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輝,你在說什麼?”慕容雅心輕咳一聲,溫柔的問道。

“沒什麼,吃飯,吃飯,怎麼還不動,趕緊吃啊!”星輝催促道,又看向了始終不動身前的筷子的薇兒。

“我不吃這些的,你們吃吧。”薇兒趕緊解釋道,星輝點了點頭,悶頭苦吃着眼前的飯。

吃晚飯之後幾人又聊了一會,之後星輝一熬夜影響容貌爲理由,把衆女都趕回去睡覺了,看着他急切的眼神,葉辰不明白他爲什麼會這麼急切的要這些人回去,在離開的時候,葉辰發現伊月表情古怪的看了兩人一眼,之後又有些歉意的對葉辰一點頭,讓葉辰也趕緊走。

葉辰本想問問伊月到底是爲什麼,但是伊月不給葉辰機會,一瞪眼把葉辰想問的話給瞪了回去,葉辰也只好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第二天的清晨,葉辰伸着懶腰走出了房門,修煉了一夜,葉辰感覺到自己身體內又多了一絲元氣,剛推開門的葉辰發現伊月拉着薇兒再纏着慕容雅心不知道再問下什麼,慕容雅心的臉紅紅的,可能是害羞,也可能是別的。

葉辰好奇的走了過去疑惑的問道:“爲什麼感覺雅心不像昨天那樣,多了一點我說不上來的韻味。”

慕容雅心臉更紅了,伸手握拳想要打伊月,伊月嘻嘻一笑,把葉辰推開:“這是我們的事,你最好別問,不然我不保證你會不會出事,嘻嘻。”伊月嘻嘻的笑着,閃躲着慕容雅心的手。

見伊月不想說,葉辰也沒再追問,只能應了聲,去洗臉刷牙了,而這時候正好正好遇到了同在裏面的星輝,這個時候星輝的臉上還帶着一絲幸福的笑,看的葉辰莫名其妙的,不知道他在笑什麼。

葉辰不懂,星輝也懶得去解釋,這些事也沒啥好解釋的,總不能說我從男孩變成了男人吧。所以就算是看到葉辰求知的眼神,也不會去說什麼。

洗刷完畢,又開始了平庸的一天,星輝賀慕容雅心又是也會去幫幫忙,其實星輝只是去礙手礙腳的,跟葉辰一樣,對於這些什麼也不懂,葉辰乾脆也不理會這些,和伊月薇兒一起,帶上了禮物去陸府!

在挑選禮物的時候,葉辰才忽然想起來自己洗劫了吳立爲倭人搜刮的東西還沒仔細查看呢,想到了這裏,葉辰直接乾坤袋交給了伊月,讓伊月來鑑定一下有什麼東西比較寶貴可以留下,剩下的東西有時間則全部拿到天星商行旁邊的拍賣會上去拍賣,因爲這是吳立爲倭人收藏的東西,每樣都是精品,可是葉辰能用的不多,伊月把裏面一把連鞘劍,一個大盾牌收了起來,還有就是爲小鳳凰準備了許多火系的魔晶。

最後,伊月決定把那把連鞘劍和大盾牌送給陸雲作爲禮物,戰事將起,多點好的裝備也多一絲抵抗的力量,這也是葉辰所想的。

三人在路人指指點點的眼光中來到了陸府,遠遠地就看見陸府高大的府門,門前還有兩隻石獅子,好不威武霸氣,讓人看到石獅子不禁生出一種嚴肅的感覺。

陸府門前站着兩名士兵,神色嚴肅,目不轉睛的盯着前方,就算是葉辰三人來了,也沒有多看一眼,這讓葉辰不禁感嘆士兵的素質,伊月對葉辰已經徹底無語了,這裏是元帥的家,士兵當然都是精兵!

請門衛進去通報之後,三人就在門前仔細的打量着石獅子,一會的時間,陸羽從門中走了出來,看到三人後,果斷的迎了進去,在裏面葉辰居然還遇到了一個人,雖然葉辰不認識,但是伊月認識的楊晴。

看到楊晴之後葉辰眉頭一皺,因爲這個人跟昨天要幫助自己的那個人很像,雖然葉辰沒有看到她的真正的容貌,但是葉辰肯定這個人就是昨天的那個人。

看到葉辰來了之後,楊晴對着伊月輕輕一點頭,葉辰看着伊月,伊月吐了吐舌頭介紹道:“這位是皇室裏最有天分的公主,楊晴公主!”

葉辰瞭然一聲,對楊晴笑了笑,也明白昨天爲什麼要幫助自己了,可是哪種方式還是讓葉辰感到很反感,對楊晴象徵性的介紹了一下自己,就見陸羽催促道:“走吧,我父親去了鎮西城,今天有我母親和我來招待你們了!”

葉辰呵呵一笑,跟着陸羽走了進去,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到一聲“老大來了”,然後在一片歡呼聲中從裏面走出來了五個人,中間的是慈愛的陸家主母:謝靜雨 !在他周圍的就是吻月等人。

葉辰走上前去,輕聲問了聲好,然後三個人拿出了不同的禮物送給了謝靜雨:分別是葉辰的連鞘劍和那面盾牌,伊月則送上了一個瓶子,然後悄悄在謝靜雨耳旁耳語幾句,謝靜雨一臉驚異的看着笑嘻嘻的伊月,至於薇兒,則算是送上了自己的祝福,然後對着謝靜雨施展了一道法術,這道法術對普通人很實用,但是對修煉者卻像是雞肋,名爲回春,這道法術的作用也很一般,只是保護一個人不受病害的侵襲,但是修煉者本身的抵抗力都已經夠強了,所以這道法術還是很雞肋的。

在薇兒施展完了發書之後,謝靜雨頓時感覺到神清氣爽,臉色都變得紅潤了很多,常年感覺到的勞累都消失不見了,薇兒輕輕的解釋了這道法術的作用,然後謝靜雨感慨的說了一聲:送什麼也不如送健康!


之後就把四人迎接了進去,同輩的人坐在一起也不會感到拘束,而陸羽的母親沒有架子,任由小孩子們玩鬧,打到了最後,在陸羽的強烈要求下,葉辰教了他們幾招劍法,全部都是最基本的招式:劈、砍、刺、點、撩、崩、截、抹、穿、挑、提、絞、掃、壓、掛、格等,施展完了最基本的招式,陸羽等人要上來挑戰一下,因爲他們不相信這些就是葉辰口中最強的招式。

葉辰無奈,可是謝靜雨也要葉辰表演一下,點到爲止,不傷感情的,葉辰也只好答應了。

來到了演武場,葉辰走了走去最後選了一把輕劍,這是法師用來近身格鬥用的,只是在葉辰手中拿着,其他的人都感覺不倫不類的,但是卻沒有人笑,因爲葉辰跟他們說過劍走輕靈,如果他們有能力將重劍玩的跟輕劍一樣快,那他絕對是劍中的王者!

第一個上的事吻月,吻月手中提着一把巨劍,看着葉辰,慢慢的提起巨劍,不過葉辰怎麼看都覺得一個女孩子拿着巨劍到處走有點另類。

手中輕劍恆指,看着吻月輕聲道:“來吧,記住了,所有複雜的招式都是由這些最基本的演化來的,爲什麼現在的鬥技少了,因爲你們不了這些事!”

吻月想了想,葉辰說的也對,沒有人再去鑽研基本的招式了,在打鬥的時候都是直接上大招的,看着葉辰手中的輕劍,吻月似乎知道了些什麼。

手中握着輕劍,輕聲說了一聲:“我準備進攻了,你小心!”說完,葉辰突然向前一衝,手中的輕劍直接抹上吻月的脖子。

吻月大驚,手中的巨劍在身前一擋,卻發現葉辰的這一劍輕飄飄的,沒有一點力氣,葉辰一聲輕笑,突然身體橫移一步,手中的劍在巨劍上輕點一下,一點偏力爆發把吻月的巨劍震偏三分,正好露出了脖子,葉辰一收劍,隨後以更快的速度刺向吻月的脖子,吻月來不及揮動巨劍抵抗,只能後退一步,然後躲開葉辰的劍。

但是吻月手中的是巨劍,眼中的拖累了吻月的速度,葉辰如影隨形,一劍一劍的不斷放出,或撩,或刺,待葉辰把基本的招式都用了一遍之後,吻月突然悲哀的發現自己如果實在真的打鬥的話已經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不甘心的看着葉辰:“拿巨劍就沒有辦法贏你嗎?”

“當然有,前提是你要有那種力量,能將巨劍隨意的舞成風!”葉辰笑道,“還有劍意也是很重要的,我到現在也只領悟了一種劍意!”

“劍意?什麼是劍意?”吻月驚訝道,葉辰又提出了一個新名詞。

“額, 劍意你都不知道?說白了就是你對劍瞭解到一種程度之後會感悟到的一些東西,說也說不明白,不過你打你領悟劍意之後,那你的實力會成倍的增長!”葉辰無奈的解釋道。

“那你讓我們見識一下你的劍意!”吻月興奮地叫道。

這是收藏加更的!!還有六個收藏再加更一章。大家加油! “這不好吧!我的建議是有關於殺戮的,在這麼歡快的氣氛裏還是不要用的好。”葉辰搖搖頭拒絕了,“而且劍意可能會在你的您們心中留下陰影,到時候就不好了!”

吻月哦了一聲,顯得有些失落,葉辰也沒有辦法,在多年的殺戮中積累出來的煞氣全部百分之八十以上都融入了劍意,此時葉辰的劍意是當之無愧的殺劍意,爲了殺戮而存在!

這時,突然門衛來了,悄悄地向陸羽稟報,陸羽聽了一愣,皺起了眉頭,“真的是他?”猶豫了一下,陸羽還是跟門衛出去了。

這時葉辰也發現了陸羽的不快,看着陸羽出去的方向想了也一下,跟吻月打了聲招呼,之後一同走出演武場。


一會跟着陸羽身後進來一個人,吻月臉色一變,來得那人看到葉辰之後,眉頭一皺:“小欣,你也在這啊,害得我好一頓找你呢!”

“他是?還有小欣是誰。”葉辰好奇的問道,不過看臉色也能看出來,吻月的臉色發白,而其他的人是有些驚愕。

那個人走到葉辰的面前趾高氣昂的說道:“你好,韓欣是我未婚妻,請你保持距離!”

葉辰看了他一眼:“哦,爲什麼?”

“你不覺得接近別人的未婚妻是很不道德的嗎?”來人眉頭一沉,低聲喝道。

葉辰懶洋洋的看着他:“這個還真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你再說的話,你全家都見不到明天的太陽,就這樣,離我遠些,謝謝。”說完,葉辰便不再理會這個人,給吻月打了一個眼色,吻月感激看着葉辰,葉辰輕輕一笑。

在這時,正要發怒的這個人止住了,因爲他看到了兩個美女,把他迷得神魂顛倒了,伊月對着葉辰嘻嘻一笑:“這個人很不簡單,徐家的二子徐寒,家室也是很強大的,你要滅族的話,還要叫做我跟薇兒才能做到一夜之間。”

伊月的話讓周圍的人都打了一個寒顫,滅族!這要多狠的心才能做出來。

“開什麼玩笑,我是那種人嗎?”葉辰笑罵道,“就算是他的嘴再毒,再讓我生氣,我也就是暗殺掉他家裏的重要的人就行了!哪裏用的上滅族。”

而在身後的徐寒則打了個寒顫,但是他不認爲有人能潛入道自己的家中殺人,於是也不理會,想上去跟不說話的薇兒搭訕,“你好,我是徐寒,徐家的二公子!”

薇兒擡起頭看了一眼,隨後低下頭:“薇兒。”然後就沒有下文了,不過得到了薇兒的名字徐寒還是很高興的,他認爲這是成功的第一步,這麼一個天真可愛的美女,頗讓徐寒有成就感。

剛想接着搭訕,但是薇兒突然跑開了,來到伊月的另一邊,跟伊月悄悄地說着話。

徐寒面色尷尬,卻沒有生氣,他認爲這是薇兒害羞了,可是如果他知道薇兒再跟伊月悄悄地說:“如果這個人再煩我,我能不能殺了他!”,然後伊月點了點頭,薇兒高興地一笑,魔刀等一直沒有發言機會的人看到了薇兒的這一笑,頓時有些發呆,那是發自內心的笑,美妙非常!

葉辰忽然想起來:“對了,你們都叫什麼,我除了知道小羽,其他的你們都還沒介紹過呢。”

衆人一愣,伊月苦笑着看着葉辰,這些人的名字貌似自己都已經跟葉辰說過了,可是爲什麼葉辰還要問。

這也不能怪葉辰,因爲葉辰實在是沒記住,看着葉辰的很有興趣的表情,也不好意思出來打擊他。

“ 我是白傑!”風影率先開口道,隨後又對葉辰深深的鞠了一躬:“對不起。”葉辰一愣,隨後聽完了風影的解釋後也就明白了,當初風影嫉妒自己,因爲自己比他強,伊月也喜歡自己,甚至就連曾經非常器重他的李淵都慢慢的疏遠了他,於是他就不斷地在恰當的時候給葉辰抹黑,不過葉辰早就忘記了。但是他又緊張的看了伊月一眼,看到伊月有些玩味的笑容之後,趕緊移開眼睛,因爲白家和天星商行的關係很不和諧,甚至當初伊月搶到了那傳承水晶都是白家慫恿的,可是事後也就那麼不了了之了,但是兩家卻陷入了冷戰之中,而伊月又有那麼強大的實力,萬一要對自己出手,那白傑除了死就是死了。

接下來的是平時很少說話的魔刀:“我是錢韓,我哥哥錢三萬你還記得吧?”葉辰有些意外,點了點頭,當初在哈森小鎮的那件事就認識了錢三萬,一個很不錯的人,當初自己再殺掉克拉斯的時候好像是錢三萬喊過一聲讓自己手下留情,但是那時候已經太晚了。

吻月輕輕說了聲,“我是韓欣,韓家的長女。”伊月好奇的看了韓欣一眼,當初自己在這裏到處惹禍的時候,好像就是有一個韓家的女孩嚷嚷着要打自己一頓,想到這裏,伊月問道:“當初你們韓家有一個女孩要抓一個到處闖禍的女孩這件事你還記得吧。”

吻月點了點頭,“那就是我,可是那個闖禍的卻不知道去哪了,或許是嚇跑了。”吻月不滿的嘟囔一聲,伊月笑了,輕輕的說道:“我就是當年的那個女孩,你確定要打我一頓?”

“啊!”吻月驚呼一聲,“當年的帝都小魔女就是月兒姐姐,嗚嗚,我不幹了。”說完就表現出一副要哭的樣子,伊月無奈的說道;“算了,不找你麻煩就是了。”

吻月迅速拿開雙手,笑嘻嘻的說道:“我就知道月兒姐姐最好了。”

一段小插曲沒有打斷自我介紹,冰焰說道:“我沒他們那麼大的背景,我叫李峯,本來是個孤兒,後來被一戶李姓人家收養,爲我起了這麼一個名字。”在場的人有些沉默,葉辰拍了拍他的肩膀,別傷。

烈火也開始介紹自己:“我家不算窮也不算富,我姓周,名軍。”

這時候謝靜雨突然問了一句:“城南大善人家,周家?”

周軍搖了搖頭:“不是,我家住在城北。”

“城北?那不是靠近軍營嗎?”陸羽突然問了一句,隨後看了謝靜雨一眼,心中有了有了一番猜測。

當初在一場大戰中,一名周姓的侍衛爲陸雲擋下了一次偷襲,陸雲活下來了,可是這名侍衛卻死了,那一戰後,陸雲多次尋找過這一家,可是這一家卻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只知道他有一個兒子叫周軍,曾經他也跟沒有架子的陸雲談笑過說:等兒子能學武了,就讓他搬到軍營裏,做一名合格的軍人。

侍衛死後,陸雲想找到周軍,卻一直沒能找到,當時周軍的母親已經去世了,他把周軍託養在他戰友的家中,而現在··

或許父親能放下一點了,陸羽心中說道。

在得知了這個消息之後,陸羽並沒有直接點破,而是決定有陸雲來出面,因爲這是父親的心病,還是由他自己解決好。

葉辰看到兩人的臉色有些微微的變化,有點小激動,不過葉辰也沒有明說,因爲他沒能感覺到惡意。

之後的徐寒因爲礙着徐家的面子,還是讓他解釋了一下,不過也沒人理會他,介紹完之後,伊月、薇兒、韓欣、楊晴和謝靜雨在伊月的發動下去跟着伊月嘗試那能美容的東西去了,因爲女人總是愛美的,而葉辰則成了白傑等人的陪練,不斷地給他們指出他們的漏洞,然後教着他們如何的改正。

而徐寒因爲韓欣的關係直接被晾在一邊,本身的實力也不咋地,甚至連葉辰一招都抗不下,葉辰也沒心情指點他,讓他去慢慢地打鐵人,結果在鐵人面前賣弄風騷,葉辰看了他的招式都想笑,不過葉辰沒笑,因爲不值得。

中午的時候,謝靜雨等人臉上掛着驚訝的笑,回來了,邀請衆人去吃飯,卻意外的發現徐寒臉上掛着不快,在陸羽的解釋下才明白,原來徐寒是耐不住寂寞,他不喜歡打鬥,結果自己打了一上午的鐵人,謝靜雨狠狠地點了一下陸羽的頭,說他不懂得招呼客人。然後熱情的慰問了一下徐寒,徐寒像是吃了一隻蒼蠅。

陸羽一笑,也沒在意,這是做給人看的,謝靜雨當然不會真正的怪罪陸羽,因爲她也不喜歡這個徐寒!

是徐寒的臉色十分難看,這種事他幹過不少,當然也知道其中的門道,只是這些啞巴虧是說不出來的。

但是也不能不給謝靜雨面子,只能笑着說沒事,但是心中的憋屈就別提了。

在謝靜雨的熱情張羅下,每個人都吃了不少的東西,徐寒更是把這些委屈全部發泄在吃上了,一個人吃了兩個人的東西,按照葉辰私下裏的評價說:名符其實的飯桶!

飯後伊月等女孩商量着出去逛街,因爲害怕會有蒼蠅纏上,所以伊月強烈要求男生陪同,可是徐寒吃了那麼多東西,撐得都快走不動了,但是美女的話又不能反駁,加上葉辰等人都是很贊同,只能苦着臉跟着一起去。 跟着伊月玩鬧了一天,葉辰拖着疲憊的身軀回到了醉仙閣,無力的問道:“什麼時間去龍島?”

“ 怎麼?嘻嘻,受不了了?”伊月跳到葉辰的身後,雙手搭在葉辰的肩上,慢慢的揉捏起來。

葉辰苦笑:“這種安逸的生活確實很不錯,但不適合現在的我,什麼時候厭倦了,說不定會喜歡上的。”

“既然這樣,那不如明天吧!今晚上你去跟徐家的人打個招呼吧,韓欣可是個好女孩,不能讓那個誰糟蹋了!”伊月想了半天也沒想起徐寒的名字來,只能用哪個誰帶替。

“哦。好吧,我去跟他們商量一下!”葉辰點了點頭說道。

又是一個月黑風高的殺人夜,葉辰悄悄地潛出了醉仙閣,伊月、薇兒、星輝、慕容雅心同時睜開眼睛望向葉辰離開的方向。

卻沒有一個人感到奇怪,悄悄地出去,除了殺人還有什麼事情能這麼隱祕。

按照伊月介紹的方位,葉辰慢慢的來到了徐府前,在黑暗中運足雙眼,看到了門上的兩個字:徐府。隨後葉辰消失在原地,上方一根樹枝在輕顫,似乎是一隻鳥呆過而後離開了。

悄無聲息的潛入了徐府,這個時候的徐府中也熄滅了,黑暗中一個又一個的人影倒下,連一聲聲響都沒發出來。留下了滿地的屍體,葉辰消失在原地,徐府院中最高的一棵樹的樹梢上,葉辰靜靜的站着,默默的看着下面騷亂的人羣,沒有一絲聲響,葉辰消失在枝頭。

“有刺客!趕緊來抓賊!”有人在大喊,但是口中的恐懼是少不了的,一個刺客,能輕易的潛進來,殺掉了隱藏在黑暗中的眼線,還沒有被發現,被殺的人都連一聲聲響都沒能夠發出來。

“來得是個高手!”書房中徐嘯皺着眉頭,仔細想了一下自己沒有得罪什麼人,怎麼會有種種事情發生,埋伏在書房周圍的人都沒有發現,就在他們的屋頂上潛伏着一個人,他彷彿是與周圍的黑暗融爲了一體。

掀開瓦片,投下一個紙團,隨後突然躍起,從此無影蹤,這個過程中依舊沒有一點聲響。而這個時候徐嘯大喊一聲屋頂!所有人都把手中的武器指向書房屋頂,可是在火把的照耀下,空無一人。

徐嘯頭上的冷汗不斷地流下來,被刺客這麼接近,任是誰都會害怕,那是對死亡的本能恐懼,可是在投下一個紙團之後刺客就消失了,沒人知道他去了哪裏,似乎是從來沒有出現過。

一會後書房的們被推了開了,幾個人面色凝重的走了進來,看到徐嘯沒事候都放下心,卻見徐嘯隨手打發道:“你們都先回去吧。”

“可是。”進來的人還想說幾句,但是被旁邊的人給拉下去了。

徐嘯慢慢的關上門,顫抖着拿出了紙團,打開,上面寫着幾個字:解除徐寒與韓欣的婚約,否則死,限期明上午。落款是修羅。

徐嘯看着手中的紙張,燈光照射在他的臉上,突然燈光消失了,在一瞬,燈光又開了。

徐嘯雙手顫抖,在燈光按下去的時候,徐嘯突然感到了徹骨的寒意,那份殺意不是能隨便僞裝的,徐嘯強行定下自己的心,再看向紙張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受傷滿滿的都是鮮血,紙張上獨留下一個死字。

而在這一刻,外面的人在看到燈光按下去一瞬之後,就趕緊衝了進來,發現徐嘯雙手鮮血的站在那裏,手中拿着一張紙,也已經被鮮血浸透了。

“老爺?你沒事吧。”一個人小心的問道。

“唉!”一瞬間,徐嘯像是老了十歲,“我沒事,你們都回去吧,他應該不會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