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九極星塔靠近之前,那柄漆黑色戰刀就轟然自爆開來,終於讓九極星塔稍微停滯了那麼一瞬間。

借著這一瞬間的機會,混空聖王快速後退。 [綜漫快穿]那張臉很像我亡妻 ,想逃都逃不掉。

「轟!」

萬象玄黃鼎再出,狠狠地砸在了混空聖王的背後,混空聖王不受控制的向前飛了出去,被九極星塔又砸了個正著。

混空聖王發出一聲凄厲的大吼聲,全身轟然炸開,神魂剛想逃竄,就見到九極星塔中釋放出一股金色的能量旋渦。輕易將混空聖王的神魂收入到了星塔之中。

混空聖王,隕落!

九極星塔快速縮小。 火影之木佐 :「黑晶靈脈出手的機會已經用掉,再想讓我出手,再拿黑晶靈脈來。」

方野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一條黑晶靈脈出手一次,這種價值。就連他也用不起幾次。

不過,這次鎮殺了一個魔族中的聖王,想必這種等級的強者在魔族之中也不多,倒也算是值了。

九極星塔強勢將混空聖王擊殺,讓所有人都看的一陣頭皮發麻。誰也沒有想到方野如此強勢,剛一出手就將修為最強大的混空聖王當場鎮殺。

那可是真正的聖王啊,已經擁有了心血來潮的能力,可以預知吉凶,一般想死都難,卻在這裡如此輕易的被鎮殺了,頓時讓遠處蠢蠢欲動的眾人都不敢再冒然出手了,免得成為下一個混空聖王。

在生命神樹之靈的附近,木超和混星正在爭奪樹靈的控制權,聽到混空聖王凄厲的慘叫聲之後,全都忍不住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掃了一眼,兩人的眸子全都驟然收縮了起來。

他們正好看到了九極星塔收走混空聖王神魂的那一幕,讓他們的心中都對方野產生了一絲忌憚的感覺。尤其是混星,更是感覺事情不妙,他付出極大代價找的同盟被方野輕易轟殺了,讓他心中泛起一絲難以與之爭鋒的感覺。

就算混星是太上真魔的傳人,面對如此狀態下的方野,也不敢說有必勝的把握,更不用說他現在的生命力耗損大半了。

方野的目光落在生命神樹之靈的附近,一眼就見到木超和混星正在爭奪樹靈的控制權,冷哼一聲,幾步走到混星的身邊。

「轟!」

萬象玄黃鼎祭出,狠狠地砸在了三十三天無上至尊塔上面,至尊寶塔的神威剛剛已經激發過一次,如今那混星根本就難以發揮出至尊寶塔的全部威力,被萬象玄黃鼎砸的顫抖不已。

趁著萬象玄黃鼎與至尊寶塔僵持的時候,方野一腳踹出,重重地踹在了混星的胸膛,數道骨骼斷裂聲響起,那混星當場被踹飛了出去。

三十三天無上至尊塔隨著混星一起倒退,依舊懸浮在他頭頂,垂落下絲絲縷縷的彩色光華,護住了混星。

對於方野來說,想要斬殺這混星,比殺死混空聖王都要艱難得多,這傢伙可是有著神器護身,在危及生命的時候,就算他不主動激發,三十三天無上至尊塔也會再次復甦來護住他,那時候可就不是方野能夠掌控得了的了。

方野雖然很想現在就把這混星斬殺掉,但也知道自己現在還沒這個能力,至少無法在三十三天無上至尊塔的守護下斬殺他,只能以後再說了。


他現在要做的,是要幫助木超爭取片刻的時間,讓他收取了生命神樹之靈。

木超向著方野感激的點了點頭,長生刀懸浮在他頭頂,他的全部心神都用在與生命神樹之靈溝通上面,拉著生命神樹之靈緩緩向著自己的丹田中飛去。

本來眾人還以為方野與木超之間也會有一場激烈大戰的,沒想到方野竟然在這種關鍵時刻停手了,而且看那樣子,還在旁邊守護著木超收取神樹之靈,這讓眾人疑惑之餘又無法淡定了。

懾於方野剛才鎮殺混空聖王的威壓,場中眾人還對他充滿了忌憚,眼見木超已經在收取神樹之靈,他們心中也愈加焦急了起來。

混星撫著胸口站起,惡狠狠的盯著方野,咬牙切齒的道:「方野,你敢壞我好事,將來我一定會宰了你!」

方野淡淡的掃了他一眼,冷然道:「你現在有三十三天無上至尊塔護身,我想殺你倒是要費點兒勁,但你也不要挑釁我的耐心,別逼我殺你!」

混星用力攥緊了拳頭,目光冰冷的道:「就算九極星塔在你身上,剛才你全力激發了神器的威壓,估計也消耗了半數以上的修為,再難全力激發出完整的神器之威。你還想以一己之力,阻攔住場中的眾多強者不成?」

夜逍遙全身都隱沒在黑夜之中,向著方野冷笑道:「方兄,你我也曾有過數面之緣,此時這生命神樹只有一株,你若親自搶奪也就罷了,這樣攔著,到底是什麼意思?這是在逼我們出手嗎?」

方野臉色不變,淡淡的道:「生命神樹只有一株,只能有一個得主,我答應木超會出手幫忙,你們誰想爭奪那神樹之靈,儘管出手吧。你們最好不要留手,因為只要你們對我出手,我就絕對不會留手!」

「木超已經在收集神樹之靈了,等他收取之後就完了,大家一起出手!」一個魔族大聖焦躁的怒吼出聲,抬手揮出一柄亮銀色戰戟,徑直向著方野怒斬了過去,戰戟上縈繞著一股時間靜止的力量。

「鐺!」

方野祭出萬象玄黃鼎,正面與那個魔族大聖手中的亮銀色戰戟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清脆的鳴嘯聲,方野紋絲未動,那個魔族大聖卻被壓的連連後退。

方野雖然還未領悟時間靜止,但是萬象玄黃鼎卻絲毫不受那種力量的影響,這才一下子就壓制住了那個魔族大聖的攻擊。

「方兄,小心了!」夜逍遙冷喝一聲,手掌中化出一道黑夜之劍,帶著一股浩瀚的聖威,向著方野攻殺了過來。

方野背後嗡的一聲衝出一柄絢爛的天刀,刀身猙獰霸道,片片龍鱗上光彩陸離,正是逆鱗天刀。

逆鱗天刀與那柄黑夜之劍轟擊在一起,發出一聲尖銳而刺耳的聲響,震得所有人的耳膜都嗡嗡作響,硬生生將夜逍遙逼退了開去。

正在這時,剩下的修士也都動了。

魔族中涌動起一股如山似海般的魔氣,條條黑色的真理神鏈橫空,交織著一股股時間的力量,帶著各不相同的氣息,向著方野瘋狂的鎮殺了過來。

湛雪塵目光冰冷的化出飛雪劍陣,楚邪雲戰意凌霄的祭出黑色聖劍,安德烈殺意凜然的打出潔白神光,火明子直接將藍髓冰焰藤祭出,還有其他的那幾位大聖也都向著方野攻殺過來。

方野在這種時候攔阻,已經觸了眾怒,被眾多強者聯手攻殺,他必須撐過去這一波攻殺。 校園超品狂少 未完待續。。)

ps:第二章到!等會還有一章! 這是下逐客令。

雲霓看到鳳凌然也嫌棄她做的糕點難吃,心中異常難受,忽然,轉身哭著跑了出去。

蕭兮見雲霓被鳳凌然打擊,受不了的跑了,心中嘆氣,從雲霓的眼神里,蕭兮能看出雲霓對鳳凌然痴狂的眼神,但是,鳳凌然並不喜歡雲霓,最終雲霓的這份情要付諸東流了。

不過,鳳凌然看不上雲霓,是攝政王府之福,若是雲霓當上攝政王妃,她那刁蠻任性的性子,能容的下誰?

豐盛的飯菜上桌,蕭兮拿起筷子,不客氣的吃了起來,心情似乎變好了。

時不時,蕭兮偷偷的看鳳凌然一眼,其實,鳳凌然這樣的性子,也沒什麼不好,至少,他身邊沒有鶯鶯燕燕,他對女子的態度,也讓人望而卻步,就連雲霓這種刁蠻的郡主都被他氣哭了呢!

蕭兮悶聲一笑,感覺到鳳凌然的視線,她又忍住笑,仿若無事般繼續吃東西。

鳳凌然放下手中的玉筷:「若是下次不高興,你可以直接跟本王說。」

蕭兮聞言,轉眸瞅著鳳凌然,眨了眨眼睛,心中漏跳一拍,不高興可以直接和他說?那她在他的心中,是不是和別的女子不同?

蕭兮想到鳳凌然不近女色,卻允許她靠近,鳳凌然有潔癖,卻允許她和他同池而浴,他對她是特別的……

蕭兮精緻的小臉有些薄紅,微微點了一下頭。

片刻。

蕭兮差不多吃飽了,看到鳳凌然放下的玉筷沒有始終沒拿起來,她知道,鳳凌然不會再繼續夾菜,想到自己身後那條尾巴,蕭兮眸色微微閃了一下。

「鳳凌然,我想和你商量件事。」

「嗯?」

「我每天在王府太悶了,想要出去逛逛。」

蕭兮感覺到鳳凌然幽深的眼神,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紫衣說,她要儘快服下第二粒金丹,否則,這不穩固的人形,怕是沒辦法繼續保持了。

她出府,也是想要找個沒有人的僻靜之地,服下第二粒金丹。攝政王府的下人不少,她的房間又靠在鳳凌然房間的隔壁,所以,攝政王府絕不是她吞下金丹最合適的地方。

而且,紫衣也已經為她找到了合適的地方。

鳳凌然看了蕭兮片刻,從袖中拿出幾張銀票,放在蕭兮的面前。

「看到喜歡的東西,就買下來。」

蕭兮皺著桌上的銀票,面值是一千,心中一陣高興,鳳凌然出手真是闊綽,一千兩銀票就可以買很多很多東西,他給了她一共有五張,也相當於五千兩。

「美男,你真好。」

蕭兮笑眯眯的把銀票給收起來。

鳳凌然看到蕭兮那副財迷的樣子,薄唇輕揚一抹淺笑。

這時,門口出現了秦溫的身影,他走了進來,腳步也比平常快了些。

「王爺,人被抓到了,東西也被搜了出來。」

蕭兮轉眸,疑惑的瞅著秦溫,什麼人被抓到了?蕭兮腦中忽然閃過「小綠」的臉,難道是「小綠」被抓到了?

上次半路遇到「小綠」的事情,她回來就告訴了鳳凌然,沒想到他出手這麼快,連人帶葯都搜了出來。

「你先回房,本王去處理一些事情。」


鳳凌然說完,就起身跟秦溫要離開。

蕭兮也站了起來,抓住鳳凌然的手掌:「我也想去看一看。」

鳳凌然手指被柔軟溫熱的小手抓住,黑眸深了深,看著眼前面容精緻的小少女,聲音柔了幾分:「那裡不適合你去,聽話,先回房,本王處理完事情就去房中陪你。」

蕭兮呆了呆,有些傻傻的看著鳳凌然,他他他……怎麼忽然對她好溫柔?

蕭兮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房的?她倒在床上,對著上空傻呵呵的笑了,鳳凌然是不是喜歡上她了?

蕭兮傻笑著睡著了……

夢中……

紫衣沒躺在貴妃椅上,看到蕭兮,他走過來,一把抓住蕭兮的手臂:「小徒兒,你是不是不想做人了?還不快跟為師去服下金丹?」

蕭兮看到紫衣這張和鳳凌然一模一樣的臉,又對著紫衣甜甜的笑了。

紫衣微微一怔,看著蕭兮甜甜的笑容,他伸手在蕭兮的臉頰上捏了一下:「小徒兒,為師知道你貪圖為師的美色,但現在,不是你痴迷為師的時候,你看看自己的手。」

說罷!紫衣就抬起蕭兮的手。

頓時,蕭兮的魂被嚇了回來,她的手……何時變成了毛絨絨的爪子?

「師傅,該怎麼辦啊?」蕭兮急了,想到現實中的身體,若是她的手也變成了毛絨絨的爪子,那鳳凌然來看了……會不會被嚇死啊?

好吧!鳳凌然膽子很大,不會被嚇死,但是,鳳凌然看了她那副狐不狐,人不人的模樣,還會喜歡她嗎?

蕭兮摸著良心而言,若是她,也不會喜歡一隻不人不狐的妖精……

「怎麼辦?傻徒兒,快隨為師去郊外啊!」

「可是……房中的身體……房中的身體……」

「為師會把你房中的身體也帶走。」

蕭兮心中鬆了一口氣,這口氣剛松,就想到鳳凌然過一會兒要來房中陪她,若是她憑空消失了,鳳凌然找不到她怎麼辦?

「不行啊!師傅,我不能走,鳳凌然說一會兒就來房中陪我,他也知道我回房了,我不能憑空消失。」

紫衣的手指在蕭兮的腦袋上敲了一下。

「小徒弟,你真被男色迷的昏了腦袋吧?若是你今日天黑前不服下這粒金丹,你明天就會被打回原形,難道你想一輩子,以小狐狸的模樣待在鳳凌然的身邊?」

蕭兮本能的搖了搖頭,她不想,一點也不想,她才變成人沒多少時間,感覺到做人的美好,不想再做狐狸了。


可是,鳳凌然來房中看不到她……該怎麼辦?

紫衣見蕭兮可憐兮兮的表情,嘆了一口氣,道:「若是你真的不想去郊外,就在房中服下金丹吧!」

在房中服下金丹?

若是鳳凌然進來,正好看到怎麼辦?

蕭兮心中緊張極了,想到上次幻形,光溜溜的樣子,這次在房中,她會不會也光溜溜的?


她睡覺的時候,並未脫下衣服,應該不會像上次那樣了吧?

「對了,為師忘了告訴你,幻形的時候,金丹的烈火會燒盡你身上的衣物,你若決定在房中就儘快服下金丹吧!」

什麼?

那豈不是又得光溜溜的?

別人是被上帝眷顧的孩子,蕭兮覺得自己是被上帝遺棄的孩子,忍受脫胎換骨的痛也就罷了,每次幻形還得光溜溜的,這要是被別人看光了身子,還讓她怎麼做人啊?

蕭兮從夢中醒來,看到飄在房中的紫衣,她有些猶豫了。

「小徒兒,為師去你的門口布陣,你快服下金丹吧!」

紫衣要飄出門口的時候,蕭兮極快的從床上跳了下來,伸爪去抓紫衣的手臂,可惜,小爪穿過紫色,什麼也沒抓住。

「師傅,等等。」

紫衣停住,看著蕭兮毛絨絨的爪子,眸底閃過妖色,又看到蕭兮的耳朵變成尖尖的狐狸耳朵,他嘴角揚起一抹妖笑。

「小徒兒,為師覺得你這半人半狐的樣子……倒也十分有趣,若不然,你就這樣跟著為師吧!」

蕭兮抬起爪子,一摸耳朵,嘴角抽了一下,還真變成狐狸耳朵了。

紫衣手指輕抬,朝銅鏡點了一下,那銅鏡飛到蕭兮的面前,蕭兮清楚的看到,銅鏡里一個面容精緻的小少女,長著一雙毛絨絨,雪白無暇的狐狸耳朵,似妖又似仙。

無論妖和仙,多個狐字,就變成了狐妖,狐仙,還真沒多大區別。

小少女身上詭異的是那雙手……不,是爪子,看到那雙爪子,頓時少了靈氣,妖氣大增。

蕭兮翻了紫衣一個白眼:「師傅,若是有朝一日,你變成我這樣子,才叫真正的有趣。」

紫衣頓時呵呵大笑,鳳眸流光溢彩,這個小徒兒,真是一點虧也吃不得。

「師傅,我們還是去郊外吧!我不想在房中。」

鳳凌然不知道紫衣的存在,但南陵六層丹塔的的事情,鳳凌然也不會忘記,若是被鳳凌然發現了陣法,連她都不知道該怎麼和鳳凌然解釋紫衣的事情。

紫衣挑眉,見蕭兮眸色堅定,他二話沒說,衣袖一拂,在半空中劃出紫色的虹光,蕭兮和紫衣都消失在房中。

這不是蕭兮第一次跟著紫衣憑空消失,她也有些明白,紫衣是用一股神秘的力量帶她離開,而且速度已經達到一種非常快的境界,一般的人,根本無法跟上,大概也只有鳳凌然這種高手能追上紫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