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了李潔正想去和紅玫瑰以及彩虹碰杯時,李大小姐卻還是沒坐下,反而側移了兩步,攔住了李潔的去路。

「李小姐?」李潔有些不悅的問了句。

「把康斯坦丁交給我,多少金幣說個數?」

李潔不由一陣的惱火:「真沒看出來,李大小姐還買賣人口呀!」

這話讓李大小姐一呆,隨即立刻盯著李潔眼中有了怒意,此時早已站到了李大小姐旁邊的小玉趕緊滅火:「李會長,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光明教會宣布康斯坦丁樞機大主教出去雲遊修鍊去了,但隨即又宣布得知康斯坦丁下落的人可以得到重獎,這有些前後矛盾,現在我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雖然還不知道獎勵的是什麼,但獎勵的教會聲望可是不少,最起碼可以讓我們的公會駐地由鎮子的級別升到小型城鎮的級別,你處置了康斯坦丁樞機大主教,只不過是殺人立威罷了,實際的好處也就這些,還不如我們交換下,你現在面臨大戰,金幣和物資不是更實際?」

「謝謝你們的好意了,不過我不缺錢!」李潔硬邦邦的扔下一句,不理會李大小姐和小玉,徑直去了紅玫瑰和彩虹的桌子。

在向來拿錢砸人的李大小姐面前說自己不缺錢,李潔就是存心氣氣李大小姐的,免的李大小姐一點挫折都不經歷,這對她的健康成長不好!

李大小姐顯然沒體會到李潔的良苦用心,抽出法杖就要和李潔干架,小玉嚇的臉都白了,在這裡打架,李潔絕不會有什麼事情,但自己這幫子會內精英可是一個都不可能活著走出議政大廳了,沒看到對面一群**oss小boss都盯著呢嗎!?大小姐也真是的,向來穩重,智計百出的,但不知道怎麼了,碰上李潔就亂了方寸了!

好不容易勸下了李大小姐,李大小姐氣呼呼的坐下后不久也就平靜了,連她自己都為自己猛然爆的怒氣有些不明所以,此刻冷靜了些后立刻使了個眼色給小玉,朝李潔和紅玫瑰以及彩虹三人正聊的歡實的方向努嘴巴。

不一會小玉就回報,李潔拜託紅玫瑰和彩虹幫他收購硫磺,有多少收多少,高價的也收!

「要硫磺幹什麼?沒聽說過有那個專業需要硫磺礦的?難道是做**?」

「不可能吧?這可是冷兵器時代的遊戲!」小玉有些不確定的說著。

「不管了,你給會裡那幫子商人說,把市面上的硫磺礦都收了,再打打廣告收硫磺礦。」

小玉答應了一聲,下去給會內的商人們消息去了。

李潔對此還一無所知,和紅玫瑰以及彩虹談妥了事情,李大小姐帶來的其他人李潔舉杯一起喝了,也就和老王聊了幾句后就去找戴克和金克喝酒了。

和戴克和金克喝酒時,幾句話就交換了情報。

然後就是和自己手下的將領們熱鬧了好一陣子,雖然將領們有些詫異原本是高級顧問的安娜貝爾怎麼忽然成了領主大人的侍女了!?不過看起來安娜貝爾並沒有什麼怨恨和不滿的地方,再想想安娜貝爾是個女孩子,和領主大人玉成之後退居二線倒是也說的過去。

卻不知道安娜貝爾已經很是感激李潔了,李潔給她面子,沒把她曾經當過間諜的事情公開出去,也沒有重責,只求活下去的安娜貝爾自然很恭順的沒什麼意見。

在將領里轉了一圈,李潔主要和馬克西姆談了談,聽了下他在紫色花山地的見聞。

據馬克西姆說紫色花山地的情況很不好,野蠻人很多部族都在飢餓的邊緣掙扎著,那裡也就成了叛軍展壯大的溫床,此前紫色花山地還能拿皮貨和山地中出產的金銀寶石和礦物和光影城換取一些生活必需品,但光影城內亂后,對其本身的生產業造成了極大的破壞,其中也有光明教會控制辛德瑞拉期間蓄意的對生產設施進行的破壞,雙重打擊下,目前光影城能勉強保住人類的口糧就算不錯了,已經拿不出來多餘的糧食和布匹與野蠻人部族進行貿易了,這讓野蠻人幾乎都生活在死亡的邊緣,此次他去紫色花山地接人,雖說故土難離,可是在飢餓和死亡的威脅下,還是有數萬野蠻人願意跟著他走,如果加上這些人的家屬的話,十多萬人都是有的,不過馬克西姆考慮到李潔可能不需要那麼多的人,只是挑選了其中看起來很是健壯的野蠻人隨行,加上士兵們的家屬和這些人的家屬,總共也有三萬多人跟來了。

對此李潔誇獎了馬克西姆辦事仔細了,本來是人越多越好,可是現在火山城極有可能不保的情況下,人多就是累贅了。

更新時間:2o12-12-27

奧蕾莉亞似乎明白李潔的心情,帶著安慰意味的對李潔笑了下,但也沒說什麼。【無彈窗.】

和三姐妹中最小的溫蕾薩敬酒時,溫蕾薩倒是沒說什麼,羅寧在一邊急匆匆的問著:「領主大人,那位可是康斯坦丁樞機大主教大人!?他怎麼會落在你們手裡!?」

「你既然都知道了還問,羅寧,你不信教吧?管那麼多幹什麼,對了,我什麼時候能喝上你的喜酒?」李潔笑問。

羅寧稍微有些尷尬,嬌小的溫蕾薩滿面通紅,悄悄的往羅寧身後站了站。

「就快了吧,到時候一定邀請領主大人參加我們的婚禮,嗯,我雖然不信教,但是光明教會無可置疑的是代表著幾乎全人類信仰的精神領袖,這是不能忽視的事實,我也不否認光明教會內部問題重重,但正因為這樣,像康斯坦丁樞機大主教這種正直和有心改良教會的人才顯的無比重要,有可能的話,還請領主大人多加考慮,最好能放還康斯坦丁樞機大主教!」

李潔聽了只能說羅寧還真夠幼稚的,當然,李潔也不否認羅寧還是有頭腦和熱情的。

「現在我還不知道為什麼黑暗王國要把康斯坦丁帶到我這裡來,他現在人還在黑暗王國的掌握之中,不是我說了算的,如果黑暗王國把康斯坦丁交給了我處置,我會好好考慮的。」

羅寧似乎也覺的自己剛才說的唐突了,但他也不後悔,他也和康斯坦丁沒什麼關係,只不過從大局上考量給康斯坦丁求了句情,這羅寧就覺的自己做的夠了,於是也不在說什麼了,帶著溫蕾薩一起和李潔碰了三杯酒。

看著溫蕾薩小鳥依人般的一切都是羅寧說了算,李潔再次羨慕羅寧的好運氣,恐怕他將是第一個娶了高等精靈老婆的人類!

下一個是蘇珊侯爵,蘇珊侯爵喝酒時有些興奮:「領主大人,看起來里奧王對您夠寵信的了,把康斯坦丁都交給您來處置了,兩軍對戰之時把康斯坦丁拉到陣前一刀砍了!哈!對面聯盟的傢伙們的臉色一定十分的精彩!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李潔也隱約猜到了里奧王為什麼把康斯坦丁送來了,自己給黑暗王國立了不少的大功,黑暗王國在自己有難時不管不問也有些說不過去,於是確定了不能從康斯坦丁嘴裡挖出些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后,就把這個俘虜給自己送了過來,交給自己處置,當然,這其中少不了卡薩老師的功勞,蘇珊說的可能也就是黑暗王國的打算了,不過現在李潔也不敢最終確定。

「現在還不好說,等宴會完了我們去問下馬庫斯就知道了。」

「嗯!不行就我來動手,殺了康斯坦丁他的血也不能浪費了!」蘇珊侯爵興奮的猩紅色的利爪都不知覺的長出來了一些。

蘇珊侯爵的座位就在瑞雯公主邊上,李潔注意到瑞雯公主聽了蘇珊侯爵的話有些皺眉,也就不打算和蘇珊侯爵說下去了,答應了要是殺康斯坦丁的話一定請蘇珊侯爵動手,這才走去下一桌。

下一桌就是李大小姐了。

李潔正想感謝李大小姐親來祝賀自己時,話還沒出口,李大小姐就笑容滿面的說著:「看不出來呀,李會長也有結婚的這一天,恭喜了!」

李大小姐說著就端起了酒杯。

李潔聽的很不是滋味,什麼叫我也有結婚的這一天!不否認現實里想娶個順心的老婆難上加難,但遊戲里娶個老婆也不行嗎?雖然還不知道是否和自己的心意。

李潔也沒了什麼說話的心情,徑直和李大小姐遙舉了杯子喝了三杯。

喝完了李潔正想去和紅玫瑰以及彩虹碰杯時,李大小姐卻還是沒坐下,反而側移了兩步,攔住了李潔的去路。

「李小姐?」李潔有些不悅的問了句。

「把康斯坦丁交給我,多少金幣說個數?」

李潔不由一陣的惱火:「真沒看出來,李大小姐還買賣人口呀!」

這話讓李大小姐一呆,隨即立刻盯著李潔眼中有了怒意,此時早已站到了李大小姐旁邊的小玉趕緊滅火:「李會長,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光明教會宣布康斯坦丁樞機大主教出去雲遊修鍊去了,但隨即又宣布得知康斯坦丁下落的人可以得到重獎,這有些前後矛盾,現在我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雖然還不知道獎勵的是什麼,但獎勵的教會聲望可是不少,最起碼可以讓我們的公會駐地由鎮子的級別升到小型城鎮的級別,你處置了康斯坦丁樞機大主教,只不過是殺人立威罷了,實際的好處也就這些,還不如我們交換下,你現在面臨大戰,金幣和物資不是更實際?」

「謝謝你們的好意了,不過我不缺錢!」李潔硬邦邦的扔下一句,不理會李大小姐和小玉,徑直去了紅玫瑰和彩虹的桌子。

在向來拿錢砸人的李大小姐面前說自己不缺錢,李潔就是存心氣氣李大小姐的,免的李大小姐一點挫折都不經歷,這對她的健康成長不好!

李大小姐顯然沒體會到李潔的良苦用心,抽出法杖就要和李潔干架,小玉嚇的臉都白了,在這裡打架,李潔絕不會有什麼事情,但自己這幫子會內精英可是一個都不可能活著走出議政大廳了,沒看到對面一群**oss小boss都盯著呢嗎!?大小姐也真是的,向來穩重,智計百出的,但不知道怎麼了,碰上李潔就亂了方寸了!

好不容易勸下了李大小姐,李大小姐氣呼呼的坐下后不久也就平靜了,連她自己都為自己猛然爆的怒氣有些不明所以,此刻冷靜了些后立刻使了個眼色給小玉,朝李潔和紅玫瑰以及彩虹三人正聊的歡實的方向努嘴巴。

不一會小玉就回報,李潔拜託紅玫瑰和彩虹幫他收購硫磺,有多少收多少,高價的也收!

「要硫磺幹什麼?沒聽說過有那個專業需要硫磺礦的?難道是做**?」

「不可能吧?這可是冷兵器時代的遊戲!」小玉有些不確定的說著。

「不管了,你給會裡那幫子商人說,把市面上的硫磺礦都收了,再打打廣告收硫磺礦。」

小玉答應了一聲,下去給會內的商人們消息去了。

重生種田去 李潔對此還一無所知,和紅玫瑰以及彩虹談妥了事情,李大小姐帶來的其他人李潔舉杯一起喝了,也就和老王聊了幾句后就去找戴克和金克喝酒了。

和戴克和金克喝酒時,幾句話就交換了情報。

然後就是和自己手下的將領們熱鬧了好一陣子,雖然將領們有些詫異原本是高級顧問的安娜貝爾怎麼忽然成了領主大人的侍女了!?不過看起來安娜貝爾並沒有什麼怨恨和不滿的地方,再想想安娜貝爾是個女孩子,和領主大人玉成之後退居二線倒是也說的過去。

卻不知道安娜貝爾已經很是感激李潔了,李潔給她面子,沒把她曾經當過間諜的事情公開出去,也沒有重責,只求活下去的安娜貝爾自然很恭順的沒什麼意見。

在將領里轉了一圈,李潔主要和馬克西姆談了談,聽了下他在紫色花山地的見聞。

據馬克西姆說紫色花山地的情況很不好,野蠻人很多部族都在飢餓的邊緣掙扎著,那裡也就成了叛軍展壯大的溫床,此前紫色花山地還能拿皮貨和山地中出產的金銀寶石和礦物和光影城換取一些生活必需品,但光影城內亂后,對其本身的生產業造成了極大的破壞,其中也有光明教會控制辛德瑞拉期間蓄意的對生產設施進行的破壞,雙重打擊下,目前光影城能勉強保住人類的口糧就算不錯了,已經拿不出來多餘的糧食和布匹與野蠻人部族進行貿易了,這讓野蠻人幾乎都生活在死亡的邊緣,此次他去紫色花山地接人,雖說故土難離,可是在飢餓和死亡的威脅下,還是有數萬野蠻人願意跟著他走,如果加上這些人的家屬的話,十多萬人都是有的,不過馬克西姆考慮到李潔可能不需要那麼多的人,只是挑選了其中看起來很是健壯的野蠻人隨行,加上士兵們的家屬和這些人的家屬,總共也有三萬多人跟來了。

對此李潔誇獎了馬克西姆辦事仔細了,本來是人越多越好,可是現在火山城極有可能不保的情況下,人多就是累贅了。 ?更新時間:2o12-12-27

和馬克西姆談完,李潔和歌德隨便聊了幾句,歌德的第七軍團在前一戰中幾乎損失殆盡,李潔此前的補充計劃也不包括第七軍團,就是為了讓歌德在新來的野蠻人族群中自己挑選,歌德原本就是野蠻人部族的一位大族長,那些野蠻人也肯定對歌德的命令心服口服的不會生什麼事來。【風雲閱讀網.】

歌德對此表示了感謝,並保證儘快訓練出一隻能征善戰的精銳騎兵軍團出來,只是馬匹肯定不足,只能先訓練些科多獸重騎兵來。

李潔點頭答應了此戰過後就給歌德尋找馬匹,這才和馬庫斯開始喝酒,期間也沒談什麼公事,馬庫斯也知道不是時候,只是聊了下各自的近況。

大廳里都敬完了酒,李潔打了招呼,讓安娜貝爾和阿德拉及凱瑟琳招呼下在場的賓客,自己出去在士兵當中走一圈。

等和士兵們同樂完了,李潔回來后全場共同舉杯了數次后基本上就各自活動了,給辛德瑞拉送飯的事情李潔特意讓小小兔去,小小兔有些緊張的拿著銀盤子端著一小碗加了香料的蜂蜜給辛德瑞拉送了過去,李潔則先招呼了馬庫斯帶著康斯坦丁去小會客廳會談,包括蘇珊侯爵也跟了來,李潔最後想了想把洛蘭騎士和魔門奈爾以及安娜貝爾都請了過來。

李潔在小會客廳等人時,小小兔看著自己端著的這一小碗蜂蜜也是腹誹不已,就算小小兔本身的飯量小鳥似的,但是這隻夠二口喝的蜂蜜也能算是午餐嗎?小小兔卻不知道地下世界不管什麼習俗,都有一種慣例,新娘子結婚當天也就中午這兩口加了香料的蜂蜜了,然後一天一夜裡都沒什麼東西吃,這是為了防止某些不怎麼情願的新娘子洞房時有力氣反抗自己的丈夫,也讓當丈夫的對付自己的妻子省些力氣,妻子餓的手軟腳軟的,就算反抗也反抗不到那裡去,這這麼回事!

進了主卧室,辛德瑞拉一個人還是老老實實沉默不語的坐在床上,看到丈夫派人來給自己送午飯了,辛德瑞拉才從雕像般的呆坐中活了過來,對於小小兔送上前的那一小碗蜂蜜,辛德瑞拉早就知道這回事,也沒怎麼驚訝,伸手拿了過來,一手掀開些面紗,一手端著小碗把芬芳甜蜜的蜂蜜水給喝了,然後放下面紗,把小碗重新放在小小兔端著的銀盤上。

小小兔鬆了口氣,對於李大哥在遊戲中的妻子,小小兔對上了也是心裡有些不安的感覺,深恐自己喜歡李大哥的事情被這人知道了那就太尷尬了,正打算端著銀盤子溜出去,辛德瑞拉卻叫住了她。

小小兔的不安頓時加劇,站在原地低著頭有些慌亂。

「……你是我丈夫的侍女?」辛德瑞拉從面紗后打量著嬌小的小小兔,自辛德瑞拉開始坐床起,她就已經是李潔的妻子了,所以稱呼也就變了,叫住小小兔的緣故是,如果小小兔也是自己丈夫的侍女,並且是寵信的侍女的話,那麼從小小兔的體型上可以看出自己丈夫的喜好來,身材如此高挑的自己以後的日子可是更加的不好過了!

「不是的!您不要誤會,我只是會長……領主大人手下的附屬小領主。」

「……那還不都是一樣的?……好了,你下去吧。」辛德瑞拉談談的說著,心裡卻有些苦澀的滋味。

小小兔有些迷惑不解,也不知道生什麼事情了,從卧室里剛走出來,兩名侍女就攔住了她,小小兔一驚,有些慌亂時,兩名侍女就把一小堆金銀珠寶放在了小小兔端著的銀盤子里,這就是李潔讓小小兔來送飯的緣故了,因為李潔知道辛德瑞拉按照禮節會給賞賜,只不過是想讓小小兔高興下。

小小兔迷迷糊糊的端著幾乎放滿了的沉甸甸的銀盤子出來后立刻就被女孩子們圍住了紛紛詢問,看到那一盤子奢侈品更是羨慕,這些奢侈品很值錢,雖然對玩家沒實際的用處,但是可以裝飾玩家自己的房間,男玩家也是爭相求購拿來換女玩家的歡心,那可是實打實的成堆的金幣!

而小小兔不理會會裡姐妹們的嚷嚷,還在想著辛德瑞拉的話,已經十九歲了的小小兔似乎想明白了,辛德瑞拉的意思是自己也是領主大人的情人,可是辛德瑞拉既然都這麼認為了,怎麼可能還給這麼多的好東西?難道她不在意嗎?還是有心討好自己?可自己用不著她來討好嗎!?

其實小小兔最後一點猜對了,特意給的賞賜很多,就是討好小小兔,辛德瑞拉雖然嫁過來是正妻,但新嫁娘並不見得就會討丈夫的歡心,說不定還沒有以前丈夫的情人受到的寵信更多,辛德瑞拉為了自己以後的日子好過點,脾氣很柔和的她也只能選擇這種示弱的做法了。

李潔此時已經召集齊了人,就在議政大廳邊上的小會客廳都閑坐了下來,就連包括犯人身份的康斯坦丁,也是淡然就坐,就是腳鐐拖地的聲音有些刺耳。

李潔先和馬庫斯聊了幾句,確定了里奧王讓馬庫斯把康斯坦丁帶來就是為了給自己提供幫助的后,再次確定了隨便自己怎麼處置康斯坦丁,黑暗王國都不會有意見,只要李潔認為對自己有幫助就行了后,李潔鄭重的對里奧王和維德妮娜統帥表示了感謝和敬意!

在馬庫斯帶來的文件上籤署了自己的頭銜和名字后,馬庫斯就表示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任務,算是把康斯坦丁交到了李潔的手中,地下就滿身輕鬆的喝起了葡萄酒。

李潔則開始正式向在場的人介紹了下康斯坦丁的身份,不管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康斯坦丁也溫和的笑著對在場的人點了點頭,和蘇珊侯爵打招呼時康斯坦丁微不可查的苦笑了下,正是因為自己當初看走了眼,更沒想到如此漂亮可愛的小女孩子是亡靈,也就大意的沒拿偵測亡靈魔法測試下,這個大意最終導致了自己目前的處境,想起來也是自己咎由自取,康斯坦丁就只能苦笑了。

和李潔打招呼時康斯坦丁很鄭重,如果說蘇珊的失誤讓自己身陷牢籠的話,那麼眼前的這位地下領主就是讓自己的計劃全面崩潰的罪魁禍了!康斯坦丁自然對李潔滿是恨意,但對其軍事才能和大局觀還是給予了尊重。

和魔門奈爾打招呼時,康斯坦丁對魔門奈爾的叛變一點都不感覺到驚訝,連自己訓練出來的侍從都在危機時刻只想著自身的利益,甚至不惜讓自己走投無路,他還能指責魔門奈爾什麼呢!?

魔門奈爾則有些不敢看康斯坦丁,極其尷尬的側著身子向康斯坦丁行禮,然後找了個最角落的位置坐了下來。

聖誕節那天就想著給讀者們道一聲聖誕快樂,不過本人一向不怎麼注重洋節,現在終於想起來了,補上!

更新時間:2o12-12-27

和馬克西姆談完,李潔和歌德隨便聊了幾句,歌德的第七軍團在前一戰中幾乎損失殆盡,李潔此前的補充計劃也不包括第七軍團,就是為了讓歌德在新來的野蠻人族群中自己挑選,歌德原本就是野蠻人部族的一位大族長,那些野蠻人也肯定對歌德的命令心服口服的不會生什麼事來。【風雲閱讀網.】

歌德對此表示了感謝,並保證儘快訓練出一隻能征善戰的精銳騎兵軍團出來,只是馬匹肯定不足,只能先訓練些科多獸重騎兵來。

李潔點頭答應了此戰過後就給歌德尋找馬匹,這才和馬庫斯開始喝酒,期間也沒談什麼公事,馬庫斯也知道不是時候,只是聊了下各自的近況。

大廳里都敬完了酒,李潔打了招呼,讓安娜貝爾和阿德拉及凱瑟琳招呼下在場的賓客,自己出去在士兵當中走一圈。

等和士兵們同樂完了,李潔回來后全場共同舉杯了數次后基本上就各自活動了,給辛德瑞拉送飯的事情李潔特意讓小小兔去,小小兔有些緊張的拿著銀盤子端著一小碗加了香料的蜂蜜給辛德瑞拉送了過去,李潔則先招呼了馬庫斯帶著康斯坦丁去小會客廳會談,包括蘇珊侯爵也跟了來,李潔最後想了想把洛蘭騎士和魔門奈爾以及安娜貝爾都請了過來。

李潔在小會客廳等人時,小小兔看著自己端著的這一小碗蜂蜜也是腹誹不已,就算小小兔本身的飯量小鳥似的,但是這隻夠二口喝的蜂蜜也能算是午餐嗎?小小兔卻不知道地下世界不管什麼習俗,都有一種慣例,新娘子結婚當天也就中午這兩口加了香料的蜂蜜了,然後一天一夜裡都沒什麼東西吃,這是為了防止某些不怎麼情願的新娘子洞房時有力氣反抗自己的丈夫,也讓當丈夫的對付自己的妻子省些力氣,妻子餓的手軟腳軟的,就算反抗也反抗不到那裡去,這這麼回事!

進了主卧室,辛德瑞拉一個人還是老老實實沉默不語的坐在床上,看到丈夫派人來給自己送午飯了,辛德瑞拉才從雕像般的呆坐中活了過來,對於小小兔送上前的那一小碗蜂蜜,辛德瑞拉早就知道這回事,也沒怎麼驚訝,伸手拿了過來,一手掀開些面紗,一手端著小碗把芬芳甜蜜的蜂蜜水給喝了,然後放下面紗,把小碗重新放在小小兔端著的銀盤上。

小小兔鬆了口氣,對於李大哥在遊戲中的妻子,小小兔對上了也是心裡有些不安的感覺,深恐自己喜歡李大哥的事情被這人知道了那就太尷尬了,正打算端著銀盤子溜出去,辛德瑞拉卻叫住了她。

小小兔的不安頓時加劇,站在原地低著頭有些慌亂。

「……你是我丈夫的侍女?」辛德瑞拉從面紗后打量著嬌小的小小兔,自辛德瑞拉開始坐床起,她就已經是李潔的妻子了,所以稱呼也就變了,叫住小小兔的緣故是,如果小小兔也是自己丈夫的侍女,並且是寵信的侍女的話,那麼從小小兔的體型上可以看出自己丈夫的喜好來,身材如此高挑的自己以後的日子可是更加的不好過了!

「不是的!您不要誤會,我只是會長……領主大人手下的附屬小領主。」

「……那還不都是一樣的?……好了,你下去吧。」辛德瑞拉談談的說著,心裡卻有些苦澀的滋味。

小小兔有些迷惑不解,也不知道生什麼事情了,從卧室里剛走出來,兩名侍女就攔住了她,小小兔一驚,有些慌亂時,兩名侍女就把一小堆金銀珠寶放在了小小兔端著的銀盤子里,這就是李潔讓小小兔來送飯的緣故了,因為李潔知道辛德瑞拉按照禮節會給賞賜,只不過是想讓小小兔高興下。

小小兔迷迷糊糊的端著幾乎放滿了的沉甸甸的銀盤子出來后立刻就被女孩子們圍住了紛紛詢問,看到那一盤子奢侈品更是羨慕,這些奢侈品很值錢,雖然對玩家沒實際的用處,但是可以裝飾玩家自己的房間,男玩家也是爭相求購拿來換女玩家的歡心,那可是實打實的成堆的金幣!

而小小兔不理會會裡姐妹們的嚷嚷,還在想著辛德瑞拉的話,已經十九歲了的小小兔似乎想明白了,辛德瑞拉的意思是自己也是領主大人的情人,可是辛德瑞拉既然都這麼認為了,怎麼可能還給這麼多的好東西?難道她不在意嗎?還是有心討好自己?可自己用不著她來討好嗎!?

其實小小兔最後一點猜對了,特意給的賞賜很多,就是討好小小兔,辛德瑞拉雖然嫁過來是正妻,但新嫁娘並不見得就會討丈夫的歡心,說不定還沒有以前丈夫的情人受到的寵信更多,辛德瑞拉為了自己以後的日子好過點,脾氣很柔和的她也只能選擇這種示弱的做法了。

李潔此時已經召集齊了人,就在議政大廳邊上的小會客廳都閑坐了下來,就連包括犯人身份的康斯坦丁,也是淡然就坐,就是腳鐐拖地的聲音有些刺耳。

李潔先和馬庫斯聊了幾句,確定了里奧王讓馬庫斯把康斯坦丁帶來就是為了給自己提供幫助的后,再次確定了隨便自己怎麼處置康斯坦丁,黑暗王國都不會有意見,只要李潔認為對自己有幫助就行了后,李潔鄭重的對里奧王和維德妮娜統帥表示了感謝和敬意!

在馬庫斯帶來的文件上籤署了自己的頭銜和名字后,馬庫斯就表示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任務,算是把康斯坦丁交到了李潔的手中,地下就滿身輕鬆的喝起了葡萄酒。

李潔則開始正式向在場的人介紹了下康斯坦丁的身份,不管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康斯坦丁也溫和的笑著對在場的人點了點頭,和蘇珊侯爵打招呼時康斯坦丁微不可查的苦笑了下,正是因為自己當初看走了眼,更沒想到如此漂亮可愛的小女孩子是亡靈,也就大意的沒拿偵測亡靈魔法測試下,這個大意最終導致了自己目前的處境,想起來也是自己咎由自取,康斯坦丁就只能苦笑了。

和李潔打招呼時康斯坦丁很鄭重,如果說蘇珊的失誤讓自己身陷牢籠的話,那麼眼前的這位地下領主就是讓自己的計劃全面崩潰的罪魁禍了!康斯坦丁自然對李潔滿是恨意,但對其軍事才能和大局觀還是給予了尊重。

和魔門奈爾打招呼時,康斯坦丁對魔門奈爾的叛變一點都不感覺到驚訝,連自己訓練出來的侍從都在危機時刻只想著自身的利益,甚至不惜讓自己走投無路,他還能指責魔門奈爾什麼呢!?

魔門奈爾則有些不敢看康斯坦丁,極其尷尬的側著身子向康斯坦丁行禮,然後找了個最角落的位置坐了下來。

聖誕節那天就想著給讀者們道一聲聖誕快樂,不過本人一向不怎麼注重洋節,現在終於想起來了,補上! ?更新時間:2o12-12-28

和安娜貝爾見禮時,康斯坦丁依稀記得他好像在元老會見過安娜貝爾,此刻安娜貝爾已經冷靜了下來,站在李潔身後,沉靜的回了禮節。【最新章節閱讀.】

拋開思緒,和帶著兜帽,根本就看不清楚面容的洛蘭騎士見禮時,康斯坦丁滿臉的震驚,以他的實力,距離又是如此之近,洛蘭騎士也不加掩飾,康斯坦丁自然很清楚的感知到了洛蘭騎士是一名亡靈生物,可是這具明顯是亡靈生物的軀體內,卻滿是寧靜的大海般深遠的神聖和光明的力量!甚至教皇都比不上面前此人的威勢!再看看洛蘭騎士穿著的最古老樣式的苦修士服裝,康斯坦丁若有所思!

李潔舉行的這次會面主要是想在洛蘭騎士面前證明什麼,想求得的結果就是即使洛蘭騎士依然不打算為自己賣命,但能幫助自己一二就是最好的結果了,所以都介紹完了后,李潔先開了口。

「康斯坦丁,先不論你都在地下世界做了什麼,多少人因為你的策略而死去,包括平民,這些都可以不論,畢竟怎麼說我們都是敵對的關係,我們地下世界自己征戰時也不見得會好到那裡去,所以這些都不論,我們今天就說說你們光明教會內部的問題,我對你們光明教會內部做出的很多人神共憤的事情后,居然還有臉面指責別人是邪惡的異教徒感到不解,想弄明白光明教會關於邪惡是怎麼定義的!」

康斯坦丁注視著李潔沉默著。

李潔先指了指身邊的安娜貝爾:「這位原本是你們光明教會內部元老會的聖火使者,備選聖女之一,您認識她嗎?」

「好像有見過!此前在光影城,我還見到了另一位聖火使者辛蒂法師,也是備選聖女。」康斯坦丁點了點頭,算是確認了安娜貝爾的身份。

「她受教皇委託,前來調查魔門奈爾大牧師的下落,隨後又向聯盟軍隊傳遞了關於我的軍事調動情報,使得我下屬的士兵損失慘重,算是給你們光明教會立了大功,現在請安娜貝爾給你們說說她立功回去了后受到的待遇。」

安娜貝爾平復著心緒,把當初和洛塞斯樞機大主教的言論說了一遍,說完后李潔問:「康斯坦丁,你認為安娜貝爾小姐說的是不是真的?」

康斯坦丁沉默。

「目前我軍和以阿爾薩斯及洛塞斯為的聯盟軍隊大戰在即,我坐擁十幾萬的軍隊,卻不為後勤愁,也不用壓迫我領地的民眾去剝削他們就可以自足,甚至能養活數萬的平民,這其中的緣故想來以你的身份和地位應該很清楚了,這些糧食和物資都是從地精們那裡買來的,地精們是從那裡來的我就不說了,對此您有什麼疑問嗎?」

康斯坦丁搖了搖頭表示沒有。

「我有兩名侍從,現在還在養傷,她們原本也是光明教會教皇下屬的備選侍從,跟隨著魔門奈爾大牧師落在了我的手裡,身為臨時調屬魔門奈爾大牧師的手下,魔門奈爾大牧師要投降她們又有什麼餘力來反抗呢!?在我的手下,她們也沒做什麼對不起光明教會的事情,甚至身體也是清白的,我也沒逼迫她們做什麼,她們想念家人返回了聖城,她們的家人願意傾家蕩產的來贖清她們本就沒有的罪孽,但結果卻是審理此案的艾厄爾樞機大主教看上了她們的美貌,不但要她二人服侍她,還要盡吞她們的家財,這還不算完,要人要錢最後還要人命,你們所謂的邪惡的、狡詐的、惡毒的地下領主都做不出來的事情,你們的樞機大主教卻是做的輕車熟路自然無比,對此事艾厄爾樞機大主教大人您也認識,還同事過,您認為我說謊了嗎!? 巴安女帝 據說此人在光影城還企圖強姦本人現在的妻子,這筆賬我會記著的!」

康斯坦丁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