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啪……

薛一峯一巴掌,拍碎了馬匪頭子天靈蓋。

商隊的人得救,對薛一峯,感恩戴德。

“兩個月來,這一路,我混跡在商隊中,他們給我吃的,用的!我還成功躲避了仇家的追殺!”

“所以,我要幫他們!”薛一峯看着散去的商隊人羣說。

秦楓對這個薛一峯印象還不錯。

“薛兄,來玉鼎國幹什麼?”

薛一峯笑道:“來玉鼎國,當然是參加天才府的萬象大比,爭取加入天才府,成爲一名外門弟子,要是能成爲玉鼎國五大公子之一,那樣最好!”

“你呢,秦楓兄弟!”

二人邊走邊說。

秦楓不想解釋太多,他的特殊身份,暫時還不想讓薛一峯知道,索性說,“我也是!”

薛一峯也不含蓄,直言道:“秦楓兄弟是雙生武魂,儘管你只有靈武境二重的修爲,你的實力,絕對不在我之下!跨越三個小境界的武道妖孽,我還真見過,玉鼎國五大公子之首的祖雍就是其中之一!”

“祖雍這個傢伙,很變態,是五大公子之首,武魂是九天神雷,沒人敢去招惹!”

“祖雍也是天才府,內門絕對實力代表!”

祖雍,天雷武魂!

秦楓沒想到,真的有人覺醒這種武魂。

“我要去挑戰祖雍,就算是死在他手下,我也無怨無悔!”薛一峯堅定的說。

旋即!

薛一峯又是一陣苦笑,“想要成爲天才府的弟子,很難!想要通過萬象大比選拔,也需要資格!”

“什麼資格?”秦楓問道。

蒼焱被白色鯉魚傷了武魂,六道輪迴聖焱,應該不會死!

不知道,蒼焱會加入那個門派?

是萬獸門,還是無極門,又或者是,天刀門和拔劍宗中的一個。

蒼焱這個靈鷲宮的叛徒,罪該萬死,秦楓現在是靈鷲宮掌門,殺死蒼焱,是秦楓最想做的事情,秦楓還在蒼焱的臉上,留下了一道傷疤。

“想要通過萬象大比進入天才府的視野,先要去獵殺妖獸和魔族!”

薛一峯看着秦楓,“魔族最近很是活躍,出現在玉鼎國的千獸山,都是一些低級的魔兵,魔屍,魔族貽害蠻荒大陸的人族!每個人都要收集足夠的妖核,去千獸山歷練!優勝劣汰,最後活下來的少部分人,纔有資格參加萬象大比!”

“當然了,如果有皇族血統,內部也可以弄得名額,不過,這樣的待遇,我薛一峯是沒辦法享受的!”

這種競爭的方式,確實有些殘忍!

秦楓看着遠處整齊輝煌的宮殿,跨闊的石街,馬上就要進入玉鼎國皇城了,“武道修爲有要求嗎?如果是武師境的強者進入千獸山,那豈不是很不公平!”

“最低靈武境三重修爲,最高靈武境五重修爲!低於靈武境三重,高於靈武境五重都沒辦法進去!千獸山有武道修爲限制大陣!”

“所有武修,通過傳送大陣進入千獸山,沒有人能逃過天才府長老的眼睛!”

“報名的時間,不多了!千獸山選拔結束後,纔會進行天才府的萬象大比!”

薛一峯接連說道。

秦楓隨口說道:“薛兄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我經歷過一次,所以很明白!”薛一峯笑了,“這一次,無論如何,我也要成爲天才府的外門弟子,只要天才府的修煉資源是最好的!說不定還能飛黃騰達,進入皇宮!”

秦楓與薛一峯兩人,走進玉鼎國南城門。

這裏,街道很寬,賣戰兵武器,靈藥丹藥,功法武技的人最多,叫賣聲沒不絕於耳!

“滅魂拳!玄級下品武技!一千靈石!”

“皓月長槍!靈器戰兵,只賣三千靈石。”

靈武境三重的武修,隨處可見,甚至偶爾還有武師境的武者出現,一些武修身邊有馴服的妖獸,這些武者大多都是萬獸門的弟子。

很多蠻獸,兇獸都成了富家公子胯下的坐騎。

“大爺,過來玩一會啊!”

“這位公子,來寵幸小娘子啊!”

“新花魁來啦,絕對讓大爺們滿意!”

怡紅院二樓的臺階上,十幾個花枝招展,穿着暴露的少女搔首弄姿,嬌聲底氣,頻頻喊叫。

轟隆隆!


地面震顫……

巨型蜥蜴四足蹬踏,伸着舌頭,蜥蜴的背上,坐着一個目光陰冷的紅衣少年,“給小爺讓路,滾開!”

薛一峯帶着秦楓,來到了天才府的外門,這裏人滿爲患,都是來報名才加千獸山選拔的武修。

人羣中,一個穿着金色龍袍,滿頭金髮的背影,秦楓看着特別熟悉。

是蒼焱!!!

他也來報名了!

蒼焱感知力強於很多人,慢慢轉身,一眼就看到了秦楓,蒼焱臉上那道傷疤,依舊清晰可見。

“秦楓!”蒼焱咬牙道。 不可一世的蒼焱,曾經是靈鷲宮內門第一人,靈鷲宮掌門駱震南對蒼焱寄予厚望,希望蒼焱能帶領靈鷲宮,走的更遠。

哪成想,蒼焱狼子野心,背叛宗門,打傷白袍長老。

在靈鷲峯外門弟子大考覈,秦楓以雜役弟子的身份,打敗了蒼焱,蒼焱敗了!

敗得很徹底!

臉上,還留下一道恥辱的傷疤。

蒼焱的六道輪迴聖焱武魂,被秦楓的霸天金龍所傷,口噴腥血,摔下靈鷲峯生死臺。

四大門派對蒼焱紛紛爭奪,都想讓蒼焱加入。

無極門有葉鯤鵬,蒼焱沒有選擇,萬獸門的弟子,大多數有馴獸天賦,妖獸是他們的戰寵,蒼焱也沒有去!

天刀門,蒼焱斷然拒絕。

蒼焱選擇了拔劍宗!

拔劍宗也是四大門派中,實力較爲強勁的。

蒼焱直接成爲拔劍宗內門弟子,今天報名參加天才府萬象大比考覈,就是想成爲玉鼎國五大公子之一,享受更好的待遇和修煉資源。

再次見到秦楓,蒼焱雙眼似火。

殺!

殺氣騰騰。

“哦!秦楓兄弟!”薛一峯看了蒼焱一眼,“對面那個穿着金色龍袍的傢伙,真是不低調啊!龍袍也敢穿出來!他,好像對你很仇視!”

秦楓與蒼焱對視,“那當然!這個人叫蒼焱,不可一世,是宗門叛徒!我今天就要清理門戶,殺了這個欺師滅祖的混蛋!”

“哎!秦楓兄弟,這裏可是天才府,是禁止打鬥的!”

“天才府可是老虎,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秦楓憤怒到了極點,蒼焱必須死,“什麼天才府,我纔不管!”

轟的一聲。

秦楓爆發出靈武境二重巔峯修爲的武者氣息,氣息綿柔,剛柔並進,但從修爲氣息上來看,足足有靈武境五重修爲的氣勢。

“秦楓兄弟,果然很強!實力絕對不在我之下!”薛一峯的武道天賦一般,全靠努力和勤奮。

一陣陣炙熱的氣浪把人羣衝散……

蒼焱金色的龍袍燃燒着青色的火焰,雙目的眼眸都燃燒起來。

“靈武境五重修爲!”秦楓淡淡的一笑,想不到,蒼焱竟然突破了靈武境四重修爲。

“拔劍宗!”秦楓看到了蒼焱腰部的弟子身份玉牌,這玉牌,四大門派圍剿靈鷲宮之時,秦楓見過!

蒼焱這個混蛋叛徒,加入了拔劍宗。

蒼焱腳下踩着火遁,雙掌合十,“六道輪迴聖焱!聖焱蟾蜍!”

呱呱!

一隻燃燒着紅色火焰的大蟾蜍,一蹦一跳。


蟾蜍張開嘴,一團火球噴了出來!

秦楓早就迎了上去,“乾坤九劍,九劍劍訣,金克木!金劍木劍二合爲一!”

這一招,金克木,金木劍訣,是秦楓最厲害的招式!

秦楓沒有保留,只想一擊致命。

“這兩個人是不是瘋了!這裏是天才府的地盤!敢在這裏撒野!”

“誰說不是呢!那個穿金色龍袍的傢伙,是拔劍宗弟子,好像叫蒼焱,聽說來自伏魔城的靈鷲宮,這一次萬象大比,傳言是能戰勝玉鼎國五大公子之首祖雍的人?!”


“拔劍宗還沒有皇城五大公子,這蒼焱是火焰武魂,太霸道了!”

“對面那個白衣小子是誰啊?才靈武境二重修爲,也敢跟蒼焱敵對?”

“還沒看出來啊!這兩個人都憋住一股勁,那仇恨,除了睡妻殺父之仇,都沒有那麼深的仇恨了!”

薛一峯毫不遲疑。

轟的一聲,釋放蒼山武魂,薛一峯的武魂是一座巍峨險峻的高山,屬於五行“土”武魂的異種武魂。

“秦楓兄弟,我來助你一臂之力!”薛一峯擔心秦楓不是蒼焱的對手,果斷出擊,準備幫忙,儘管在天才府這裏打鬥動手,是不明智的選擇。

天才府禁止一切械鬥,弟子之間想要切磋,需要經過掌門人的同意。

進入天才府的人,都是天之驕子,他們需要成長的過程,要是死在弟子間的爭鬥中,實屬可惜。

瀟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