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浩定下規矩,湖畔上那位叫囂的肌肉男一下傻眼了。

「什麼,只限黃牌,我反對。」

「我要聽琴,或者讓我見見彈琴之人我便不反對。」

哦! 從地球開始變強

唐浩看了看人群中,那雙眼睛忽然一亮,看見了兩個熟人。

「喂喂!大個子,長鬍須,你們過來。」

大個子自然是獨角巨人,而長鬍須卻是那個擅長風的法神,唐浩偷取的頭兩滴血液就是從他們身上得到的。

長鬍須早就看見唐浩了,他也被琴音吸引,正想著是不是和唐浩套套近乎,誰知道唐浩就喊他了。

獨角巨人不懂音律,但紅兒的琴音似乎能溝通心靈,獨角巨人聽得心中舒坦,居然一直戀戀不捨,一見唐浩喊他急忙沖了過去。

「哈哈,小子,你的酒很好喝,再給我來一壇。」

長鬍須也走了過來,「小兄弟叫我何事,別忘了你的黃色令牌可是我給你的,聽琴這等美事不能忘了我啊!」

唐浩一指對面的肌肉男。

「哈哈哈哈,一定一定,看見是熟人的份上,可別說我不夠意思。看見沒,老子想打架,但有人搗亂,你兩個一左一右,有人搗亂就給我狠狠揍他,怎麼樣,曲子包你們聽到,酒也包你喝個痛快。」

說著唐浩喊來侍女,抱來一壇壇美酒放在巨人面前。

長鬍須和獨角巨人大喜,唐浩果然夠意思。

二人眉毛鬍鬚一翹,獨角巨人首當其衝,對著肌肉男走了過去。

「奶奶的,不就是一個藍牌而已,老子也是。」

說著獨角手中大木棍一舞。

呼哧!帶起一陣勁風。

那麼大的棒子在獨角巨人手中就好像沒有重量一般,狂風暴雨般砸向肌肉男。

唐浩暗自偷樂:「嘿嘿!肌肉男,你不是有力氣嗎,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力氣和獨角巨人拼。」

肌肉男也傻了,自己依仗的就是力氣,手中戰刀少說也有兩千斤重,可和巨人的大棒子比起來,相差太遠了。

砰!

硬接了一擊,肌肉男雙腳陷入地下。

「笨蛋,獨角巨人的棒子也敢硬接,死定了。」

長鬍須在一旁嘀咕。

果然不出他所料,大棒子一擊之後,獨角巨人的攻擊接二連三殺到,一棒接一棒,幾乎沒有間隙。

肌肉男失去還擊的機會,就看著身體被一點點砸到地下,最後只剩下一個腦袋留在外面。

「行了,別殺他。」

唐浩丟過去一罈子酒,獨角巨人接過,歡歡喜喜的拖著棒子回到唐浩身邊。

肌肉男面色發紫,就在剛才,巨人要殺他簡直亦如反掌,若是用令牌和對方約戰,自然有陣法保護,可剛才他們沒有約戰,所以生死只在一線間。

長鬍須道:「好像不用我出手了,不過這個肌肉男好像不是一個人,兄弟,你可要小心了,若是涉及到生命危險我可不會幫你出手。」

長鬍須似乎對肌肉男有一定了解,說完后他便站到一邊不再言語。

肌肉男憋紅了臉,猛地從地下跳出來, 寵卿入骨:奸佞妖妃狠撩人

唐浩這才上前道:「都聽好了,黃牌的先來。」

轟!一大群持有黃牌的武者和法神紛紛衝來,曾幾何時黃牌也能如此吃香。

忽然背後傳來紅兒的秘術傳音。

「好弟弟,別說姐姐沒提醒你,這裡面有少年天才,也有年齡偏大的人,武者中你可以多選擇一些年齡偏大之人,他們天賦雖然不一定最強,但是沉浸於某一種武技無數年,確實有獨到之處。至於法神,你卻要選擇天賦高的,法神源於對天地力量的感應,天賦至關重要。」


唐浩心喜,同時也暗暗驚訝,紅兒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為什麼懂這麼多,實在有些匪夷所思。

「第一個就你吧!」

唐浩手指一點,選中一個一個年齡偏大的武者。

此人狂喜,大聲對唐浩道:「兄弟,拳腳無眼,你我還是用令牌約戰比較好,如此可全力施展,有沒有性命之憂。」

「同意。」


兩塊黃色令牌飛出,在空中合為一體,並且射出兩道光幕,唐浩瞬間感應到有一種神秘幾乎不可察覺的力量鎖定了自己。

「這就是保護力量嗎?不過感覺怎麼有些不對勁。」

不滅靈體洞察力非凡,就算一時看不出問題,但感應力卻很準確。

察覺有些不對之後,唐浩凝滯了片刻。


對方道:「是否可以開戰?」

唐浩回過神來,點了點頭。

「開始。」

對方一聽開戰,瞬間手心向地,雙拳隱隱幻化出兩柄大鎚,啪啪啪的一連串拳擊打在地面上。

轟隆!

地皮一陣波浪震動,唐浩只感覺腳心不穩,差點一個踉蹌倒地。

好詭異的武技,改變大地震動,讓對方瞬間失去重心。

沒錯,這一招無法傷敵,之後一定施展突襲,此人一定擅長速度,因為這一招必須在重新找回重心之前攻擊對手才有效。

咻!

忽然耳邊一道風響,白光過隙之處,幻影忽生,一招突襲絕殺攻到面前,只聽對方興奮的吶喊。

「哈哈,得手,可以聽琴了。」

正當他以為可以聽琴時,忽然身後傳來唐浩的聲音。

「高興的太早了點吧,論速度我可不弱於你。」

原來,唐浩使用了偷學的法神秘術魅風,閃開了對方的致命一擊。 「怎麼可能,沒打中!」

「你是不是認為打中了我,只可惜我的速度好像比你還要快上一點,所以你落空了。」

唐浩笑嘻嘻的站穩腳跟,這一次他用鐵杵插入地下,任憑你什麼大地震動,重心失控,老子都不會中招了。

還別說,重心失控這一招還真是管用,唐浩想要彈跳躲閃都無法做到,如果自己只會武者的招式可就慘了,好在得到魅風秘術,可以控制風之奧義,所以危機關頭唐浩幻化出分身,本體卻御空閃開了。


如此過了一招,唐浩也發現,自己對風之奧義的領悟只限於魅風秘術,所以除此之外對風的力量他還是一竅不通,而血色小人也只能提供給他這一點便利。

但是足夠了,就這點速度唐浩足以躲開決定勝負的一擊。

「怎麼躲開的,在失去重心的情況下,除了法神可以御空外,武者幾乎無法有效控制身體。」

疑惑和不解糾纏這他,唐浩也沒有攻擊,只是依附鐵杵站在,他在等對方進攻,只要靠著鐵杵,施展出血屠陀螺,就可以在防守中觀察對方的武技,對於看的上的武技,唐浩才會真正和對方交手。

旋轉!

一瞬間,血屠陀螺展開,鐵杵在十米範圍內形成攻防一體的陀螺旋轉陣,此時即便是遭遇重心失控的襲擊也不用擔心,旋轉情況下本身就屬於半漂浮狀態,重心突襲影響不大。

施展重心攻擊的武者看見血屠陀螺后,終於嘆了口氣,搖了搖腦袋。

「不行,破不了,攻防一體,我贏不了。」

令牌維持的保護陣法消失,重心突襲武者離開。

正在喝酒的獨角巨人看見唐浩忽然施展出自己的絕殺,那雙眼睛猛然瞪的溜圓。

「噗嗤。」

一口酒噴了出來。

「小子,你是獨角巨人一族的嗎。」

「呵呵,那倒不是,當日我看見你的武技厲害,就模仿了一下,看樣子還有模有樣的。」

獨角巨人腦袋本來就算太靈活,隨便糊弄兩句也就算過去了,但長鬍須卻不一樣,唐浩施展了魅風,不知道長鬍須會有什麼想法。

果然,唐浩走過去后,長鬍須就一直盯著他。

「魅風,那是我的秘術,你怎麼會的。」

血脈中提取出來的武技都是唐浩極為滿意的,絕不可能亂提取,所以也一定是血脈主人的絕活,只要施展了,偷竊武技這種事遲早會被人知曉。

唐浩道:「我偷學的,這樣回答你滿意嗎?」

「不滿意,不過無所謂,你能偷學也算你的本事。」

說完這句話后長鬍須便不再多言。

的確不錯,有本事偷,又不怕別人知道,很顯然唐浩不怕事,秘術是死的,人是活的,所以最後成就還要看個人修鍊,長鬍須自然也不??也不會為了區區秘術和唐浩翻臉。

「多偷點。」

長鬍須報以一笑。

「下一個。」

「我來。」

一位持有黃牌金髮男子站了出來。

「小子,我想聽琴,你若是讓我過了,我送你五萬晶石。」

哄!周圍的人沸騰起來,這是公開收買,五萬晶石可不是小數目了,唐浩也從來沒有嘗試過一擲千金的感覺,很顯然此人很有財力。

啪!五萬晶石的袋子丟了過來,唐浩接過掂了掂,然後搖頭。

「太少了。」

「有戲,原來這小子是可以用晶石買通的。」

周圍的人轟然震動,早知道自己就出手了。

嘈雜聲中,忽然又響起唐浩的聲音。

「一百萬晶石,我讓你聽。」

「一百萬!」

那些暗自竊喜之人瞬間駭然。

乖,姐姐摸摸頭 獅子大開口。

「你耍我。」

金髮男子嘴角在抽搐,一百萬,唐浩明擺著是消遣自己。

「小子,我可是琉璃火獄的人,特意前來參加死亡集訓,得罪我可沒你的好果子吃,識相的乖乖收了五萬晶石放我過去。」

「咳咳!對不住,小爺我不喜歡吃果子,滾開,換人。」

敢威脅人,唐浩頓時火氣,若不是紅兒不允許自己施展領域,說不定自己就會開殺戒。

金髮男大怒,琉璃火獄雖然不大,卻是一個神秘的組織,何曾被人輕視過。

就在他要發怒時,忽然身後的長鬍須悄悄上前幾步。

「兄弟,你若真的能偷取武技和秘術,我奉勸你千萬不要放過這小子,琉璃火獄有一手絕活——琉璃火燈,此乃靈武境界的武技,卻可以被大武境界者修鍊,你的血屠陀螺雖然強攻防一體,但對方若是不攻擊你,又躲在攻防一體的範圍之外,你便無可奈何,有了琉璃火燈,呵呵,就可以進行遠攻,彌補此缺陷。」

「是嗎?你確定武技可以遠攻嗎?」

長鬍須笑道:「武者到了靈武境界便可以凝聚靈氣,雖然對天地力量依舊遠不及法神,卻可以操控一些了,相信我,我也很想看看你是怎麼偷到手的。」

長鬍須毫不掩飾自己的意圖,反正自己也被唐浩偷過,無所謂。

而唐浩深呼吸一口,暗暗罵自己,「真笨,差點放過到嘴邊的肥肉。」

另一邊的金髮男雖然囂張,卻不敢真的對唐浩無禮,因為獨角巨人正以俯視、而且輕蔑的眼神看著自己,唐浩一開口,手中大木棍隨時都有修理人的衝動。

當他無可奈何的轉身要離開時,忽然唐浩身形一閃,施展了魅風,瞬間攔在面前。

「哈哈哈哈!失禮了,失禮了,居然是琉璃火獄的人,五萬晶石我可不敢收,如果你願意比試一場,我願意和你公平比試,放心,我就施展剛才攔住你的身法,怎麼樣,打不打。」

此時唐浩活生生的一副騙子形象,就好像勾著小手指對賭徒喊著,「來吧,來吧,包你贏。」

哐當,一開始正氣凌然的唐浩忽然變成奸詐小人,萬丈形象毀於一旦,湖畔上的人紛紛無語,不知該說什麼。

紅兒搖了搖頭,嘆息道:「哎!太壞了,不過為了琉璃火燈壞一次也算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