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草尼瑪的!”

鄒忌的臉上被劃了一下,好在不是很深,但也是很疼的,小腿上也被劃了一下,應該是那個裝死的人偷襲的。

鄒忌大罵一聲,整個人身上的氣勢驟然之間發生了鉅變!

“哐!”

鄒忌直接一拳砸在一個人的身上。

那人頓時飛了出去,還捎帶着砸了幾個人。

鄒忌詫異地看了眼自己的拳頭,心中暗道,這纔是內氣的三分之二,竟然就這麼強了,如果是全部內氣的話,肯定更厲害,可惜啊,可惜自己晚上在小黑屋裏訓練的時間太短了……

“忌哥小心!”

申大龍一句話直接把鄒忌給叫醒了,然後鄒忌一歪頭,正看見一個刀刃朝着自己的腦袋就砍過來了,鄒忌連忙一躲,堪堪躲了過去……

“媽的!”

鄒忌大罵一句,然後又是一拳直接打飛一個人。

“哈哈,這力量就是好用啊!來讓我爆你們菊花吧!哈哈!”

鄒忌大聲地笑道,一邊笑,還一邊和人戰鬥着,基本上就是一拳解決一個,儼然之間,鄒忌已經成爲戰神了一般。

一旁的申大龍和張小兵看着鄒忌眼珠子睜大大大的,都疑惑鄒忌怎麼突然只見變得這麼強。


而在遠處戰鬥的小李等人看到鄒忌這個樣子也是頗爲驚訝。

其他的人看到自己一方的鄒忌這麼兇猛,那可是直接信心大增啊,一個個的頓時都像打了雞血一般。

終於,軒轅峯這邊慢慢地佔了上風……

在一個山丘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了幾個人,爲首的是兩個高大的男子,他們身後還有數不清的黑衣男子,只見其中一個男子看着下面戰鬥的鄒忌說道。

“這是個好苗子,應該年齡不大,不錯,體內的內氣很不一般!”

旁邊另一個高大的黑衣男子面露詫異,“哦?歐陽家主,這世界上也有你感興趣的東西?”

只見那歐陽家主笑了笑,看都不看自己身邊這個人,淡淡說道,“軒轅劍,聽好了,我感興趣的,不叫東西,都是我口中的食物,我習慣把它們,慢慢地攆碎,然後一點一點消滅,至於軒轅家族,我還是不感興趣的……”


那軒轅劍明顯的臉色變了一下,但是還是笑着說道,“那爲什麼我請歐陽家主來,你爲什麼還會來呢?”

那歐陽家主慢慢地轉過頭來,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呵呵,我只是對你父親感興趣罷了……” 軒轅劍聽見這話沒有生氣,反而是笑了一下,“是嗎?你對我父親感興趣?呵呵……呵呵”

軒轅劍不屑地笑着。

那歐陽家主看着軒轅劍,“螻蟻,在我眼裏是不會存在的,除非他有朝一天能成爲翱翔九天的龍。”

說完,歐陽家主邪惡的一笑,轉身,看着自己身後的那些黑衣大漢們,緩緩開口,“下山,幫助軒轅家族!”

那些人沒有一絲的停頓,立刻轉身下山,這一下才發現,這些人竟有二百人之多。

這些人走後,山上也就只剩下軒轅劍和他自己的幾個人,當然還有歐陽家主。

歐陽家主嘴角上揚,然後也緩緩朝着山下走去。

“你要幹什麼去?!”

軒轅劍立刻問道。

歐陽家主頭也不回地說道,“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管……”

說着,那歐陽家主徑直走下山去。

軒轅劍自己和零星幾個人站在山上。

軒轅劍拳頭握的緊緊地,死死地盯着剛剛歐陽家主離開的方向,滿眼的怒色。

這時,旁邊一個賊眉鼠眼的人彎着腰,對這軒轅劍說道,“家主啊,您纔是真正的軒轅家主!那傢伙竟然敢對您這麼說話!簡直就是找死嘛!我看他就是活膩歪了!”

軒轅劍聽到這話,頓時把頭看向了這個人,目光很是犀利。

“呃……家,家主……”那人頓時嚇得腿直哆嗦,他可是知道軒轅劍的手段的。

軒轅劍盯着這個人看了好一會,隨後慢慢地擡起了頭,深呼了一口氣,“通知劉叔和李叔,讓他們準備好……”

說完,軒轅劍也朝着山下走了下去……

———–

其實他們站的這個地方離軒轅府邸並不是太遠,之所以之前鄒忌他們沒發現軒轅劍等人藏在這裏的原因就是這個地方是軒轅劍自己開闢的,用人工硬生生開闢了一個新的空地出來。

幾分鐘的時間,歐陽家主帶的那些人立刻從山上就下來投入戰場了。

這兩百人倒是把鄒忌他們這一方給嚇了一大跳。

可是看他們全都是赤手空拳的,而自己都是大刀,索性也根本不害怕他們。

誰知道這些人已進入戰場就讓人吃了一大驚。

只見他們兩百人走到那殺到呢,從地上撿起大刀就舞動起來,基本上一個人KO鄒忌他們這邊兩個人是沒有問題的。

鄒忌小李李威他們一看就吃了一驚,這個個都有像李威一樣的武力,而且還是兩百人!

這一下,軍心大失,場面一下子就被扭轉了!

軒轅峯在場外也是實在看不下去了,眼看自己這一方佔足了上風,誰知道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還是兩百個程咬金。

軒轅峯一握拳,衝着這兩百人就衝了上去。


現在這兩百人配合上軒轅劍的人,漸漸地軒轅劍那邊的士氣也起來了。

“大龍小兵,走,去對付他們!”

鄒忌一刀砍死一個人,然後對這申大龍和張小兵一叫,三個人就準備朝着那兩百人衝去了。

可是就在這時,他們三個的身前突然多了個人影,這人鄒忌他們能也沒看到是什麼時候過來的,畢竟現在有好幾千人在這裏呢。

這人很是高大,整個人渾身黑衣服,瘦瘦的,此時正笑着看着鄒忌他們三個。

笑容顯得很是詭異。

щшш▪TтkΛ n▪c○

“你是誰?!”鄒忌皺着眉頭問道,他感覺現在面前這個人絕對的不簡單。

“呵呵,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螻蟻還是我眼中的龍呢,呵呵”

那人笑了兩聲,然後果斷的就出手了。

只見那人閃了一下,然後就是砰的一聲!


鄒忌頓時被打飛出去了,剛剛鄒忌的位置也出現了那個高大的男人。

這可把申大龍和張小兵兩個人給嚇了一跳,“忌哥!”

“可惡!你竟然把忌哥給打飛了!你去屎!!”

申大龍大叫一聲,然後衝着這人就一拳砸了過去。

“砰。”又是一聲,申大龍剛剛出拳,然後一下子就飛了出去。

噗通,申大龍這下摔得特別的重。

申大龍在地上翻滾了兩下,然後周圍那些人的大刀片子就上了。

申大龍連忙一抱腦袋。

“龍哥!!!”張小兵頓時大叫到,雙眼血紅,顯然是憤怒到了極點,“老子草泥馬!!”

說着,那張小兵就要出拳。

可是,“砰!”

張小兵也飛了出來。

只見那人一臉平靜的吐出兩個字,“螻蟻。”

周圍的人早都等着張小兵呢,張小兵一倒下,周圍的人也都砍了上去。

“螻蟻就該泯滅!”

說着,那男子朝着鄒忌就走了過去。

鄒忌一拳打飛一個剛剛想要趁機偷襲鄒忌的人。

鄒忌傷的比較輕,他剛一倒下,周圍的人也要上來砍他,可是都被他給打飛了。

鄒忌打飛最後一個後,一眼就看到了遠處的申大龍和張小兵,只見他們兩個周圍圍了五六個人,大刀不停地往下落。

“大龍小兵!!”鄒忌大聲叫道,正準備上前去就他們,身前一個男子就擋住了去路。

“草泥馬!!”

鄒忌一看這個人,二話不說直接上去就是一拳。

“呵呵……”

那人沒有動,反而是笑了一下,就這麼看着鄒忌朝着自己打來。

就在鄒忌的拳頭快到那人臉上的時候,那人很隨意的手一擡。

“啪”一下就給擋了下來。

“草!”

鄒忌驚訝了一下,然後直接收回拳頭,同時一個左勾拳繼續打去。

“啪”那人又擋了下來,毫無一點壓力。

鄒忌臉色一凝,然後猛地退後一步,使上最大的力氣和速度一個飛踢朝着那人的頭就踢了過去,這一下鄒忌能用的內氣都用在了這上面。

“啪”還是不例外,還是被很輕易地擋了下來。

不過這次那人卻是抓住的鄒忌的腳腕。

“嗯?這次的力氣好像大了一點。”

說完,那人微微一笑,然後一用力。

“我草!!”

鄒忌忍不住罵了出來,自己的腳腕好像被一個大大的鉗子夾住了一下,鄒忌好像感覺自己的腳腕已經流出血了一樣。

不過鄒忌還是死死地咬着牙,儘量不發出痛苦的叫聲! 那人鬆開了鄒忌的腳腕,鄒忌一下就坐到了地上,然後趕緊揉了起來。

“螻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