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哦!聽到鴻雨的話,小魔女心中的大石終於落了地!說實話,雨辰受這麼嚴重的傷還是拜她所賜,雖然小魔女看不起雨辰平日的作風,但是小魔女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忽然間就不想雨辰再受傷害…

你先把他扶起來,讓他盤腿坐好。

哦哦!小魔女伸手將雨辰綿軟的身體扶了起來…

扶好他,你坐在他身後,摟住他的腰,以免他的身體倒下..

啊!這個…小魔女頓時被鴻雨的話羞得滿臉通紅,手足無措的說道。

快點啊!在不照做他就來不及了…

小魔女聽到鴻雨催促的話語差點沒有哭出來!真是過分啊,竟然讓她抱著一個男人!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此刻已經由不得她了…

唔..小魔女顫抖著手臂,委屈的摟住雨辰的腰,一股屬於男子的氣息迎面而來,小魔女心神一顫,不禁又羞又氣。

很好,鴻雨目不轉睛的望著小魔女,嚴肅的說道:第一步,閉上眼睛運起幻靈訣…..

雨辰的內心世界里…


這就是他的內心世界嗎?好奇怪的地方…

小魔女按著鴻雨的吩咐運起了幻靈訣,神識闖入了雨辰的內心世界,鴻雨告訴小魔女,若是一個時辰內找尋不見雨辰那麼雨辰就永遠的…

嗚嗚嗚…一陣傷心欲絕的哭聲傳入了小魔女的耳朵…小魔女看著不遠處一座特別奇怪的建築,下意識的尋著聲音向著建築一步步走去…

這個人為甚麼哭的如此傷心?望著眼前一個穿著十分怪異的少年趴在一張怪異的木板床上,傷心欲絕的大聲哭泣著!

為甚麼?為甚麼?為什莫要對我的夢兒如此殘忍?她才八歲啊!賊老天你為什摸要對她如此殘忍,為甚麼對她如此的不公平??少年癲狂的喃喃自語著,絲毫沒有感覺到小魔女的存在!

夢兒!你,你就這樣走了,你讓哥哥以後該怎麽面對沒有你的生活?你讓哥哥怎莫辦?天吶!你還我夢兒…

小魔女細細聽著少年對著空曠的床上說的每一句話,她知道,這個人如此的傷心,肯定是他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或許是少年的悲傷影響到了她,小魔女眼圈一紅,眼淚滴溜溜的在眼圈中打著轉…

夢兒!別走好嗎?等等哥哥!哥哥知道,你在那條路上會很冷很孤單。哥哥這就去找你,等我夢兒….

少年一邊說著,一邊掙扎著站起身來,跌跌撞撞的向著窗戶的方向走去。

望著少年,一晃三晃的向著牆上一處怪異的透氣口走去,小魔女心中猛然一驚,似乎猜到了少年想要作甚麼,禁不住脫口而出…不要…

小魔女說完便急速的跑向少年,可不知為何,少年那跌撞的身軀就像離小魔女有千萬米之遠,無論小魔女跑得多快,都沒有跑到少年的身邊阻止他…

不要啊…望著少年從透氣口翻身而去,小魔女無力的跌倒在了地上。

外界….

小魔女無力的睜開了可愛的大眼睛,雙眼無神的望著倒在自己懷裡的雨辰,一股莫名的哀傷瞬間從小魔女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自己終究是失敗了嗎?小魔女空洞的雙眼望了一眼不遠處的鴻雨,低下頭將雨辰輕輕地向著自己的懷中推了推!既然他不能再醒來,那麼我就陪著他一起去吧…. 鴻雨望著相擁而坐的兩人,嘴角邊漏出了滿意的笑容。快速的掐出一種莫名的術法手印,鴻雨雙手輕輕一揮,四周圍的環境就像玻璃般碎裂開來…

唔!頭好痛,朦朧間雨辰感到腦海里就像被人狠狠地用棍子攪合了一番,雨辰忍不住頭部的痛楚便睜開了眼睛!

卧槽!睜開雙眼的雨辰,第一眼便看到了緊緊摟著自己身軀的公主,一時間雨辰腦海里居然有些轉不過彎來,各種疑惑順著心眼傳向了大腦!

這是什麼情況?怎麼公主她主動摟抱自己了?不會是她趁自己不注意把自己給ooxx了吧?想到這裡,雨辰臉色一變,急忙摸了摸下身,待摸到下身的衣物完好無損后,雨辰才鬆了口氣。

咳!咳!一聲咳湊聲從雨辰的邊上傳來,雨辰下意識的扭過頭看去,我滴那個乖乖!仙女下凡啦…

只見一名身形高挑修長,曲線曼妙玲瓏,裊裊那那,搖曳生姿。黛眉彎彎,明媚秀長,晶瑩嫵媚的少女站在自己兩人的不遠處,挑逗著嘴唇,饒有興趣的望著兩人。

額!你是鴻雨?看著猶如仙子般的少女,雨辰第一次漏出了傻傻般的模樣!雨辰發誓,這是他這輩子加上上輩子,第一次見到如此美麗的少女,至於之前的幻境,也就能模糊的看清鴻雨的樣子,沒想到見到清晰的面孔居然這麼漂亮!

嘻嘻!望著雨辰痴傻的樣子,鴻雨心中有些得意!哪個女人不喜歡漂亮的?雨辰的樣子正好栓釋了自己的漂亮!

嗯嗯!鴻雨喜滋滋的點著小腦袋…

我去…看著少女點頭,雨辰猶如被九天神雷給劈了般,咔嚓一聲將那顆噗通噗通跳的心給劈成了兩半!嘴角邊狠狠地抽搐了一番,下意識的說出了一句另鴻雨瞬間抓狂的話…

那你得多老啊….

你!聽到雨辰下意識的話,鴻雨愣是被氣的當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要說這也不能怪雨辰,任誰聽到遠古時期的人存活到現在都會震驚滴…

哼!似乎是感覺到雨辰並不是無心之言,鴻雨輕哼一聲便轉過身不再搭理雨辰。

呵呵!似乎感覺自己的話有些不對,雨辰連忙轉移話題學著小說里寫的那般道:那個,師姑這裡是什麼地方?

師姑?要叫師姐!我有那麼老嗎?少女一聽雨辰的話,剛要發飆便猛地回過神來,眼珠一轉,少女便老氣橫秋的說道。

嗯!這裡是聖靈塔內一層,木靈空間!

哦!嗯?塔內一層?木靈空間?難道靈塔內還有很多層不成?聽到少女的話,雨辰直接震精了!

對呀!聖靈塔內總共七層,分別為,木靈空間,水靈空間,火靈空間,土靈空間,金靈空間,分別對應人體五行的金木水火土五行!難道這個你身為主人的都不知道嗎?

呃!那個,還請師姑,不,師姐!不惜賜教!師弟我確實不知…

聽到雨辰這麼說,少女疑惑地看了一眼雨辰:你現在是什麼境界?因為作為聖靈塔的傳承者,若無主人願意,就算是修為再高的人都看不穿靈塔的主人!

回師..師姐..!我現在是「靈者境」…

難怪!靈者境只是聖靈決的入門,你現在的境界還不足以得知這些!等你到了人靈境才能體會到,不過你也算是個怪胎了,在靈者境就能進入靈塔內一層!難道你的神識竟然如此強大不成?

呵呵!這個,不瞞師姐,師弟我還不知道什麼是神識…

少女:#@¥@#¥%#¥……%¥&……&……&*&()*&……()*

也罷!誰讓你叫了一聲師姐呢?今日我就替哥哥給你普及一下,這個神識嘛…啊!不好…未等少女說完,少女的臉色便一下子蒼白了起來…

看到少女臉色一白,雨辰心中一慌連忙關心道:出了什麼事?

該死!又來了!少女暗罵一聲便抬起頭望著雨辰嚴肅的說道:我的時間不多了,你想知道的,這個裡面有!這些玉簡是當年哥哥留下的!現在交與你保管,若是有機會,就將這些玉簡里的功法傳承下去吧!看你的樣子,像是當年猿人一族的後代,雖然

我不知道這百萬年間發生了什麼,讓你們這些當年猿人一族乃最弱的群體現成為了這個大陸的領導者,但是你要記住,當年邪祖並沒有被消滅,所以,他還會侵略地球,若是地球被侵略,那麼這裡也就會被邪祖得知!所謂的唇亡齒寒這個道理我想你也明白

!所以我不會在多說什麼!

至於你旁邊的這個女孩,她乃是即使在遠古也赫赫有名的「萬幻靈體」。我這裡有一部叫做「幻靈訣」的心法口訣,此乃我主修功法,倘若她要是醒來后願意,那麼你就將此心法口訣傳授與她!若是哪天我隕落於那裡,也不算斷了傳承。

最後,你要謹記,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經過這百萬年的恢復,邪祖估計早已傷勢恢復的差不多了,而且不知道它使用了什麼辦法,將他那些手下不知道通過什麼方法給送到了這裡潛伏了起來!雖然那些邪惡生靈並沒有像遠古時那麼強大,但也不是現

在的你可以抵擋的!倘若他們發現了你是哥哥的傳人,那麼他們定會想盡一切辦法將你存在的消息送出這個位面!好在這個地方乃是一個被切斷了的獨立星球,不管她們如何將消息送出,最後都會以失敗告終!不過你也得小心狗急跳牆!你若想打敗他跟他

那些潛伏在此界的那些手下,你手裡的這十三枚玉簡乃是你最大的助力!務必將它們傳承下去…倘若有機會你….

未等少女說完,一陣刺眼的金光從少女的身上散發出來,跟著,少女便消失在了雨辰的面前…

喂!你走了,我們該怎麼出去啊??望著少女消失的地方,雨辰苦笑不已!來的莫名其妙,走時不知去路…

唉!一聲輕嘆從雨辰的嘴中傳了出來。望著平躺在地的公主,雨辰無奈的上前一步想要將躺在地上的公主托起,哪知道就在雨辰的手碰到公主的身體時,公主的軀體就像泡沫般,逐漸消散在地上… 一聲輕微的嚶嚀聲從公主的床上傳了出來,躲在門外的小桃聽見了聲音后喜極而泣的衝進了屋中…

啊!啊!兩個不同的少女聲音從公主的閨房中傳了出來,其中一聲怎麼聽,怎麼怪異!

看著趴在公主身上的那名男子,婢女小桃就氣不打一處來,就知道這貨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對公主沒安好心,這不,就跟自已之前聽到的流言蜚語一樣,這貨估計見到公主的美麗后又給激動地暈過去了!雖然自己是道聽途說的,可是這貨的作風確實有點…

起開,你給我起開,小桃此刻也不管雨辰是什麼身份了,直接去拉雨辰趴在公主身上的軀體,想要將雨辰給拉倒一邊去。對於這種好色又紈絝的人,小桃是非常厭惡的,望著雨辰還趴在公主的身上一動不動,直覺另小桃認為,這個壞傢伙就是趁機在占公主的便宜。

醒來的彥芬獃獃的望著雨辰趴在自己身上的軀體,心中早已打翻了五味瓶!之前那似真似幻的場景還歷歷在目,或許是如夢似真的那一幕幕,不知為何一絲不舍從這個膽大包天的小魔女心中渲染而出…小桃你先下去吧!

公主!這個傢伙實在可惡,居然趁您昏迷而大占您的便宜,奴婢不能…

好了!你先下去吧!雨辰公子這是累了…

呃!聽到公主的話,小桃不可思議的瞪大了雙眼,要知道,在這之前公主可是最討厭雨辰的!要是弄個京城討厭排行榜的話,雨辰絕對是被公主永久的放在第一位!可現在呢?公主居然為他說情?難道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還是老鼠藥嫁給貓當老婆了?

奴婢遵命!不過公主…

好了,我知道了,下去吧…

是!奴婢告退….

唔…頭…頭好痛…這,這是….哪?我…我回來..了…嗎?公…公主呢…模糊間,雨辰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四目相對,雨辰望著半躺在床上的小魔女那獃獃的望著自己的臉頰,雨辰呆了…

那個…我臉上是不是有花?半響后雨辰終於率先打破了尷尬,打趣的問道。

小魔女聽到雨辰的話才回過神來,自己剛才只顧著回憶那個美麗又可怕的夢境了,爬在自己身上的雨辰醒來了,自己都不知道…一絲紅暈爬上了小魔女的臉頰。小魔女低著頭,也不說話,雙手不覺得擺弄著上衣的一角…


呵呵…真好看….早已看呆的雨辰,看著公主猶如小女兒般的樣子傻呵呵的笑說道…

嗯!聽到雨辰的誇讚,小魔女心中莫名的一甜!嘴中下意識的問道….那個夢是真的嗎…

嗯嗯!是真的!脫口而出的雨辰剛說完便感覺不對,抬起頭正要進行補救時,雨辰瞬間愣住了!

只見公主此時那灼熱的眼神看著自己,那種感覺就好像…黃鼠狼看到了雞?嗯?不知為何,雨辰忽然有種不好的感覺…

那你什麼時候開始教我?小魔女滿眼希溢的望著雨辰道!

教你什麼?看著小魔女滿眼希溢,雨辰瞬間明悟但還是不死心的說道!

修仙!我也要修仙!我要成為修真者!小魔女堅定的語氣瞬間打破了雨辰那一絲的僥倖。

呃!姑奶奶,你小點聲!被人聽到了我們就慘了!聽見小魔女語不驚人驚死人的話,雨辰連忙伸出手來一把將小魔女那可愛的小嘴給捂了個嚴實!

噓!雨辰抬起右手,比了個噤聲的動作,跟著雨辰悄悄地走到門前探出頭往外一看!只見小桃將可愛的小耳朵支成了風車般,緊緊地貼在窗戶旁偷聽著!那模樣要多可愛就多可愛!

咳咳!哼!看到小桃那般可愛模樣,雨辰心中著實有些不忍!可是她偷聽到了不該聽到的,要是被大皇子那邊的人知道自己成為了遠古功法修鍊者的話,指不定會出什麼幺蛾子來。

為了自己的家族,這種不明的因素一定要扼殺在搖籃里。不過這是在公主的房間里,若是自己動手的話,難免被有心人…

罷了!既然公主想要修仙,那麼自己就將這個丫鬟交與公主發落吧…

雨辰想罷便一個閃身來到丫鬟小桃的面前,未等小桃反應過來,雨辰便一掌拍向了小桃的後腦,接著便將昏迷的小桃扛在肩上,向著屋內走去…

小魔女望著雨辰扛在肩膀上小桃,心中莫名的一驚。不等小魔女說話,雨辰直接開口道:你知道剛才多危險嗎?


嗯?聽了雨辰的話,聰明伶俐的小魔女片刻便有所明悟!看來修仙這個詞並不像自己想象得那般簡單…

看著小魔女猶如做錯事的小女孩般,雨辰微微的點了點頭,此女倒是個聰明人,對於自己所說的話深信不疑!也對!只有聰明的人在當代修真界才能活得更長久不是嗎!

呵呵!雨辰欣慰的走到床前將丫鬟小桃昏迷的身軀放在了椅子上,跟著便走到了公主的面前,盯著小魔女那漂亮的臉頰一字一頓的問道!

你..為…什…么…想…要…修…仙?

小魔女聽到雨辰問出這麼嚴肅的一個話題,頓時心中一陣緊張!下意識脫口道…

我…我…我聽說修仙的人都會青春永駐….

呵呵,青春永駐么?雨辰冷冷的諷刺一聲!的確可以青春永駐,不過更多的將會是血雨腥風…

啊!聽到雨辰的話,一聲驚叫從小魔女的嘴中傳了出來:為,為甚麼???

因為我們所學的乃是就算當代修真大宗師也會十分眼紅不顧一切想要搶奪的遠古修鍊法決。這種逆天的法決,沒有瓶頸,沒有特殊要求,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學習!

那我也要學!小魔女聽了雨辰的話后語氣不容置疑地說道,只不過聽在雨辰的耳中,怎莫感覺都有一些底氣不足…

那好吧!不過你要答應我兩個條件!

什麼條件?聽到雨辰開口提條件,小魔女心中猛然一驚…他不會是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