就用你的帖子進來了。」

溫如的笑如陽光,仿若能溫暖他人的心靈。

他從衣襟內拿出一張請帖,遞到了白顏的面前,同樣也是因為這張請帖,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這……這是大會請帖?」徐泓愣了一下,凌厲的目光頓然掃向了白顏,「你怎麼會有兩張我們大會的請帖?」

兩張大會請帖?

這不可能!

葯門不會犯這種錯誤,絕不會給一個人發兩張帖子。

如此,只有一種可能,這次她是沒有拿請帖,卻擅自混入了葯門……

白顏聳了聳肩,她心中亦是訝然,手上的帖子是師父給她的,那這張帖子呢?

白展鵬!

倏然,一個名字躍入了白顏的腦海,倒讓她有些理通了思緒。 白展鵬不知道她是聖地的人,再次給他發帖,也是情有可原……

「大白,我是不是做錯事了?」溫如眨著眼睛,無辜的問道。

「沒事,我不知道我還有一張帖子,我拿了另外一張入了葯門,只不過……」白顏嘴角泛著冷笑,「就算有再多帖子,這葯門,我也不想呆下去了。」

她這話剛落,便牽著白小晨的小手從溫如身旁走過,淡淡的說道:「溫如,我們走。」

歡喜冤家:天才王妃萌寶夫 溫如一臉莫名其妙,急忙追了上去:「大白,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是哪個混蛋,我幫你揍他!」

「不必,若有人知道我無法參加煉丹大會之後,自會上門來算賬。」

白顏淺笑盈盈。

他師父這麼多年,就是想要讓她一鳴驚人,為他們三人重振煉丹名聲,現得知她連煉丹大會都參與不了。

那幾個老傢伙豈不是會炸毛?

「慢著!」

正當白顏將要離去的時候,一道冷喝聲從她身後傳來。

「這位姑娘,你現在還不能走!」

白顏轉頭:「有事?」

「你未手持請帖就進入葯門,乃是我葯門管理不善,此事你必須留下配合我們葯門調查!」徐泓皺著眉頭,語氣嚴厲的道。

「我說過,我有兩張請帖。」

「呵呵,」徐泓淡淡一笑,「我葯門不可能給一個人發兩張請帖,姑娘,希望你能配……」

最後一個字還沒有落下,徐泓就看到前方的紅衣女子從溫如手中搶過請帖,再從衣襟里掏出一封。

「你葯門的請帖,我如今還給你們,晨兒,溫如,我們回家。」

兩封請帖,同時丟到了他的眼前,請貼上燙金的字,灼傷了徐泓的眼。

那一瞬,他的呼吸倏然一緊,心臟都隨之狂跳不已。

兩封請帖並不一致,一封除了做工精緻之外並無其他,至於另外一封……

請帖上的聖字如此突兀,狠狠的刺入了徐泓的眼。

「聖地……」

聖字,乃是代表聖地!徐泓身為葯門長老,不可能不知道。

只是聖地往年都未曾派人前來參加,為何這次卻突然前來?所派遣的……還是一個年輕弟子?

「徐泓長老?」

葉影注意到徐泓慌張的眼,心裡一突,咬唇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糟了!」

此時,徐泓完全顧不上葉影,她眼見白顏母子將要離開,急的他飛快的撿起地上的請帖,迅疾的向著白顏追去。

「姑娘,請等一下!」

白顏的腳步一頓,背對著身後的老者,冷聲問道:「請帖我已經還了,你還有何事?」

徐泓的老臉漲的通紅:「你……可以留下了!」

這白姑娘可是聖地的弟子啊,哪怕她是最微不足道的存在,那也是聖地派來參加煉丹師大會的人。

可笑的是,他第一個驅逐出葯門的,竟然是聖地弟子?

白顏注意到被徐泓捏在手上的請帖,冷笑一聲:「抱歉,我已經對這煉丹師大會失去了興趣。」

「你……」

徐泓臉色微微一變,他都已經如此低聲下氣了,這丫頭就不知道見好就收? 「姑娘,你這樣回去,也不太好交代,你就不怕被怪罪?」

「哦,」白顏淡淡的應了一聲,「我還是對這大會沒興趣。」

「那你要如何才能留下!」徐泓憋了半天,終於憋出了這一個字。

可這一句話,卻如同重磅,砸人了人群之中,引起了驚濤駭浪。

眾人並沒有注意到那張請帖,自是不知道為何徐泓的態度會發生這般大的變化。

剛才,明明似乎他要趕白顏離開,如今……又是他想要她留下?

「徐泓長老。」葉影不滿的蹙眉,似是不明白徐泓在抽什麼風。

白顏自是注意到葉影的表情,淺笑盈盈:「讓她求我。」

「白姑娘,你太過分了!」葉影俏臉一變,急忙將目光轉向徐泓,「徐泓長老,你應該不會……」

如此老糊塗?

「你確定非要如此?」徐泓緊緊捏著拳頭,眸中劃過一道冷芒。

她不過是聖地一個區區弟子罷了,葉影姑娘將會是葯門少主的義女。

這身份,乃是天上地下……

此次,若非這女人代表聖地而來,他怎會低聲下氣的和她說話?

「葯門毫無認錯誠意,那我不留也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