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他掌握了縮推技!」

東方晨和阿緹婭對望一眼,同時問道:「縮推技?那是什麼玩意?」

普羅修斯一瞪眼:「什麼玩意?那可是宇宙中鼎鼎有名的技法,簡單來說就是一種發力方法。

小子,我來問你,當你擊出一拳,整個過程,都能分解為哪些步驟?」

東方晨想了片刻,回答道:「這是最簡單的物理學,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嘛。

出拳帶著動能,接觸到目標產生兩種力:對目標的作用力,以及目標對拳頭的反作用力。」

普羅修斯惱羞成怒:「我他媽問你步驟,沒讓你給我上物理課!

阿緹婭,你說!」

阿緹婭畢竟是名校畢業生,這都是曾經學過的,想也不想張口就來:「完整的擊打動作,包括:意念,蓄力,調整,發力,延遲,收尾!」

東方晨目瞪口呆,普羅修斯鄙視道:「聽見沒?以後能不能不丟人?

那麼我來詳細解釋一下。

意念,這很簡單,就是你的思維意識產生並執行一次擊打動作。

蓄力,取決於你的發力部位,以及用力大小,根據你的載體力學構架,迅速匯聚適度力量至發力部位。

調整,與蓄力同步,將發力點,發力角度,發力大小調整至最佳狀態。

發力,這就不用我說了吧?

延遲,也就是慣性。擊打發力動作后,必須得考慮到慣性因素,不能讓自己因為糟糕的慣性影響整個動作。

收尾,除了發力之後的慣性,你必須還考慮到擊打動作之後的反衝效應,也就你剛才所說的反作用力。

如何利用反衝效應使自己全身而退,或使目標傷上加傷,這是門很高深的學問。

通常,你一拳擊出,理論上可發揮100%的發力值,實際上效率是要減半的。沒錯,另外一半會被目標本身對沖抵消,這便是反作用力。

這可是極大的浪費。所以宇宙中漸漸派生出許多提升發力效率的方法。

比如當你擁有能擊碎分子的發力值時,目標受力部分被你粉碎到分子尺度下,自然不可能再產生什麼反作用力了。

此時,你將達到200%的最大理論發力效率。

你想問,明明理論值是100%,怎會增加一倍是吧?

這個問題比較複雜,說簡單點,當你擁有能夠粉碎分子的發力值時,在攻擊到目標的一瞬間,還是會有反作用力形成。

只不過,由於支持反作用力的架構瞬間瓦解,物質內部會形成破缺效應。為了填補破缺,物質本身便會主動吸取那股剛剛生成的反作用力,稱之為對稱性破缺。再加上你本身施加的力,所以目標總計將會承受200%的滿值發力!

這,便是宇宙中聞名遐邇的湮滅攻擊!

頂尖三階強者,還有幾乎所有的四階強者,他們最普通的攻擊都是這個水準!

當然這種傳說中的境界對你們來說太遙遠了。

如果想要提高發力效率,怎麼辦?

這就要在我老人家剛才所說的,那六個步驟上做文章了。

第一條意念,這個難度太大,基本都是主宰的專利。最基本的一條,便是整個發力過程必須達到超光速。呵呵,大夥還是別想了。

最後一條收尾,難度僅次於第一條,就是我剛才說的,當你能夠破除反作用力的束縛,自然能達到完美髮力效率。

如果我們只是低階級階段,比如一階二階,如何提高發力效率呢?

那麼我們只能在蓄力、調整、發力、延遲,這四個步驟上想辦法了。

而縮推技法,便是一種包含了蓄力、調整、發力這三個方面的頂級發力技法!

這裡面的學問就太深太深了,主要是靠無與倫比的悟性,以及大量枯燥的訓練。

簡而言之,縮推技法,是一種將全身力量極限凝聚在一點的爆發性發力之法。就像一根彈簧,你將它壓得越緊,爆發出的彈力自然就越大。

欲發之,必先收之,謂之縮推!」

阿緹婭早年在阿茲薩卡學院,只是籠統地了解了個大概,關於發力這門學問的詳細情形,那是高級學院才會接觸到的內容。東方晨就更不用說了,壓根連聽都沒聽說過,腦子裡連發力這個概念都沒有。

此刻,聽到普羅修斯的講解,兩人真感覺像是白活了一場,激動得滿臉通紅,嘴唇顫抖但就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可隨後東方晨便發愁起來:「普羅修斯先生,潘神骸魔掌握如此恐怖的技法,凌空一拳一掌都有那般破壞性,如果及身還不得讓我們飛灰煙滅?」

普羅修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怒吼道:「他會,你們就不能學會嗎?這種技法雖說強悍,但潘神骸魔僅僅才進化一階,他本身的力量又能大到哪去?

拆了幾棟房子,打爛了些飛機就把你們嚇成這樣了?只要你們的防禦強度超過他的攻擊力,他不就成廢人一個了么?

你們呀,只是看到了表面現象。我擔心的,是他的血界之術再輔以縮推技法,那時的潘神骸魔,才是你們真正的噩夢!

所以我才說,讓你們當一段時間烏龜。趁著這點時間拚命吧,盡最大努力縮小與監守者的差距!」

阿緹婭嘟囔道:「先生,您說的都沒錯。只是,我們到哪裡去找縮推技的秘法?怎麼學啊?」

普羅修斯嘿嘿一笑:「誰告訴你我沒有這套秘法了?本來是給搖光準備的,既然監守者讓我們驚喜連連,那麼,我老人家也就不必再藏私了!」 ?最近發生的很多事都證明,監守者並不像半年前表現得那樣不堪一擊。發生在馬里亞納海溝的一幕,其實存在諸多巧合因素。

首先,戰鬥的背景就不利於監守者,他們屬於破襲戰,而屠神團以逸待勞,屬於防守戰,利用監守者急於阻止東方晨進化來圍點打援。

其次費米拉需要通盤考慮,只能派出特定人員進行試探性攻擊。反觀屠神團,則沒有諸多顧忌,除了團長東方晨,精銳盡出。

最後,便是道義上的問題了。屠神團有全球人類支持,對抗監守者是正義之戰。而監守者自然被歸為居心叵測的外星生物,是邪惡的化身。

即便這樣,屠神團在拼盡全力的情況下,只取得了慘勝的結局。更何況阿妙本身就不以單打獨鬥,近戰格殺見長,肖克芒更是監守者中的小角色,只有薩瑞斯托實力比較強悍。

如今,潘神骸魔突然高調現身,絲毫不顧及費米拉的命令和屠神團首戰告捷的鋒芒,這說明什麼?說明潘神骸魔是不懼屠神團的,非常渴望與之交戰,為此不惜單槍匹馬現身以作誘餌。

考慮到種種原因,普羅修斯建議屠神團也採用蟄伏戰術,抓緊一切時間休整訓練,努力讓實力更進一步。

七殺等四人還在孵化池養傷。沒辦法,這種心靈創傷只能慢慢靜養。所以普羅修斯為其餘成員指定了嚴酷的訓練計劃。

主力戰鬥成員:東方晨、搖光、天樞、阿緹婭,必須趕在2048年元旦之前,獨自戰勝七星觀四聖。

非主力戰鬥團員:波克隆斯卡婭,則必須全程跟進,每場戰鬥都得參與,已提升她的預讀能力。

其餘在血池中恢復治療的團員,等蘇醒康復后,連同新晉入團的艾露斯芬瑟一起,分別獨自戰勝四聖。

而後,集訓進入第二階段,由普羅修斯親自操刀主持!

五年前,當七殺加入屠神團,踏入進化一階后,四聖也陸續完成首次進化。所以,現在的四聖今非昔比,不但有無懈可擊的組合戰鬥體系,而且還身負神器九鼎。

面對如此配置的四聖,靠耍小聰明,動歪腦筋肯定是沒什麼希望了。唯一的破解之法,只有瘋狂提升自己的旋階,精熟各種秘法秘術,用遠超四聖的實力,從正面碾壓之!

為此,普羅修斯開啟作弊模式,將幾人帶進里世界,動用逆天秘術將「壁障」撕開一個小口子,致使本源法則和混沌原力暴露了出來。雖然那個小口子僅僅維持了十幾秒,但也足夠東方晨等人受用無窮。

每個人都能感受到自身所有天賦元素屬性,以及所屬的法則之力。屠神團起點太過高端,所有成員無一庸者,就連心靈力場最普通的天樞,其元素屬性都是金之法則的主要分支:鋒銳。

在普羅修斯的關照下,進步最大的當屬阿緹婭,人家身懷六種元素屬性可不是開玩笑的。

以往她基本靠三界,動動嘴皮子從穢邪深淵中召喚廉價勞動力供其驅使。所以忽略了本身的天賦價值,致使她離開三界后一無是處,被各方公認為不求上進的大小姐,萬年拖油瓶。

如今,普羅修斯要求限時擊敗四聖,這對阿緹婭來說可就要命了。因為面對四聖,三界可就沒那麼好使了,雙方只是切磋訓練,不是你死我活,所以這種戰鬥對出界則必見血的魔族來說,是很不適應的,效果要大打折扣。

正如當初戲弄東方晨,被派出的幾波魔族都很鬱悶,殺又殺不得,打又放不開手腳,索性破罐子破摔,敷衍一通了事。

不過普羅修斯訓練阿緹婭的目的,就是要讓其能在擁有足夠實力自保的前提下,配合諸多魔族攻殺目標。而不是將召喚出的魔族,大部分時間都用來保護脆弱的尊主,侮辱三界的名聲。

在如何操控自身天賦元素屬性方面,阿緹婭還是白紙一張。不過經由普羅修斯指點,她進步飛速。

團長東方晨,普羅修斯還是比較放心的。這傢伙無事都要攪起三分浪,整天琢磨著怎麼陰人。在他進化零階時,尚且不懼諸多強手,如今踏入進化一階,身負逆天秘法,就更加成為敵人的噩夢了。

他現在需要做的事,是瘋狂提升旋階,爭取在決戰監守者前夕,將旋臂數提升至五旋以上。再有,便是熟練掌握運用多達十二種黃道十二宮秘術。

如果東方晨能做到以上兩點,那麼他絕對是屠神團能力最全面的戰士,幾乎能適應任何類型的戰鬥。屠神團,目前最欠缺的,就是東方晨這樣的全才!

搖光,那是普羅修斯的寶貝疙瘩,老人家所有家當,以及寶貴的經驗,都緊著優先搖光。

但搖光心靈力場很特殊,成長極為緩慢。試想僅僅為了她首次進化,普羅修斯就差點吐血,甚至不惜實力大損來幫助她完成進化。

搖光吸收能量的效率堪稱恐怖,可問題是這些能量全都進了那個無底洞,懸臂始終是兩條,數量不見增長。雖然如此,但她的載體強度卻一直在穩步提升著,絲毫沒有瓶頸。

正因為這樣,普羅修斯為其制定了專門的修鍊方案。

這便是如何發力了。

要知道搖光的攻擊已經能夠扭曲空間,如果她的力度再強一點,速度再快一點,那麼經由空間曲率效應放大,其攻擊力、破壞性將會呈幾何指數暴漲。

現在,問題的關鍵,是如何克服必須採用多頻次疊加攻擊才會扭曲空間的問題。

搖光努力的方向,是保證力量和速度的同時,減少每次發動影響空間攻擊的前置準備,越少越好!明王霸體加縮推技法是個不錯的選擇。

至於波克隆斯卡婭,她是屠神團專門分出的非戰鬥二團成員,專精輔助。不需要承受如此非人的折磨,只需做好本職工作就好,數量上去了,質量自然不在話下。

普羅修斯對其的要求,是在一次又一次的預讀中,自行感悟所屬元素的奧妙,如果能頓悟到法則之力,那就更好了。

可以看出,普羅修斯對屠神團幾乎每人都可謂成竹在胸,對他們的成長進化之路都作出準確的判斷以及詳細的計劃。

而然,唯獨天樞讓普羅修斯犯難了! ?為何天樞獨獨讓普羅修斯如此發愁呢?

原來,問題還是出在天樞自己身上。由於他是靠靈光乍現般的心源反證法踏入進化一階,上天賦予了他本該頂尖三階或者以上強者才會出現的空間壓迫屬性,這便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如同無根之萍,技能是有了,但沒有理論支持,因為他還遠遠沒有悟出至高法則:空間!

這就要人老命了,普羅修斯想破頭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好讓天樞靜下心來,去感悟那無法捉摸的空間法則。

好在天樞起點超高,僅僅憑藉一招劍意也能大小通吃,只需提升心靈力場強度和旋階就可以了。

但天樞卻不願意陷入如此怪圈,沒有法則之力的加持,他的劍意只是徒有其表,威力還不如搖光隨手一擊。

天樞不甘心,整天冥思苦想,試圖想抓住點什麼。但空間法則作為至高法則,豈是那麼容易被窺探的?

普羅修斯和艾露斯芬瑟屬於特殊情況,這兩位因為種族關係,天生就對空間十分敏感,是空間法則的寵兒。

就如同力、速法則對於搖光,殺戮法則對於七殺,未來法則對於波克隆斯卡婭,權令法則對於阿緹婭,命運法則對於東方晨,這些幸運兒都是神選者,屬於各自法則領域的寵兒,根本不能以常理論之!

狼性總裁:前妻不二嫁 某一天,當大家又一次被四聖虐得懷疑人生后,便聚在一起稍事休整,順便交流心得體驗。

東方晨都快瘋了,與四聖交戰,是他這輩子最痛苦的經歷。

這四人經驗極其老道,陣型渾然一體,堪稱滴水不漏,找不到一絲破綻。以他多達數十倍於對手的能量儲備,每次都是以能量見底后失敗告終。每當他施展諸多秘術準備搏命時,四聖卻不做理會,遠遠與他拉開距離慢慢消磨起來,時間一長,吃虧的還是東方晨。

東方晨長嘆一口氣,為了保持心境,他從懷中摸出一本書看了起來。

與四聖正面對抗的四人中,天樞是最為吃力的一個。四聖都不用出全力,僅僅白虎一人就能完克他。因為白虎是天樞實際上的老師,七殺只不過有個名而已,天樞一身本事全都由白虎傳授。

這下樂子大了,天樞有幾把刷子,白虎怎能不知?無論他怎麼蹦躂,也跳不出白虎的手掌心。

十八線上位手冊 更悲劇的是,天樞好不容易領悟出的第一劍意:一始化清虛,面對擁有九鼎作為防禦手段的大師兄,翻不起一點浪花。而且白虎還擁有自己的靈傀儡:魔天白虎!只不過顧及師弟的面子,沒有招出來而已,否則天樞失敗的速度得論秒計。

天樞煩悶異常,本打算向東方晨討教一二,卻看到他在津津有味地看一本書。

天樞不敢打攪,等他看到停頓處,才輕聲開口:「東方兄,你在看什麼書?」

東方晨合上書,默然道:「這本書是奶奶的遺物,其實也不是專門想看書,只不過留個念想而已。」

天樞恍然大悟:「哦,是令祖母的遺物啊。想必她老人家生前很喜歡這本書了。」

東方晨呵呵一笑:「喜歡?我看不見得。這本書其實是奶奶的手工作品,是她抄錄原本而來的手抄本。呵呵,奶奶的小楷相當娟秀呢。

至於書中的內容嘛,我看奶奶未必喜歡。 宅女的逆襲 連我都根本看不懂!」

天樞好奇起來:「哦,還有這等趣事?東方兄,這本書,可否讓在下一觀?」

東方晨將書遞送過去,微笑道:「有何不可?話說此書上盡講了些黃老之事,說不定天樞兄能為在下解惑。」

天樞小心翼翼接過書,拿到手中並未感覺有多沉,薄薄的一層,目測不過百十頁。封面是一層青色硬紙,沒有書名,只在右下角有豎寫的一行娟秀小楷:二零三六年秋成於聽雲小築!

看來,歐陽女士將那座住了十七年的農家小院,命名為聽雲小築。

翻開封皮,扉頁便是那副高深莫測的對聯:

玄牝遨蒼穹

靈宮沖太虛

而在兩聯之間,歐陽女士一改溫婉之意,用狂草寫就兩個大字:極道!

恍惚間,這兩個草字,以及兩邊的上下聯,竟然緩緩扭曲蠕動,化作一個深邃幽暗的漩渦,將天樞的目光牢牢吸入其中。

當個英雄混飯吃 冥冥中彷彿得到某種啟示,天樞輕輕翻開扉頁,便見到此書真容:

天有道!

道生一,是為始。一生二,是為陰陽。而後,謂之三氣。如是乎,四象、五行、六極、七命、八方、九宮。九九歸一,道也。

周而復始,生生不息,道生萬物,此極道也!

始,鴻蒙之靈,眾生之本也。

生之氣血肉靈,同出一源,一於外,一於內,如同天地之子午,普世之陰陽,謂之玄牝。

玄竅,此元氣之所由生,真息之所由起。修丹之士不明此竅則真息不生,化神無基也。

牝屍,出玄入牝,若亡若存,綿綿不絕,根深蒂固,化神之源也。

······

天樞越看越心驚,這哪裡是手抄的道家經典?分明就是一種高深的宇宙級別修鍊法門。

別的不說,單說此書註解的玄牝之意。如果只按照字面意思理解,當然是一頭霧水,因為這根本就不是地球概念的道家辭彙。如果換一個角度,將玄理解為心靈力場,牝理解為載體,那麼一切就能說通了。

玄竅,此元氣之所由生,真息之所由起。修丹之士不明此竅則真息不生,化神無基也。

這句話的意思再明白不過,心靈力場正是進化生命的根本,一切能量的源泉。如果沒有認識到心靈力場的重要性,所謂化神無基,意思就是生命不可能發生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