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類作者里,沒有友情收藏、沒有任何作者推薦。僅僅憑著自己從一無所有努力的野生讀者,加群人數就達到了一百人之多,已經算是很好的成績了。

唯一可惜的是,這本書沒有簽約。

這些事情讀者可不管,他們看的入迷,看的開心。進群后的第一句話就是——作者大大,你這本書會收費嗎?

蘇眉:……

對方沒有回答你的問題並且發布了一個群公告。

招管理:作者不善言辭,不善管理群事務,現招五名活躍、並且有管理群經驗的朋友幫忙管群。試用期一個月,如不合格,立馬換人。

群管理!

這絕對是親近作者大大最快捷的方法!真心喜歡這本書,也會盡心儘力幫作者打點管理群內事務,讓作者沒有後顧之憂。

報名的人有很多,蘇眉一個個問了年紀以後,基本選擇了年紀偏大的讀者。

按照年紀來說較為成熟,處事圓滑,最合適了。不過具體情況也要等試用期觀察后才能知道。

緊接著,蘇眉又發布了第二個群公告,說的就是群規以及違規處罰方式了。

這些東西基本每個讀者群都大同小異。

不許討論別的作者別的小說,不許打廣告,禁止爆粗涉黃挑事之類的。

然後蘇眉就消失了……

讀者:……

一臉懵逼。

作者大大你還沒回答我們的問題呢!

你這本書到底會不會收費啊!

作者大大你是男是女啊!

作者大大家住哪裡更新時間是什麼每天更新多少啊!

……

懷揣著怨念的心,一個個@起人來。

醬果粒:@作者醬醬醬君,作者大大出來呀!

醬圈裡有蟲:@作者醬醬醬君,作者大大你不理我們了!

管理員新官上任三把火。

[管理]醬包大人:不要打擾醬醬了!他可能去碼字了。

[管理]醬醬醬汁:醬醬不是在公告里說了嗎,他不善言辭,大家乖乖看書就好了,如果喜歡醬醬的話就踴躍給他投推薦票吧!誰再打擾醬醬我們就開始禁言咯。

【如果喜歡桃花的話,就踴躍給桃花投推薦票啊摔!】 不管怎麼樣,蘇眉可算是有了自己的一個小粉絲群體了。

這幾個月里,幾乎每個雙休日,她都要去看一次心理醫生。若不是怕自己的人設崩壞,蘇眉都想拽著心理醫生的領口咬牙切齒說老娘早沒事了。

不過現實是……

心理醫生:你家孩子的病情只能靠慢慢恢復了,如果她有什麼喜歡的就盡量滿足她,多給她些關心愛護,多帶她出門,多跟她交流,注意她的情緒變化。

夏家父母連連點頭,謹記醫生的話。

於是蘇眉「情況漸好」,起碼能夠沒有排斥他們了。

蘇眉再次表示,自己想學音樂。

還沒等他說可以用她賬戶里的錢,夏家父母就連著點頭,「好,好,叔叔阿姨一定給你找最好的老師,單獨授課的那種。」

蘇眉:……

「我……可以用自己的錢。」蘇眉的聲音依然很小,可是說話的情緒沒有這麼懼怕了。

夏家父母拉住她的手握在手心,「傻孩子,不需要用你自己的錢,叔叔阿姨是你的監護人,理應承擔這些費用。」

蘇眉:「我想用……自己的錢……」

然後,夏家父母就把她的要求忽略了。

蘇眉:……

也許對於夏家父母而言,許渺渺都成績好壞並不重要,她是否接著讀書也不重要,只要是她能夠開心快樂,和正常人一樣生活就足夠了。

所以,只需蘇眉開口,他們便會為她準備好一切,送到她的面前來。

蘇眉默默承下這份恩情。

蘇眉偏好琵琶,夏家父母就給她請了一位專業的私人教師親自來教她琵琶。

這是一個溫柔的小姐姐,據說才有27歲,就已經獲得了全國琵琶專業性比賽的總冠軍,想要請教她的人數不勝數,偏偏在眾多求教者之中,她挑中了蘇眉靜若處子的這一方氣質。

很有古代那般「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朦朧美。

來到夏家,聽著夏家父母對她訴說這個女孩子的情況以後,她才知道這個女孩子為什麼有這等婉約嫻靜的氣質。

「我會注意的。」景柚點頭,做足了心理準備以後,她才推開房門,真正見到了這個女孩子。

女孩子坐在書桌前看著學習資料,房門打開的那一刻,她立馬轉過頭來,發覺不是熟悉的夏家父母以後,她的身體都變得僵硬了。

表情沒有驚恐,但是眼神卻透露了她此時此刻,異常緊張不安。

景柚不敢多行一步,她的腳挪動了一步,讓出一個位置讓夏阿姨走進來,夏阿姨過去一邊握著蘇眉的手柔聲跟她解釋,「這是過來教渺渺琵琶的老師啊,渺渺不記得自己想要學琵琶了嗎?」

琵琶……

蘇眉的眼裡恢復了一些神采,帶著七分的不確定,「教琵琶……?」

夏阿姨點頭,「對,教琵琶的老師。渺渺叫老師。」

蘇眉張了張嘴,小聲又艱難的叫一聲老師。鼻子一酸,彷彿想到了什麼不好的回憶,身子越發抖動起來。

夏阿姨頓時就明白了。

這才過了幾個月,在學校里發生的那些事情,都變成了她永遠抹不去的記憶。那所謂的老師,根本沒能幫她討回公道,反而對她變得不耐煩。 「渺渺不怕……這個老師不一樣的,她很好的……」

景柚也察覺到不對勁,她連忙開口,臉上笑得十分溫柔,「不如渺渺叫我景柚姐姐吧。」

夏阿姨也改口過來,「這是景柚姐姐,漂亮的景柚姐姐。」

絮絮叨叨的在蘇眉耳邊安撫了許久景柚姐姐的不同,蘇眉發抖的身子才沒有這麼厲害,可是看到夏阿姨要走,她連忙扯住夏阿姨的衣角,用乞求的眼神看著她。

夏阿姨心就軟了。

「阿姨出去倒杯茶給景柚姐姐,馬上就回來,阿姨不會離開的。」

蘇眉這才放開了手。

夏阿姨離開,實則也是想看看渺渺一個人對待陌生人會有怎樣的反應。

房間里一下子只剩下她們兩人。

蘇眉的身體僵硬著,眼睛一直盯著景柚的方向看。景柚被盯得有些不自然,臉上帶著的笑容有些尷尬,她四下看了看,找了一個房間里靠著蘇眉不遠不近的位置,「我可以坐這裡嗎?」

對面那個端坐著的女孩沉默了很久……擰著眉毛一直盯著景柚指的地方,似乎是在糾結著什麼。最後才如同作出什麼重要的決定,輕輕地「嗯」了一聲。

很細微。

如果不是這個房間很安靜的話,景柚也許不會聽到。

她這下明白了,為什麼這個女孩一定得要私人教師。

景柚把背著的琵琶放下,打開外包裝的盒子,這是跟了她很多年的琵琶了。在看見琵琶的那一刻,景柚注意到這個女孩子的眼神微微閃動。

像是渴望著什麼。

「你想摸摸它嗎?」景柚想了想,她現在與渺渺也不熟悉,並不是上課的最好時機。像這樣的特殊人群,更需要耐心來對待。

只有靠近了他們,得到他們的認可,才能跟他們互動。

蘇眉只是盯著看,表面上不行動。

可眼神里的糾結,以及微微垂下頭的隱忍,都被景柚看在眼裡。

景柚也不著急,不能逼迫對方,只能等對方慢慢接受。

房間里很安靜。

夏阿姨在門口看了好一會兒,發覺渺渺除了身子僵硬和反應太慢之外,沒有別的問題,她才去把早就準備好的茶拿進來。

「景柚,你一定口渴了吧,從這麼遠的地方趕來。」因為有蘇眉在場,她們都是輕聲細語的,盡量不讓這個女孩子反感。

景柚笑了笑,接過夏阿姨給她的茶,喝茶時的不緊不慢,嘴角始終掛著那一抹溫柔淺笑,讓蘇眉逐漸放鬆。

她……

動了。

站起來遠遠的看著兩人。

那一刻,夏阿姨和景柚都有些緊張起來。

不知道對方要做什麼。

隨後,她們看到蘇眉,細細的挪動步子,小心翼翼地走來,在距離景柚只有一米的地方,抬起臉蛋,呼吸都變得緊促,「我……想……摸一下……」

她的眼裡帶著支離破碎的渴望和擔憂。

生怕被對方拒絕。

景柚將琵琶放在懷裡,引誘著她過來撫摸,「可以哦,渺渺過來就能摸到了。」

隨後,兩人又聽到了這個女孩子嘴裡很輕微的一聲「嗯」。 「渺渺,媽媽說今天教你琵琶的姐姐過來了,是嗎?」夏時錦真不愧是校園裡眾多女孩子心儀的對象。

一雙眼睛閃爍,似有星辰大海藏匿其中,稜角分明的臉上膠原蛋白滿滿,笑起來露出的兩顆小虎牙為他平添幾分邪氣和稚嫩。微微淺笑時,又變成了春日暖陽徐徐春風的清朗。

時下小鮮肉的特徵,他就佔了十分。

難怪是男主大人呢。

是的……夏時錦就是男主大人。

可是許渺渺,卻只是一個炮灰。

這個世界還是有劇情的。

可劇情卻在許渺渺死後才發展起來,也是夏時錦大二時期。

許渺渺是車禍致死。

夏時錦跟她青梅竹馬,感情很深。許渺渺的死讓他不能接受,所以在看到與許渺渺九分相似的女主陶圓圓時,誤將陶圓圓看作許渺渺,認為自己的渺渺妹妹還沒死。

解除誤會以後,夏時錦就沒再和陶圓圓來往了。反倒是陶圓圓打著開導夏時錦的旗號,自告奮勇要當許渺渺的替身。

畢竟……

夏時錦可是一代校草。暗戀他的人數不勝數,陶圓圓也不例外啊。

她接近他,溫暖他,抹平他的傷痛。

到最後成功追到校草大人,完美撒花。

結局的結局,陶圓圓央著夏時錦帶她來到許渺渺的墳,她才知道自己跟這個已經去世多年的女孩子,有多麼相似的外貌。

而許渺渺一生的悲劇,陶圓圓卻是替她繼承了甜果。

可若是許渺渺不死呢。

還會有女主的事嗎?

蘇眉突然好奇起來。

暗自盯著夏時錦的眉目,沒有注意聽到對方在說什麼,夏時錦也注意到了蘇眉再看他,有些不自然的停下講課,抿著唇摸上自己的臉。

「渺渺,我的臉上有東西嗎?」

蘇眉垂下眸子,又是一陣沉默,「……沒……」

想到劇情,蘇眉咬了咬下唇。從劇情里許渺渺的死讓夏時錦變成了憂鬱王子,這樣看來夏時錦對許渺渺的感情十分深厚,她卻不知這是不是男主對一個炮灰不能言說的愛戀。

可她又十分好奇。

「如果……」女孩子的聲音變得沉悶起來,「我死了……」

沒等她說完,夏時錦就頓時緊張起來了,「渺渺不要胡說,什麼死不死的,還有這麼多人喜歡你呢。」

蘇眉:……

這也不能怪夏時錦這麼緊張。

原來的許渺渺可是有過自殺傾向的。

只不過發現及時,不讓她再碰任何危險的東西,加上慢慢開導,才沒使她繼續下去。

動了動嘴唇,蘇眉繼續說:「我……」

夏時錦卻是很嚴肅,一定要蘇眉給他一個態度,抓著蘇眉的手讓他看著自己的眼睛,「渺渺,跟我說,你不會自殺的,對嗎?」

蘇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