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楊妃看來,是李世民太過杞人憂天了一些!

「楊妃,我們暫且先不管夢中的東西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們都得防備一下這個蝗災!」

李世民微微一笑,然後繼續盯着李恪,「恪兒,你給父皇說說,若是真遇上蝗災,我們大唐該如何應付?」

李恪露出沉吟之色。

【怎麼對付蝗災?】

【那還不簡單?有嘴就行!只要將它們全部吃光就行!】

【這蝗蟲雖然看着有些噁心,但只要洗乾淨,就能進行油炸、燒烤,撒上李二之前從我這拿走的調味品,那完全就是人間美味!甚至其美味程度完全不輸給一些極品佳肴!】

【再說這蝗蟲擁有豐富的蛋白質,對人的身體也是頗為有益,吃了蝗蟲,強身健體不在話下!】

【不過算了,這種方法還是不要告訴李二,萬一李二覺得我是在拿他進行開涮就不好了……】

嗡…

聽到李恪解決蝗災的心聲后,李世民感覺頭皮發麻,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蝗蟲竟然還能吃嗎?

李世民光是想想就感覺噁心,如果真讓他去吃,他還真下不了口!

「可是恪兒擁有宛如仙人般的能力,他的心聲不會騙朕!」

「既然他說蝗蟲可以吃,那就一定可以吃!」

李世民雖然覺得噁心,但他可是十分了解李恪的,既然李恪在心聲中說蝗蟲可以吃,那蝗蟲就一定能吃!

「其實說起來,吃蝗蟲這個還是挺刺激的!畢竟朕還沒有嘗過!」

李世民在覺得可能有些噁心的同時,心中又是感覺刺激!

……

「陛下,恪兒才疏學淺,看來是不知道如何對付那蝗災。」

楊妃笑着說道。

她看李恪遲遲不說話,以為李恪沒有辦法,就開口解圍道。

【沒辦法?】

【我怎麼可能沒辦法?只是不想說罷了!】

【還有,如今的蝗災沒有形成,若是李二帶着人開始在農作物下挖掘,定然能發現蝗蟲的幼蟲,如果現在就開始吃蝗蟲幼蟲,那蝗災估計都不可能形成!】

【哎,算了,我還是做一條簡簡單單的鹹魚好了,這種事情,自有朝臣會去解決!】

「父皇,母妃說的不錯,兒臣確實對着蝗災毫無辦法,父皇,傳聞房謀杜斷頗有智慧,這種問題,陛下可以去請教他們,相信他們一定能給父皇一個滿意的答案。」

李恪的臉上露出「謙虛」之色。

嗯?

直接挖地吃蝗蟲的幼蟲?

這倒不失為一個好主意!

聽到李恪的心聲后,李世民頓時感覺眼前一亮!

如果直接吃蝗蟲的幼蟲,那不就能避免將來的蝗災?

就算避免不了蝗災,也能極大程度讓蝗災會帶來的損失降到最低!

「恪兒,楊妃,朕還有一些事情,就先回宮了。」

李世民笑道。

「嗯,我等恭送陛下!」

「兒臣恭送父皇!」

楊妃、李恪,還有段綸等人行禮、恭送李世民。

等李世民離開后,楊妃開始與李恪扯著家長里短,而一旁的段綸面露猶豫之色……

「段大人,你是有話要說嗎?」

李恪有些疑惑道。

「殿下,陛下之前說,土豆能大規模種植,殿下是首功,而我是次功,可現在陛下走了,好像忘了我的次功,以後殿下是不是可以幫我提醒陛下關於我的功勞?」

「當然,我不是貪圖陛下的東西,而是能得到陛下的賞賜,也算是對我段綸的一種認同!」

段綸一臉期待的盯着李恪。

在古代,如果能得到帝王的賞賜,絕對是一種無上的榮譽!

「原來是這種事情,段大人你放心,之後我一定會與父皇提這個事情的,不能寒了人心!」

李恪笑道。

既然這段綸已經投靠在了自己門下,那他如果有委屈或者訴求,還是得為他做主的。

「恪兒,你經常待在府邸,這種事情就讓我回宮之後,與陛下提及一二就行。」

楊妃笑顏如花。

「那就勞煩母妃了。」李恪點頭。

「那下臣在這先謝過貴妃娘娘。」

段綸感激。

……

翌日。

太極殿。

「對了,段綸,土豆的大面積種植,你是有次功的,昨日朕在蜀王府走的匆忙忘記給你賞賜。」

「就在剛剛,朕已經讓宮中小太監、金吾衛帶着幾箱金銀財寶送往了你的段府!」

李世民上朝後,就沖着段綸說道。

此話一出,其他大臣們都是以一種艷羨的眼光看着段綸,幾箱珠寶雖然珍貴,可再珍貴也沒有李世民親賜幾個字來的珍貴!

做官的誰不盼望能得到聖上的賞賜,這絕對算是官員炫耀、吹噓的本錢!

「多謝聖上!」

段綸連忙叩首謝恩。

「對了,眾卿,最近在朕身上發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朕這幾日總是會做夢夢見蝗蟲!」

「朕擔心過陣子會有蝗災。」

李世民自然不可能將李恪心聲的事情說出來,就與群臣說是自己夢見了蝗蟲,感覺會有蝗災。

「蝗災?」

「陛下,這不可能!」

「蝗災可是百年才會出現一次,而我大唐有陛下護佑,怎麼可能會有蝗災!」

房玄齡聽到李世民的話后,搖頭笑道,同時也不忘拍一下李世民的馬屁。

「陛下,傳聞夢都是相反的,如果陛下夢見蝗災的話,那就代表我大唐今年會是一個大豐收年!」

杜如晦也是笑着說道。

雖然他熟讀孔孟之術,但對於周公解夢之類的書籍,也會翻看一二,周公解夢中很多夢與現實發生的事情都是相反的。

「陛下,玄齡與克明說的不錯,在陛下的帶領下,我大唐即將迎來盛世,怎麼可能會有蝗災?!」

長孫無忌見到房玄齡、杜如晦兩人話語中都是暗含馬屁之話,也是忙不迭開口吹捧道。

接下來,群臣也是一頓吹捧……

若是放在平日,李世民聽到吹捧聲,定然高興,但他因為未來有蝗災的事情,卻高興不起來!

「眾卿,唯有去長安城外的農作物底下看看有沒有蝗蟲的幼蟲,朕才能安心!」

「這樣吧,玄齡、克明,輔機……你們幾個隨朕前往昨日那片種植土豆的地方!」

李世民叫上了一些肱股之臣,要一同前往長安城外,以驗真假!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沒有。」

「你……」

「咱家王野都已經說了,需要等半個小時的時間才出效果,你現在問肯定是沒有感覺的。」

似乎是察覺到,自己的老伴可能有些不耐煩了,所以郭鵬展沒有再去多說,只是在過了三分鐘不到的時間,郭鵬展就忍不住繼續開口詢問道:

「你有沒有感覺到好一些啊?」

「沒有。」

雖然顧璟臉上表現的有些不耐煩,但顧璟還是老老實實的將感覺給說了出來,並且說話的語氣中,還帶着一些撒嬌似的無奈。

王野就在屋子裏面,聽着郭鵬展一遍遍的詢問,感覺整個人都有些無奈,但從這一份無奈當中,王野又察覺到了有一些些甜蜜。

半個小時后。

王野從卧室中走出,到了這個時候,郭鵬展反而是緊張起來了,屏住呼吸看着顧璟,沒有再開口詢問,就好像是在看待一個魔法奇迹將要開始的時候。

顧璟那有些蒼白的臉上,此時開始慢慢的好轉,她一把將郭鵬展給抱住,這一次,不等郭鵬展開口發問,顧璟就直接淚流滿面的朝郭鵬展開口道:

「好多了!我感覺好多了!老伴,我感覺好多了!」

一陣激動后,顧璟跟郭鵬展倆人又坐到一起,王野在另外一個沙發上坐着。

郭鵬展看着王野,朝王野開口道:

「王野,我沒有什麼經濟方面能報答你的,但我有一個線索可以告訴你。」

還不等王野開口反駁,郭鵬展就直接開口道:「在南和省卧龍市的獨山中,裏面不僅僅只是有玉,更是擁有着真石。」

「只是真石很難開採而已,必須使用特殊的手段才能開採,其他擁有特殊手段的人也有,但是我並不信任。」

郭鵬展的話,令王野整個人臉上的表情都是為之認真起來,他沒想到郭鵬展給他提供的,竟然是一個如此重要的線索。

目前,王野最渴望的,最需要的是什麼?

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