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先前的那一戰,兩支大軍的統帥默契地選擇了將戰場放在了遠離大陸和生靈的修者星外圍星域。

所以就算這一戰依舊是死傷慘重,依舊是以一方的主帥陣亡而告終,但修者星上魂尊以下修者以及更弱小的生靈們,對於先前的一切保持了幸福的毫不察覺。

此刻以勝利者的姿態佔據了修者星內最重要的城池,一名中年漢子面上卻依舊有著擔憂和深思之色。

「王鵬,你是不是有什麼想法?」

站在他的身後,另外一名年紀更長的漢子一臉平靜,問了一句。

原來,他們正是王鵬和風清揚。

回頭看了風清揚一眼,王鵬深吸口氣,望向了天際:「風大哥,你不覺的一切太順利了嗎?順利得如此莫名其妙,順利得如此令人不安!」

「是啊……」聞言,風清揚同樣深吸口氣:「這也是我提議我們兩支大軍兵合一處的原因所在!」

這一切,太詭異了!

從王鵬和風清揚各自率領一支大軍殺入玄武宮主宰的朱雀宮星域算起,到現在也過去了不短的時間了。

但是在他們的情報中本該是五階魂聖駐守的修者星,居然僅僅是遇上了最強達到魂聖二階修者的抵抗;情報中駐紮著十數萬絕對強者的修者星,當他們靠近的時候卻才發現內里僅僅是有著一兩萬戰力不強的隊伍而已。

所以一路而來,他們不斷地攻城拔寨,佔領了無數修者星,卻沒有遇上過真正像樣子的一次抵抗。

一切,匪夷所思!

彷彿是玄武宮早已在得知魔煞海即將進攻他們的時候便自己主動地放棄了駐守一般。

沉思著,王鵬收回瞭望向蒼穹的目光:「現在我魔煞海大軍已然如同大網,籠罩了幾乎大半以上的朱雀宮星域,但是……」

見他停頓,風清揚接上說道:「但是我魔煞海大軍已經把戰線被拉得太長,軍力早已分散,如同大網不假,只是任何一個點都已經薄弱無比……一旦遇上玄武宮的反擊,必定是措手不及,難以招架!到時候想要集結出足夠強大的力量來抵禦,都已經太難了。」

「是啊!」深吸口氣,王鵬濃眉皺起:「不知道魔皇是如何考慮的,為什麼會如此輕率?」

「對了,你可知道魔皇到底在哪一位天帥的陣營當中?」聽到「魔皇」這兩個字。風清揚追問了一句。

只可惜王鵬也不知曉魔皇現在到底在哪裡,身在哪支大軍當中,所以只能搖搖頭,沉默。


「報……」

卻就在這時,一名傳信修者閃電衝來,單膝跪地一臉緊張:「第三十二帥傳出十萬火急求援玉佩,地點位於華陽星!」

華陽星?

聽到這三個字,王鵬立刻大袖一揮,在自己身前布置了一道光壁。

光壁上,星河浩淼,接著等到他手指幾次輕輕點擊,一顆巨大的修者星出現在了光壁當中。

「這裡是中路大軍所在位置,附近本該有另外四位天帥作為側翼,但是現在他們人呢?」

等王鵬說完,風清揚也一指點出,看到了光壁上的景象,隨即濃眉皺起:「胡鬧……完了……他們過於冒進,他們過於貪功……」

聽著看著,王鵬收起光壁,深吸口氣:「風大哥,你我立刻整軍出發吧,或者還能救回一些我魔煞海的弟子!」

剛才的光壁上,其實王鵬和風清揚都清晰地看到了華陽星的位置,知道既然華陽星都已經被圍困了,那麼其他四路冒進的大軍估計更是危機重重了。

他們現在能夠做的,僅僅是儘快趕往那一片星域,爭取能夠幫助到一些魔煞海的修者獲得活下去的機會,僅此而已了。

不過不等風清揚回答,又是一名修者閃電而來。

「報……十三帥十萬火急玉佩到!」


聞言,王鵬趕緊上前一把接過玉佩,將其捏碎之後赫然從玉佩內幻化出了一名天帥的模樣。

只見他一隻手臂已然失去,渾身血染,另外一隻手臂扶著石壁似乎正在對什麼說著話:「我們中計了……西路大軍已然崩潰……其他兄……兄弟……好自為之……逃……快逃出去……」

「轟隆隆……」

這幻影,便是新的十三帥!

身為西路大軍統帥的他居然已經慘烈到了如此地步,而且剛剛對著十萬火急的傳信玉佩說完了剛才的話語,一道劍勢隨即斬落,將一切歸於寂滅。

沒有人知道十三帥現在是生是死,沒有人知道他所統帥的大軍,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怒吼一聲,王鵬再次將那光壁一揮祭出,急忙點擊之後看到的正是西路大軍所處的星域。

在那裡,原始一共十二支魔煞海的大軍都有著自己的靈石顯示各自的所處位置,但現在,僅僅是剩下了四個相距遙遠的光點而已。

十二路大軍,只剩下了四路還在掙扎,並且彼此之間無法相互照應!

「完了!」

等到王鵬一屁股坐回帥椅,他的雙眉微微顫抖,接著便大聲喊道:「傳令下去,全軍放棄所有輜重物質,全部登上馭空戰船,速速撤回魔煞海方向!」

聞言,風清揚上前一步,急忙問道:「其他天帥呢?不去拯救了嗎?」

望著他,王鵬滿臉悲痛:「現在我們能夠做到的,僅僅是拯救我們自己!」

……

「撤,速撤!」

幾乎與此同時,在另外一個遙遠的星域內,一名魁梧的漢子長劍高舉,齜牙怒吼:「全軍速速後撤!馭空戰船急速向東……向東……向東……」

東邊,有第三帥王鵬!

東邊,有王鵬和風清揚兩支合在一起的大軍!

但是……

轟隆隆……

只等這名漢子的怒吼剛剛落下,在他的視線當中,無數比馭空戰船更為巨大了數倍乃至數十倍的恐怖巨人出現了。

一艘艘馭空戰船,隨即毀滅!

「完……完了……」 數日之後,無數魔煞海原本士氣滔天的大軍幾乎在短時間內便全部士氣萎靡了。ZIyouge.com

原本高歌猛進的他們,原本一路摧城拔寨的他們,現在卻成為了驚弓之鳥,或者是絕望困獸!

彷彿是一夜之間,在他們的四周忽然地便出現了無數玄武宮的大軍和強者。

彷彿是憑空出現的,叫他們更加膽寒和絕無的是一尊尊高達千丈甚至是萬丈的巨大怪物,這些怪物,已然開始了瘋狂的收割。

收割著魔煞海修者的生命!

……

「那是什麼東西?」

「隕石群?不……不對……它們不是隕石,是擁有絕強實力的怪物!」

「敵襲!敵襲!」

在一片黑暗的星域內,數十艘或大或小的馭空戰船正在全速地向著某個方向撤離著,卻在這一刻,最前端的一艘戰船上突然有了騷動和驚呼。

緊接著,報警的戰鼓聲如雷暴起。

「那是……」

「玄武星魂!」

後方一艘母船上,兩名漢子一前一後躍到了兩根桅杆之上,放眼望去,均是露出了難以形容的震驚。

「為什麼會有如此數量的玄武星魂?玄武聖皇到底為此荼毒了多少修者星,滅殺了多少生靈?」

是王鵬和風清揚。

他們身為天帥,而且是實力極強閱歷極深的天帥,所以第一時間已然認出了正前方出現的到底是什麼了——玄武星魂。

那些看上去如同一枚枚巨大隕石的東西,不是隕石。

它們其實跟人族一般能夠擁有手足,甚至是不規則的,數量不等的手足。例如有的傢伙能夠擁有三條腿和一雙手臂,有的則是四五條手臂而僅僅是一條腿而已。

但他們除了相同的猙獰醜陋的容貌外,真正更加相同的便是身軀——岩石!

除此之外,玄武星魂其實沒有自己的靈魂,因為他們僅僅是一棵棵修者星被玄武聖皇以某種殘忍和霸道的神通手段煉製壓縮之後形成了一種恐怖強大的傀儡。

這樣的傀儡,直接是以一星之上全部山河、樹木、生靈甚至是修者的精髓和魂魄,濃縮和煉製而得到的恐怖煞神!

「數十玄武星魂,代表的便是玄武聖皇為了他們,就已經毀掉了數十顆原本生機盎然的修者星!」想到這一切,風清揚雙眼圓睜,面色憤怒無比。

只是跟他相比,王鵬有著另外的念頭:這些傀儡,每一個幾乎都是五階乃是六七階魂聖的水準,數十個傀儡同時出現,那麼大家的危機便過於滔天了。

「風大哥!前方三十萬裡外向星標右側而去,王羽應該就在東臨星!你帶著大家去跟王羽匯合吧!」

想到了什麼,王鵬留下了這麼一句話之後,不等風清揚作出反應,已然身影一閃瘋狂衝出。

這一去,一股四階魂聖巔峰的威勢瞬間暴起,使得他的身影如同星海內燃燒著的彗星,向著那些玄武星魂直接撞擊了過去。

四階魂聖……說明王鵬的實力還沒有恢復到巔峰水準!

這一去的決絕,說明了他想要自己一人之力阻擋那些玄武星魂!

「王鵬!」見狀,風清揚悲痛吶喊,但已然來不及阻止王鵬了。

還好玄武星魂一般都是因為外貌過於類似於隕石,所以速度不快的他們都是隱匿著接近目標,所以王鵬若是吸引了他們,之後憑藉速度優勢,或者還能帶著他們繞一個大圈,再將他們甩掉。

想到這裡,風清揚不敢也不想王鵬的冒險和犧牲被白白浪費,所以立刻長劍高舉,發出了咆哮:「全軍聽令,沖啊!」

轟隆隆……

所有馭空戰船,加速了!

與此同時,遠處的那道「彗星」已經轉向,帶著身後密密麻麻巨大無比的「隕石」,向著另外一個方向疾馳而去。

這便是王鵬已經成功地吸引了所有玄武星魂的注意,並且已經帶著他們開始繞圈了。

「王兄弟,我的妹夫,你要活著,活下去!」

見狀,風清揚深吸口氣,除了祈禱,再也無力再做什麼。

等到他落回了母船之上,一名傳信修者再次趕來:「報……大人,第一帥……第一帥……陣亡!」

什麼……

亂了!完了!魔煞海,輸了!

聽到這一切,風清揚濃眉顫抖著,望向了王鵬所說的那個方向:王羽啊,現在這樣的情況你怎麼看?我們魔煞海,還有機會嗎?還有希望嗎?

又或者,王羽啊……你會在乎這一切嗎?

沒有答案!

……

「呼……黑蛟尊重,我的好兄弟……你沒有給我們黑蛟一族丟臉!」

這聲音,遲緩,沉重,彷彿是滄桑歲月中的嘆息,又像是一種祭奠!

「孩子,我知道了,我已經知道了!」

是那黑影,此刻望著王羽和王羽身後的朱雀聖影,語調平和並且舒緩了起來。

就在剛才,他原本打算滅殺了這個人族修者。因為他以為是王羽滅殺了朱雀的種,才會以煉製或者其他的手段強奪了朱雀一脈的本源之血。

但是現在,他看到了朱雀聖影,也就聽到了連王羽也聽不到的聲音。

他於是彷彿親眼目睹了獸行海內王羽遇上黑蛟以及花顏的一幕幕,也看到了王羽以及花顏一路相互幫持並且共同面對血雨腥風的畫面。

而後,他看到了花顏在百死螂君的算計中捨棄了自己,成全了王羽。

「你,很好!」所以望著王羽,他已然沒有了敵意:「但是,她呢?」

聽著,王羽有著一些明悟,也有著更多的疑惑。

其實當他沖向這黑影的時候,心裡暗中也有著隨時隱匿到九罡空間內的打算。但是當他祭出了朱雀本源之血,直到現在已然過去了數日時間了。

數日時間,黑影一直望著他,動也不動,於是王羽也堅持著,動也不動。

他不會知道其實黑影在這數日當中一直在聆聽,一直在看透了王羽的身軀和靈魂一般地看著王羽和花顏走來的一幕幕。

「她,花顏?」望著黑影,王羽輕輕開口。

「對!她本不該叫做這個名字,但這個名字,是你給她取得,所以她就叫做花顏吧!」果然,黑影連王羽給花顏取名的事情也知曉了。

聽到這句話,王羽上前一步,收起了背後的朱雀聖影:「你,到底是誰?」

「我……也是黑蛟!」

嗡…… 這一聲悶響,巨大無比。

但如果是落入到了實力不濟或者普通凡人的耳朵里,卻不會聽到這聲音。因為這聲音已然超越了他們能夠聽到的範圍,卻依舊能夠將他們直接轟殺!

如果不是王羽已經達到了極強的實力境界,光是這悶響也足以將其耳膜衝破,甚至直接重創和滅殺他了。

但即便如此,王羽還是微微皺眉,露出幾分抵禦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