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你還真的是沒有一點情調。”王宇搖搖頭說道。

“汪,這麼長時間沒有見到我,一見到我就毒舌。”狗子撇撇嘴說道。

“好了,好了,我們前去木玄國吧。”王宇說道。

“不要。”狗子想都沒有想就拒絕道。


“有羊肉串,有雞肉,還有前凸後翹的妹子。”王宇緩緩說道。

“去去去,誰不去誰是小狗。”狗子說道。

“你本來就是一條狗嘛。”王宇說道。 跟王宇離別的那一晚,楚洛剛剛離開青峯鎮沒有多久就看到了自己的師傅。


“師傅。”楚洛說道。

“洛兒,你沒事就好。”渾身裹着黑布的女人說道。

“對了”女人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開口問道:“那個小子怎麼樣了?”

“回師傅,那個小子早就死了,而且我在死亡之淵發現了我們九皇蛇的遺蹟。”楚洛說道。

“哦?”女人的目光當然是轉移到了遺蹟上面。

“師傅, 續命師 。” 重生逍遙君王

“好。”女人點點頭。

然後兩道身影一同消失在了夜色當中。

話說王宇這在雷池區昏厥之後,自己的分身跟上次差不多又是假死狀態,就這麼一假死,王宇的腦袋跟開了竅似的。

“原來如此。”王宇再次甦醒過來。

還是羅盤,還是走不出去的迷宮,但是現在研究了這麼多天這一次突然的假死讓王宇也突然有了靈感。

在王宇的腦海裏面已經浮現出來一個出去的路線,這個陣法也是按照着一定的規律不斷運行着,每移動一次逃跑的路線也會發生變動,但是有那麼一刻的時間會出現一條直通離開迷宮的路線,就在於陣法每一次的轉換,但是機會只有一次,錯過就必須繼續等待,所以他要的便是一次性的成功。

“就是現在。”王宇緩緩睜開雙眼,右腳發力,然後邁向迷宮之內。

“左轉石塊第一次挪動,接下來是陣法的開啓。”王宇腦袋以360度的高速旋轉,身體輕盈的如同一根羽毛一樣緩緩在迷宮當中前行。

終於王宇見到了久違的光明,他終於闖出了迷宮陣法,這迷宮陣法裏面研究了這麼長的時間他終於出去了。

接下來便是金行試煉塔第十層。

王宇從第九層出來之後便是一個平臺,然後又是一階樓梯緩緩落下,王宇順着樓梯往上走,結果腳踏到第二塊樓梯的時候發生了坍塌。

“這尼瑪是個擺設啊啊啊啊!”王宇崩潰地喊道。

甭提他現在的內心是個多麼絕望的存在了,這跟第三層一樣的套路讓王宇栽坑了兩次,鬼知道這是什麼神仙設計鬼才。

還是相同的實驗室,相同的機器人,相似的場景。

“叮咚,身份已確認,歡迎回家。”大機器人說道。

“回家你妹啊!”王宇快崩潰極了。

“這次任務,將機器人升級改造成一個有攻擊力的機器人還有上千法印加持和上百陣法加持方可通關。”大機器人說道。

然後王宇的分身再次投身於對自己小機器人的改造當中,這次照樣是王宇有什麼錯誤就會被懲罰甭提多慘了。

一方面,王宇帶着狗子往木玄國的首都趕,這一路上沒有別的什麼困難,反倒是帶着狗子吃喝玩樂了一路,王宇還是那副書生模樣的打扮,一直被狗子一個勁的嫌棄。

王宇自認爲自己這一副書生打扮還是挺可以的,結果王宇也是沒有想到自己在進入木玄國的首都那一刻就被人給跟蹤了。

“汪,我覺得這裏應該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吧。”狗子說道。

“噓,我們好像被人給跟蹤了。”王宇說道。

“啊嘞?”狗子有些疑惑,因爲它並沒有察覺到有什麼異樣的氣息。

但是王宇對這些事情一向很敏感,自然是知道如何處理,然後不一會兒王宇就被一羣護衛給攔了下來,之後便被緊急召回宮殿之中。

“嗯?”王宇看着這上好豪華氣派的馬車也是驚呆了。

既然有人邀請哪裏有拒絕的道理,於是王宇就心安理得地坐到了馬車之上,然後就到了皇宮裏面看到了上次自己出手相助的一主一僕。

很明顯這位穿着華麗的女子就應該是木玄國的公主了,而旁邊的顯然就是上次那個丫鬟。

這麼快就來報恩來了,真是太客氣了,王宇正在這樣美滋滋地想着,卻沒有想到這位木玄國的公主幡然變臉。

“來人,把這個小人拿下!”公主喝道。

“遵命!”宮殿裏面上來兩個黑衣侍衛打算將王宇拿下。

“嗯?我可是救你的恩人啊,恩人就是這麼報恩的?”王宇完全沒有搞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哼,你說的沒錯的確應該對你好好‘報恩’。”公主眼神陰冷地說道。

“汪,好像不對勁。”狗子說道。

“滾開!”


王宇看着那兩個侍衛靠近也是來了火氣,然後一腳一個小朋友將他們踹飛。

“你在皇宮之中膽敢行刺,來人,速速將此人拿下!”公主說道。

“當着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啊!老子好心救你,這麼你還抓我。”王宇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抓你,你動了本公主殿下的東西,自然是要問你要回來的。”公主說道。

“那你說在雷池區裏面救了你還是我的錯了?”王宇說道。

“那寶物我纔是最先發現的,是你設計控制住了我,然後搶奪了寶物,原本我是抱着試試看的想法在城裏佈下眼線的,沒有想到你還真有膽子出現在本公主的面前。”公主杏眼圓睜地說道。

“公主這顛倒黑白的功力我李白着實佩服,就是想問您公主殿下一句,可是知道怡紅院的存在?”王宇笑着說道。

“怡紅院?”公主面色一驚。

不用多言什麼,看這位公主殿下的反應也是大概猜得到這位公主殿下是知道當初的滅門小能手怡紅院的存在。

“你提怡紅院幹什麼?”公主說道。

“廢話,怡紅院裏面我是老大李白。”王宇說道。

“李白?你在唬我!怡紅院根本沒有這麼一號人的存在!”公主說道。

“哈哈哈哈,不清楚沒有什麼關係,你把你爹叫過來,我跟他當面對峙一下他應該就清楚了。”王宇說道。

“混蛋,居然敢直呼皇帝,本公主是看你活膩歪了。”公主大拍桌子喝道。

“哈哈哈哈,看來救了你還是我的錯誤了,那麼我就帶着你跟木玄國的皇帝老兒當面對峙一下。”王宇笑着說道。 “什麼意思?”公主明顯沒有看出來王宇有什麼意圖。

何況她認爲就算王宇有那個意圖也沒有那個膽子。

王宇只是瞬息之間便到了公主的面前。

公主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王宇眼神當中透露着一絲驚慌:“你……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一會兒你就知道了。”王宇伸出手一掌拍在這位公主的後腦勺上。

“你……”公主直接暈了過去。

“你幹什麼,放了公主!”小青拽住王宇說道。

王宇卻冷眼視之,“當日我救你們主僕,你應該看着的吧,這些事情我李白不屑於跟你計較,讓開。”

小青聽了王宇的一番話之後像是被人抽空來所以力氣一般跌坐在地上,而那些衝進來的侍衛自然不是狗子的對手,很快被狗子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汪,我們接下來去哪裏?”狗子問道。

“還用問嗎,直接去皇宮最大的宮殿裏面。”王宇說道。

“報,皇上,大事不好了, 穿成八零福氣包 !”一個太監跌跌撞撞走了進來說道。

“什麼!”木玄國國君神色一冷疾步出去皇宮。

“快傳喚國師前來。”木玄國國君說道。

“遵命。”太監連忙去通報。

而王宇已經讓狗子馱着這昏迷不醒的公主殿下進入了正殿的大門,差個幾步就可以到正殿的宮門面前,而木玄國的國君就站在正殿的大門之外看着王宇過來。

“何人膽敢在皇宮裏面放肆,如果想要活命就將朕的愛女放下來。”木玄國的國君表情凝重地說道。

“哈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果然皇室裏面的人都是一副嘴臉。”王宇笑着一腳踏入正殿的大門門檻。

“什麼人膽敢造次!”侍衛將王宇裏三層外三層團團圍住。

“哈哈哈哈,你們還是速速退下,否則我不敢保證你們會不會傷亡慘重!”王宇說道。

“都給朕退下!”木玄國的國君下令道。

“遵命!”領頭的將軍咬了咬牙退了下去。

“你到底想要什麼,朕都可以滿足你,前提是你必須放了朕的女兒!”木玄國的國君說道。

“陛下,臣來遲了。”一個身穿黑色道袍容貌十分妖治的男人前來單膝跪地領命道。

“國師你來的正好,朕的愛女如今被挾持了,你可有什麼主意?”木玄國的國君用隔空傳音對國師說道。

殊不知這些在王宇的萬能系統面前都聽的是清清楚楚,而這件事情不過是花一些王者值的事情。

“行了,你們別偷偷摸摸討論了,我都知道,我來你們木玄國也只有一個原因”王宇頓了頓說道,“將你們木玄國的木行信物交過來,我就可以將你的女兒完好無損地還給你。”

“你休想!”木玄國的國君大怒喝道。

“哈哈哈哈,你們可別忘了,現在不是你們願意不願意的問題,而是把柄在我的手中,是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王宇說道。

“汪,咱們這麼邪惡合適嗎?這樣太反派了。”狗子用心靈感應吐槽道。

“你!”木玄國的國君氣結。


“你什麼你,怎麼,你還能打我不成,我只給你半柱香的時間,如果超過了半柱香的時間,我李白可就不敢保證您的女兒是否還是完好無損的了。”王宇已經把自己的狀態調整的無敵邪惡狀態。

“好好好,來人,快去國庫裏面取來木行信物!”木玄國的國君說道。

“嘖嘖嘖,希望你們快一點,半柱香的時間可沒有多長。”王宇說道。

等了一會兒時間,王宇將一個惡人的不耐煩再次展露了出來,“既然這麼慢,那麼我們來玩一點有趣的事情怎麼樣?”

“你究竟想幹什麼?”木玄國的國君緊張地問道。

“不幹什麼,就是讓你們看一點有趣的事情。”王宇陰沉沉地笑着說道,然後伸手去捏開公主的下巴。

“睡得挺香吧,該醒醒了。”王宇說道。

“咳咳咳咳!”公主突然醒來然後就是一陣咳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