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

「啊,是華族大軍。快撤退。」

「殺。」

「莫要戀戰,直接衝殺南蠻主營。」

霍去病一邊衝鋒一邊喊道。

「啊,華族敵將可敢與我一戰。」一名南蠻將領帶着數名親衛直接沖向霍去病。

「華族敵將受死,我乃南蠻古顏部大將古顏宏。」

這南蠻大將手持一把銅錘,怒目圓睜,直直的沖向霍去病。

「哼,找死。」霍去病側眼一看,一眼便看出此人僅僅是一名武王中期的修為,於是冷哼了一聲,立即微微掉轉馬頭。

「其餘人繼續衝鋒,待本將殺了這人。」

「是。」

「好膽,受死。」

「火神戰錘。」

只見這名南蠻將領直接使出最強大的一招,他雖然不知道霍去病具體修為,但是一看他身上的氣勢也知道霍去病遠強於自己。

所以他一出手就是最強的一招。

只見其一錘轟出,戰錘周身瀰漫出一道巨手手握著戰錘。

「是古顏宏將軍,那是我古顏部落最強的絕學火神之錘。」

「古顏將軍,殺了他。」

「殺了這個華族人。」

「為死去的兄弟報仇。」

「哦,還不錯。」霍去病看着這攻擊挑眉說道。

隨即手中長槍一轉,槍出如龍,直接與戰錘碰撞。

槍錘碰撞出巨大聲響與火花。

「殺了那可惡的華族人了嗎?」

「古顏將軍一定會贏的。」

待到煙霧散去,只見那南蠻大將直接直愣愣地倒地。

「啊,古顏將軍死了。」

「快跑啊。」

「哼。」

看着四散而逃的南蠻士兵,霍去病冷哼一聲,隨即長槍一掃,一道火紅的槍芒直接噴出。

嘭嘭

周圍南蠻士兵紛紛爆炸開來。

「兄弟們,繼續沖。」

「華族敵將休要得猖狂。」

轟轟

數道武王氣息從南蠻大營爆發而出,隨即不約而同的沖向霍去病。

「哼,找死,本將攔住他們,你們四散衝擊敵營。」

「諾。」

「殺啊。」

「放肆。」

」受死。「

一時間五名武王同時發出最強一擊,甚至兩名南蠻武王還是使用的合擊之術。

一頭巨大的黑色狼頭沖向霍去病。

霍去病看着四面八方的攻擊,一時間武王圓滿的氣勢直接全部開啟。

「破虜槍。」

霍去病直接一聲爆喝。

隨着身影不斷在空中閃爍。

霍去病每一槍的出擊,都伴隨着千軍萬馬的喊殺,以及千騎衝鋒的場景。

“不好,他是半步武皇,快撤,請祭司大人。”

短短時間內,五名南蠻武王紛紛倒飛出去,落在大軍之中被無數戰馬踩踏。

「撤,是半步武皇級別的強者,不是我們能對付的。」遠處一名還沒趕來的南蠻武王看見其餘五人的慘狀,立馬停住了腳步,並且讓周圍人撤退。

「哼,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有那麼容易嗎?」霍去病直接主動沖向那些南蠻武王。

「華族人,你好大的膽子。」

唰唰

突然,霍去病周圍出現十三名南蠻黑袍祭司。

為首之人赫然是一名武王圓滿級別的高手,其餘人最低都是武王中期的高手。

「哦?是你?當初你襲殺我家殿下,讓你僥倖逃了,今日就替我殿下斬了你。」

霍去病看着來人冷冷地說道。

「哼,那日你們人多,讓你們佔了些許便宜,今日本祭司就先從你身上找回些利息。」

「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滴滴,滴滴……」

當床頭的鬧鐘開始吵起來時,正睡得舒服的白謙之慵懶地抬抬眼皮,隔了幾秒,隨手將它關掉。

「起床吧。」

自言自語著,他從床上立起來,瞥了眼時間,凌晨六點三十分。

六點半,對於很多人來說也許還早,但對於他這樣的高三學生來說,這時候還沒走出家門,時間已經夠緊了。

不緊不慢洗漱完畢,他悠悠地走出家門,東方初白,街道上已經有了很多學生。

初秋的空氣中帶有些許微涼,白謙之信步朝學校走去,臉上沒有絲毫忙亂。

也許是時代進展太快吧,僅僅是2135年,高度模擬的智能機器人就已經在全世界普及,高樓大廈,街頭巷尾,到處都是它們的身影。各種機器人生產公司拔地而起,相對的,各種新型污染也隨之而來,為難以喘息的地球又增加了一份負擔。

白謙之的父親是一家機器人生產公司的高層人員,可他卻不喜歡這些披著「人皮」的冷血機器。有時候他會覺得,僅僅是在這幾年時間裡,地球在他眼裡,就陌生許多。

他走著神,不知不覺就已經抵達學校門口。習慣性坐進一家校門口的早點店,等待早點的同時,他將目光投向牆壁上的電視。

雖然家離學校很近,但從幾年前開始,他就再沒在家裡吃過早餐。也許是因為和父母的矛盾,也許又是其他的原因,總之,他已經記不清上次和家人一起吃早餐,是什麼時候了。

電視里播的是一些無聊的報道,但用來打發時間也夠了。

過去大概一分鐘,他注意到,電視在微微顫抖。

原本還以為是看錯,直到它顫抖得越來越厲害時,他才皺起眉頭,把目光轉向別處,然後他就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不是電視在抖,而是他周圍的一切,都在震動!

「地震,地震了!」

聽到外面傳來的驚呼聲,店裡的人才猛地反應過來,尖叫著往外沖,他坐的位置靠裡面,所以也走在最後面。

震動頻率在不斷加劇,天花板上的牆面開始剝落,人們慌忙起來,在匆忙中,推倒了門口路過的一個小男孩。

「怎麼出門就地震,真倒霉。」

白謙之在一切都還來得及之前成功逃出店裡,外面已是人潮湧動,一片狼藉。他剛抱怨了兩句,就看見自己不遠處正在嚎啕大哭的小男孩。

「救我的孩子,救救他!」

孩子的母親在人群另一頭焦急地叫喊,白謙之看看小男孩,又看看背後搖搖欲墜的早點店,本欲顧自己逃走,聽見小男孩的哭聲,卻一咬牙,轉身迅速沖向他的位置。

在他衝過去的同時,早點店已經承受不住,開始解體。他三步並作兩步,一把抓起小男孩,費盡全身力氣將男孩甩出去。

人是得救了。

可他身後崩塌的早點店已經壓來,白謙之沒有多餘的時間使自己也脫離險境。

自己無聊的人生,就要這樣結束了么。

身邊的一切都在崩壞當中,他心裡如此想著,閉上眼睛。

嘛,能離開這個無趣的世界,也好。

「白……謙之」

在嘈雜的人聲與建築崩塌聲中,他模糊地聽到身後有人呼喚自己的名字,便下意識地轉頭去看。

他轉頭的一瞬間睜大了眼睛,瞳孔中最後倒映出的,是一片蒼白而刺目的光。

………………

「唔……」

再次醒來時,他沒有躺在醫院的床上,而是躺在一片碧綠的草原上。

在嘗試眨眼幾次后,他模糊的視線逐漸清晰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