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和哈哈哈哈哈哈!!!!!!”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

………

魔音,命嗡,天鳴!

災難的代表,負面的源泉。

夢邪命,虛無命,尺旭!

他們三人正式成爲諸天的敵人。

以三方勢力鬥戰諸天衆生。

“殺!………嘭嘭!!!”

戰天,戰地,戰衆生。

夢邪命降臨另一方世界,忽然間,心悸一動

陷阱!

唰唰唰唰唰唰!!!!!

天空陣圖符文流轉,地面魔紋流露,周圍人影晃動。

“哈哈哈和哈哈哈哈哈哈!!!”

“人之負面,你無路可逃了……束手就擒吧!!”

“哼!這是控制負面你們的陣圖,想逃想都不要想!!”


…………………

一聲聲挑釁,諷刺、譏諷、謾罵,傳到的夢邪命耳裏,同時心裏對那圖文,產生淡淡控制。

好像那陣紋真的是爲剋制他的生。

由手一動,早已超越光速出擊。

“噗嘭嘭嘭噗!!!”

天空地面圖文符文,淡淡晃動,卻一無所獲,反而夢邪命的手,灼燒冒煙,陣陣烤肉香飄渺,讓人食指大動。

“百分之百!剋制異力!”

“和哈哈哈和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一人發笑,衆人狂笑。

他們值得笑,那剋制的能力,竟然這樣強大。

“夢邪命,魔鬼!你也有今天!你滅我世界之仇,今天就得報了!和和哈哈哈哈哈!!!”

憤怒的身影,渾身刻印與天空地面一模一樣的符文圖陣。

轉眼間,那身影抱住夢邪命,炙熱的熱浪擴散,虛空浪浪扭曲。

夢邪命刺痛的咆哮,讓圍觀的強者們,心裏暢快。

“呵呵!……管你絕世天驕,蓋世英豪,至尊天王,一樣不是被我們捏!”

“哈哈哈!揉捏強者的快感,我快**了……哈哈哈哈哈!!!”

“天才都是應該夭折,夭折的天才纔是好人!和哈哈哈哈哈!!”

“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

“哈哈哈哈哈!討厭的眼神,那對於一切都若無其事,掌控一切的眼神,死吧!死吧!!”

…………………

………

所有的聲音,嘈嘈雜雜,只有一位嬌影,複雜的眼神看着夢邪命。

“夢—邪—命!”咬牙切齒,眼神即愛又恨!

妖嬈的軀體,讓人慾罷不能。

她是骸族的唯一公主,卻在夢邪命的那,處處碰壁。

只有她玩人,重來都沒有人敢耍她。

但是可惡的夢邪命,卻在葬天墓界耍她不止一次。

說好帶她出葬天墓界,但是竟然將自己一個人,扔到葬天墓界。

要不是她,千辛萬苦找到大哥,自己可能已經香消玉殞!

可恨啊!

短短一瞬間的接觸,我竟然會愛上你!

你這薄情寡義之徒!

但是當看到你,痛苦咆哮時,我的心竟然陣陣疼痛,心如刀割!

不!!!不可能!!!

我對於你,只有恨,沒有愛!沒有…………

我恨你!

妖嬈的嬌影,轉身想走,但身後的咆哮聲,那熟悉的聲音,讓她猶豫不決。

“妹妹!那負心漢管他死活!”甕聲甕氣恍若雷霆聲音傳來。魁梧彪悍的巨漢,三米多高。

走到猶豫不決的嬌影面前,沒好氣的瞪眼夢邪迷命。

他是骸族族長,竟然有人敢欺負他妹妹,不知死活!

雖然他自己也,惱怒不已!完全想不到,自己挑選的人,竟然這樣對他妹妹。

要不是妹妹機敏,可能他們兄妹倆,再也見不到面了,現在想起來,骸都還心有餘悸。

在兄妹倆,議論間。

“吼……………………!”夢邪命仰天咆哮。

聲音似魔嚎,恍神怒!

魔紋,神紋,浮現夢邪命的臉上,一圈圈神聖神光,黝黑魔圈,綻放般擴散。

魔氣腐蝕大地,神光焚燒天空。


憤怒的夢邪命,風度不在,猙獰展現。

一縷縷黑髮,一串串符文旋轉。

“吾的子民!三千的英雄之王啊!吾呼喚爾等……降臨爲我而戰!!降臨吧!………”

“三千英雄之王!!!!”


“轟隆隆!!!!!”

天地驟然一震,神祕的力量降臨,一絲絲英雄氣息流轉,王者氣勢降臨。

萬物晃動,彷彿要跪下吧,迎接降臨的存在。

“糟了!各位別玩了!一起出手!封印人之負面!快………!”

這一吼,愣神的衆人,立刻手忙腳亂的刻畫符文,一串串紋路流轉。

“封印!!!!”

所有的人影齊聲大喝。

天空的符文,地上的魔紋,亮起光芒,化爲光網收縮。

“嘭嘭嘭嘭嘭嘭!!!”

然則在封印進行一半時,光網瞬間切割爲一片片。

“爾等敢!!!!”

“混賬!!!!”

“該死的!!!”

………………

………

一位位英雄王者的身影,謾罵憤怒。

夢邪命是所有英雄王,效忠的對象,並且英雄王的由來,但是他一手創辦。

可以說,夢邪命就像他們父母一樣。

現在竟然一樣想封印他們父母一樣的夢邪命。

他們的怒可想而知。

“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暴怒的英雄王們,抽出自己的英雄王寶具,瘋狂的屠殺,圍攻算計夢邪命的存在。

“不怎麼可能!!”一位位仇恨夢邪命的生靈,不相信,即將報仇卻發生這樣的變故。

他不甘心!!

“嗖!!!”

“不!!!”

一刀劈爲兩半,即使靈魂也一樣。仇恨掩蓋理智的他,近距離感受死亡。

千分之一秒,意識湮滅,徹底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