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當他輕點在系統頁面玄天城位置上,系統變幻,城池外場景全部出現在楚帝面前,清晰度極高,好像讓人置身其中。

楚帝凝神注視著玄天城下秦軍,為首三名戰將威震天下,背後士兵龍精虎猛,身影上散發出濃郁浩蕩的鐵血殺氣,好似來自地獄行的修羅。

「赳赳老秦,共赴國難,血流不止,死戰不休!」

看到玄天城下鐵血秦軍,楚帝腦海中不自覺響起這句話,他們不愧是一品秦國大軍,這份氣勢就讓人驚愕。

此時。

沙場上。

岳飛正在和秦軍戰將鏖戰,兩道兵戈縱橫交錯,不多時已經十餘回合過去,秦將氣勢滔天,毫不落於下風。

「此將實力竟不弱於岳飛,他應該是秦國四大神將之一,讓朕看看你到底是誰!」

驀然。

楚帝開始查看系統內收集的秦軍信息,眸光從系統頁面劃過,神情變得凝重起來,目不轉睛的開始瀏覽。

「王賁?」

王賁戰國四大名將之一的王翦之子,秦朝著名將領,位居秦國通武侯,戰功赫赫,實力恐怖如斯。

楚帝得知和岳飛鏖戰不相上下之人,正是王賁,而傲然立於秦國千軍萬馬前的三將分別是司馬錯,姬無夜,李良。

這三人無一不是名揚天下的神將,論謀略用兵司馬錯不弱於岳飛,比神勇無敵姬無夜不輸給冉閔。

楚帝心下駭然不已,秦國派他們三人前來攻佔玄天帝國之地,難怪岳飛,冉閔二將小心翼翼。

砰砰砰~~

砰砰砰~~

岳飛和王賁兩人酣斗不下百餘回合,越戰越猛,王賁突然露出一絲破綻,岳飛知道這是將其斬殺的最好時機。

唰~

瀝泉槍上下翻飛,快如神龍,徑直向王賁身上穿刺過去,只見其嘴角上揚,泛起一抹冷笑。

楚帝注視著系統頁面,暗叫一聲不好,他發現王賁故意露出破綻,其實是為了引岳飛落入他的圈套。

戰將高手交鋒,尤其是到了岳飛,王賁這樣神將級別的高手,他們是不可能輕易露出破綻的,否則,隨時都有可能命喪黃泉。

「詭詐,陰險,自信!」

「這王賁心思真是深沉!」

楚帝面露震驚之色,王賁輕易露出破綻給岳飛,卻將他引入自己的圈套里,擁有這份心機,魄力,當真讓人佩服。

這要是普通戰將,岳飛可是會一槍將他了結。

砰砰砰~

岳飛手中瀝泉槍快似流星,正好擊中在王賁左肋鎧甲上,槍鋒撞擊在鎧甲上,火光飛濺而起,王賁身影緊貼著岳飛的瀝泉槍,快速向前衝殺過去。

「楚將岳飛,你是以為不錯的對手,殺了你真是讓人覺得惋惜!」

王賁縱聲如雷,氣勢震天,此時,岳飛才是知道被王賁算計了,俗話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岳飛有些急功近利,想要將王賁斬殺,為楚軍取得首戰勝利。

「秦國通武侯,卑鄙小人而已!」

「哈哈,兵不厭詐,受死吧!」

王賁體內血脈之力開啟,神通法則釋放,右手緊握的戰刀凌空斬落而下,左手將腰間闊劍出鞘,兩道兵戈同時向岳飛襲殺過去。

「不好,岳帥危矣!」

楊再興急聲怒喝,提韁縱馬就要衝殺上去,一旁張憲,趙雲,馬超,關羽諸將皆是蠢蠢欲動。

「賊子,休要傷我爹!」

就在此時,一道怒叱聲似九天雷霆,炸天傳開,眾人循聲看去,只見玄天城下一側,一人一騎正縱馬狂奔,背後緊隨遮天蔽日的大軍。

「大帥,楚國援軍來了,看樣子人數在二十萬眾,楚帝真是出手闊綽,居然讓來這麼多士兵前來送死。」

李良將眸光從奔涌而來的楚軍陣型上收回,面露戲謔之色,玩味之聲響起。

「李將軍莫要小覷楚軍,記住驕兵必敗,楚軍可不簡單啊!」

司馬錯疾首蹙額,視線停留在岳雲身上,瞳眸微微收縮,心底驚駭欲絕,因為他在狂奔而來的岳雲身上,看到了一隻睥睨天下的血麒麟,正沖著天穹之巔嘶吼咆哮。 會場大門,一個落寞的身影站著,盯著台上的表演,笑容黯淡。

孩子這麼出色,其實也有他的一分功勞,可惜,他現在連明目張胆坐在台下看他表演的機會都沒有,多不公平!

「傅總,警察那邊今天要見你!」

鄒應心疼他,李小姐這種時候,不應該不顧傅總的,他埋怨過,但傅總不允許別人說李小姐壞話。

「現在過去!」

傅藝橫看了某處一眼,帶著人離開,沒關係的,他真的可以等!

演出結束后,所有家長接回了自己的孩子。

「你們的表演都很棒。」

李安安誇獎。

「嗯嗯,寶寶當然最棒的。」

寶寶滿臉的開心,鼓掌聲她聽到了,就知道她跳得最好了。

褚逸辰在女兒臉上親一下。

俊俊也等著鼓勵,褚逸辰在他頭上揉了一下。

君君早就已經到媽咪身邊去了,等著媽咪的誇獎。

「嗯,今天君君很出色。」

李安安在他臉上親一下,君君滿足了,高興得嘴角翹起。

俊俊也走到媽咪的身邊,李安安也親吻了他一下,小傢伙這才滿足了。

爸比親妹妹,都不親他,這是區別對待,好在媽咪喜歡親他。

「乖孫子們,今天想要什麼,奶奶都滿足你們!」

白冬高興壞了,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孫子們多出色可愛。

「寶寶要坐飛機,爸比答應過的。」

褚逸辰點頭,他記得。

褚震庭「好,爺爺馬上安排飛機,我們坐飛機玩。」

寶寶指著對面大屏幕,畫面是水上樂園。

「那種飛機!」

褚震庭一看,原來誤會了,孫女是想去水上樂園衝浪。

「好的,爺爺馬上安排。」

幾輛豪車往水上樂園駛去。

李安安坐在車裡用手機翻看新聞,關於傅氏集團的家產之爭激烈,媒體甚至扒出了傅藝橫親生母親的身份,一個華裔小明星。

因為身份不能嫁入傅家,生下傅藝橫拿到了一筆錢離開,之後傅藝橫被送給章淑,替代章淑過世兒子的身份。

現在擔心爭奪不了家產,給自己的父親下藥,現在傅家已經報警。

媒體各種猜測。

李安安眼底帶上愁色,現在輿論對傅藝橫很不利。

褚逸辰盯著她的手機冷聲。

「還關心他,剛剛有個女人試圖把寶寶帶走你知不知道!」

李安安注意力一下到孩子身上。

「是誰?」

褚逸辰繼續說「保鏢過去,她就逃掉了,和寶寶說是你朋友,要帶她去找你,不過寶寶很聰明沒跟她走。」

李安安后怕。

她沒想到這種場合也有人偷孩子。

褚逸辰握住她的手。

「放心,無論什麼地方,孩子都有人跟著,我已經讓李程去查這件事了!很快有結果,傅藝橫沒你想的那麼容易被扳倒,你不用為他擔心!」

李安安顧不得褚逸辰口氣很沖,神色凝重,努力回想,猛然想起出門的時候看到一個奇怪的女人,會是那個女人嗎?

李心怡。

她眼眸一冷,難怪覺得對方有點眼熟,難道真是她?

可惡,已經把主意打到孩子的身上了,如果真是她,她不會讓她好過的!

。零點中文網] 第680章失聲痛哭

「啊……啊啊啊切……」

龐建這邊剛一罵完,李庶還沒有坐下,就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

「莫不是有人又在咒罵李庶先生不得好死了吧!」

現在,就連葉婉秋都猜了出來,搞得李庶很是尷尬。

「吃東西!現在最重要的是吃東西。」

李庶才不管那麼多,隨着石鍋魚被端在飯桌上,李庶快速吃了起來。

還別說,這石鍋魚味道的確還不錯,怪不得能成為網紅店。

而且最為主要的是,這魚還挺大的,足夠李庶填報肚子了。

「你怎麼不吃?」

李庶這都吃到一半了,才發現葉婉秋一直沒有動筷子。

「我吃了一整個鹹魚茄子煲,哪裏還有胃口填石鍋魚啊?」

葉婉秋白了李庶一眼,隨後自己叫來一杯椰子汁喝了起來。

「你不吃?那我就不客氣了。」

已經餓了許久的李庶,這一下子終於可以甩開膀子大口大口的吃了。

這吃着吃着,李庶突然發現這石鍋魚味兒還不夠重。

便火速將辣椒醬倒了進去,隨後又是花椒油什麼的。

最終,石鍋魚變成了一條麻辣魚。

可李庶吃的更加起勁兒,一點也不浪費。

甚至連裏面的湯汁,都倒在了白米飯上,做成了魚湯飯。

還別說,這魚湯飯還挺下飯的。

李庶連續又吃了三大碗,才將肚子給徹底填飽。

「舒服啊!」

隨着李庶放下筷子的那一刻,李庶終於是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沒有什麼能比肚子飽飽的,更加能令人感到幸福的事兒了。

不過,正當自己還在回味剛才的石鍋魚時。

葉婉秋的面色卻是一直陰沉着,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葉小姐,你怎麼了?」

李庶剛一擦完滿是油漬的嘴后,好奇的問道。

「唉!」葉婉秋無奈的嘆息了一聲,「李庶先生也知道我有個二叔。」

「那個傢伙,不會真的追到沈西來了吧?」

有關於葉婉秋的二叔一事兒,李庶還是有所耳聞的。

不過因為葉婉秋與葉老爺子都已經搬回了沈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