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反抗的聲音那麼多,霍驍依然要娶慕初笛?

宋唯晴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天霍驍求婚的場景,他用他肩膀上的徽章,他的榮耀來跟她求婚,他把一切都送到慕初笛的眼前。

那個畫面是那樣的美好,卻是那麼的刺眼,讓人忍不住想要徹底毀掉。

本以為國內那些反抗的聲音能夠讓霍驍延遲婚禮,可是現在看來,他是沒有停止的任何意思。

他是真的把所有的一切都送給慕初笛了,再也給不了任何人。

既然這樣,那就不要怪她了。

原本她對霍驍還是有那麼一點感情,遲疑過一陣子的,只是現在看來,沒有必要了。

如今她的眼裡,只需要有任務。

只要把任務完成就行,不管犧牲任何代價。宋唯晴沒有進入房間,她轉身便離開。

離開的步伐竟是從來沒有的堅定。

好像已經做出什麼決定一般。

偽裝成宋唯晴那麼久,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她竟然也對霍驍產生了感情。

她甚至想過為了他而放棄任務,只是,幸好,自己並沒有這麼愚蠢,幸好現在切斷一切還來得及。

妖夫,別纏我 從今天開始,她再也不會對他心慈手軟。

她曾經的那一點小心思,從她離開的這一刻便徹底的斷掉。

她要他為他那自以為然的愛情買單,天人永隔,將會是他們感情的最終結局。

片刻后,房門被敲響。

軍人進門后對霍驍道,「少將,宋小姐說想起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跟老首長他們有關。」

知道事情重要性,軍人可是飛快奔過來的,他的額頭滲出大汗,目不轉睛地盯著霍驍看,等待他的回復。

霍驍放下手中的手機,跟著軍人來到宋唯晴的房間。

霍驍一進門,宋唯晴便一臉喜悅。

「驍。」

「驍,我想到很重要的東西了。」

「你不是一直想找出老首長他們在哪裡嗎?我好像想到一點有用的信息。」

「我可能知道他們在哪裡了。」 「現在我只能說出個大概位置,具體的我要親自過去才能確定。」

「我當時是聞到了那股特殊的味道,這個味道我說不出來,只能到現場才能判斷。」

「驍,你相信我,那個味道,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你知道跟我去了,你就會知道的。」

宋唯晴眼睛發亮,似乎為自己想到這麼重要的事情而高興,臉上都泛著淡淡的紅光。

小手緊緊地抓著被單,心情很是激動。

她看著霍驍,等待著霍驍的回答。

對上霍驍那雙幽深的瞳孔,宋唯晴臉上那激動的表情快要掛不住了,她不知道霍驍在想什麼。

那雙恍若深潭的眸子,在判斷什麼呢?

剛才聽他和霍錚的回答,他應該是相信自己的。

「時間過去那麼久,我怕那些人會轉移目標,老首長他們一把年紀,這樣折騰下來,怕是受不了。」

「你看連我都這樣,更不要說他們。」

宋唯晴身上的傷,是最好的說明。

「驍,你是不是懷疑我?」

「你不相信我,對不對?」

「因為我曾經對慕初笛做過那樣的事情,那怕我現在懊悔了,你口裡說相信我,其實內心並不是這樣想的是嗎?」

「你覺得我會用我的命來說謊嗎?」

宋唯晴伸手壓著胸前中過子彈的地方,「我的身體,其實需要休養幾年的,現在,我最應該就是放下這件事,好好養我的病。」

「可是,那可是關乎華國軍部的聲譽,華國的外交,曾經,我也是華國的軍人,同樣在軍旗下宣誓。」

「那怕我曾經犯了再多的錯,那也是因為對你有了不該有的心,可我對華國的心,從來沒變過。」

「我也是華國人啊,驍。」

宋唯晴越說越激動,也就咳嗽了起來。

一邊的軍醫連忙上前,給宋唯晴吞了一粒藥丸,宋唯晴才順了口氣。

「少將,宋小姐的情況其實並不是那麼好,她能夠這麼快下床,都是靠藥物支撐著。」

「軍醫。」

宋唯晴叱喝著,想要阻止軍醫的話。

可是軍醫明顯就看不過眼了,他繼續道,「宋小姐要我幫忙瞞著,可是我見她被這樣懷疑,也覺得有必要說出實情,好讓少將判斷清楚。」

「宋小姐的身體其實不太樂觀,身上的傷太多,槍傷也嚴重,若不是靠藥物支撐,她現在連轉身都做不到。」

「更不要提親自給我們帶路。她這樣做,就是拿自己的命在給我們開路。」

「我覺得,沒有人會拿自己的命來開玩笑。」

「如果在領路的時候,再受到任何的外傷,那麼神仙都救不了她的。」

「所以,我想少將可以考慮一下她的話。」

「她真的,是在為華國。」

軍醫個人是相信宋唯晴的,在他眼裡,甚少人有這股韌性。

這,不應該被懷疑的。

霍驍深深地看了軍醫一眼,再看向宋唯晴。

「好。」

「驍,你相信我了?」

霍驍勾了勾唇角,意味不明道,「一直沒有懷疑過。」 宋唯晴看著眼前這雙幽深漆黑的瞳孔,嘴角的笑容漸漸加深。

「謝謝你,驍,謝謝你相信我。」

霍驍還相信她,這就行了。

宋唯晴雙手捂著臉,看似情緒激昂,實際上是怕霍驍看出她內心的小九九。

她的盤算,她的任務,很快就要完成了。

只要把霍驍引到那個地方,那就一切都成功了。

此時,大門倏然被打開,一把慵懶卻又狂傲的聲音傳了進來。

「順便謝謝我唄,我也相信你的啊,宋大校。」

霍錚?

宋唯晴聽到霍錚的聲音,內心警鈴瞬間響起。

瞬間抬眸,看向霍錚。

霍錚相信她?笑話,就算之前沒有偷聽到霍錚與霍驍的對話,光看霍錚這完全看不上她的表情,那裡看得出一丁點的信任?

她就擔心,霍錚肚子里不知道賣什麼葯,會不會影響她的計劃。

「你……」

「謝謝。」

宋唯晴大腦正在快速運轉,猜測著霍錚的下一步。

霍錚弔兒郎當地挖苦道,「宋大校身上有傷,笑得這樣勉強,還是別笑,太難看了,影響我的視覺呢。」

霍錚單手撐在床上,臉微微向下壓,那帶著痞氣笑容的臉湊了過去,宋唯晴本能地往後閃避了一下。

「這,宋小姐她身上還有傷。」

軍醫想要上前,對上霍錚的眼神后,卻沒再動了。

收回警告的眼神,霍錚繼續低聲道,「接下來你要謝我的還有很多呢。」

宋唯晴眼神帶著點狐疑,她想要揣測霍錚話里的意思。

「接下來,就由我來為你保駕護航。」

宋唯晴眼睛微微睜大,霍錚這是自告奮勇?

不行,她可是要跟霍驍一起去的。

「霍錚。」

「哎喲,二叔,你就讓我去吧。宋小姐可是救了我的命呢,這次得給我個報恩的機會。」

宋唯晴連忙拒絕,「不,不行的。」

「我的意思是,那裡太危險了,霍錚你經驗不夠,而且我跟霍驍這麼多年,默契早就培養出來了。」

「如果你不放心,就在外面給我們把關吧,那個地方,不適宜進去太多人。」

「人越少越好的。」

宋唯晴強忍心裡想要掐死霍錚的衝動,努力地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盡量不要表現太過。

霍錚訕笑,「哦,宋小姐都不怕的危險,我卻怕,那我這軍人還當個屁。」

「二叔,你還有別的事要處理,這次就讓我去吧。」

「驍,我更相信你。」

宋唯晴現在都不怕得罪霍錚了,反正霍錚都不信任她。

「二叔,我們需要以最快的速度把人救出來,你可是總指揮。戰場上,不到最後一刻,總指揮都不會上場的,原因大家都懂不是嗎。」

「再說,宋小姐你儘管放心,我跟我二叔一樣的英俊迷人,安全感妥妥的。」

宋唯晴心裡可是有著千萬個不願意,她眨巴著眼睛,只希望霍驍拒絕霍錚的要求。

「好。」

霍驍知道霍錚不相信宋唯晴,他這一趟應該也是有他的想法的。

那就放長線,釣大魚吧。 風,吹動外面的樹葉,夜色深了下來,四周更是寂靜。

一輛黑色的轎車正快速地飛過,掀起片片落葉。

車子很快就進入到夜色之中,最後到達目的地。

那是一個靠近海邊的小村子,村子里很安靜,沒有任何的燈光,看上去像是被荒廢了。

「少將,前面路很小,車子無法進入。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呢?」

霍錚噙著清淺笑意地看向一旁滿臉不悅的宋唯晴,「宋小姐,勞煩你帶一下路。」

「雖然我家二叔沒來,可我不希望宋小姐連路都不記得。」

眼前的霍錚,眉眼含著笑意,那意氣風發的樣子讓她恨不得直接把他給掐死。

進去?

等下她要怎麼解釋她的任務沒有完成呢?

霍錚,全都是他的錯。

宋唯晴垂下眼眸,任由眼底的恨意橫溢,她緊緊地掐著雙手,深呼吸幾口,這才抬起頭,「放心,絕對不會。」

「走吧,我可以了。」

「只是後面的路,只能兩個人走。」

宋唯晴往窗外看了眼,明顯就是想讓霍錚讓那些人留在原地等候。

「傳令下去,原地等候。」

「那宋小姐,走吧。」

小山路很窄,越往裡面走,越發的暗。

「我說宋小姐,當初你真的是被綁著眼睛帶過來的?這認路能力還真夠好的。」

夜色之中,看不出宋唯晴的表情。

「往左。」

宋唯晴好像沒有生氣,只是繼續往前走。

倏然,前方一個黑影閃過。

霍錚快速藏到樹榦后,宋唯晴就被他護在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