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一連串的脆響從腰間傳來,幾十塊玉佩瞬間崩碎,依舊無法阻止舔狗的牙齒咬下去。

修爲在三級的時候,那種玉佩才勉強阻擋銀月狼的牙齒,此時舔狗進階到了四級,力量跟之前相比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不說一口更比六口強,但咬死個人絕對不費勁!

【擊殺煉氣期修士,進度增加325點!】

舔狗是標準的狗狠話不多,要麼不張嘴,張嘴就必死人。

楚成已經死了,黑豹也死了,就剩下一個宋明也撐不了多長時間。

至於徐傲和楚莊會不會回來,陸川其實也並不在意。

要是宋明死之前他們回來了,陸川就再使用一次召喚牌。

如果宋明死了之後他們纔回來,那麼就沒必要浪費了。

這一次陸川沒有露面,而是躲在了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

他的修爲只有凝氣期二層,如果被煉氣期的修士追殺,恐怕都沒辦法撐到舔狗趕回來救援。

因此,戰鬥中不給舔狗添麻煩就是對它最大的幫助。 說來也是慚愧,陸川堂堂七尺男兒,修爲竟然不如自己的狗,戰鬥的時候狗子出力,他在一邊看着,挺丟人的。

不過換個角度其實也勉強能安慰自己一下,陸川有好東西可是很捨得給舔狗的。各種丹藥當零食吃,就連神獸天狗的血液都毫不猶豫的給了它。

如果陸川自己使用的話,也能直接從凝氣期蹦到煉氣期,也能跟舔狗一樣大殺四方。

說這些都沒用,舔狗就是陸川的狗兒子,給它不心疼!

擊殺了楚成之後,宋明也很快就安排上了。

一個端木飛龍,一個魯智深,一個四級靈獸赤風飆。

隨便拿出來一個都能讓宋明喝一壺,更何況三打一。

連五個呼吸的時間都沒能撐過去,宋明就被舔狗一口咬在了脖子上面,當場慘死。

【擊殺煉氣期修士,進度增加305點!】

楚國五方勢力此次來到熾雪城的五個人已經死了三個,還剩下神劍宗的徐傲跟楚國皇室的楚莊。

陸川沒有去費力尋找,而是待在原地等待着。

等那兩人發現找不到目標的時候,自然會回來。

時間並沒有過去多久,搜尋無果的楚莊和徐傲回來了,還帶上了可憐的肖雪。

這丫頭身爲萬花谷的少谷主,天之嬌女,完璧之身,結果被神劍宗的親傳弟子陳旭下了毒。

本以爲就要失身於陳旭那個畜生之手,可沒想到陸川橫空出現,一招就將陳旭擊敗。

雖然當時帶着面具的陸川奇醜無比,但總比陳旭那種卑鄙無恥的小人強很多。並且能夠一招將其擊敗,也能夠配得上自己。

然而陸川身不由己,不敢也不能給她解毒。

最終的結果就是舔狗大發神威,硬生生的解毒兩個時辰。

雖然中了奇毒相思一夜香,但肖雪只是無法控制自己,基本的意識還是有點的。

最開始的時候她驚恐,她憤怒,她害怕,她悲傷,之後……竟然感覺有點舒服?

靈魂上的抗拒,身體上的迎合,讓肖雪逐漸陷入了掙扎之中,並逐漸的迷失在其中。

等到她快要說服自己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時,沒想到舔狗竟然跑了?

幹完就跑了!

這是一個男人能做出來……

這是一條公狗能做出來的事情嗎?



嗯,還真能!

舔狗懂個屁啊,從出生到現在總共半歲都沒有,它懂得瘠薄!

於是肖雪就很受傷,憤怒、絕望、希冀,各種念頭相互交織,如同行屍走肉一般渾渾噩噩的度過了剩下的兩個月。

也多虧絕大部分人都去了祕境的中心位置尋找血紋魔蟲,之後被陸川團滅在那裏,要不然的話就以肖雪的狀態,免不了再次重複一遍解毒兩個時辰的過程。

“端木飛龍,你找死!”

趕回來的徐傲看到倒地慘死的宋明跟楚成,身體無法控制的抖了起來。

不是因爲殺死兩人的同仇敵愾,只是單純的恐懼。

萬花谷的肖離死了,萬寶商會的楚成死了,就連百獸門的宋明跟黑豹都死了。

對方能夠殺死他們,自然能夠殺死自己和楚莊。

“你是什麼人?爲什麼要跟端木飛龍這個惡徒攪和在一起?你知不知道他是什麼身份?知不知道會被整個楚國通緝?”

來自楚國皇室的楚莊冷哼一聲,衝着魯智深怒喝道。


“受人之託,忠人之事。別說區區幾個憨貨,就算你那狗皇帝灑家也敢將他的頭顱斬下來當凳子坐。”

魯智深可不是膽小怕事的主,要是楚國的皇帝在這裏,他還真敢動手。

“好膽!”

聽到魯智深的話,楚莊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竟然直接撲了上去。

“來得好!”

見楚莊襲來,魯智深大笑三聲,拎着鑌鐵禪杖就跟他戰在一起。

見此狀況,再繼續浪費時間也沒有太大意義,端木飛龍手持兩把巨斧,狠狠地掄向了徐傲。

四個人的戰鬥十分激烈,勁氣飛射,響聲震天。

舔狗看了一眼,立刻便決定先偷襲咬死一個。

可就在此時,舔狗目光一瞥,竟然看到了不遠處的肖雪。

憤怒、怨恨、回味,複雜的眼神讓人忍不住心疼。

按理來說,舔狗這種活了半年都不到的狗子應該不會記得跟它僅有過一日之緣的人類。但舔狗不是一般的狗,乃是擁有神獸天狗血脈的靈獸赤風飆。

見到肖雪的瞬間,舔狗竟然愣住了,之後一溜煙的跑了過去。

陸川:“???”

以肖雪的修爲,就算舔狗站着不動讓她打都不可能受傷。

赤風飆的防禦本就很強,對於毒素之類的抗性比陸川還要高。更何況它已經進階到了四級,還得到了神獸天狗的血液。

只不過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舔狗究竟是憐香惜玉還是直接給一口,陸川比較好奇。

似乎是並不想被別人看到,肖雪在舔狗腦袋上面摸了一下,後者就屁顛屁顛的跟着走了。

“該不會……”

陸川心中糾結,但想了想還是決定給舔狗一個私狗空間。

這個世界的靈獸跟陸川前世神話傳說中的妖怪有點類似,修爲達到一定階段便可以化成人身。

一般的靈獸想要化形,最少也得達到九級,也就是相當於人類修士入道級別。

而如果是神獸血脈的話,則需要達到十級,也就是合道境界。

當然這只是一般情況,某些特殊品種的靈獸和一些技能、靈藥可以幫助靈獸提前化形。

舔狗終究會長大的,說不定什麼時候陸川就能夠從抽獎裏面抽到可以讓它化形成人的東西。

到了那個時候,他還能再把舔狗當成狗來看待嗎?

提前給舔狗應有的尊重,免得以後尷尬。

“二對二,有點不公平啊!”

將思緒轉回來,陸川看着激鬥正酣的四人,十分果斷的取出了召喚牌。

對於陸川來說,我方二人打敵方二人明顯有失公允,最起碼三打二才能勉強算是公平。

“出來吧!皮卡丘!”

隨着陸川一聲大喝,炫目的光華憑空出現,吸引了幾乎所有人的注意。

光芒如水流般涌動,之後慢慢收縮成爲一個人形。 身高八尺,劍眉星目,一身浩然氣,兩袖堂皇風。

手持瀝泉槍,腰掛軍神印,滿身忠肝義膽氣,威風八面似神龍。

正是民族英雄岳飛嶽鵬舉!

“沒想到竟然是武聖人,晚輩陸川有禮了!”

見到召喚來的竟然是民族英雄岳飛,陸川不敢有絲毫不敬之心,立刻躬身行禮。


常言道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但歷史上的文聖人只有孔子一人,武聖人卻足足有三位。

姜尚姜子牙,岳飛嶽鵬舉,關羽關雲長。

三位武聖之中姜子牙太過久遠,已不可考,後兩者中陸川更敬重的則是岳飛。

武藝超絕,兵法如神,忠義無雙。

在陸川那個時代,某些前朝餘孽惡意抹黑,某些全家.死絕的廢物跟風附庸。

先烈用生命剪掉了華夏民族腦袋後面的豬尾巴鞭子,可一百年後那些廢物自己又綁上了。

然而公道自在人心,信仰永存於世,岳飛的功績不是一羣蠅營狗苟的垃圾能夠掩蓋的。

民族英雄,舉世無雙。

哪怕後世的廢物百般污衊,也無法掩蓋聖人的耀世之光。

“宵小之輩,安敢阻我華夏兒郎!”

岳飛怒喝一聲,手持瀝泉槍縱身加入戰團。

這只是召喚牌從陸川的記憶中召喚出來的,跟前世的民族英雄岳飛沒有任何關係。

除非修爲達到化神期,三魂七魄熔鍊唯一,本體才能夠產生一點微弱的感應。

有了岳飛參戰,局勢立刻出現了變化。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最多半盞茶的時間,徐傲和楚莊就得死在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