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吱一聲!

趙雲並沒有像別人踢場一樣,將大廳的門踢碎。而是輕輕的推開了門!

此時的廳的中央,正有兩名極品靚女在表演著全裸的鋼管舞,舞姿十分飄逸也十分淫蕩。看的蛇幫的成員是血脈賁張。

原本喧鬧的大廳,隨著開門聲變得安靜起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注視著大門。只見一個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的少年走了進來。

大廳里的人立刻產生了疑問,這個少年是誰啊?他是怎麼進來的?

這時少年開口道:「誰是蛇幫的幫主?」

一個面對著少年,坐在吧台旁邊的中年男人道:「我就是蛇幫幫主洪飛,不知道小兄弟有何指教啊?」

少年道:「你派去守電梯的兩名屬下被我打暈了,你派人將他倆扶回來吧!」說話的語氣就像在指揮一樣,那麼的合理、自然。

廳里的人一聽,立刻站了起來,抄起藏在沙發中的砍刀。洪飛也是微微一皺眉頭,但是卻沒有下令動手,而是吩咐道:「奎子、小天,你倆去把人扶回來。剩下的人把手中的武器放下,聽聽這位小兄弟是什麼意思。」

老大都發話了,剩下的人只好強忍住心中的怒火,又坐在沙發上,不過手中的武器可沒有放下,都等待著一句不合就大打出手!

看著所有人的表現,趙雲心裡忍不住發出讚歎。訓練有素,處亂不驚,非常有組織有紀律。是成立龍雲會的最好目標。

待被打暈的兩人被扶回來后,趙雲清了清嗓子,朗聲道:「我叫趙雲,這次來主要是吞併你們蛇幫。」

趙雲的話剛落,只見離他最近的一個蛇幫成員拿起開山刀,沖著趙雲的頭部狠狠的劈了過來。

趙雲的心裡想著,出手就要人命,夠狠!

想的同時,趙雲一個側步,躲過致命的攻擊,然後輕輕跳起,一記掃腿狠狠的踢中那人的腦袋,如同斷了線的風箏,遠遠的飛了出去,撞在牆上。

有一個動手的,那就全都動手,這是蛇幫的幫規。

黑壓壓的一片,向著趙雲涌去。面對十幾個人,趙雲輕哼一聲,然後跳入人群,拳腳並用,每次攻擊都能讓一個人倒下,很快十幾個人就全部倒地不起,發著痛苦的呻吟聲。

當把這些人都放倒后,趙雲對著洪飛說道:「現在可以談談吞併的事了嗎?」

洪飛眯起眼睛,猶如蛇一樣死死地盯住趙雲的身體,一股歹毒的氣息從嘴中慢慢呼出。趙雲並不在意,因為整個房間里沒有任何人能對他造成威脅。

趙雲不慌不忙的走到洪飛身邊,靠在吧台上,用手敲擊出非常有節奏感的旋律。

洪飛思考了半天,問道:「我們跟了你有什麼好處?」

「從今日起開始猖狂,這就是好處!」一句狂到極點的話就這麼輕鬆的從趙雲的口中說出,震撼了大廳里的每一個人。

洪飛繼續問道:「那如果我不答應呢?有什麼壞處?」

「全死!」說話的一瞬間,那股龐大的霸氣與殺意摻雜在一起將整個大廳籠罩起來,所有人立刻感覺到自己呼吸困難,豆大的汗粒接連不斷的從額頭中滴落!

對敵並不一定要將他們殺光,如果能從精神上和心靈上給予致命的一擊,那麼將比殺了他還要有效果,會使他臣服於你,忠誠於你。

終於在趙雲施壓一分鐘后,洪飛跪在地上,表情非常的痛苦道:「好!我答應你,從現在起我們蛇幫上下20人全部聽從於你。」

洪飛的話剛落,趙雲就將氣勢收回。笑呵呵的看著倒在地上的每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實力就代表一切。有實力的人走到哪裡都會有人敬仰,沒實力的人原地不動都會有人來欺負。這就是社會規則,凌駕於法律和道德之上的。

過了一會,待廳里的所有人都站起來后,趙雲坐在了剛才洪飛做的地方,那渾厚的聲音道:「從現在起蛇幫已經不再存在,剛才洪飛也說了,以後你們效忠的是我,至於稱呼呢,你們就叫我雲少吧!幫派改名為龍雲會。洪飛暫代副會長之職。」

此話一出,原本沮喪泄氣的蛇幫成員,一個個都如同換了一張臉一樣,精彩飛揚,神情中還透露著一種興奮。就連洪飛也是如此!

這回趙雲納悶了:「他們這是怎麼回事?剛才還低頭耷拉腦袋,現在怎麼都昂首挺胸的?」

這時洪飛說道:「雲少,你早說你是龍雲會的啊!我的兄弟們也就不至於挨這麼頓打了,龍雲會的大名最近可是我們的飯後之言,敢對恐怖事件負責,敢將那可惡的日笨人干殘。蛇幫的兄弟中沒有一個不佩服龍雲會的。早說龍雲會吞併我們的話,我們全都舉雙手贊成。跟著龍雲會幹大事。」

趙雲一聽就明白了,感情自己在長城上一鬧,龍雲會已經在龍國揚名了。

接著趙雲略有謙虛的說道:「那都是小事,將來咱們還要干更大的事,眼下的事就是要擴充人手,爭奪地盤。」

洪飛又問道:「雲少,咱們兄弟啥時候能去龍雲會的總部看看啊?」

趙雲一想,沒有總部還真不行,隨口說道:「那就這樣吧!龍雲會總部就先設在萬豪娛樂成,等以後有再好的地方在換。」

洪飛先是一愣,緊接著問道:「雲少,咱們龍雲會到底有多少人啊?」

「現在就你們這些人,以後估計會很多!」趙雲毫不在意的額說道。

只見原蛇幫成員皆汗,狂汗!!!!!!!

感情鬧得全國沸沸揚揚的龍雲會就是光桿司令一個,連個屬下都沒有。看來他們還成創會元老了。

想歸想這話他們可不敢說出口,畢竟人家的實力擺在那呢,萬一惹得他不高興,一刀下去自己的小命就沒了。

趙雲接著對洪飛說道:「平時我是不怎麼管理幫會的,還是你來管理,出現特殊問題我來幫你解決,過幾天我會帶幾三北大的高材生來,到時候幫會就由你們四個來管理。」

洪飛恭敬道:「雲少放心,幫會的事就交給我們了,以後你做大事,小事都由我們來搞定。明天我就帶手下去收人,然後擴大地盤。」

趙雲叮囑道:「收人的時候一定要考察人品,我不想咱們龍雲會裡有敗類。我要的是精英。」

洪飛眼中閃過一絲精光:「知道!」

然後趙雲又遞給洪飛一本書:「這本書叫五禽戲,能提高大家的潛力與實際的戰鬥能力,而且對強身健體而有幫助,明天開始你們就學習吧。只要你們忠心跟隨我,我肯定不會虧待你們的。」

你給的溫柔已過期 看著趙雲手中的書,洪飛的眼光再也挪不走了,他對這個社會非常了解,那些古代幫派和世家的事他多多少少也聽說過,一本武功秘籍是非常的稀有,而且那些幫派和世家從來都不會將武功傳給外人。

隨後洪飛跪在地上,雙手舉過頭頂接住趙雲手中的五禽戲,大聲說道:「雲少這麼信任我們,我們即使粉身碎骨也無以為報,只求有生之年能為雲少鞍前馬後!」

PS:為了能讓更多的狼友們看到油條的書,油條今天特意調整了一下更新的時間,10點的時候會上傳下一章。收藏不斷,票票不斷,翠鑽不斷,精彩不斷。油條願意跟大家一起加油!打造巔峰趙雲! 看到洪飛的舉動,所有蛇幫的人全部跪了下來,同聲吶喊道:「只求有生之年為雲少鞍前馬後!」

蛇幫人的舉動嚇了趙雲一跳,心想:「一本強身健體的書,你們至於嗎?真是土包子。」想歸想,趙雲這時候可不會去煞風景,說道:「你們好好乾,這本五禽戲算什麼,將來還有更好的呢!」

江湖人講的是什麼?義氣、忠誠、信任!只要得到了他們的信任,那麼同時他們的命也就送給你了!

聽了趙雲的話,大家興奮的喊道:「雲少萬歲!雲少萬歲!」

趙雲被這幫至情至義的漢子感染了。看著他們,趙雲想起了前世的自己!大塊肉、大腕酒、大聲喊,經歷過每一樣的趙雲深知他們現在心中的那份感情。又彷彿自己身立萬軍之中,身後帶著這幫甘願為自己犧牲性命的兄弟。

此時已是凌晨兩點,大廳里所有的兄弟們全部醉躺在沙發上,只有趙雲一個人靜靜的坐著,看著這幫不停在打呼嚕的兄弟,臉上泛起了燦爛的笑容。如果有人看見的話,那他一定會大吃一驚,現在的趙雲才像一個十五歲的孩子。

為每位兄弟都蓋上了一件衣服后,趙雲離開了熱鬧的娛樂城,來到了繁華的大街上。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輛,呼吸著夜晚的空氣。一切是那麼的美好,那麼的現實。

此刻的趙雲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自己的強國路線。單靠政府是無法真實的強大國家的力量,要靠一些不能見光的東西才可以。

趙雲輕輕的甩了甩有些暈暈的腦袋,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走著。

忽然,天空中幾道黑影閃過,向著八達嶺長城的方向奔去。趙雲入世以來第一次見到古武者,他怎麼能放過這個試探現代古武者實力的機會呢!運氣內勁,幾個閃步消失在茫茫的大街上。

八達嶺長城上,就在趙雲殺死日笨人的地方,有三個蒙面的黑衣人在尋找著什麼!從他們的服裝及動作上可以看出,他們是來自日笨的忍者。

忍者的雛形是龍國的類似於情報部門的間諜,專門竊取情報同時兼有暗殺職能,多於夜間出沒,均穿黑衣。唐朝時被引入日笨,其職能基本沒變,但日笨人口相對較少,因此對於大名來說,這部分人員具有更高的價值。儘管如此,其最主要的作用仍然是情報的竊取和軍力的體現。忍者的地位起初很低,隨著時間推移才漸漸有了類似於等級的職位並受到上層的重視。

忍者又分為上忍、中忍、下忍。「上忍」,又稱「智囊忍」,專門策劃整體的作戰步驟。「中忍」,是實際作戰的指揮頭子,當然,忍術也得超然出眾才行。「下忍」,又稱「體忍」,相當於現在的特戰部隊,是在最前線作戰的實際忍者。三者之間有等級關係的涇渭分明,「下忍」對「中忍」唯命是從,「中忍」對「上忍」俯首帖耳。

突然,那名看似領頭的忍者對準一側的長城城牆撇出一把手裡劍。

砰的一聲~一把飛到穩穩的與手裡劍相撞。片刻后,在城牆的外側跳進來三個人。對著撇手裡劍的人說道:「想不到日方會這麼重視這次恐怖事件,竟然派了一名上忍和兩名中忍。呵呵,真是想不到啊!」

「八嘎,你們龍國人是最沒有信用的,我們政府對你們政府的解釋非常的不滿意,所以這次希望你們可以合作,讓我們找出恐怖事件的兇手,然後帶回我們日笨去行刑。」那名上忍憤怒的說道。

「你放屁!不要忘了你現在站的地方是我們龍國的領土。我想就是我們現在將你們殺了,也不會出現任何問題。畢竟你們和我們一樣都是政府的隱藏作戰部門。是見不得光的!」古武者里一名帶頭的中年人說道。

那名上忍繼續說道:「看來你們護龍組真把自己看的很厲害啊!那麼我就要教訓教訓你們,讓你們知道誰最厲害。」

嗖的一聲~忍者刀已經從後背拔出,雙手緊緊的握著,隨時準備戰鬥,然後對他的手下說道:「你們繼續尋找線索,這三個人交給我來收拾。」

上忍的話激怒了古武者三人裡面最年輕的一位,他憤怒的說道:「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看我怎麼收拾你!」說完便拔劍襲去。

中年人來不及阻攔,只好說了一句:「清兒,小心迎戰!」

鐺~上忍用窄窄的刀身擋住了刺來的利劍,反手一記手裡劍瞥向年輕人的心臟。年輕人立刻橫劍抵擋。緊接著上忍高高躍起,忍者刀劈向年輕人面門。

黑暗之中忍者刀帶有一絲微弱的光芒。帶頭的中年人大驚,顧不上許多,運氣內勁拔劍襲向上忍。

砰~劍與刀的碰撞發出了巨大的爆炸聲,在這安靜的夜晚,傳的更遠。

分開后,中年人有些臉色蒼白的看著那名上忍。內心已是一片煩亂:「這上忍果真如那些老傢伙說的那樣厲害,一個照面,竟然能將我逼退,而且還使我受了一點內傷。」

煩亂歸煩亂,但是他還是非常鎮定,小聲對身後的兩個年輕人說道:「一會我擋住他,你倆找機會逃,否則咱們三個都得死在這。你倆回去聯繫那些老傢伙,告訴他們有上忍來到龍國了。」

兩個年輕人同時說道:「不,師傅!我們要同進退!」

中年人喊道:「去!這是命令……」

沒等他的話說完,上忍再次發動進攻,說道:「你們誰也走不了,準備受死吧!」

忍者刀攔腰而斬,如同排山倒海之勢斬向三人。

中年人臉色大變,先將兩名年輕人推開。然後起全身之內勁灌輸於劍中,迎刀而上。

這次並沒有向上次那樣發生爆發,因為實力的懸殊,忍者刀直接將劍身斬斷,只發出了鐺的一聲,然後攻擊就結束了。

劍一斷,中年人再也沒有護身兵器了,看來他真的要喪命於此。

這時另外兩名中忍已經搜索完畢,對上忍報告道:「木藏大人,經現場來看,已經可以確定這次恐怖事件是由古武者實施的,此人的輕功非常厲害,5秒鐘內落地17次!」

木藏眉頭一皺:「想不到龍國的古武者還有輕功能達到上忍的人呢!真是不可思議。」然後轉頭說道:「好了,這次的任務已經完成,殺了他們三人,準備撤退。」

三名忍者同時拿出手裡劍,上忍的目標是中年人,中忍的目標是兩名年輕人。內勁灌輸到手裡劍。

嗖的一聲~手裡劍如似流星飛快的射向三人。

就在三人已經放棄抵擋,準備受死的時候。只見一道瘦小的身影輕輕地落在他們前方,然後雙手向外一伸,三枚手裡劍便被他攔下,落入他的手掌之中,猶如滴水入川,帶不起半點漣漪。

趙雲在開戰的時候就來了,一直沒有現身是因為他想知道現代社會的武術究竟達到一個什麼級別,不過答案非常令他失望。就算是那個讓中年人吃驚讚嘆的上忍也遠遠不是他的對手。

摸清實力的趙雲自然是不能讓日笨忍者殺了這三人。好歹這三人也是趙雲的同胞。

PS:二更到,想知道趙雲與日本忍者的決鬥場面嗎?那就請明天晚上9點準時相約逐浪《趙雲重生玩轉都市》。精彩不斷,順便求票求收藏,要是有翠鑽就更好了!!!油條感激不盡。 「想不到,你們日笨人還真是沒記性,前幾天已經讓龍雲會殺死一個,今天還來了三個一起送死。」趙雲面無表情的說道。

三名日笨忍者也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少年,能輕鬆將他們的攻擊化解,一定是不凡之人。日笨人雖然狂傲,但是還沒有狂傲到極點。面對強大的對手,他們也會緊張起來。

只見上忍對身後的一名中忍發出手勢,那名中忍便立刻揮刀砍向趙雲。趙雲連動都不動,伸出食指和中指穩穩地夾住了砍來的忍者刀。任憑那名中忍如何用力拔都紋絲不動。

趙雲的手指微微一轉,只聽鐺的一聲,忍者刀斷裂。接著趙雲將手中的刀尖用力一甩,那名中忍連反應都沒有,刀尖就插進了他的心臟。到死時他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

剩下的兩名忍者看到趙雲如此厲害,都準備腳下抹油,不跟趙雲糾纏。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一旦被趙雲纏住,那麼下一個死的就會是自己。

兩人分別向趙雲投出一枚手裡劍,然後在趙雲抵擋的時候向兩個方向逃跑。趙雲對身後的三人說道:「扔過來一把劍!」

那名叫清兒的年輕人立刻將手中的長劍拋向空中,出人意料的是趙雲並沒有接住劍去追哪一個人,而是讓過劍,騰身躍起,右腳狠狠的踹了一下空中的劍,然後借勢飛向上忍逃跑的方向,而被踹的劍則快速的射向中忍逃跑的方向。

噗~在長劍穿過中忍胯骨將其釘在牆上的同時趙雲已經站在上忍的前面。

木藏知道自己肯定是跑不了,便傾全身之力,劈向趙雲。這個級別的人對趙雲一點威脅都沒有,只見趙雲雙手變掌將忍者刀緊緊地夾在兩手之間,然後大喝一聲:「破!」

忍者刀便掙脫了木藏的手,被趙雲甩進了城牆之中。這時木藏的飛腳已經來到趙雲身前,趙雲用拳把飛腳擋住,然後高高躍起,對準木藏的胸口一記掃腿。

木藏被趙雲帶有強大內勁的腿擊中,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重重的摔在城牆上,嘴角還有鮮血溢出。

了解的雙方的實力差距后,木藏決定不再有所隱藏。如果不拿出全部的實力恐怕根本不能活著離開。只見木藏紮起馬步,雙手不斷的結手印同時嘴中念著一些古老的咒語。

片刻后,木藏全身泛起青光,不斷變大的上身漸漸將衣服掙破,臉也變的猙獰起來。過了一會,木藏變成了狼身人腿的形象,紅色的眼睛,巨大的獠牙!讓人看起來非常的恐怖。

守龍組的三人一見到如此情形心中大驚,這就是傳說中的日笨式神啊!太恐怖了!趙雲雖然不知道對方變成了什麼,但是從這個怪物所散發出的邪惡氣息,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這個怪物非常的強大,使自己認真起來。

木藏召喚出式神后並沒有失去理智。說道:「不管你是誰,今日你必須死在這裡!」

趙雲冷笑一下:「哼,大言不慚。」

式神是那種在日笨被供的跟神一樣的生物,平時里所有供奉著只能低頭彎腰小聲的說話,今日雖然不知道趙雲說什麼,但是從那不削的表情上來看根本就是藐視它,所以它心裡的狂暴被趙雲的挑起。

嗖的一聲,瞬間消失在原地。如此快的速度令趙雲也是一驚,隨著木藏消失後趙雲也消失在原地。兩秒后兩人同時出現,木藏的手臂已經深深的插入剛才趙雲所站的地面,而趙雲則是在木藏的正上方快速下落。

腹黑boss別惹我 木藏後退一步躲開趙雲的攻擊,緊接著揮臂如鞭,快速的向趙雲甩去,帶著內勁的臂膀與空氣摩擦發出沙沙的響聲。

趙雲運氣內勁用右手擋住木藏的甩臂,左手攥拳,對準木藏的軟肋毫不留情的連擊三下,接著雙手將他拋起,一記重劈狠狠的劈在了木藏的頭部,將他的腦袋直接扎入地面。

木藏將頭拔出,盯住趙雲,血紅的舌頭在嘴邊舔了一下。凶光大作,吼道:「我要殺了你!」

趙雲也毫不示弱道:「有本事,你就來殺我看看!」

此時守龍組的三人大腦已經處於空白狀態,龍國什麼時候出現的這麼一位少年高手啊?他的戰鬥力一點也不比龍國那些老怪物弱,竟然能壓制住式神。他們記得聽組長說過,在龍國能壓制住式神的只有那些老而不死的掌門和族長。剩下的人對式神根本束手無策。在戰爭中,一隻式神可以比擬一萬人的軍隊。

這時兩人再次交手,速度快的外人根本看不出他們交手的過程,只能看見兩人身形不斷的變化和破壞的地方。好好的一座烽火台現在已經滿身的傷痕,再也沒有以往的雄偉氣勢。

突然趙雲露出一個破綻,木藏擺腿就掃,趙雲雙手抓住木藏的腿,將其掄起,然後重重的摔在地上。緊接著,坐在木藏的身上,雙腿壓住木藏的雙臂,雙掌變拳,帶著呼嘯的風聲交替不斷的砸在木藏的頭部。

雖然木藏的身體被固定住,但是他的頭依然可以動,晃動著腦袋,不停的躲避趙雲砸來的拳頭。不過還是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拳頭砸在了他的腦袋上,每一拳都有千斤之力,就算是式神也承受不住接連不斷的千斤攻擊。

片刻后,趙雲停止了攻擊,躺在地上的木藏那張狗臉已經被趙雲砸的變形了,鮮血不斷的從嘴角、鼻孔留出。而腦袋下面的地面也已經被趙雲砸出一個深深的大坑,所有的石塊全部碎裂。

正在趙雲準備起身的時候,木藏的眼睛一睜,緊接著胳膊直接輪在趙雲的腰間。被掀飛的趙雲重重的砸在了城牆上,發出一聲悶響!

站起來后,從胸口湧上一股鮮血,讓趙雲在嘴邊又咽了下去。怒視著木藏。通過剛才的攻擊趙雲已經了解到,對付這種怪物光靠外體擊打對它根本產生不了什麼效果。看來只能靠內勁破壞心臟,讓其喪失一切能力。

這時木藏問道:「你究竟的何人?為什麼與我們大日笨帝國為敵?」

趙雲毫不隱瞞的說道:「我正是你們要找的人!龍雲會的幫主——趙雲。至於為什麼和日笨為敵想必不用我多說了吧!」

此話一出,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因為他們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要查出龍雲會的事。現在他們都知道了龍雲會有這麼強大的一個幫主,估計龍國的黑道就要變天了。而日笨人卻非常忌諱,如果龍雲會對日笨有很強烈的敵意,那麼他們以後在龍國做些過份的事,估計都得被龍雲會弄死。

讓守龍組值得欣慰的是通過趙雲的表現完全可以看出他是一名愛國人士,根本不用擔心他會與國家對立。

木藏不死心,繼續說道:「仇恨都是上一代的事了,很多龍國人都可以忘掉,相信你也能,只要你答應為我們大日笨帝國效力,我可能代表日笨給你想要的榮華富貴。」

聽了木藏的話,趙雲笑道:「不可否認,現在有很多龍國人因為金錢和利益已經忘卻了日笨附加在龍國的罪行,甚至還有很多人都成了親日派,但是我與他們不同,我打下生的那一刻起就知道國家存亡要比一切都重要,如果沒有龍國的存在,我都不能稱之為龍國人。龍國人不是懦弱的代號,而是神聖的稱呼。日笨對龍國的侵略我永遠不會忘記,所以不好意思,我永遠不會成為日笨人的走狗。我還要告訴你一點,龍國是非常強大的,任何國家的踐踏,我們都會用同樣的方式還給對方。」

木藏繼續說道:「那是因為……」

沒等木藏的話說完,趙雲大喝一聲:「其遠必誅!」

然後弓起身體,像離弦的箭一樣,飛快的射向木藏。那氣勢如似天神下凡,讓人不經意間肅然起敬,還帶有一種害怕的感覺。

知道趙雲這次攻擊非比尋常,木藏絲毫不敢怠慢,用盡了全身之力,固守原地。

PS:一更到!精彩非常!大家一定要頂起,油條求票求收藏,還要求翠鑽!!精彩不斷,10點二更!讓你爽到爆炸。 砰的一聲。

木藏雙拳護胸擋住了趙雲的攻擊,但是趙雲的攻擊並沒有結束,拳瞬間變換成掌。重重的拍在木藏護住胸口的胳膊上。而趙雲掌中蘊含的內勁一瞬間便猶如脫韁的野馬,通過木藏胳膊的傳送,闖進木藏的體內與他的內勁進行較量,獲取勝利的內勁直接撞在了木藏的心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