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劍光毫不停留的刺入吳良的身體之中。

吳良痛的冷汗直冒,他感覺自己的身體正遭受無窮的烈火攻擊,只要時間推移下去,他的整個身體都會被攪成碎末。

“身體好,也是一種罪啊!”吳良痛苦的抵擋着,如果不是他還惦記着自己的父母,他真的有可能忍不住自殺了。

“挺過去,一定要挺過去,我不能死,不能死!”吳良嘶聲吶喊着,身體的多處都出現了血痕,他已經被劍光招呼了整個身體。


疼痛一次次折磨吳良,吳良都咬牙堅持,他相信他一定能躲過這一關的。

“啊!”吳良雙手死死抓着地面,劍光此時已經來到他的五臟六腑之前,只要劍光輕輕的搗亂一下,他是身體將失去生機,不如死亡之中。

“不!”吳良無聲的吶喊:“我要活着,活着,我還有很多事沒有做呢?”

聲音很淒涼,但沒有一絲聲音發出,吳良就那麼張嘴一開一合。

着看的老人心中舒暢萬分,只要繼續下去,吳良必須死。

“吳良!”吳父吳母,還要楊武等人,此刻都落下傷心的淚水,他們想幫忙,但是他們的身體根本沒法動彈,這種感覺,讓他們都有種無力感。

“啊!”吳良再也忍不住,痛苦的嘶吼,聲音穿透雲層,震得烏雲都有絲顫抖。

“哈哈哈!快要死了吧,看你多能忍?”老人忍不住仰天大笑,心中那份快感席捲心頭。

吳良死死抓着地面,平整的水泥地面之上,有着十根長長的血痕,那是因爲用力過度,使自己的手指都流出血來。

吳良此時都快痛暈過去,劍光也已經來到臟腑之前,只要前進一步,他的身體就會陷入死亡。

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害怕活着。

吳良此時就有這種想法,他想着活着不如死了算了。

“昂”就在劍光將進行下一步之時,吳良的身體之中傳來高亢的鳴聲。

“什麼東西?”吳良一驚,不敢相信自己的身體居然還要東西。

“咻”“咻”“咻”

吳良念頭剛過,一個金燦燦的臉盆就出現吳良身邊,然後形成一個光罩罩在院子之中,隨後又一個黑色鐵片黑光大作,一口將在吳良身體之中肆虐的劍光吞噬,最後一個青銅巨鼎,悄然出現在吳良的頭頂之上,青光大作,緊緊的修復着吳良的身體。

“呃?這是聚寶盆,鐵片,還要青鼎,這三件東西怎麼自己出現了?”吳良看清眼前的東西,心中大震,這些東西都是盤踞在他腦海之中的幾件物品,沒有想到今天居然主動出來護主了。

“啊?你這是什麼東西,居然會護主,一定是超越靈器的存在,是不是古階器,或者更高一層次的!”老人不敢置信的指着吳良身前的三件物品,眼神之中露出濃濃貪婪之色。

“吳良!”有了聚寶盆的抵擋,吳父吳母還有楊武等人,都能在保護罩之中稍微的活動了。

“咳咳,爸媽我沒事?”看着急匆匆走來的吳父吳母,吳良心中暖意流轉,心中美滋滋的。

“呃!”劍光消失了,吳良感覺自己的身體簡直飛速的癒合着,看着頭頂的青鼎,吳良似乎知道了爲什麼。

“死吧!”在吳良愣神之際,老人知道時間不能再脫了,他手一揮,劍光如龍,呼嘯而過,衝向吳良胸口而去。

老人十分緊張,不這樣,不然一會他精神與實力下降到極點,到時就不能擊殺吳良了,而且吳良身體的三件靈器也不是他一時半會能攻克。

“好多了?”吳良握了握拳頭,被青鼎滋潤的傷口正慢慢癒合着。

“叮”劍光飛舞,黑光閃閃,一瞬之間就來到吳良的跟前,然後狠狠的撞在了保護罩之上,保護罩一點也沒有反應,連一點餘波也沒有。

見到這些,老人心中更加震驚,同時雙眼放光,更加堅定的擊殺吳良,奪取吳良的三件物品。

“小子,再吃我一劍!”老人再次飛舞,劍光大作,一瞬之間就來到吳良身前,然後狠狠的砸在保護罩之上。

老人不滿意自己的攻擊,加大了攻擊,劍光如不要錢的似的,一個勁的朝吳良刺去。

經過老人的不斷的攻擊,吳良顯得十分悠閒,而吳父吳母楊等人卻是緊張的看着這一切,可是讓他們高興的是,無論老人使出什麼手段,這一保護罩始終紋絲不動。

“啊?”老人有些着急,經過這麼多次的攻擊,他的靈氣嚴重透支,甚至,影響到他的修爲了。

“最後一式了,如果還是沒有辦法,那麼久真的沒有辦法了!”老人嘆口氣,今天是來複仇的,現在居然要合作了。

“叮”老人吐出一口血,寒雪劍呲溜一聲,鮮血就消失不見,原來全部被寒雪劍吞吃了。

“咻”劍身黑光昌盛,一瞬之間就來到吳良身前,然後劍尖指着吳良,就那麼想要刺進吳良的身體。

“砰”光罩紋絲不動,任由劍光擊打,始終如一。

“怎麼可能?”老人睜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擋在吳良身前的保護罩,有種想殺人與貪婪的衝動。 “你怎麼還有餘力來抵擋我的攻擊,就算你煉化三件寶物,但現在也沒有那種實力來操控吧!”老人不可思議道。

在青鼎的滋養下,吳良的身體慢慢的被修復,身上的傷勢也慢慢消失。


“呼”吐出一口氣,吳良睜開眼睛,臉上帶着玩味的笑容。

“吳良你醒了!”吳父吳母激動道。

吳良點點頭:“爸媽,你們放心吧,我已經完全好了!”

“不可能,怎麼會這樣,這一切都是假的!”老人指着吳良,哆哆嗦嗦的道。

他把吳良打的沒有動彈之力,也就在這麼一會,吳良就恢復如初,這讓他有種撞牆的衝動,特別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勝過吳良的,現在吳良傷勢已好,但是他已經沒有站在之力。

剛纔他使出那一道劍光,已經用盡了他所有的潛力,現在如果再讓他攻擊,他只能以最後的性命相搏了。

“呵呵,你覺得不可能的事還有很多!”吳良微笑站起身,顯然剛纔他受的傷已經全部恢復。

吳良說着,全身氣勢越來越甚,而且他一步一步的向老人靠近。

老人的全部靈力已經被消耗,他見吳良向自己走來,只能慢慢向後退,現在吳良對他動手,他已經沒有反擊之力。

“別跑啊!”吳良嘲笑一聲,腳尖一點,氣旋在腳底而生,一瞬之間速度快了十倍,只是一個呼吸之間就來到老人面前。

老人還在後退,沒有想到吳良的速度突然變得這麼快,他驚嚇的拼命後退,但是一時不查,一下撞到了屋檐之上。

這時,老人已經沒有了在空中飛行的力量,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往下掉。

“啊!不!”老人驚恐的尖叫,他想使出一點靈力,但一絲靈力也提不起來,而且他的身體正加速往下掉去。

“呵呵!真是搞好,一個堂堂的氣尊,可能就這麼被摔死,真是天大的笑話!”吳良呵呵一笑,看着老人下落,沒有動手營救的意思。

剛纔老人氣勢咄咄逼人,吳良都差點死在老人手中,如今老人會被摔死,他只能看着笑。

“救我!”老人看着吳良,期盼的求救着。


但吳良沒有理會老人,就那麼看着。

吳父吳母等人也是看着,看着老人那驚恐無助的樣子,他們心中就十分解氣。

如果不是吳良突然恢復,他們可能就死在老人的手中,如今老人這麼懼怕吳良,而且可能會死在吳良手中,他們怎麼能不解氣呢?

“救你,今天沒有人能就得了你!”吳良冷笑一聲,手一揮,一團手掌大的火苗就出現在手中。

吳良的這一招,吳父吳母還有楊武等人都是見怪不怪了,他們如今已經麻木了,就算吳良再弄出點什麼,他們也好不覺得突兀了。

“你殺了李冥還有理了是嗎?你就是一個殺人惡魔!”老人見吳良如此堅決,也知道今天可能自己不會有好下場,於是色厲內荏的嘶吼道。

“別吼了,還有就是你們李家沒有一個講理的,一個個的殺這人,殺那個人,難道就不允許被被人殺,天下那有如此道理!”吳良捂着耳朵,不屑的嘲諷道。

“啊!”老人依舊在下落,雖然沒有了靈力,但下降的速度也不是很快,但是在幾十米高的地方掉下來,還是又生命危險的。

看着老人整個人下落,吳良的心情十分的好,如今老人就要死了,也算是爲名除害了吧。

“呵呵!”吳良微微一笑,手指一彈,火苗就朝老人衝去。

火苗不大,但這黑色的夜空中,也照亮了一些空間,特別是火苗的速度比老人的速度還要快,在火苗接近老人時,都能看清老人那張驚恐的臉。

“啊,不!”眼看火苗越來越近,老人越來越掩飾不住內心的恐懼,在這夜空中傳出恐怖的哀嚎。

“啵”

就在老人陷入絕望之中,也不知道從哪裏出現了一團水珠,一下就撞到了火苗之上,火苗瞬間就搖搖欲墜,隨之就被澆滅了,而老人也在這個時刻,被一團風包裹,然後輕輕的降落在地上。

“小子,做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一位黝黑大漢不知何事出現在院子之中,並且還用那教導的口氣對着吳良說道。

“嗯?”吳良瞳孔一縮,他還真沒有注意何事在這院子之中多出了一名大漢。

“敢問你是誰呢?又有什麼資格教訓我呢?”吳良站在高空,冷冷的 看着大漢。

大漢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如今老人即將死亡卻是出現了,而且一出現就頤指氣使的教導自己,那麼來者必定是敵非友。

“呵呵!我是誰,你應該知道華國八大家族吧,我就是林家,林不凡!”大漢微微一笑,一點也不生氣吳良的不客氣。

“哦,原來是林家之人,那爲何阻攔我殺了這李家老狗呢?”吳良輕嗯一聲,隨後質問道。

林不凡嘴角抽了抽,這天下間居然還有人罵李家掌舵人爲老狗了,那麼那人不是瘋了,就是有強大的實力。

如今看吳良的樣子,林不凡不覺得吳良瘋了,但也不覺得吳良有什麼時間。


剛纔吳良與老人的交手,他在一旁看了一下,老人還好說,但吳良他根本就沒有看見使出什麼靈訣。

面對這一情況,林不凡肯定,吳良根本就是野路子出生,而且吳良手中的那些靈訣也不知道是靠什麼運氣得來的。

更何況,林不凡現在出來,也是有目的的,剛纔吳良一下子拿出三件靈器,這讓他起來貪婪之心。

如今這個煉氣界,基本就看不見幾件靈器,如今吳良拿出三件,這讓林不凡覺得自己的機緣到了。

“呵呵,小子,八大家族同氣連枝,你如今打傷了李家之人,如今嗨嗨如此對我說話,我今天如果不教訓你,別人還真以爲我怕你了不成!”林不凡微微一笑,手掌伸出一把菜刀出現在手中。

這把菜刀還是一把新的,而且是那種沒有開封的。

“凝”林不凡也不說話,只是輕點菜刀,菜刀青光大作,頓時一層青光包裹整個刀身,一絲絲青絲在其上流轉。

這時再看這把菜刀,和剛拿出來比,已經換了一個模樣。

現在這把菜刀說是菜刀已經很勉強了,可以說是神兵利器。

“這就是你的武器?”吳良眯了眯眼睛,奇怪的看着林不凡。

林不凡剛出現那時,他魁梧的樣子,吳良還以爲他是練武出來的,現在看來,林不凡在煉氣師這道路上走的還不錯。

“呵呵,是!”林不凡手一揮,菜刀滴溜溜旋轉一圈,之後猛然朝吳良衝去。

“不好!”吳良沒有想到林不凡居然說攻擊就攻擊,他一時沒有防備,就讓菜刀來到跟前。

“哈哈,小子,你今天哪裏也逃不了,你打傷李家之人就是一個錯誤,如果你稍微慈悲一點,我也不會這麼輕鬆的拿下你!”林不凡以爲能捉住吳良,他不由興奮起來。

“不要得意的太早了!”吳良連忙收回青鼎抵擋在身前。

“呵呵,斬!”林不凡手再次一揮,菜刀斬天斬地一下就斬向了吳良。

吳良大急,不知道青鼎能抵抵擋菜刀的攻擊嗎?

“好卑鄙,居然偷襲,你比我實力高那麼多是高到狗身上了!”吳良拼命催動青鼎抵擋攻擊,只要青鼎能擋下,那麼他就不再怕林不凡了。

“叮”

一瞬間,菜刀就與青鼎相遇了,菜刀與青鼎碰撞在了一起。

吳良緊張的看着青鼎的,希望青鼎能抵擋這次攻擊。

火花濺起,菜刀與青鼎的第一次碰撞,結果出來就讓人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