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南天仁尷尬的咳嗽了幾聲,對皇甫夢芸輕聲道:“帝都藥師聯合會會長是公孫啓,當時凌逸被逼離開滄印城時,公孫啓一意維護他,看來凌逸的確可以讓藥師聯合會出面。”

“那又怎樣?如果不行呢?藥師聯合會真的願意因爲凌逸一人,就公然與炎宗對抗?”皇甫夢芸還是不服氣,白了凌逸一眼。

“額……”凌逸頓時無語,“你派人去滄印帝國打聽打聽,之後做決定總行了吧!”

“哼!”皇甫夢芸憤然的別過了頭去,她一直實際掌控着皇甫家族,對於家族利益,她自然是斤斤計較的,所以現在凌逸想要讓皇甫家族出面對抗炎宗,心中總是有些不舒服,對凌逸也是沒有好臉色。

南天仁相對而來則是隨意了許多,笑了笑,道:“那好,就這樣,夢芸,你派人前去打聽打聽。”

點了點頭,皇甫夢芸又狠狠地瞪了凌逸一眼,飄然離去。

“凌逸小友還請勿怪,我這外甥女就是這樣,關乎到家族利益,她是分寸不讓。”南天仁微笑着解釋道。

“可以理解!”凌逸輕輕點頭。



“哎!”見凌逸理解,南天仁視線偏移,停留在皇甫浩勇的屍體上,臉色一暗,嘆道:“如果我這外甥也像外甥女一樣全心全意爲家族考慮,我皇甫家族或許早就滅了炎宗!”

兩人沉默不語,對於皇甫家族這個龐然大物,聲名遠揚,不僅僅在萬武帝國頗有名氣,即使在滄印帝國,凌逸也曾經聽說過,如果不是家族這八九年來存有內鬥,或許早就一飛沖天,畢竟皇甫家族能夠同時拿出十幾名魂王高手,這豈是小家族可比,即使連皇族,恐怕也是有所不及。

“好了, 事已至此,嘆息也是無用,凌逸小友還是休息休息吧,養好傷勢,等待我那外甥女收到好消息,一同前往滄印城,滅了那炎宗!”拍了拍凌逸的肩膀,南天仁大笑道。

“嗯!”凌逸擡頭看向滄印城的方向,雙拳握攏,堅定的點了點頭。 皇甫家族莊園之內,聳立着無數的高樓建築,建築之間,連接着九曲迴廊,陌生人若是行走在這片莊園之中,恐怕會被弄得頭暈轉向。

即使是跟隨着一名小侍女,凌逸還是感覺自己有些暈,皇甫家族真的太大了,從外面看倒還沒什麼,但是當凌逸親身進入莊園的時候,還是不得不爲皇甫家族讚歎一聲,光是看家族的大小,便能夠知道皇甫家族在萬武城中的影響究竟會有多大。

小侍女腰臀並扭,行走間媚態橫生,素白色的紗裙,勾勒着她俏麗的身姿,帶着凌逸一直往前走,凌逸也不知道是往哪個方向,就這樣跟隨着小侍女,進入了一間房屋。

房屋裝飾的很是華麗,其中的擺設也極爲華貴,不過凌逸卻不在意這些,一進入房間,便是坐在了牀榻上,開始閉目養神。

小侍女則是站在一旁,低着頭,時不時的偷瞄凌逸幾眼,俏臉上漸漸的便升騰起兩團紅暈。

閉目養神,凌逸這樣一來便是花了大半天的時間,當他重新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日落西山,漸入傍晚。

精神力終於恢復,也就代表着凌逸的傷勢,已經完全康復。

“呼!”

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濁氣,凌逸頓感神清氣爽,視線所過之處,那名小侍女還一直站在原地低着頭,隨時等候凌逸的吩咐。

微微一皺眉頭,凌逸隨即便是收回目光,從戒指中取出了南天仁交給他的那枚綠色玉石。

放在掌心之上,感受着玉石上傳來的冰涼之感,凌逸精神一震,一抹精神力探入其中,玉石裏,一大股信息便猶如奔騰的大海,一股腦的進入了凌逸的腦海裏。

還好精神力已經恢復如初,凌逸趕緊調出精神力形成壁障,避免這股信息流衝擊腦海。

再次閉上了眼睛,凌逸一心整理着進入腦海中的那股信息。

許久之後,凌逸才將腦海中的信息全部整理好,也明白了萬滅殺這門玄奧功法,爲何傷人先傷己。

萬滅殺是完全用精神力傷害敵人的功法,在將自己精神力抽調而出灌入魂氣形成的黑色絲線時,便會使得自身的精神力受到衝擊,從而引起傷勢,不過與敵人的傷勢相比,這些傷勢倒是算輕的了。

對於這門利用精神力攻擊的功法,凌逸十分的滿意,他算是有些厲害的功法,再加上魂火以及雷電之力,讓他攻防兼備,如今正好缺少一門精神力攻擊法門。

眼神逐漸變得熾熱,凌逸望着手上的綠色玉石,放聲大笑。

好半晌之後,凌逸才止住了笑聲,卻是發現一邊的小侍女一臉驚愕的看着他。

“額……”凌逸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頭,笑道:“你出去吧,我有什麼事會吩咐你的。”

“啊!”小侍女先是一臉的詫異,旋即就是帶上了一種恐懼,急忙道:“還請先生不要趕奴婢出去,奴婢是大小姐的人,大小姐吩咐了,要好好照看先生,否則,奴婢必死無疑。”

“嗯?”凌逸頓時驚詫莫名。

大小姐?能夠在皇甫家族中被稱作大小姐的,除了皇甫夢芸之外,還會有誰,但是爲什麼她要吩咐手下的侍女好生照看自己,難道她轉性了,還是……?

她是要監視自己!

凌逸一拍腦門,便是猜出了皇甫夢芸的心思。

無奈的笑了笑,凌逸看向低着頭的小侍女,目光自她身上由上而下一一掃過,不由得吞了口唾沫,皇甫家族的一名侍女,竟也如此妖嬈媚態,還要站在自己身旁做着無辜的樣子,這不是勾引無知少年犯罪嗎?

不過他既不是那種無知少年,更不是精蟲上腦之輩,凌逸立馬收回掃射在侍女身上的視線,有些懷疑皇甫夢芸這種行爲還另有目的,這位對自己有點兒敵意的大小姐,在心意改變之前,絕對不會給自己好臉色看。

“算了算了!”凌逸搖頭道,也不急於修煉萬滅殺,卻是端詳着手上的玉石。

這枚綠色玉石看似普通武無奇,但是凌逸卻隱隱覺得其中暗藏玄機,只是南天仁不知道罷了。

因爲在當時,一種極爲濃重的熟悉感,便是涌上了凌逸的心頭,這塊石頭,他絕對認識!

對了!之前在雲峯鎮,不就是從紀家得到了一塊綠色玉石嗎,這塊玉石,似乎與之前那塊極爲相似!


想到這裏,凌逸立馬就拿出了戒指中的那塊綠色玉石,放在另外一隻手上。

兩枚玉石,同樣是淡綠的顏色,而且仔細看看,還可以發現,在兩塊玉石上,雕刻着極爲細微的神祕符文,隱藏在淡綠的顏色之中,不細心觀察,還真的發現不了。

這兩枚玉石,絕對透露着詭異!

到現在,凌逸終於敢肯定,這兩枚玉石絕對有着一種不知名的聯繫,但是究竟是什麼聯繫,凌逸也不清楚。

“哈哈!傻小子,你也不知道是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還會有人送你一枚玉石,收起來吧,這種東西,現在對你還沒有任何好處,等到後來,或許有些用處。”延陵的笑聲,自凌逸的腦海中響起。

“究竟是什麼作用?”凌逸緊跟着問道。

“不可說!不可說!”延陵笑道。

“哼!不說就算了!”凌逸不滿的哼道。

“以你的實力,還不足以動用這些玉石背後擁有的力量,相信我,這些玉石背後的力量,足以讓你滅除整個魔雲殿!”延陵堅定道。

觀察着這兩枚玉石,凌逸逐漸陷入了沉思,能夠滅除整個魔雲殿,這種玉石背後,究竟隱藏着什麼力量,如此強大?

“算了算了,既然這樣的話,我還是修煉萬滅殺的好!”前思後想無果,凌逸嘆氣道。

“這門萬滅殺功法,還是有些漏洞的,不過沒關係,誰叫你有我這個師傅呢,我將我對這門功法的修改傳送給你。”

話音一落,凌逸就是感覺自己頭腦中好像灌入了鉛水一樣,十分的沉重,短暫之後,才恢復過來。

腦海裏,已經留下了延陵對這門功法的修改,凌逸仔細沉思了一下,發現延陵的確有些獨到的見解,這些修改,足以將這門萬滅殺改的十分的完美。

接下來,就是修煉萬滅殺的時間了。

看了眼嬌俏可愛的小侍女,凌逸儘量的讓自己忘卻房間內還有人,閉上眼睛,沉下心神,開始修煉。

先將腦海中的信息全部理解通透,凌逸才敢真正的進行修煉,雙手結爲修煉印結,立馬就用一團團黑色遊絲浮現在他手掌上。

凌逸閉着眼睛,當然不知道這一切,不過那名小侍女卻看的一清二楚,驚愕的張大了小嘴,不過她知道凌逸這是在修煉功法,所以短暫的驚愕過後,便是恢復了常態,只是在心裏,對凌逸又多了一份尊敬。

她知道,凌逸正在修煉家族內不外傳的萬滅殺功法,那是之前南天仁族長親自傳給凌逸的功法,家族上下全都知道。

凌逸還在一心修煉,大約一個時辰過後,當月亮已經升上了天空,外面一片清冷月光的時候,他手上的黑色遊絲方纔起了些變化。

“嗡!”

一陣陣嗡鳴響動,即使凌逸閉着眼睛,也能感受到手上的與衆不同,那是純粹由精神力震盪而產生的響聲,也就是說,他修煉的萬滅殺,已經有些小成。

“萬滅殺!”一道叱喝,從凌逸口中響起,眼睛頓時睜開,放射出兩道精光,緊接着手上的黑色遊絲,便是攢射而出,擊打在房間內的一張紫色香檀木桌子上。

“轟!”


桌子應聲而倒,碎爲糜粉,萬滅殺初顯威力。

看着地上碎成糜粉的木桌,凌逸笑了笑,他敢肯定,當他真正學透了這門功法後,即使是面對星魂強者,他都能夠有一戰之力。

哈哈大笑一聲,凌逸接着繼續修煉。

……

連續三天的修煉,凌逸已經對萬滅殺掌握的有些精煉了,接下來,就是出去好好練習的時間了。

凌逸知道,要想讓功法掌握的爐火純青,不經過實戰是沒用的,只是這萬武城中,恐怕沒有滄印城裏的那種地下賭鬥場,不然,還真的可以幫助他修煉功法。

坐在牀榻上悵然一嘆,凌逸站起身來,推門而出。

“先生,您這是要去哪裏?”小侍女立馬跟進,問道。

“隨便出去走走,不行嗎?”凌逸笑道。

“這……”小侍女有些猶豫,“還請先生呆在房間裏吧,小姐吩咐了,不允許先生踏出房門半步。”

“什麼?”凌逸大怒,“難道你家小姐,還真的把我當成犯人一樣來看管?”

小侍女立即搖了搖頭,一雙大眼睛噙滿了淚水,好似十分委屈的樣子。

“額……”凌逸瞬間平復下心態,他也知道,這不關小侍女的事,她也只是聽命而爲,“我不是怪你,我是怪你家小姐,皇甫夢芸,你這丫頭,我詛咒你嫁不出去!”

小侍女立馬一臉的驚愕,看着凌逸,旋即搖了搖頭,目光,逐漸飄向凌逸的後方。

凌逸疑惑的扭頭看去,一張清麗絕倫,但卻噙滿怒意的俏臉,浮現在他的視線中。

“皇甫夢芸?”凌逸不經意的道出了這四個字,臉上似笑似哭,無奈至極。 凌逸的面前,正好是皇甫夢芸,此時她的臉上,彷彿罩上了一層嚴霜,柳眉倒豎,銀牙緊咬,俏麗模樣依舊不改,卻讓凌逸看的很是無奈。

“凌逸,你剛纔說什麼?”皇甫夢芸冷着臉,瞪了凌逸一眼,問道。

“沒什麼啊!我說了什麼,你聽到了?”凌逸無辜的聳了聳肩,反問道。

被凌逸耍賴逗得一樂,小侍女手掩着小嘴,輕笑不已,卻看到皇甫夢芸那幾近殺人的眼神,立馬識相的離開了這裏。

見到小侍女完全消失在遠方迴廊處,皇甫夢芸這才轉過頭來,冷眼看向凌逸,玉手一指,怒道:“凌逸,你要是個男人,就再說一遍給我聽!”

雙手背在身後,凌逸本是準備糊弄幾句就過去了,卻見皇甫夢芸眼神裏好像要冒出怒火來,再加上皇甫夢芸毫不客氣的一句話,凌逸也不由得涌出一股怒意,道:“我說,我詛咒你嫁不出去!”

“啪!”凌逸還沒將自己的話說完,皇甫夢芸就是一巴掌扇來,啪的一聲,她的玉手,擊打在了凌逸的手上。

“還好還好!”凌逸慶幸道:“還好反應快,不然,非得被你扇成豬頭。”

迅速的將手收回,皇甫夢芸咬了咬嘴脣,鳳眼含威,臉上神色稍稍有了些變換,旋即,完美的臉蛋上,忽然浮現出了一抹笑意,道:“凌逸公子,族長請你去會客廳敘事呢!”

凌逸大皺眉頭,雖然和皇甫夢芸接觸沒幾天,但是也知道她不是那種能夠吞聲忍氣之人,只要受了一點兒委屈,即使要弄成天翻地覆,她也要出氣,如今是怎麼了,突然之間變了個人似的。

事出尋常必有妖!

凌逸仔細的看了皇甫夢芸幾眼,微微一笑,彷彿剛纔發生的事情根本不存在,道:“那在下就去了,大小姐不必帶路!”

說完,凌逸擡腳就走。

皇甫夢芸不由感覺好笑,本大小姐給你帶路,是你的福氣,給你點顏色瞧瞧,纔是正道。

望着已經從自己身邊朝會客廳走去的凌逸,皇甫夢芸的嘴角上,挑起了一絲嘲弄之意,冷聲一喝:“凌逸,現在就讓你瞧瞧本小姐的厲害,萬滅殺!”

一出手,皇甫夢芸就選擇了萬滅殺這門功法,這是純粹傷害對方精神力的功法,如果練習純熟,完全可以利用精神力侵入對方腦海中,從而讓對方爆顱而死,不過皇甫夢芸知道自己的斤兩,施展這門功法暗中襲擊,只能傷到凌逸的精神力,還不會造成大傷。

畢竟凌逸與南天仁的關係不錯,皇甫夢芸知道不能殺了凌逸,如果有選擇的話,她一定會第一個殺了他,現在,也就只有教訓一下凌逸了。


黑色遊絲從皇甫夢芸那宛如象牙般白皙的玉手上飛射出,一道道聚攏在一起,又彼此分離,從而增到了攻擊面,籠罩向凌逸。

“大小姐,這可不是皇甫家族的好客之道!”猛一轉身,凌逸微微一笑,同時間心神一動,一條條黑色遊絲,也是自他身前憑空出現。

黑色遊絲直接飛射向前方,直接穿透了皇甫夢芸手中射出的黑色絲線,只是在損失一部分精神力之後,繼續朝前方飛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