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

卓天發現顏冰過來,正要讓她退開,卻不料後者這一劍下來,卻是擋住了血網,着實讓他吃了一驚。

“卓大哥,你沒事吧?”顏冰解開御劍術,落在卓天的身邊,看着後者身上的血污,不由關切地問道。

“沒事,你是怎麼辦到的?”卓天隨意回了句,便是指着已經結成了血晶的血網驚訝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看着卓大哥一時被追的滿地跑,我就心頭一驚,然後感覺身子傳來一道涼涼的氣體,我也沒多想,就把它用到了劍招上,然後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卓大哥,我沒做錯事嗎?”顏冰撓撓小腦袋,吐着小香舌道。

“當然沒有,冰兒你真是太厲害了,哈哈!”卓天大笑地摟上她的肩頭,歡喜不已,有冰兒這一手,對付這個勞什子的傲家主終於有了一線希望。

“她應該有着變異的冰氣脈,不過不知道是哪一個層級的!”仙子姐姐也是聽到了顏冰的話,考慮了一番說道。

“變異的冰氣脈?”卓天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氣脈,他知道有五行氣脈這些,例如楚痕就是火屬性氣脈。

卻沒想到顏冰是冰氣脈,這難道是水屬性的氣脈異變之後的一種氣脈?

果然仙子姐姐道:“冰氣脈是水屬性氣脈異變的一種氣脈,很少見,但也不是沒有,一般應該在北荒那種極寒之地出現纔對,卻沒想到東荒竟然也會產生這種氣脈,真是奇怪!”

“不管那麼多了,先對付這個老狐狸再說!”卓天也不管顏冰是怎麼擁有這種氣脈的了,還是先把面前這個老傢伙對付了再說。

“冰兒,和我一起對付這個老傢伙,怎麼樣,怕不怕?”卓天微笑道。

“不怕,只要跟卓大哥在一起,冰兒什麼都不怕!”顏冰也是看到了詭異猩紅的傲家主,秀眉皺了皺,有些生厭,畢竟女孩子天生不喜這種妖冶的東西,但聽到卓天邀請她的話,還是歡喜地答應了下來。

“好!”卓天大笑一聲,身影掠起,問天劈出,劍光縱橫,一臉數道劍芒斬出,劈碎那變成晶塊的血網,果然這番攻勢下,那劍網再也抵不住他的劍招,全都瓦解了開來。

“哼,敢破我血網,那我先殺了這小丫頭!”

傲家主也是發現了關鍵,眼睛微眯,紅影一閃,便是往顏冰當空抓來,只要沒有顏冰的出手,卓天根本對付不了他的血網,這一手不可謂他分析的不精確。

但卓天也不是那麼好相與的,這樣的關鍵他豈能不知,在那傲家主還未趕到之前,便是攬起了顏冰,兩人踏着靈劍飛在了天際。

“又是這招,這難道是傳說中的御劍術,這不是失傳了上千年了嗎,他們怎麼會使的?”傲家主氣急。

“卓天,你和她一起用合擊技試試?”就在兩人飛在天空思索破敵之計的時候,仙子姐姐突然道。

“合擊技?”

卓天不由一愣,“可以嗎?”

“笨蛋,就是將你的劍招和她的劍招和在一起使用,她的劍招能凍住那個傢伙詭異的血網,自然對他也有傷害,而你的則是破壞力比較大,兩個人合在一起,應該十分厲害,而且,嘖嘖,這小丫頭對你這麼言聽計從,估計一口心思早就撲在你身上了,兩人心意相通,更是能將合擊技發揮到最大的程度!”仙子姐姐認真道。

卓天聽得一愣一愣地,劍招還可以這樣使?不過聽到仙子姐姐說冰兒對自己的心思,他不得不爭辯一下,苦着臉道:“仙子姐姐,您就饒了我吧,我真的只當她是個妹妹…”

“嘁,誰知道呢,你們這些男的,說話最不值得相信了!”

卓天無奈地撇撇嘴,再做多解釋,反而越描越黑,暫時也不管了,拉起冰兒的纖手,柔聲道:“冰兒,待會我們一起出招,使用合擊技一起斬殺了這個老傢伙!”

顏冰卻是俏臉紅了紅,她可不是卓天這個傢伙,她知道合擊技真正的意思。 “合擊技?”

兩人心意越是想通,使用合擊技的威力越大。

例如剛剛傲家主和精瘦男子一起斬殺紫電游龍的時候,兩人不若是招式勇猛,一起斬殺也不一定能爆發出那麼大的威力,

她越想臉兒也是紅潤,小心臟撲通撲通跳得越來越快,心中又有些期待起來,自己和卓天一起合擊的威力能爆發多大的威力。

卓天還不知道自己無意中被仙子姐姐擺了一道。

卓天卻是沒顧忌這麼多,他只想着如何打敗面前這個傢伙,握緊顏冰的小手,認真道:“放開心神,我們一起出手,就和之前修煉突破的時候一樣!”

顏冰也是按捺住如小鹿般狂跳的小心臟兒,紅着玉臉點點頭。

兩人探手一招,都是一柄長劍握在手裏,一劍幽寒,一劍暗紫。

迎空飛舞, 劍道純陽

“雷霆斬!”


卓天怒吼一聲,一劍斬出,又是一道雷霆霹靂橫空斬下,噼裏啪啦,暴怒的雷光如同紫電游龍復生般,迎風怒吼,電閃雷鳴。

“半月斬!”

與此同時,顏冰也是同時出手,寒月劍受她氣脈一激,她凌空舞劍,如同九天仙女,那冰寒的長劍爆出耀眼的寒芒,隨着她一聲輕喝,寒光縱橫,一道幽寒劍氣便是如同傲世寒霜般席捲而出。

兩道劍氣在空中相交,沒有相抵,卻是隨着兩人雙手的相連,融在了一起。

雷霆半月斬!

此後,便是一道半月形的散發着寒光又有雷霆之力的劍氣斜揮而出,空氣中不斷炸響,一層層氣浪排山倒海般傾瀉而出。

卓天和顏冰兩人驚訝不已,沒想到他們的合擊技這麼厲害,不過這也是兩人心神完美融合的跡象。

若是兩個互相討厭排斥的人使用這合擊技,非給對方震傷不可。

“沒想到融合度這麼高,卓天這傢伙還說自己對這小妮子沒心思,果然男人沒句話可以相信的!”仙子姐姐在白劍空間中,暗自撇嘴道。

呼嘯的半月劍氣,席捲着空間當中的元氣,傲家主面色冷凝,也是感覺出這劍的威力不同以往。

手指翻動,一道道赤色光束擊向半月劍氣,但無奈這劍氣太過霸道,那赤色光束還未到達,便是在半空中紛紛迸裂,化爲齏粉。

傲家主面色劇變,再次結出血網天,但也無法擋住霸道森寒的劍氣,只在血網破裂的那一霎那。

他面色慘白,滿臉驚愕,突然捧住胸,噴出一口鮮血,繼而那雙血紅的手先是結上一道冰凌的血晶,然後便是一道雷芒,將他們全部摧毀,飛花玉碎般散落開來,讓他都感覺不到絲毫疼痛,他的雙手變沒了。

數十年苦練的武技血罡手就這樣被破了,被兩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破解了?

他驚愕地看着自己空蕩蕩的袖口,哪裏結着一道冰凌的水晶,沒有絲毫的血跡,如同他的雙手從未出現過一般。

但這般好景不長,很快,他的思維也緩緩慢了起來,他的身子也是結起了一塊塊的冰晶,他想要呼喊,卻是發現自己的舌頭已經麻了。

他想要掙扎,卻是發現丹田也凍結了,這是什麼劍氣,竟然這般厲害,讓他連元氣都催動不了。

待他化爲一尊冰人之後,一道紫色的霹靂又是自他的體內產生,將冰晶裂成一塊一塊。


片刻後,他便是被分解成了數塊,散落了下來。

“好恐怖,這真的是我使出的劍招?”顏冰和卓天來到化爲數塊的傲家主面前,前者小手捂嘴,不敢置信道。

“當然是你使出的,不是你那奇特的冰凍,我們根本殺不死他!”卓天摸摸她額前的秀髮,笑道。

顏冰卻是臉色一紅,一朵朵紅雲飄散了開來。


想到剛剛和卓天那樣使用合擊技,心貼心的感覺,更是心馳神往,都不敢看他,只覺只要一見她,自己的魂便丟了。

卓天卻是蒐羅起了化爲數塊的傲家主,卻是突然悲叫一聲道:“這雷霆半月斬要不要這麼厲害,怎麼連這傢伙的小乾坤袋都斬碎了!”

他拿着一個裂成數塊的纖布,一臉哀嘆,空蕩蕩的布里已經沒了任何東西。

本以爲一個家主收藏定然不少,卻沒想到給兩人的劍招給完全破壞了。

顏冰莞爾一笑,也是學着卓天經常拍她腦袋的模樣,溫柔地拍着他的額頭,柔聲道:“原來卓大哥也是貪小便宜的人啊!”

卓天卻是橫了她一眼,笑罵道:“沒辦法,單身的男人要懂得持家啊,不然以後媳婦拿什麼吃飯!”

顏冰“撲哧”一聲,如同花兒開放般笑了開了。

既然傲家主身上沒什麼東西,卓天也不再留戀了,其餘人他也沒什麼興趣一一摸索,只翻了下精瘦男子的身子,更是大罵,這貨竟然什麼都沒帶,悲嘆一聲,走向紫電游龍的身子。

顏冰剛剛的心神一直撲在卓天的身上沒有注意到這裏人龍大戰的慘烈現場,這時纔看到,那一千多具枯骨幹屍嚇得他面色慘白,聽卓天解釋緣由,更是大呼自己殺的對,這個傲家家主實在太可惡了,簡直應該千刀萬剮,拿這麼多人的性命是給完成自己的私慾,簡直喪心病狂。

兩人站在紫電游龍的身邊,卓天已經收起了之前插在地上的紫電游龍劍,又依照現在姐姐的手段,取了玄劍當中的精華加持到自己的問天劍了。

問天劍的品級倒是沒有提升,但其上彌散的雷光卻是更耀眼了,而遊轉在劍身上的小龍也是更加清晰明亮,而紫電游龍劍卻是失去了光澤靈性,變成了一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紫色玄劍。

“這大傢伙怎麼處理?”卓天沉聲道。

這麼大的紫電游龍的屍體,他都不知道怎麼辦,傳說龍身上處處是寶,他已經得了龍珠、龍魂,這些剩餘的還真不知道怎麼辦。

仙子姐姐道:“你已經得了龍魂、龍珠,這條小雜龍對你已經沒了提升助益的效果了,不過對顏冰小妮子卻是有着不一般的好處,但我覺得還是不要的好,她的體魄更適合有水屬性的龍族助佑,這紫電游龍是雷屬性的,對她不一定有百分百的好處!” “那就算了吧, 億萬帝少的甜妻 ,回去送給胖子葉山他們,他們一定樂呵地不得了,還有楚痕,送了我這麼好的屠龍匕,把這條龍的逆鱗送給他最好不過了!”卓天決定道。

仙子姐姐則是低罵一聲:“你還真當自己是屠龍高手了,這麼一條小雜龍你都打不過,還妄想着屠殺冰龍一族,你小子做夢吧!”

卓天卻是嘿嘿笑笑,也不爭辯,拿出一瓶瓶小玉瓶收集起了龍血,順道收颳着龍鱗。

顏冰小姑娘則是笑呵呵地看着他做着這一切,臉上笑開了花兒,聽到卓天不讓她使用龍血突破,也不在意,她知道,這龍身上最好的寶貝龍珠他都願意給她,這麼點龍血不給她修煉一定有他的原因。

待一切打點好之後,卓天對着顏冰笑道:“我此次來南域劍冢的任務終於做完了。”

這些天,她也知道卓天來南域是有任務的,好像就是取剛剛那柄劍來着。

顏冰心中一慌,悲道:“卓大哥,你要走了嗎?”

卓天天摸摸她額前的秀髮,笑道:“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不過現在嘛,卻還沒到時候,我被攆出來半年,現在纔過去兩個月,還有四個月的時間,哪有那麼快會走,你不是說你爺爺病了嗎,我順道去看看他吧,你不會不歡迎吧?”

顏冰大喜,一把撲上他的身子,如同八爪魚般拘在他的身上,腦袋貼在他的心口,笑兮兮道:“歡迎,歡迎,怎麼會不歡迎呢,就知道卓大哥對我最好了!”

卓天也是無奈這妮子的舉動,笑道:“我是沒地方去,要是再有四個月在野林裏修煉,我估計回去後他們都會以爲我從野人山裏爬出來的了!”

顏冰捂嘴大笑。

“南域小鎮還回去嗎?”卓天突然問道。

顏冰低頭想了想,搖搖頭,黃明他們還是以後再來看吧,現在還不太適合。

“好,那我們現在就去你家吧!”卓天笑道,手中念訣一轉,就要御劍而行。

顏冰卻是一把拉住,白了他一眼道:“卓大哥,你不是想御劍飛行吧,那我們不得一天才到啊,我家住在青華城,離這沒有上千裏,也有數百里的路程,我們御劍的速度太慢了,還是坐我的冰雀吧!”

說完,便是取出一枚白銀閃閃的銀牌,手指帶起元氣在上面輕點了一下,而後只聽一聲尖嘯,一個水晶般的巨鳥出現在兩人上空,它全身閃耀着冰晶的光芒,一雙巨翼撲閃間,便是能捲起浩大的風浪。

那冰鳥長嘯即畢,鷹銳般的眸子便是瞧向了卓天兩人,它對卓天視若未見,巨大的鳥頭伸了下來,親暱地蹭着顏冰的身子。

“咯咯……”

顏冰發出一連串的笑聲,拍拍冰鳥的鳥頭,也很是歡喜。

“你有這麼大的寵物?”卓天驚訝道。

“卓大哥,這是爺爺送給我的,他吩咐我平時不能使用,我一直沒用,然後就忘了,今天回去纔想起來!”顏冰不好意思地吐吐小香舌。

之前兩人跳崖的時候要是有這冰鳥馱負,拿還用冒那麼大的危險,卓天也是拍拍腦袋,心道這丫頭的確太扯了點。

“卓大哥,我叫它小冰?”顏冰歡快地向着卓天介紹着冰鳥,然後又對着冰鳥笑道:“小冰,這是我的卓大哥,以後也要好好聽他的話喲!”

冰鳥銳利的眸子盯着卓天瞅了瞅,瞧見顏冰和卓天親暱的模樣,眸子也變得和善了起來,聰慧地點點頭。

卓天這大鳥靈慧的表現大吃一驚,這鳥要不要這麼聰明,感覺比那紫電游龍還有有靈性的樣子。

“卓大哥,我們走吧,終於可以回家看爺爺了!”顏冰迫不及待地拉起卓天跳上了冰鳥的身子,冰鳥巨翼一振,又是尖鳴一聲,雙翼撲閃,飛上九天,望着遠方飛去。

數萬米的高空,卓天還是第一次身臨其境,看着雲捲雲舒,他突然有種衝動,自己也要降伏了靈獸來騎騎,嘖嘖,龍就不錯?

這種莞爾的思想也是一閃而逝,他可不信驕傲的龍族會甘願當他的坐騎。

顏冰小妮子則很是激動,抱着卓天很是開心地欣賞着高空的漫天美景。

冰鳥飛得又快又穩,兩人只見下面光景變幻,密密麻麻的人影,羣山閃過,不到半個時辰,它便是降落了在了一片翠綠的林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