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們離開咖啡廳后,咖啡廳里的老闆才拿著一疊錢走到那個被捏碎手機的人面前,將錢給他,並說道:「這是剛剛那位先生對你的手機做出的賠償。」

……

林陌陌被凌寒夜強行的攬著出了咖啡廳,又被他強行的塞進了他的車裡。

鎖住車窗后,他開的很快。

後座的林陌陌雙手抓緊座椅,瞪著凌寒夜問:「凌寒夜,你要帶我去哪裡?你停車停車。」

不管林陌陌怎麼叫喊停車,凌寒夜的車速一直很快,沒有停下來。

見他不停車,林陌陌的火爆脾氣一上來,直接用手從背後勒住他的脖子,「停車。」

「林陌陌,你想死嗎?」被勒住脖子的凌寒夜漸漸降低了車速,隨即將車子熄了火。

車子的火是熄滅了,可他的胸腔內蔓延出了怒火。

「林陌陌,你再不放手,我就在車裡和你重溫我們五年前在床上做過不下一百遍的事一百遍。」

聽到這話,林陌陌這才不情不願的鬆開了手,「凌寒夜,我要下車。」

凌寒夜壓制下了心裡的怒火,倏爾下了車,關上車門后,又繞到了後座。

林陌陌見他繞到後座來,下意識的往後挪了挪,明媚的眸子帶著一絲防備的盯著他。

她這樣的眼神令凌寒夜心痛,他俯身上前,結實的雙臂撐在了車窗上,將林陌陌抵在了車門上,他的臂彎之間。

他邪肆而又狂戾的目光盯緊了她的臉,「林陌陌,你告訴我,我要怎麼做你才相信我對你是真心的?為什麼不試著去相信我一次?」

他說話時離她很近,他嘴裡的灼熱氣息隨著他的吐詞噴洒在了她的臉上,令她心神一動,有些不自在。 林陌陌避開他的目光,微揚下巴,「凌寒夜,即使是天下紅雨,我也不會信你。」

捏住她微揚的下巴,將她的臉固定在眼前,凌寒夜邪肆的目光帶著一種穿透力望進她的眼底深處,「林陌陌,你告訴我,你有沒有喜歡過我?」

「凌寒夜,這個問題你早就問過,我也早就回答過你了。」

凌寒夜勾唇邪魅一笑,「我要你看著我的眼睛再說一次,有還是沒有,你看著我的眼睛回答。」

話落,凌寒夜直接雙手固定住林陌陌的臉,與她的目光平視著,他要看清楚她在回話時,她眼底每一絲每一毫的情緒。

雖然曾經和凌寒夜親密無間過很多次,可那時候的凌寒夜那雙迷人的棕眸被一抹邪氣覆蓋住了,她從來都看不清楚他眼底的情緒。

他是一個邪魅入骨,亦正亦邪,桀驁狂傲,卻又深沉的男人。

此刻他的眼底帶著期待,帶著極強的穿透力,目光是那樣的炙熱,林陌陌被他這樣看著,根本就無法直視他,更別說是看著他的眼睛說從沒喜歡過他。

過了好一會,林陌陌才說道:「凌寒夜,我有沒有喜歡過你有這麼重要嗎?我喜歡過你又怎樣,不喜歡你又怎樣?即使我愛你入骨,你也不是我想要相守到白頭的那個人。」

凌寒夜忽視掉她的後半句話,眯起了邪魅的瞳眸,勾唇一笑,「林陌陌,這麼說你是愛我的了。」

不等她回答,他的唇再次覆上她的唇,這一次他吻的很溫柔,粗糲的指腹在她俏麗的臉上遊走。

他難得的這麼溫柔的吻令林陌陌怔了下,正要伸手去推他,他滾燙的胸膛像烙鐵一般緊緊擠著她的身體。

她的胸都被他堅硬的身體擠的發疼。

這個死男人……

他身體的熱度傳遞到了她的身上,令五年沒有和男人這麼親密過的她身心都是一震。

她似乎忘記了推開他,而凌寒夜則更是受到了鼓舞,倏爾吻的邪肆狂野起來,他的手還鑽進了她的上衣里,遊走在她滑膩的肌膚上。

從林陌陌五年前突然離開后,凌寒夜就禁慾了五年,壓抑在他身體里五年的情慾迅速的復甦。

一股股熱流竄向他的小腹,他血脈賁張,一個沒壓抑住,將林陌陌整個人抱坐在了他的雙腿上。

一坐上去,林陌陌就繃緊了神經,身下被某個堅硬物頂住的她臉上燥熱起來。

她雙手攀在了凌寒夜的肩膀上,身體不由自主的發熱發熱。

她忽視掉身體里的躁動,狠狠瞪著凌寒夜,嬌艷的唇里擠出四個字,「妖渣,禽獸。」

這個時候,她說這些字眼,就像是在挑逗凌寒夜一般,令他更是熱血沸騰起來,突然漲高的慾望即將要吞噬掉他的理智。

他半眯起的邪眸目光灼灼的睨著她,「林陌陌,你繼續,你繼續罵。」

此刻凌寒夜很想將林陌陌壓在身下疼愛,但他忍住了。

以前的他為所欲為,不顧及她的感受,才讓她對他的印象那麼差,現在他只想讓她知道,其實她心裡的凌寒夜只是他曾經的一個表面。

他只是讓她坐在他的腿上,並沒有下一步舉動。

而林陌陌也不是笨蛋,她知道坐在男人腿上隨意亂動是非常危險的,所以她一直沒有亂動。

兩人沒說話,車裡的氣氛因為凌寒夜鼻間溢出的粗重鼻息而曖昧不已。 聽到這曖昧的聲音,林陌陌就渾身不自在,周圍的溫度因為這曖昧的氣氛不斷的上升,她有一種像是置身在了火爐中的感覺。

尤其是他們離的那麼近,他呼出的灼熱氣息都噴薄在她燥熱的臉上,酥酥痒痒的令她的呼吸開始變得紊亂。

死男人身上的男性氣息還是這麼要人命,與他靠這麼近對她來說就是一種精神折磨。

他在一點點的消磨掉她的理智,減弱她的意志。

她真怕她會再一次的淪陷。

她屏氣呼吸,「姓凌的,你……」

發出聲音后她突然住聲,她的聲音少了分強勢和清亮,多了分沙啞和嬌柔,軟綿綿的聽在人耳里都能酥軟人的骨頭。

在這種時候在凌寒夜的面前發出那麼嬌媚的聲音,林陌陌有種想咬爛自己舌頭的衝動。

壓制了這麼久,凌寒夜似乎壓抑不住了,尤其是聽到她剛剛那嬌媚入骨的聲音,他血脈賁張到了極致,如果他再不將高漲起來的慾望釋放,他說不定就會暴斃而亡。

他雙手捧住林陌陌燥熱緋紅的臉,額頭抵住她的額頭,鼻尖磨蹭著她挺翹的小鼻尖,指腹摩挲著她發熱的臉蛋,喉嚨里滾動出了沙啞至極且性感低魅的聲音,「林陌陌,不管你信不信,我對你是真心的,你可以不相信五年前的凌寒夜,但是你不能不相信現在的我,五年的時間足以讓我確定對你的心,你只要肯信我一分,你就能感受到我對你是虛情還是假意。」

話落,他放開了她,將她抱到了一旁的座位上。

「我送你回去。」

說完這句話,凌寒夜下了車,關上車門后,他又繞到了駕駛座,發動車子將她送回她的住處。

凌寒夜什麼都沒做,這讓林陌陌非常的驚訝,也非常的意外。

按照以往凌寒夜的性格,他剛剛一定會把她壓在車上強行要了她,可他竟然說送她回去。

包子少女逆襲記

「在你答應接受我之前,我不會再勉強你。」

聽到這話,林陌陌瞪大了眼,都不敢相信這話是凌寒夜說的。


這還是那個狂妄的從不顧及別人感受,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凌寒夜嗎?

此刻林陌陌心底除了覺得震驚以外,刻意去抵制凌寒夜的心理有了一點變化。

一路上凌寒夜都沒再說話,因為他在竭力壓抑他體內那股快要將他燒成灰燼的慾火。

將林陌陌送到她所住的小區樓下后,他便停下了車子,然後下車繞到了後座,拉開了後座的車門。

林陌陌看了看車窗外,見他真的把她送回來了,她不敢相信的慢慢的下了車。

「明天見。」看著下車的林陌陌,凌寒夜用他最平靜的語氣說完這句話本想就那樣看著她走,但他沒能忍住,突然低下頭吻住了她嬌艷的唇。

本想淺吻一下的,可是一碰上就像是染上了毒癮停不下來了。

他封緘住她的雙唇不留一絲空隙,長舌抵進她的唇腔里,放肆的掃蕩。

他突然猛的吻下來,林陌陌毫無防備,整個身子往後退了下,他就順勢將她抵在了車身上。

兩人的氣息曖昧的糾纏,林陌陌心跳加速,整個人都被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狂野氣息籠罩住了。

她忘記了推拒,被他吻的大腦短路的一塌糊塗。

過了許久,她被他吻的都快癱軟,都快意識不清了,他才離開了她的唇瓣。

她柔軟下來的身子半靠在車身上,呼吸急促,氣喘吁吁,目光帶著幾分迷離。

凌寒夜見她似乎都快站不穩了,他邪魅的瞳眸中升起戲謔的笑意,聲音沉啞性感,「站不穩了?需不需要我抱你上去?」

聽到這話,林陌陌失去的意識回歸了幾分,她抬眼看了下樓上,隨即單手撫著車身站直,看著凌寒夜嬌媚一笑,「凌大少,不必了,我家男人在樓上,你上去被他看到不太好。」

聽到這話,凌寒夜棕色眸底笑意漸漸隱去,被一抹冰寒代替,她這話更像是一盆冷水澆在他的頭頂,令他血脈賁張的身體瞬間冷卻了下來,什麼慾望都澆滅了。

「林陌陌……」他低吼,恨不得咬碎一口銀牙,他犀利似劍的目光直視了她好一會,才咬牙切齒的說道:「明天見。」

話落,他伸手將她拉到了一邊去,然後坐進他的車裡,「嘭」的一聲重重的關上車門,發動車子以火箭衝刺的速度離開了。

見他離開了,林陌陌站在了原地,明媚的眸子一直盯著他的車離開的方向看了N久。

她想著他的吻,想著他今天所說的所有話,以及剛剛他那咬牙切齒的憤怒表情,她突然覺得她剛剛對他說的那些話有些過分了。

此刻的她心裡竟還有那麼一點點不舍和想念他的感覺。

想到他說明天見,她心裡又有了一點期待。

林陌陌被她自己心裡的變化給驚到了。

她就知道她不能和凌寒夜接觸的時間太久,時間一久,她又會被他迷惑。

前段時間她一直拒見凌寒夜,就是怕會再次淪陷,可是現在……

林陌陌不想再淪陷,拚命的將腦海里凌寒夜的影子給移出去。

她收回了目光,轉身準備上樓,剛走一步,腿突然一軟,她差點摔到地上,還好的是有人及時的扶住了她。

「沒事吧?」

溫柔的聲音響在頭頂,林陌陌心中一驚,一抬眸對上了魏子霆滿含關切的溫潤眸子。

「子……子霆。」

見是魏子霆,林陌陌突然有些心虛,她下意識瞥了眼身後,心裡想著魏子霆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他有沒有看到她剛剛和凌寒夜……

魏子霆扶著她站直了身,笑著問:「怎麼了?看到我怎麼這麼驚訝?」

「看到你當然驚訝,你是特意下樓來接我的嗎?」林陌陌看著魏子霆笑了下,盡量掩飾下心裡的心虛,用最正常的語氣跟他說話。


魏子霆沒有回她的話,而是說道:「我扶你上樓。」

「子霆,我沒事,我可以自己走。」林陌陌笑看著他說完,便往前走去。 魏子霆隨後跟上她,還是伸手扶住她,看著她問:「對了,你的手機關機了嗎?你昨晚發信息說你去你閨蜜家裡了,我後面打你手機就打不通了。」


聽到這話,林陌陌便想起昨晚的事,昨晚她被擄去酒店了,到今早才醒來,信息應該是凌寒夜發的。

不去想凌寒夜,她看著魏子霆一笑,「嗯,關機了。」

回到林陌陌租住的套房,魏子霆說了一句去做飯,便繫上圍裙去了廚房。

因為不是禮拜天,魏宇彬去學校了不在家裡。

林陌陌看著收拾的整整齊齊的屋子,都有些自愧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