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眼見眾人蠢蠢欲動,凌霄想也不想,就站到了考查組的旁邊,同時報上了自己的假名,「不知道肖凌這手冰雕之術能不能入得了諸位的法眼!」

還好,經驗老到的考查組大人們很快就從震撼之中回過神來,一邊急忙派出官兵維持秩序,一邊對凌霄讚不絕口,同時還熱情地邀請著這位民間的冰雕高手「肖凌」去參加壽辰典禮!

見目的達到,凌霄也不敢多言,生怕言多必失。 我家總裁超有錢[全息]

幸好,來無畏帝國前,在桃子的幫助下,凌霄準備了不少的備用身份,這肖凌就是其中之一,而肖家在無畏帝國也算得上是冰雕技術不凡的一個家族,只是因為得罪了豪門而家破人亡了!

因此,在考查組的印象之中,凌霄也就搖身一變,化做了一個幸運逃得一命而流浪他鄉,苦練冰雕技藝,渴望通過壽辰典禮出人頭地,從而為家族復仇的「勵志哥」了!

而對於肖家的事情,這些考查組的大人們還真有所耳聞,凌霄的身份憑著那出神入化的冰雕技術也就沒人再有所懷疑了。

好不容易應付完考查組的詢問,抽個空凌霄以肖凌的身份昂然入住專門為壽辰典禮冰雕師準備的驛站當中,也算是暫時有了個安身落腳的地方!

終於再次安定下來的凌霄又再次開始他的修鍊,每天也不多與別人交流,只是靜靜地完成著靈力控制的入微訓練和冰雕術的研究!

幾天後,在驛站飯堂就餐的凌霄得到了一個消息,各國參加壽辰典禮的使節團相繼來到了邊關!而凌霄也由此想到了被自己控制的胡六,看來是時候通過胡六獲得一些情報了!

想到就做,返回自己房間后的凌霄,盤坐冥想,開始進入意識空間之中!

只是剛剛進入到意識空間之中,凌霄就被空間中異變所震驚!原本空間之中不斷飄蕩的霧氣狀意識力量竟然一絲不剩,而那個屬於胡六的一絲意識分體卻是比原來剛吸收進來的時候足足擴大了三倍之多!


略一思索,凌霄就明白了胡六的險惡用心!看來那胡六並不是真心投降,而是使用了一種詭異的術法,竟然在借著自己的意識空間之力凝聚其意識體,想必這個意識體壯大到一定地步后,會反客為主,將自己的意識空間佔領!

想到此處,凌霄不由得冷汗直流,幸好自己及時進入意識空間來看看,或者說是幸好自己能夠進入到這意識空間之中查看。要是換個人的話,沒有進入意識空間的能力,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看透了胡六的用心,凌霄對於胡六那僅存的一絲好感一點不剩,也終於明白了胡六這個人的本質,那就是貪婪、險惡、歹毒!只有自己將其完全制服,不給他任何一點再次反叛的機會,才能實實在在地控制住此人!

看來還得先給這胡六一點苦頭嘗嘗,對於意識空間之力已經有所熟悉的凌霄開始吸收起空間之中剛剛產生的一點霧氣,足足一天時間過去,終於凝聚出足夠的份量!

在凌霄的控制之下,那吸收而來的一片霧氣慢慢地開始變化,漸漸地形成了一支箭的形狀,不過此箭只有箭頭,沒有箭桿,當然用來對付胡六的那點意識體已是足夠!

箭頭凝聚成功,在凌霄的控制之下,先是在無邊無際的意識空間之中來回飛馳幾次,熟悉一下控制之法,緊接著就是一個猛衝,化做一道黑芒,狠狠地扎到了胡六的意識體邊緣上,而且是一穿而過,甚至於還帶下來一部分意識體,使之重新化為意識空間之力那種霧氣的狀態!

與此同時,正隨著刀盟使節團參加歡迎晚宴的胡六卻是突然之間大喝一聲,就那麼軟倒於地上,昏迷過去!不提刀盟的人七手八腳地救護胡六,再說凌霄卻是依然不肯罷休,那閃爍著黑芒的箭頭一次次地來回穿插著,漸漸地將胡六的意識體切割得支離破碎,最終只剩下那麼一點點瑟縮地呆在意識空間的角落,再不敢有所異動!

而重新化做霧氣狀的意識空間之力,在凌霄的控制下,慢慢地形成了十八枚箭頭,就那麼成包圍狀地將胡六的意識體困在了當中!

完成了對胡六的制裁,凌霄才慢慢地從意識空間之中退了出來,心想著,這下胡六應該老實點了,正是前去查看的好時機!

對於已經取得參加壽辰典禮資格的凌霄來說,使節團的駐地暢通無阻,那些負責安全護衛的官兵也不傻,面對著註定會飛黃騰達的這位肖凌大人,他們可不想隨便得罪,甚至於見到凌霄過來,還特意打足精神,敬上軍禮!

背著手,凌霄施施然地一路向著刀盟的院落走去,直到走到門口才對一名護衛從容說道,「進去通報一聲,就說胡六故友來訪!」同時卻是通過胡六僅剩的那點意識體感應到了胡六的所在。

而歷經折磨的胡六也不過剛剛醒來,擺手讓服侍他的手下出去之後正在思索著究竟是怎麼回事!聽到護衛通報有故人來訪倒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畢竟做為刀盟在世俗界行走的代表,到哪都會有人前來聯絡感情!

只是隨著凌霄的到來,胡六卻是驟然間想通了自己身上之所以發生異狀的原因,不由得苦笑一聲,看來自己這次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啊!

原先以為這凌霄修為不高,定然不必得意識空間的妙用,沒想到人家不光能進入意識空間,對於意識的操控更是不知道超過自己多少!自作自受啊,但形勢比人弱,胡六倒也明白能屈能伸的道理,趕緊收拾心情,上前拜見自家這位主人!要知道,小命可還是在人家手上呢!

那歡迎晚宴不知道會持續多久,但凌霄知道自己見胡六的時間並不多,說不定什麼時候刀盟此次行動的首領雪舞漫天就會回來,此時也只能是直話直說!

「胡六,你的小動作還真不少,不過在我面前還不夠看的,趁早收起其他心思,否則別怪我不客氣!說吧,最近你們刀盟有什麼新動向!」

面對著強勢的凌霄,胡六暫時也只能熄了反抗的心思,「主人,刀盟已經知道使節團里那位不是主人的真身,正在四處探查主人的下落,還有一個情況,就是盟里已經和無畏帝國槍神一系的力量接上了頭,聽說完成了什麼交易,只是負責人是雪舞漫天,在下也實在不知道具體內容!」

雖然明知道胡六所言不盡不實,但形勢所迫,凌霄也沒時間和這胡六繼續磨牙,也只好轉身離去,只是臨走之時,暗用手段,小小地刺了胡六的意識體一下!

凌霄只是想再次給胡六點苦頭嘗嘗,可如今胡六的情況卻是已然和以前不同。原先被凌霄吸取的意識體通過不斷的吸收意識空間之力已然壯大不少,還算是能夠經受得住凌霄的折騰,可如今在凌霄的切割之下僅剩下那麼一點點,也就只是勉強維持不滅而已!

如今再遭受凌霄這麼「小小」的一刺,卻是頃刻之間就讓胡六感受到了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做為一名尊境高手,身體上的疼痛還能承受,可發自意識深處的疼痛卻是讓這胡六頓時萎頓於地,嘴中呵呵出聲,卻只能發出微小若蚊子的聲音,而面容已然扭曲成了一團,更明顯的是就這麼不到五息的時間之中,頭髮竟然就化做了一片灰白!

不過對這心狠手辣的胡六,凌霄可是沒有半點同情,冷哼一聲后,漸行漸遠,消失在胡六的視線當中!

凌霄邊走邊琢磨著從胡六處得來的情報,看來這無畏帝國還真的有點不好闖啊!僅僅是剛剛來到這邊關,就接連失去了兩個掩護的身份,真正進入無畏帝國之後,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危險!

而且,刀盟和槍神一系已然達上了線,其中交易內幕雖然不得而知,但想必不會是什麼好事!要是胡六能夠再進一步的話,自己興許能掌握不少更加深入的情報!只是有雪舞漫天在,刀盟之中胡六的地位短期內肯定不會有所提升的啊!

不如刺殺雪舞漫天!

心中想到刺殺雪舞漫天這個念頭,凌霄卻是再也按捺不住,要知道與刀盟的恩怨,歸根結底主要還是來自於這雪舞漫天,且不說當初李氏帝國之中的糾葛,單單是小如的仇恨就不允許凌霄放任雪舞漫天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

殺是必須要殺,但怎麼殺卻是要好好計劃一下,畢竟是處於無畏帝國,怎樣殺掉雪舞漫天又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才是凌霄最終的目標! 做為一個很有前途的職業,凌霄對於殺手這個行業不算陌生,前世無數的小說、影視,幾乎把殺手、刺客演繹的淋漓盡致,而想要安全殺掉一個人而不被人懷疑,最重要的一條無非就是製造出不在場的證據。

前世有定時炸彈、狙擊槍等遠程控制手段,可如今在戰神大陸卻是沒有如此的手段!不過,愚者千慮必有一得,更別提凌霄還算得上是聰明過人,還真讓他找到一個方法!

那就是冰雕之術和禁法的結合!歸根結底是製作出一個自動攻擊的東西,有心算無心之下,殺掉雪舞漫天,起碼也要將其重創,製造出二次襲擊的機會,否則要是正面對抗的話,就是十個凌霄加起來也沒辦法擊殺雪舞漫天!

一拳通神 ,冰宮!

冰宮做為無畏帝國皇帝極為喜歡的一處行宮,此次定為了壽辰典禮舉行的地方,其外圍的八處附屬建築則是各國使節及民間表演藝人的住所!

而冰宮之所以被稱為冰宮是因為此處長年不被陽光直射,所形成的堅冰更是終年不化。使用冰雕加顏料的方式製作出來的宮殿群落不光看上去賞心悅目,而且居住其中還十分溫暖,比一般的木質宮殿更能夠阻擋風雪的侵襲!

只要自己能夠設計出一個絕殺的陷阱,想必雪舞漫天難逃被殺的命運!

隨著參加壽辰的各方人士聚集於邊關,這個龐大的團隊也終於選定了一個良辰吉日開始向著下一站前進!

而本來就顯得不怎麼合群的凌霄則是變得更加的孤僻,除了吃飯的時候露一下面,平時幾乎見不到這位神奇的冰雕大師!

而凌霄則是在緊張地設計著他的絕殺陷阱,務求於進駐冰宮之前完成構思!

起先不過是一個復仇的念頭讓凌霄全心投入到這次刺殺當中,可隨著計劃的深入,復仇之心依然沒變,卻把凌霄的全部心神都吸引在了陷阱的設計之中。

到了這個時候,與其說是設計陷阱, 他愛我美貌動人

冰雕做為載體,弓箭之術做為攻擊方式,甚至於連剛剛熟悉一點的無間四方獄和魑魅魍魎四連擊也被凌霄加入其中!而隨著陷阱設計的日臻完善,意識空間之力的運用也被凌霄加入到了陷阱之中!

而最終被凌霄採用做為載體的冰雕作品也定型為千手觀音像!一方面,千手觀音寓意吉祥,適合於壽辰典禮;另一方面千手觀音那複雜的結構更加有利於凌霄將眾多的攻擊手段加入進去!

當然千手觀音像是陷阱的最後一部分,其他零零散散的設計還有很多,總之凌霄有信心通過這些陷阱將那雪舞漫天擊殺當場!

趕在進駐冰宮前一天,凌霄的設計也終於完成,但設計完成,並不等於陷阱布置成功,更重要的階段則是陷阱的製作與安放!

好在無畏帝國對待他們這批觀禮的群體看管並不是很嚴格,進駐冰宮后,除開帝宮之外的其他地方倒也允許人們進入參觀!

有此機會當然要用心把握,接連二天的參觀,凌霄大體上對於冰宮有了初步印象,也對安置陷阱的地方有了合理的規劃!

冰宮中心是禁區,即不便於安放陷阱,也不便於計劃的實施。而周圍的八處附屬建築則按照各自代表的勢力區分開來,李氏帝國、劍宗、丹宗、刀盟各一處,宋、齊、梁、陳四小國一處,其他三處則是無畏帝國內部的勢力!

而在無畏帝國勢力範圍內的一處建築則被凌霄選為了陷阱安放之處。因為通過胡六,他得知此處極有可能代表的是槍神一系的勢力,想要引動雪舞漫天進入比較容易一點。更重要的是此處有一個佛堂,所安放的正是觀音像,即便被凌霄調換為千手觀音像一時半會也不太會有人注意到!

離壽辰典禮還有差不多十三四天的時間,而此次誅殺行動被凌霄定在了壽辰典禮召開前三天,也就是說凌霄還有十天的時間安放陷阱!甚至於除開白天以及夜間有宴會什麼的情況之外,凌霄所能使用的時間已是極為有限!

還好,考查組復命后,對於「肖凌」這位來自民間的冰雕大師,無畏帝國方面展示出了極大的敬意,不說一日三餐、用度伺候的極為周到,而且給予了極大的自由度,要求只有一條,則是壽辰典禮上一定要製作出精彩的作品!

因此,自進駐冰宮后,「肖凌」這位大師白天固然是四處亂竄,打著「採風」的旗號觀察地形,琢磨陷阱的製作,夜間更是高掛起「不得打擾」的牌子,做著夜行人的勾當!

槍神一系的駐地自然是護衛周全,巡邏不斷,可對於凌霄這位半步尊境的准高手來說還勉強能夠行走自如!每天夜間的陷阱安放做的相當順利!

畢竟凌霄的冰雕理念與此時流行的冰雕理念已經有了完全不同的轉變!對於那些隨處可見的冰雕作品諸如亭台樓閣、假山水榭什麼的,外表基本上不用改變,只是將設計好的攻擊手法融入其中就算完事!

比如門口一對冰雕獅子,凌霄就在其腹內安置了大量的丹宗出品的戰丹,需要時只用一點點靈力引動就能發動攻擊!

而在進門后的影壁上則是安置了月丫頭偷偷交給凌霄的強效毒丹,同樣外表並沒有絲毫變化!

就這樣一天天地安置下去,不過五夜的功夫,這處駐地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已然變成了一處龍潭虎穴,或者說是一處即將噴發的火山!

要是那位高手窮極無聊,動用靈力那麼一掃,極有可能整座建築於瞬息之間飛上半空!



好在無畏帝國法度嚴格,還沒有人有那麼大的膽子,也讓凌霄的計劃順利地繼續進行著!

而做為計劃之中最終殺手的千手觀音像,凌霄也已偷偷地雕刻完畢。原先代表著吉祥的玉瓶、瓔珞什麼的手中飾物全部換成了弓箭、刀、槍,而其中更蘊含了四方無間獄和魑魅魍魎四連擊在內,只是暫時還沒有灌注靈力,被靜靜放在凌霄的儲物腰帶之中罷了!

終於到了計劃執行的前夜,通過胡六,凌霄得知各方勢力都在熱切地觀望著無畏帝國皇帝陛下壽辰的準備情況,而沒有任何異動,凌霄自然也就按照計劃將千手觀音像偷偷地換進了佛堂之中!

而隨著時間來到刺殺雪舞漫天的當天,凌霄也開始一一為需要靈力驅動的各座機關冰雕灌注靈力!

當然也免不了使用意識空間之力加以掩蓋,否則的話但凡是個控靈高手就會發現,此時槍神一系的駐地已然殺氣盈天,不復原先平和的狀態!

而凌霄將靈力一一灌注完畢之後,按計劃靜靜盤坐於千手觀音像后靜坐冥想回復靈力!而胡六則是假傳槍神一系的消息帶著雪舞漫天前來聯絡!當然真正的槍神一系高手們則是已經離開住處執行公務去了!

在別人的地盤擊殺仇人,事後再由胡六幫忙遮掩,便是凌霄的構想了,只是能不能順利地擊殺雪舞漫天終究還是個未知數。機關雖妙,但個體實力上的差距還是難以彌補,即便加上胡六從旁協助,凌霄還是有一種走在鋼絲繩上的感覺!

畢竟胡六既然能夠有秘法催動意識體在凌霄的意識空間之中成長,也難保此人沒有別的想法,比如會坐視雪舞漫天將自己反殺,然後乘自己沒有反抗能力的時候將意識體收回!

當然擊殺雪舞漫天的事情,凌霄並沒有對胡六明言,只是要求胡六將雪舞漫天帶來即可!

終於,就在凌霄將將恢復完畢消耗極大的靈力之際,佛堂門口也傳來了胡六說話的聲音,「尊上,那位大人相約的地方就在這裡了!「

門動處,雪舞漫天那消瘦的身影出現在了佛堂之內,「這佛堂倒也別緻,只是這座觀音像倒是少見,看來這些年槍神一系的殺氣是越來越大啊!」

已然聽到雪舞漫天走到了觀間像前,凌霄再不遲疑,靈力一動,再看那千手觀音像剎那間有了變化!

一刀一劍一瓶一印隨之而動,所幻化出的正是無間四方獄攻擊!瓶為畫卷,其形落於雪舞漫天身上,將其禁錮了那麼一瞬間,刀劍為筆,印為硯,三轉兩轉之下,已化做一支碩大的毛筆向著雪舞漫天的頭部點去!

這還不算完,那觀音像本體更是接連湧出四個黑影,正是魑魅魍魎四連擊,向著雪舞漫天身軀竄去!

而隱藏在觀音像其他幾隻手中的明暗化形箭此時也破冰而出,擊向了雪舞漫天,只為暫時控制其精神力波動,專為克制雪舞漫天的幻化之術而設!

剎那間,小小的佛堂之內已是光芒閃動,幾乎瀰漫了雪舞漫天周身上下,再無一絲逃脫餘地!

而趁此良機,凌霄也是一躍而起,手中弓箭一動,五齣梅花箭出手,三色靈力纏繞之中,五點寒光同時印向了雪舞漫天!

同時,凌霄還不忘大喝一聲,「胡六,還不動手,更待何時!」為的是當著雪舞漫天的面揭開胡六的身份,以堅定胡六反叛的決心!

而胡六也是心狠手辣之輩,眼見這位「主人」準備充分,哪還不知道雪舞漫天在劫難逃,當下揮動長刀,擊出了最為擅長的怒濤連擊,洶湧的靈力化做一片浪潮也湧向了雪舞漫天! 面對如此危機,雪舞漫天不愧是尊高手,身形微動,即刻間出現了三具分身,其中兩具分身被無間四方獄和魑魅魍魎四連擊所破,但本體與另外一具分身則是躲過了這次偷襲!

眼見胡六竟然在這關鍵時刻向自己襲來,終於明白今天自己算是落入了別人的圈套,不拚命肯定沒有活路了!

一具分身迎接胡六的襲擊,本體則是凝神準備硬接凌霄的五齣梅花箭!

雖說雪舞漫天躲過了千手觀音像的禁法連擊,但也不是沒有損傷,首先是他的逃命絕招分向幻化已然用出,短時間內不能再次使用,其次是分身被破,本體精神力已然受損,特別是在明暗化形箭的攻擊之下,自己最為得意的幻術已經沒有足夠的精神力運用!

不過做為刀盟之中能夠獨擋一面,負責李氏帝國總體事務的一方豪強,雪舞漫天也有著自己的傲氣,面對凌霄這具曾經在手下都支撐不過一招的後輩小子,他的驕傲,他的榮譽不允許他不戰而逃!

當下,面對凌霄的絕強攻擊,不但不退,反而將身一挺,開口狂喝,「小子,我本名李宣,號雪舞漫天,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雪舞漫天!」

說話之中,周身靈力涌動,水系靈力那湛藍的光芒於佛堂之中綻放,赫然間身體上就那麼急速地出現了一層冰甲!

五齣梅花箭雖利,而且還有三系靈力糾纏助攻,也不過只是將那冰甲擊碎而已,竟然連雪舞漫天的本體都沒有攻擊到!

眼見雪舞漫天氣勢大漲,善於見風使舵的胡六立刻改變了策略,與雪舞漫天的分身打得鏗鏘做響,卻是半天沒有什麼進展!

凌霄自然知道胡六的心思,眼神一轉,隨著手中擰弦箭的攻擊,再次開口,「胡六老哥,謝謝你將這傢伙引來,你放心,來日劍宗之內必有你一席之地!」

聽著凌霄的話,胡六心中暗暗叫苦,卻是沒什麼機會反駁,他也知道,畢竟確實是自己將雪舞漫天引入了陷阱,即便事後不追究自己,自己在刀盟之內也不過是混吃等死,看人家什麼時候騰出手來暗中做掉自己罷了!

沒奈何之中,胡六不得不咬牙硬拼,一招濤濤不絕過處,將雪舞漫天的最後一個分身破掉,轉而向著其本體攻擊而去!

而雪舞漫天則是對胡六恨之入骨,一邊抵擋著凌霄的攻擊,更多的精力則是放在了胡六身上,畢竟凌霄不過是半步尊境的實力,而胡六則是實打實的尊境高手啊!

凌霄的壓力只是略微一緩,就立刻換過一口氣息,連日來拚命的修鍊,成果終於體現出來,消耗掉的靈力絲五息之中再次補全,架於龍形弓上的四支風羽箭箭頭閃爍著三系靈力的光芒,再次向著雪舞漫天襲去!

接連遭受打擊的雪舞漫天根本沒有時間停下來緩上一緩,分向破滅,精神力受創,冰甲被擊碎,面對凌霄的再次絕強攻擊,大部分精力偏偏還在應付胡六的攻擊上,強如雪舞漫天心中也不得不想到了一個逃字!

身形拚命扭動,讓過了兩支風羽箭,但剩下的兩支卻是怎麼也來不及躲避,只好心中一橫,集中了僅剩的水系靈力在左臂之上凝結出冰甲,向著那兩支風羽箭硬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