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輕雪用力將門關上,還鎖上一道門鎖,拿了手機給殷凱發了一條簡訊。

「門鎖上了,除非你跳樓,否則不會失聯的!」

殷凱收到簡訊,唇角上綻放好看的笑紋,帶著幸福的味道。

喬輕雪下樓去小寶房間,正好撞見殷媽媽急匆匆出門。

「媽咪,你去哪裡!」

殷媽媽猛地定住腳步,卻沒有回頭,「我……我有點事。」

喬輕雪走過去,上下打量了殷媽媽一眼,驚訝發現殷媽媽今天竟然特意打扮了一番。

「媽咪,什麼事要打扮這麼隆重!」竟然還塗了顏色鮮妍的唇紅,看上去年輕了好幾歲。

殷媽媽一直保養的很好,穿戴打扮也很有品味,不過今天的打扮看上去多了兩分青嫩的味道,與她往日的風格很不附。

殷媽媽又開始遮掩了,「就是約了朋友逛街喝茶!我先走了!」

殷媽媽急匆匆地出門。

喬輕雪奇怪地抓抓頭,「搞什麼!神秘兮兮的。」

喬輕雪去了小寶貝的房間,剛剛推開門,就聽見照顧小寶的傭人笑得很開心,還有小寶稚嫩的咿咿呀呀聲,喬輕雪的整顆心都融化了。

「媽咪的小寶貝,媽咪來啦……」

……

蘇婷婷自從婚禮之後,就被杜啟睿關了起來。

現在整個蘇家都是杜啟睿在當家,即便蘇婷婷才是蘇家名正言順的繼承人,但誰若膽敢私自放走蘇婷婷,當即會被杜啟睿攆出蘇家。

一來二去,整個蘇家的下人,都不敢不聽這位強勢霸道姑爺的話,只能任由蘇婷婷不管怎麼鬧,就是沒人膽敢放蘇婷婷出去。

蘇婷婷整日被關在四樓的房間里,整個人都要悶瘋了。

終於等到杜啟睿回來,她趕緊撲上去,緊緊抓住杜啟睿,近乎哀求地道。

「放我出去吧!我要出去!你不能圈禁我!你沒有這麼權利!你憑什麼圈禁我!」

「我是引狼入室嗎?我只是嫁給你,不是賣給你!你有什麼資格將我關在這裡,限制我的自由!」

杜啟睿的目光漸漸柔軟下來,拂了拂蘇婷婷有些凌亂的長發。

「你只是出去走走,散散心的話,我可以答應你。但是……」

杜啟睿的聲音停頓下來,手指緩緩覆蓋在蘇婷婷的臉頰上,輕輕捧著她精緻的小臉。

「但你要出去做什麼,你清楚,我比你更清楚。」

杜啟睿的話,將蘇婷婷的記憶又牽引回了那夜遊輪上,本來是一場充滿期待的婚禮,不成想卻是一場驚魂噩夢。

「兩個人……兩個活生生的人……就那樣……在我的眼前,在我的眼前……」蘇婷婷指著自己的眼睛,臉上還滿是驚恐,「被丟入大海了!我親眼看到,他們被丟入大海……」

「就那樣眼睜睜看著兩條鮮活的生命,從我的眼前消失……宋成安還要殺了我……」

「而我的丈夫,我認為可以一輩子信靠依賴的男人,他又做了什麼?」

蘇婷婷自嘲地望著杜啟睿,聲音凄苦,「他居然助紂為虐!為了心底永遠忘不掉的那個人,促成了那一場悲劇發生!」

杜啟睿的心口,又莫名疼痛起來,抓緊蘇婷婷的肩膀,一字一頓,聲音無比響亮地告訴蘇婷婷。

「他們並沒有死!他們還活著!很好地活著!我沒有殺了他們!」

「你說什麼?」蘇婷婷迷惘了。

「我說,陸羿辰和祁少瑾雖然被丟入大海,但是他們並沒有死!並且還策劃了刺殺宋成安的計劃!」

杜啟睿緩緩放開蘇婷婷,雙手垂落下來,「只可惜,最後死的人,卻是宋秉文!」


「你說什麼!!宋秉文……」

杜啟睿滿目沉痛,漆黑的眸子微微泛紅,「死的人,卻是宋秉文。」

他最好的兄弟,唯一的摯友。

杜啟睿失魂落魄地往外走。

蘇婷婷追上來,一把拽住宋秉文,「你告訴我,他們沒有死,那麼你下一步還打算做什麼?還要繼續報仇嗎?」

「你還要殺了他們報仇嗎?」

蘇婷婷咄咄逼人地問著。

杜啟睿錯愣稍許,「難道,我要眼睜睜看著,我的好兄弟,就這樣死了?」

「你……」

蘇婷婷猛抽一口寒氣。 「王爺,還是沒有找到王妃的消息。」岳楓低著頭跪在端木冷珏的面前,端木冷珏淡淡的看了一眼岳楓,「王妃不想讓我們找到自然不會讓我們找到了,你們多多注意最近朝中的動向,還有注意點兒最近發生的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端木冷珏可是知道飛雪給太子還有那個叫做冷雨的歌女下了一種春藥,至於解法,估計除了飛雪沒有人會了!端木冷珏還記得飛雪給他寫的信裡面有這一些交代說著關於太子還有冷雨的事情。端木冷珏自然要好好完成娘子交代的事情了!只是,飛雪,你到底去了哪裡?

端木冷珏擺了擺手示意岳楓可以出去了。岳楓剛出門就看到了漣漪,漣漪很是急切地問道,「岳大哥,有沒有找到關於王妃的消息?」


岳楓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還是沒有找到關於王妃的隻言片語。」言語之間帶著深深的挫敗感,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掘地好幾百尺也為曾找到關於王妃的一點兒線索。岳楓都有點兒懷疑王妃是不是真實存在過?怎麼一個人就這麼蒸發了?

端木冷珏看著外面清冷的月色,前幾天飛雪還在自己面前,現在就不見了!

「冷珏,天冷了,回屋吧!」皇太后此時出現在了端木冷珏的身後,飛雪給的面具戴在了皇太后的臉上,現在皇太后的身份是飛雪的奶奶,寧為玉(漣漪)是飛雪的遠房表妹。

飛雪,你知道我給漣漪安排的這個身份還好嗎?端木冷珏聽了皇太后的話語,回頭看著皇太后,「奶奶,我想自己好好的靜一靜。」

皇太后拍了拍端木冷珏的手背,「冷珏,你應該放心,飛雪不會有事的,她那麼聰明,又有小鳳凰在她的身邊」

端木冷珏點了點頭,「奶奶,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在沒有確定飛雪現在的情況之前,我是會好好的照顧自己的!

風輕輕地吹過,飛雪此時正躺在毒醫谷的草地上看著天上的星星,風玄清端著熬好的魚湯來到了草地上,「徒弟你很喜歡看星星啊!」

飛雪白了一眼風玄清,「老頭你還是真的想做我的師傅啊?」說這話的時候飛雪已經將風玄清手中的魚湯給奪了過來,小清塵和小鳳凰都看著飛雪手裡的魚湯。飛雪不懷好意的看著小清塵,「想吃的話去再端幾個碗過來,我們幾個人在這裡吃一頓晚餐!」好久沒有在野外野餐了,飛雪可是非常期待這一次的野餐呢!

小鳳凰聽完直接拿著翅膀去轟小清塵,最裡面還帶著輕聲的啼叫,有些急切。

小清塵跳著站了起來,飛的似的跑去斷碗去了。

風玄清看到小清塵遠去的背影,笑了笑,這個孩子啊,還是這麼貪吃!看著飛雪,風玄清斂了斂眼眸,「飛雪,不是我想當你的師父,而是我本就是你的師父!」說話的時候,風玄清坐在了飛雪的身邊,「你知不知道你的記憶裡面出現了漏洞,一些東西你已經不記得了!」

飛雪點了點頭,「我知道啊,不記得了有不記得的理由,至少我現在就很好!」飛雪笑了笑「難道你不認為現在的我過得很好嗎?」

風玄清看著飛雪的眼神充滿了憐惜,現在的你過的是挺好的,只是你的身份還有你的使命註定了你的不平凡!風玄清嘆了一口氣,「你感覺好就好!」就算我在努力將你送到屬於你的地方,可是你卻又一次回來了!師傅就算再喜歡你,再想照顧你,也不可能永遠在你的身邊啊!

「老頭,我已經不記得原來的事情了!你要是還想做我的師傅就從明天開始教我一些我原來不會的東西!」飛雪倒是不排斥這個老頭做自己的師傅,仙風道骨的模樣不說話的時候是挺迷人的,倒是一道讓自己叫師傅的時候就有些死皮賴臉了!不過,就是這樣的毒醫穀穀主風玄清看上去是那麼的可親可敬。

風玄清看著飛雪,無可奈何的笑了笑,「你呀,還是這麼調皮!」在風玄清的記憶裡面,飛雪也只有在小的時候這麼調皮過,其餘的時候總是一種很是成熟的感覺,有時候風玄清都在懷疑飛雪是不是下一秒就要消失不見了,現在的飛雪有了更多的真實感!風玄清喜歡,想必莫言也會感到心安了吧!

想到莫言,風玄清就一肚子的氣,這人已經多久了啊,就這麼人間蒸發了?找都找不到!

小清塵端著碗筷過來,三人一獸聚在一起吃著魚湯,飛雪期間還做了兩道小菜大家一起坐在一起吃著晚餐,那氣氛叫一個好啊!

此時的端木冷珏看著星星點點的星星,心裡百感交集,「飛雪,你還好嗎?」

「王爺!」一個暗衛王彥來到了端木冷珏的身後,單膝跪下。

「可有王妃的消息?」端木冷珏淡淡的開口,連頭都沒有回。

「回王爺,昨天晚上有人看到在城外的樹林裡面有火光出現。」

「火光?」端木冷珏看著城外的方向,若有所思,難道是小鳳凰?

「是的,王爺!衝天的火光出現之後不到一瞬間又消失了!期間有不少的村民都聽到了類似於鳥獸的叫聲。」王彥一字一頓的說道。

「你可是看到了那火光是朝著什麼方向去的?」端木冷珏撫摩著下巴,沉思者。

「回王爺,屬下不知!」王彥說這不知道的時候,他也知道自己有多麼的不靠譜。

可是沒想到端木冷珏只是擺了擺手,「你先退下,一旦有消息就立馬告訴我!」端木冷珏知道飛雪已經沒事了,不知道為什麼知道小鳳凰帶著飛雪離開了,端木冷珏懸著的心突然放下了!

還好你不在京城,這裡有太多的事情了!你還小,不需要摻和進這些事情的!端木冷珏想著,笑了笑,看著天上的星星,沒有月亮,但是他卻看到了飛雪的笑臉。

小鳳凰呆在飛雪的身邊,趴在飛雪的旁邊,身上燃燒著的火焰看上去是那麼溫暖,在這冬天的時候,而且還是過年的時候,飛雪更是喜歡跟小鳳凰呆在一起。不知道是自己身體內的火元素漸漸復甦的原因還是其他什麼原因,飛雪的心裡小鳳凰總會告訴她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飛雪看著熟睡的小鳳凰,躡手躡腳的坐了起來,走了出去,披著披風看著毒醫谷裡面,這裡還真是一個世外桃源啊,即使現在的天是冬天,但是毒醫谷裡面卻是很溫暖。

燃燒著的火爐好像還在煉製著什麼東西,飛雪坐在輪椅上朝著丹爐的方向走去,還未到丹爐旁邊,飛雪就聞到了葯的香味。坐在輪椅上在門口看著一直忙碌著的身影,仙風道骨的老人忙碌的身影看起來怎麼這麼好玩呢!飛雪不禁笑了笑。風玄清看了看飛雪,「徒弟,你來了正好,幫我看著這丹爐,我去看一下小清塵那個混小子!」

飛雪坐在輪椅上朝著丹爐走去,「你去吧,我想著要還不足以將小清塵身上的毒給解掉!」飛雪看了看這煉製的丹藥,也清楚小清塵的身上有著一種毒素,這毒素應該是在小清塵剛出生的時候給小清塵下的吧!不知道是誰跟小清塵的家族有這麼大的仇恨,一定要置小清塵於死地!讓飛雪知道了,飛雪一定要殺了他!

風玄清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嘆了一口氣,「我也知道只是這一味葯不足以將小清塵身上的毒素給清除了,但是這一味葯還是可以暫時的壓制住小清塵體內的毒素。」

飛雪斂了斂眼眸,「小清塵知道他的身體內有著毒素嗎?」飛雪有些擔心這麼小的小孩子知道了會怎麼樣?會難過會傷心嗎?飛雪不想看到小清塵難過的樣子。

風玄清搖了搖頭,「小清塵不知道,我也不打算讓他知道!」

「那就永遠不要讓他知道!」飛雪給丹爐添了一把柴,「我會幫你的!師傅!」

風玄清深深地看了一眼飛雪,我知道你的心一直這麼善良,所以也就心甘情願的被你叫做老頭,現在你願意叫我師傅了,為師很開心。

風玄清大步踏了出去,來到小清晨的房門前,看著小清塵痛苦的表情,風玄清拿著一包粉末輕輕地吹向了小清塵,小清塵聞到這種香氣之後沉沉的睡了過去,風玄清拿起刀子在小清塵的胸口處開了一個小口子,黑色的血液流了出來,風玄清拿著一個小瓶子將這血液給接了過來。然後在小清塵胸口開的那個小口子上撒了一點粉末,就看到小清塵的血液從黑色變成了紅色,接著看到血液的顏色恢復得差不多了,風玄清在小清塵的胸口處摸了一點兒藥膏,就看到了小清塵胸口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癒合。

「師傅,給小清塵服下去吧!」看來小清塵身體內不僅是有毒素,還有著別人下的蠱!到底是誰?這麼狠心?

風玄清結果飛雪手裡的葯,看著還是普通的黃色的藥丸,嘆了一口氣,「還是差一點兒火候啊!」

「放心,我一定會將小清塵的毒素給清除了的!」飛雪看著此時沉沉睡著的小清塵,眼睛裡面充滿了堅定!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第1438章1438:到底哪裡對不起你

蘇婷婷驚懼地望著杜啟睿,雙手更緊地拽住杜啟睿。

「你……你不能這樣走下去!」

她顫抖著聲音,渾身都在隱隱哆嗦。

「難道在你的心裡,住著的,就只有仇恨嗎?」

杜啟睿微微收緊瞳孔,眼角眉梢似乎柔軟稍許,但那微薄的柔軟,很快便被肅冷覆滅。

「婷婷,有些事,可以放得下,但是有些事,是窮其一生也難放下的!」

蘇婷婷心口鈍痛難忍,眼裡瞬時蒙上一層水霧。

「所以說,你還要繼續報仇,繼續走下去……那麼我呢?我在你眼裡,到底算什麼?你報復的工具?增強你自身力量的踏板?」

「所以,你才會娶我!才會這麼快地,接管蘇家所有事務,包括涉足你最厭惡的商場。」

「杜啟睿,為了你的仇恨,你怎麼可以做出這麼大的犧牲?」

「也包括我在內!!」

蘇婷婷力竭地喊著,眼中的淚水終於掉落了下來。

杜啟睿當即心口一酸,趕緊抬手幫蘇婷婷將臉蛋上的淚珠擦拭去。

「婷婷,我……」

杜啟睿一開口,聲音便頓住了。

在面對這個女人的時候,他很多時候,都是迷茫的,甚至連堅持多年的信念也會被輕易動搖。

之前,因為這個女人的付出,他確實選擇放棄復仇了。


他想要在蘇老爺子過世后,好好照顧蘇婷婷,讓她不要再孤苦無依。

可當他無意中發現蘇老爺子的密碼箱,破解密碼后,從中取出一份關於安可馨潛入蘇雅病房之後匆匆離開的視頻錄像副本時,他心底已經消弭的仇恨,竟然輕易再度重新燃燒起來。

他猶豫很久,到底要不要將這份視頻,交給警方。

雖然證據有些薄弱,但是完全可以證明,在蘇雅死之前,最後潛入病房的人,正是安可馨。

陸羿辰已經銷毀了蘇雅的驗屍報告,但杜啟睿清楚記得,在蘇雅的身體內,發現了過量的藥物,才會導致蘇雅喪命。


他總覺得,自己能深切體會到,蘇雅臨死之前,一個人躺在病房裡的無助和絕望。

每每想到這個,他的心便如千針萬刺一樣的難受。

「婷婷,那是你的姐姐,你難道就一點都不想為她報仇?那可是你最親的人!」

蘇婷婷一步步後退,和杜啟睿拉開距離。

「雖然她是我的親姐姐,但她也是……」蘇婷婷深吸一口氣,「奪走我最愛男人之心的女人。」

「我實在接受不了,我的丈夫的心裡,一直都有姐姐的影子!」

「啟睿,你知道嗎?你放不下姐姐的仇恨,便意味著,你還沒有忘記姐姐!」

「你早就知道,我愛的人是她!」杜啟睿道。

蘇婷婷可笑地喃喃起來,「是啊!我早就知道,你最愛的人是姐姐!是我自不量力,痴心妄想了。」


杜啟睿聽見這種話,頓覺喉口堵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