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這自然是好,嗯,但我還是先回回神,吃幾天飽飯,然後在好好想想吧。”

樑風說的很實在。

他現在肯定會跟着韓立的,因爲在這能吃飽飯,能夠舒舒服服的笑,能夠安安靜靜的想自己的下一步。

韓立呢,自然是願意的,因爲他想和樑風好好聊聊呢。

那一夜,匆匆一面,可沒說夠。

此時便笑着說,“你願意留下,那就行,想留幾天就留幾天,不着急。”隨後招呼玉蝶道:“咱們也吃吧。”

“嗯。”

這才動了筷子,吃了吃飯菜。

待,吃飽喝足。

韓立讓玉蝶去準備水果,他倆這才坐下。

樑風叼着牙籤,美滋滋的舒展着身體,說道:“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問我,但請容我好好的回回神,我現在滿腦子都是海風,都是搖晃的船。我坐在你的沙發上,恨不得都感覺在搖晃呢。”

“好。”

韓立沒去追問,對樑風禮遇有加。

好吃好喝的招待着,要什麼給什麼,想幹什麼就去幹什麼,絕對沒有二話,甚至談話時都注意措辭,怕傷了樑風的自信心。

就這般過去了七八天。


這一天。

樑風纔算主動的找到了韓立,樂呵呵的說道:“你有什麼問題就直接問吧,我現在的狀態已經很好了。”

“好。”


韓立這才把心中的好奇問了出來,“你和我來自同一個世界,同樣的2020年對吧,嗯,你的那些話都是騙我的對吧。”

“對。”

樑風點頭,“我和你是一天來的,是一個世界來的,只是背景不同,我是個宅男,我是個屌絲,雖然有大學文憑,但只會玩電腦,什麼都不會,所以第一時間就沒敢和日軍對抗,而是躲了起來,當然,我身邊有這臺世界穿梭機。”

“你知道它是世界穿梭機啊。”

韓立哈哈一笑,沒等問,就說了,“那你也知道我們原本世界的座標了?是嗎?”

“當然。”

樑風點頭道:“我甚至能夠回去了,就當我沒來過這個世界一樣,不曾有人知道,你也不知道,我說走就走了,但我還是想看看這個世界,想嘗試嘗試,結果,事實證明,我很慫,我無能爲力啊。”

他樂呵呵的此時抽着韓立給他的雪茄,享受着韓立給他的一切,“但你就不同了,你是軍人出身,能力強,適合這個時代,成爲了英雄,我很羨慕,但我比不了了。”

韓立搖頭道:“我如果什麼都沒有,來到這個世界,也無能爲力,全靠神級召喚系統,對吧。”

“對,但也分人,我擁有神蹟召喚系統,依然完成不了,哼哼,所以啊,我真的很佩服你,非常非常的佩服。”

樑風說着,翹着腿說道:“你或許很適合這個時代,改變了這個時代國人的命運,所以你會和我離開嗎?我已經想好了,我要回歸屬於我的世界,我要回家了?”

“啊!?”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韓立應接不暇,讓韓立大爲驚訝,直咽口水,因爲這個問題,他還沒想啊。 李青蕭在安置好李梓安與慕容瑩瑩兩人後,再次返回大殿來,他知道族長肯定還有事情要與他了解。

果然,在其腳還沒有踏入大殿之中,殿中的華髮老者李玄雲淡淡地說道:“來啦!這次的事情你做的非常的好,我會按照族中的規矩,在功勳譜中給你寄上一筆。”

李青蕭躬身道謝:“ 多謝族長,這是青蕭本分之事。”

李玄雲微笑道:“青蕭,你這小子現在是越來越拘謹了,對了,此次前往源界除了被選上的兩名弟子之外,其他族內是否有其他優秀弟子?” 李玄雲隨意的問道。

“火靈聖族有一名年青人修煉成了血火三變的第一變,不過卻被梓安給打敗了。至於其他的人,潛力算是一般。”李青蕭將應天琪的事情如實道出。

“哦?我倒是忘記問你梓安這孩子實力如何?剛纔他向問一些隱祕之事,我還以他年輕實力不濟爲由給擋了回去,看這小子好像一副不服氣的樣子?” 李玄雲擼了擼下巴的白鬚,自在的笑道。

李青蕭嘴角露出隱祕的笑容,顯然他可以想象得到李梓安在族長面前吃癟的模樣,不過其還是如實說道:“嚴格意義來講,梓安這小子算是這次源界聖盟之約的頭魁,而且我們在路過中土聖地屬地的蠑螈要塞之時,這小子與軒轅破軍兩人交過手。”

李玄雲有點驚訝的看着李青蕭,雖然他對李梓安的期望很高,但是卻沒有想到李梓安的實力竟然能夠奪得聖盟之約的魁首,他可是知曉源界之地乃是五大屬性本源山最靠近的地方,元氣濃郁比起五域大陸不知道要強上多少倍。

不但能夠打敗源界之內所有年青一代的高手,還能與軒轅破軍戰鬥,看樣子他還是小看了他大哥的這個不知道多少代的玄玄孫了。

不過其心底還是認爲李青蕭爲了寬慰自己,應該有故意誇大李梓安的實力的成分,但是其並沒有追究這點小事,笑笑罷手說道:“那這小子在軒轅破軍的手上走過幾招,我可知道軒轅破軍那個小子一雙鐵拳尤爲厲害。”

李青蕭搖了搖頭。

李玄雲有點疑惑的說道:“怎麼?難道那小子連一招都沒有走過,那你還說什麼他與軒轅那小子戰鬥過?連一招都接不上,算什麼戰鬥啊!”

“族長,你這回可真錯了。梓安那小子雖然修爲要比我要低上一點,但是其手段卻絲毫不弱,首先我不敢肯定那小子將老祖宗的《青天劍歌》修煉到了第幾層。

但是他卻修習幾招威力巨大的劍招,其與軒轅破軍戰鬥的最後一招,如果不是我得介入,軒轅破軍很有可能會重傷。而那小子硬是受了我與軒轅破軍兩人反震之力,只是吐了一小口血跡,之後就跟沒事一般。”李青蕭有點羨慕李梓安的身體強悍與自愈能力。

李玄雲此刻更爲吃驚,好一段時間纔回過神來,有點不確定的問道:“青蕭,你剛纔所說屬實?”

“族長,這麼大的事情我怎麼會說謊,再說梓安那小子不是還在聖地之內嗎?您要是不信,您明日親自出手試試不就知道了?” 李青蕭有點無奈的解釋道。

“你倒是提醒的對!可笑我剛纔還在大殿之上讓那小子去參加什麼劍試,看樣子在那小子面前鬧笑話了,沒有想到這臭小子一身不俗的修爲,卻隱藏不露,不錯,不錯!” 李玄雲面色有點不好看,不過一想到李梓安如此的老成,心底倒是爲其大哥開心起來。

不曾想他大哥留下的唯一血脈後世子孫,竟然出現一個這麼驚才絕豔的後輩,真是蒼天有眼啊!萬福萬福……

突然李玄雲像是想到什麼似得,疑道:“不對啊!那小子的修爲明明只有聖級中後期的樣子,怎麼能與軒轅破軍戰鬥還能處於優勢?”

“族長,這就是那小子的修煉的特殊之處,當初我第一見到這小子的時候,也被其表面上表現出來的實力給矇騙了,當初在源界之時,其小女友在與木靈聖族的天一最後擂臺戰打鬥之時,眼看就要重傷天一之手時,這小子不顧聖盟之約的規矩,一劍破掉結界,眼看就要將天一斬於劍下之時,幸虧我出手的及時,不然天一當初就成爲其劍下亡魂了。”

李青蕭回憶道。

“而那小子與我硬拼一擊竟然絲毫不露下風,我 還記得當初梓安出手之時所用能量並不是元力,而是一種無形無質的能量,我能感覺的出他全身那種無形的能量猶如江河滔滔奔流不息,如果真與我打起來,我沒有贏下那小子的把握。所以在蠑螈要塞之時,面對軒轅破軍的約戰,我當時並沒有插手。” 李青蕭一講當初的情形,嘴角不免露出一絲笑容。

李玄雲臉上的表情異常的精彩,幾百年來他都是一副天崩於頭頂都不曾有懼色之人,今日因爲李梓安的實力,面部表情一變再變。

深吸一口氣道:“青蕭,這件事情與你一同前往的源界的南炎聖地使者知道嗎?”李玄雲直視着李青蕭問道。

李青蕭腦海之中突然出現林鳳嬌的身影,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慌亂神色,不過很快就平靜下來,立道:“應該隱約知道些,但是她卻不知道梓安這小子與軒轅破軍戰鬥過,自然不知曉那小子真正的實力。”

李玄雲心思完全在李梓安的身上,對於李青蕭眼中那一絲慌亂並沒有放在心上,不過聽了李青蕭的話之後,眉毛緊皺起來。

心底則暗道:“希望南炎聖地不要的視線轉移到梓安身上,只希望對方講這小子當成一個潛力很大的後輩弟子。”



“青蕭,你與軒轅破軍那小子交好,修書一封,叮囑對方千萬不要透露梓安實力,至於南炎聖地只能寄希望他們不要講希望放在這小子身上。” 李玄雲微微嘆道。

李青蕭立刻答應道。不過其想了想,還是將李梓安在傳送陣之內的事情與李玄雲說了,甚至連源界之內盛傳李梓安極有可能是一一名丹師的事情也一併說予李玄雲聽了。

李玄雲越是聽到後面,面色越是精彩。李青蕭也終於看見一會族長不淡定的神色了。

幸好李青蕭與李梓安接觸不長,如果時間一長定能知曉李梓安一些其他的能力,恐怕屆時一併說予李玄雲聽,都能將其表情震驚的無以復加了。

當然李青霞如果與韓元等水靈聖族之人打聽,自然會打聽到李梓安在進入源界之時,是進入過萬煉谷\懸空山。那可是邪丹師天邪子的老巢。

當然李青蕭可能知曉天邪子之人,但是肯定不知道天機子,如果他要是將李梓安去過天邪子的老巢,還從裏面安全出來的話,今日就會篤定李梓安乃是一名真正能夠煉製丹藥的丹師了。

如果他要是將這件事說給李玄雲聽,那麼李玄雲自然會將李梓安修煉的特殊能量與天機子了聯繫到一起。可惜當初李青蕭機遇返回元域,時間緊迫,根本就來不及多打聽一些源界的消息。

所以也將導致李青蕭在以後的日子裏經常被李玄雲叫走,每每見到李梓安露出什麼特殊能力之時,他就會問李青蕭當初爲什麼不都瞭解瞭解李梓安這個臭小子。

而李青蕭每次從其族長談過之後,對於李梓安的恨又多上一層......

不管李玄雲與李青蕭對於李梓安的神祕做出一些什麼樣的猜測,此刻李梓安與慕容瑩瑩兩人進入了夢想了。一連幾日的勞累奔波,一踏入房屋之內,甚至連修煉都沒有精神了,只想好好安穩的睡上一覺。

翌日,李玄雲也沒有順着李青蕭的話去試探一下李梓安的實力,對於李梓安的實力,他從李青蕭的話語之中已經選擇了相信。

一連幾日李梓安與慕容瑩瑩在東青聖地之內遊山玩水,專挑一些比較著名的地方去遊玩,不過他們卻沒有再往上去的權限,元域五大聖地之山,越往上越是神祕至極。

所以李梓安最近一段時間老是打聽能夠繼續往上的事情,但是卻沒有絲毫的頭緒,其實李梓安也想過硬闖,但是自他這一段之後,再往上則是由一層無形的禁止隔斷了上去的路。

雖然他強行破開禁止沒有很大的困難,但是不免驚動李玄雲等一些家族長老人物。所以李梓安這些日子除了修煉就是想法設法的打聽五座本源山與傳送陣之事。

就這樣一直大半月之後,李玄雲派人告知李梓安兩人可以前往參加劍試了。李梓安立刻帶上慕容瑩瑩跟隨前來帶路之人一直前往劍閣而去。

待李梓安與慕容瑩瑩來到劍閣之後,劍閣密密麻麻的聚集上千的年輕劍修,有的三五成羣聚攏高談闊論;有的則是選擇劍閣擂臺之上相互論劍;還有的則是抱劍單獨一處,孤傲的閉目養神,等待着…….

李梓安與慕容瑩瑩的到來,並沒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也只有李梓安這些日子接觸過一些年輕弟子回頭看了看,相熟的點頭打一下招呼,不熟則是看了一眼之後,繼續自己的事情。

很快李青鴻與李青蕭還有一名微胖的八字須中年紫袍之人並排而來,一入劍閣之後,劍閣所有人員立刻行禮拜倒:“拜見長老”

三人各自代表東青聖地李氏一族的一脈勢力,而東青聖地李氏一族共有四脈勢力組成。李青蕭代表一脈,李青鴻則是與李青蕭、李青浦這一脈算是李玄雲族長一脈的直系兄弟。

至於微胖的紫袍八字須的中年之人名叫李東海,乃是李氏旁系一脈,同時也是勢力最雜的一脈。

三人相互對視一眼之後,由李青蕭站出說道:“今日劍試,我們三人個代表東青聖地李氏一族的一脈勢力,至於族長一脈今日的代表則是一位新面孔,他就是李——梓——安。” 李青蕭伸手遙遙一指,所有的目光隨着李青蕭手指方向看來。 韓立還沒曾想過回去,也沒想到樑風失敗如此,就想回去了,不由得在那陷入了思索,連連撓頭,“你確定,你要離開這個世界,永遠不回來了。”

“當然,我留在這個世界,你認爲我還能幹什麼啊?我就是一個廢物,就是一個普通人,我雖然獲得了無數小說角色裏才獲得的機緣,但我能力不行,就也一樣是廢柴。”

樑風抽着雪茄,笑着說道:“我想過了,你我是同路人,有共同的話題,我給你做跑腿的,也可以享近榮華富貴,甚至你帶着我,我也能慢慢有些起色,但我也有父母在原本的世界,我也有親人在等着我,我也想他們啊,所以,我思來想去了幾天,還是準備回去了。”

他把所有的情況都想好了,所有的後果也都想了,“我回去後,還是個普通老百姓,還是個普通人,會如螻蟻一般,死於無名,寂寂無名,但我還是想和我的親人在一起,我想他們了。”

這話一說,韓立就不好說什麼了。

因爲他也想他的家人啊,不禁拍了拍樑風的肩膀道:“那就這樣吧,你就回去吧,對了,你知道那世界穿梭機怎麼用吧。”

“當然。”

這時樑風笑了,笑着說道:“我早就把這東西研究透了,嗯,我現在就想走,我帶你去看看。”

“好。”

韓立點頭同意。

二人一起來到了存放超級電腦,不,世界穿梭機的房間裏。

樑風熟練的打開,電腦屏幕亮了,他熟悉的呼喊道:“語音協助系統,幫我把世界穿梭機打開,我想好了,我要離開這個世界。”

“好的。”

語音系統立刻給出了答覆,很快,傳送箱出現了,就是遊戲倉裏,只不過變得好像不一樣了。

韓立看的驚奇,問道:“只要人鑽進去,就可以回到原本屬於我們的世界了。”

“嗯,應該是我,我問過系統了,但我也沒試驗過呢,所以,也不太清楚。”

樑風聳肩笑了笑,就說,“就當我是小白鼠吧,我來試試。”就準備鑽進去,毅然決然的態度,已經不容改變。

韓立一把攔住了,連忙說道:“你確定,咱們倆來自同一個世界?而不是岔路口。”

“哪有那麼多的世界啊,哼哼,肯定是一樣的,2020年,嗯疫情爆發,科比空難,特朗普落選,怎麼樣,都對吧。”

“對。”

韓立點頭,但還是不太相信,就道:“那如果你我的世界一摸一樣呢,那就是完全分開的啊,你說過的,世界有無數個岔路口啊。”


“那是我胡扯的,胡編亂造騙你的,哪有那麼多的世界啊,當然,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覺咱們倆就是同一個世界的,不會有任何的區別,不信你在問我一個細節。”

“霧霾,房價,改變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