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要求是看一些特殊的景色,所以水晶蝦帶着昆羽去的地方都沒有什麼生物活動的痕跡。

不管是山脈的走向,還是植物的遍佈,都是最原始的狀態。

昆羽站在一個山壁上,擡眼向周圍看去。

水晶蝦說,這裏原本沒有這些高山。

不過前一段時間,突然就鑽出來這些山脈,而且很多植物都沒見過。

所以這也算一種新奇。

昆羽知道,這是世界晉升帶來的結果。

不過對於實力還沒到王級的水晶蝦,昆羽還是沒耗費力氣去解釋這些事情。

兜兜轉轉一圈,昆羽已經沒了剛開始的新鮮勁。

主動提出回去。

水晶蝦似乎有些不願意,不過在看見昆羽又拿出一小塊能量玉石後,歡快的帶路回去。 回到洞穴中,昆羽就坐在發光魚的背上,拿出了玉石板。

一旁的水晶蝦只是看了一眼,就自覺的找了個藉口出去了。

趴在地上的發光魚打了個哈欠閉上了眼。

洞穴中霎時安靜了下來。

玉石板只有兩個巴掌大。

上面刻劃出一些雜亂的線條。

翻來覆去研究半天,昆羽連正反都沒弄清楚。

將玉石板舉在頭頂,昆羽凝神打量着上面勾勒的線條。

那個老大說龍窟消失的地方就在這上面。

但這些複雜線條到底代表着什麼,卻沒有給昆羽解答。

能量運轉,穿過玉石板卻沒有出現任何變化。

感知放出,也沒有發現什麼特殊的地方。

難道被騙了?

輕輕的敲着玉石板,昆羽陷入了沉思。

腦袋裏回憶起見到老大後的場景,試圖從對話中發現什麼。

不知過了多久,回憶結束,昆羽依然沒有發現什麼。

皺着眉嘆息一聲,昆羽放下玉石板。

看來把希望放在一個地方上是不可取的。

喊來水晶蝦,昆羽扔給它一枚小的能量玉石。

順便將玉石板也扔給它。

手忙腳亂的接住兩個東西,細長的肢節一摸能量玉石。


水晶蝦心中一喜。

正在假寐的燈光魚也睜開了眼,看了看被水晶蝦緊緊抱着的能量玉石,眼中光芒閃爍一番,又閉上眼。

昆羽指了指玉石板,看着水晶蝦說道。

“這是從你們老大那拿來的東西,你把它破解出來,另有重賞。”

水晶蝦低頭看了眼玉石板,眼神在這些線條上流轉,隨後點了點頭。

昆羽向後一靠,整個身子埋進了燈光魚柔軟的腹部。

“明日我們繼續,這次去遠一點的地方,還有,多去打聽點奇聞異事,我要聽新鮮的。”

水晶蝦將兩樣東西牢牢的抱在懷中,躬下身後退。

看着水晶蝦消失在洞口,昆羽放鬆身體,看着漆黑的洞頂,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

昆羽坐着燈光魚在水晶蝦的帶領下,進入了離山脈較遠的一片海草茂盛的地域。

之所以到這裏,是水晶蝦打聽到,這裏似乎有一種奇怪的石頭出現過。

這些石頭通體發紅,有金屬光澤,但沒有能量。

不過比起普通的石頭,要堅硬很多。

一些專注切割的生物都沒法切動。

昆羽一聽就知道是什麼,不過閒着也是閒着,就答應去看看。

進入水草地,周圍靜謐一片。

水晶蝦主動落在水草上,在茂密的水草中找尋。

許久,水晶蝦抱着一個通紅的石頭回來。

昆羽將石頭拿在手中,打量一番,果然是鐵礦石。

不過這應該不算是原礦,很像是處理過的。

鐵礦石不稀奇,但伴生的磁鐵礦卻是個好東西,也不知道有沒有。

讓水晶蝦在去找找。

浪費了大半天的時間,昆羽面前擺滿了大大小小各種各樣的鐵礦石。

但無一例外,都是單一的鐵礦石,而且已經被打磨處理過了,沒有伴生礦。

這就奇怪了,如果說海洋生物在發現這鐵礦石後不知道怎麼處理,所以隨意丟棄,他還能理解。

但這明顯就是被處理過的,爲什麼依然會被這麼隨意丟棄?

而且還不是在海底找到的,是在海中央的海草叢中找到的。

難道有生物在收集這些鐵礦石,或者鐵礦石的伴生物?

昆羽問了水晶蝦。

作爲一出生就在這生活的水晶蝦,他也不知道,甚至連這片海草叢都是聽人說的。

想了想,昆羽決定親自去看看。

讓水晶蝦看着這些鐵礦石,昆羽直接從魚背上一躍而下。

穩穩的落在海草的尖端上。

海草微微一沉,托住了昆羽的重量。

眉頭輕挑,昆羽輕咦一聲。

別看他現在化成人形,貌似不是很大。

但真實的體重早已按噸記了,這海草竟然只是微微一沉就托住了他,說明這海草也不簡單。

用手撥開柔韌的海草,昆羽整個身子沉了進去。

視線被海草遮掩,昆羽只能放出感知。

只是令他沒想到的是,感知剛剛放開,腦袋中一陣轟鳴。

瞬間天旋地轉,完全失去方向感。

整個大腦也像是洶涌的海水般迅速翻騰,脹痛異常。

輕哼一聲,昆羽努力收回了感知,眼前的眩暈消失不見,又恢復了視覺。

急忙浮了上去,昆羽坐在海草尖大口的喘着氣。

這怎麼回事?

從來沒有過的眩暈感讓昆羽一時間也不敢再隨意試探。

緩了好一會,昆羽突突直跳的腦袋才停了下來。

剛纔的感覺有一瞬間像是自己失去控制,在急速翻滾的過山車上一般。

天地旋轉,方向缺失。

昆羽擡頭看了眼安穩的坐在魚背上的水晶蝦,皺了皺眉。

這到底是他自己的問題,還是這片水域的問題?


爲什麼水晶蝦沒有這種感覺?

不信邪的昆羽再次小心的釋放出感知。

感知試探的向下探去。

天旋地轉的感覺再次出現,只不過這次輕微了許多。

咬了咬牙,昆羽繼續向下試探。

隨着深入,感覺越來越強烈。

乾嘔了一聲,昆羽收回了感知。

看來是這片海草的問題,只是爲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腦中光芒一閃,昆羽睜大了眼。

這怎麼感覺有點像是防禦機制。

如果是防禦機制,那是不是意味着,這片海草下面還有一些隱藏的東西。

想起那些已經被打磨過的礦石,昆羽心中愈發肯定。

回到魚背上,昆羽問了水晶蝦和燈光魚。

結果不出意外,兩個都不知道。


昆羽坐在魚背上陷入糾結中。

一邊是更重要的龍窟,一邊是心中的好奇。

如果去探尋這處不知名的地方,一旦出現意外,就直接打破了昆羽的規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