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憑什麼相信你?”

豪門強娶:夫人超大牌 ,“是我偷的KJ設計稿。”

“看在你誠意這麼足的份上,我答應你。”

李然一喜,“那我現在該怎麼做?他們已經知道是我做的了。” “不可能。”

“真的,他們恢復了監控視頻,一定能看到裏面的人是我。”李然帶着哭腔說道。

“他們在詐你,不要慌。”

李然懷疑,“不可能,她說的不像是假的。”

“既然這樣,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不,你先別掛,我,我相信你。那我現在該怎麼做。”

“按兵不動,會有人替你出來頂嘴。”

李然還想再問,對方切斷電話,她再打電話過去,那邊一陣忙音。

李然只好把手機放進口袋裏,整理下衣服和表情慢慢走出小賣鋪。

她沒發現,小賣鋪裏有個人朝她這邊看了一眼。

KJ大廈,

白小然陷入忙綠的工作中,偶爾會看一下手機瀏覽最新的新聞爆料,她發現上面有些新聞簡直就是侮辱人的智商,失真到極點,完全不是事情的真相。然後,偏偏下面還有很多人跟風。

白小然看的哭笑不得。

突然,手機顯示一變,上面掛着熟悉的來電顯示。

白小然笑容消失,手指擱在手機屏幕上,卻始終沒有滑動接聽鍵。

電話鈴聲持續不斷的響,悅耳的鈴聲歡悅的在辦公室裏飛舞,她卻沒有想要接電話的心情,甚至想到自己竟然給他打了好幾通電話,一陣尷尬和窘迫,恨不得沒有發生過。

響了許久,電話終於不響了。

白小然鬆口氣,可心底卻蔓延着失落的情緒。她也不知道爲什麼,她喜歡他嗎?垂眸仔細思索了一番,網上說喜歡一個人會總是忍不住想他,會想知道他的狀況,會想要和他聊天,甚至會有各種奇怪的情緒,比如突然想笑突然想哭。

她不知道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也沒有喜歡過便無從判斷。但是看着這些喜歡人的條例,她深深茫然了。上面有些說的她符合,有些說的又不符合。那她到底是喜歡他,還是不喜歡?

白小然嘆氣,太愛糾結了。

就在這時,電話鈴聲又響起,依然是她的。

這次,白小然猶豫了幾秒,按下了接聽鍵,“喂。”

“怎麼現在才接電話?”

質問的語氣讓白小然不舒服,她忽視掉心底的感覺用一種平靜到極致的語氣道,“剛纔在忙,沒聽見。”

顧寒辰擰眉,“是嗎?”

“嗯。”


氣氛沉默,似乎沒有了話題。

白小然張了張口,最後還是歸於沉靜。

“你這幾天好嗎?我最近在忙,過兩天就回國。”顧寒辰低聲解釋。

白小然依然只是淡淡的哦了一聲。這種感覺讓顧寒辰無力招架,他疲憊的捏捏眉心,“然然……”

白小然心尖一軟,卻還是強迫自己冷漠,“我工作還沒做完,下掛了。”

顧寒辰薄脣緊抿,眸底透着不悅,“這麼忙?”

“嗯。”

“晚飯吃了嗎?”

“吃了。”

一問一答,蒼白無力。

顧寒辰低嘆一聲,“晚上早點睡覺,我過兩天就回國。”


白小然對他什麼時候回國根本就不在意,也沒有必要跟她說。她又不是他的誰。

“哦。”

又是一個哦,顧寒辰額頭青筋凸起,“你出了這一個字是不是就不會說其他的話?”

“我……”

她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這麼沒禮貌。

“算了,你早點休息吧。”

白小然看着黑下去的手機屏幕,頹喪的倒在沙發上,懊惱的拍自己腦袋。明明不想這樣,爲什麼卻這樣說。

算了算了,想不通就不想,順其自然或許路就通了。



兩天後,

偷取KJ設計稿的人調查出來,結果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

“怎麼可能?”

“對啊,這簡直是侮辱我們的智商。”


“天,居然是……”

白小然對於這個結果也很恍惚,她下意識看向李然,李然依舊低着頭,毫無反應。

說不上來爲什麼,她覺得李然和這件事脫不了干係。可人證物證都在,一切矛頭都指向那個大家都不會懷疑的人。

“凱特,我總覺事情太順暢了,好像哪裏不對。”白小然忍不住道出心裏的想法。

“你的感覺沒錯,那個阿姨只是個替死鬼。”凱特冷聲道。

“那這樣我們就不知道誰纔是真正的內鬼。”難不曾把公司裏的人都換一遍?這樣人力成本太高了,總部不會允許。

凱特揉揉白小然腦袋,“想太多容易變老,背後人有張良計我有過樑梯,這件事我來處理,你現在的重要工作是集中在與迦葉集團的溝通,那邊給我們打電話了,說是要給我們賠禮道歉,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你打算怎麼做?”

凱特勾脣,“自然不能輕易的放過啊。”

白小然抿脣笑,“你又想什麼壞主意了?”

“哈哈,他們說什麼你只管答應,做不做是另外 一回事。”

“行,我知道該怎麼做。”

下了班,白小然走出大廈一眼看見正前方許久不曾見面的潘瀟,突然覺得有些恍若隔世。

他穿着休閒服,簡單的白T和黑褲,逆着陽光靠在車前,竟讓他身上多了一絲柔和少了一絲冷漠和疏離。

“瀟,你在等人?”白小然走過去打招呼。

潘瀟揚眉,“除了你,我還能等誰?”

白小然愣了愣,隨即笑道,“也有可能會是別人啊。”

潘瀟雙眸微深,微不可察的嘆聲氣,然後身後揉揉白小然的腦袋,“上車,我請你吃大餐。”

“我得趕着回家,不然米兒又要鬧了。”白小然道。

潘瀟揚眉,“帶着她一起去,說來我也好些天都沒見米兒了,那小妮子想沒想我?”

白小然失笑,“想啊,她前兩天還問我瀟叔叔人去哪了呢,怎麼不來看她。”

潘瀟抿脣,“抱歉。”

突入起來的一句道歉,白小然愣了一下,隨即她快速反應過來揚脣笑道,“沒事”

潘瀟解釋,“我這幾天被老爺子送去了一個封閉式地方,那裏沒有信號。”

白小然點點頭,“嗯,我知道。”

潘瀟突入生出一股無力感。

兩人沉默了一會,潘瀟打開車門,“走吧。”

白小然點點頭,“你不用放着心上。”

“嗯,以後出了什麼事都可以找我幫忙。”潘瀟道。

白小然笑笑,“那是當然。”

兩人有說有笑的消失在衆人視線裏。

“天,那個超級大帥哥居然和咱們白設計師是認識的。”

“嚶嚶嚶,果然帥哥豪車配美女,話說,咱們好像從來沒有見過然姐身邊出現過其他男人,這個人該不會就是然姐的神祕男朋友吧。”

“肯定是啊,你沒有看到那個男人對然姐的眼神有多寵溺,我打一百的包票,他們絕對戀愛了。”

“切,說的就跟真的樣,這也能看到出來?”

“跟你這種單身狗是說不明白的。”

“你……”

衆說紛紜,漸漸冒出另外一個聲音。

“怪不得那麼快就解決,原來咱們的首席設計師有背景誒。”

這話一出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什麼背景?白設計師不是在纔回國嗎?能認識什麼人?”

那人翻個白眼,然後神祕兮兮道,“喏,剛纔那個男人你們認識嗎?你們知道他是誰嗎?知道他有什麼背景嗎?”

“不認識,但我認識他的車,那可是隻能在雜誌上纔能有幸目睹一眼的豪車,全球限量版阿斯頓馬丁。”


“切,不過是一輛車而已,對於那人算的了什麼。”

“那你倒是說啊,吊什麼胃口。”

“帝都四家,你們知道嗎?”

衆人倒吸一口氣,“你是說?”

“嗯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