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黑霧翻騰,追風舟上的林辰等人視線受到了極大限制,無法再看清周圍的情況。

「盡量閉息,這種黑霧能麻痹意識,使人昏厥!」

屠猛揮刀之際,提醒一聲。

呼!

一隻三級高階的白脊鴉借著黑霧的掩護,驟然撲來。

屠青反應很快,一刀迎上,雖未能將之斬殺,卻也將之逼退。

呼!呼!呼……

緊跟著,越來越多的三階白脊鴉發起猛攻。

它們有黑霧的掩護,攻擊極具突然性,令屠青與屠猛的防守難度加大許多。

此等情況下,他們二人很難防守得密不透風,他們自身倒是不會有危險,林辰與依雲就不行了。

頻頻遭受突如其來的襲擊,林辰僅憑暗器隱殺無法確保自身安全,更照顧不到依雲。

讓他很意外的是,依雲看似笨拙的躲閃,卻偏偏每次都能躲過那些白脊鴉的撲擊。

他自身也很危險,沒有心思去多看依雲。

心中迅速思量后,他呼出了系統界面,兌換了一塊下品的金鐘靈符。

緊跟著,他取出了之前抽獎得到的中品靈符——風影符,並將之交給了屠青。

「你用這塊靈符,能將那隻四級白脊鴉打得完全喪失戰力嗎?」

林辰問道。

「如果是下品的風影符或許不行,不過這是中品的,有它的幫助,我能隨意蹂躪那隻四級白脊鴉!」

屠青自信地回話,轉而又擔心地道:「我若離開這裡,你們不會有危險吧?」

「不會的,你放心去吧!」

林辰在言語之際,亮出了剛剛花費十萬點經驗值兌換到的下品金鐘靈符。

屠青不再猶豫,直接催動手中的風影符,整個人被一圈厚實的青色旋風包裹了起來,他隨後高高躍起,消失於黑霧中。

四象境高手,已經擁有了御空疾行的能力,而且能在空中堅持不短的時間。

待得屠青離開,林辰果斷催動了手中的金鐘靈符,頃刻間,一圈金色的如大鐘模樣的光罩將整個追風舟包裹了起來。

由靈符製造的防禦光罩,自然比追風舟釋放出的靈輝光罩要強大很多,莫說是三級的白脊鴉,就算四級的白脊鴉在短時間內也不可能將之攻破,林辰三人置身其中,十分安全。

只不過,如果屠青的行動失敗,林辰的十萬點經驗值就要白白浪費掉了。

若是屠青成功制服了那隻四級白脊鴉,林辰無疑會大賺一筆。

嘭嘭嘭……

一隻只三級的白脊鴉,仍舊在猛攻著,可惜它們的攻擊力不夠,無論如何攻擊,那圈金鐘光罩始終紋絲不動,牢不可破。

林辰三人得以喘息與休整,什麼也不用做,安心等著屠青的戰鬥結果即可。

比較遺憾的是,周圍黑霧滾滾,他們無法親眼目睹屠青與那隻四級白脊鴉的戰鬥過程。 依雲看著周圍的金色光罩,心想自己絕對沒有猜錯,林辰的儲物法寶里有很多有價值的東西。

「難怪他對一粒淬體丹一點都不在乎。」

她又悄然看了林辰一眼,越來越篤定,後者與紫竹峰上的那位必有謀算。

林辰似乎察覺到了依雲的目光,側首問道:「你剛才沒傷著吧?」

「沒、沒傷著。」

依雲低下頭,輕聲回道:「謝領主大人關心。」

林辰先點了點頭,又似有所指地道:「你今天的氣色很好,想必是那粒淬體丹對你的幫助很大。」

「嗯。」

依雲也不知道該如何接話,對於與人交談,與人耍弄心機,從來都不是她擅長的領域。

她有自知之明,所以覺得自己可能已經引起了林辰的懷疑,不想言多有失。

心機不深的人,撒謊或偽裝往往很容易被識破。

她今天之所以看著氣色很好,與那粒淬體丹沒有半點關係,主要是昨晚又吸收了大量心府境高手的生命精華與真氣功力。

這段時間以來,伴隨著林辰斬殺的強敵越來越多,她的提升越來越快。

也許不能說是提升,說是恢復可能更為準確一些。

當然,這些只有她自己心裡清楚。

嘭!嘭!嘭……

那些三級的白脊鴉還在持續猛攻,雖然它們的攻擊只是徒勞。

在這種滾滾黑霧之中,它們的狀態更好,卻也變得彷彿喪失了靈智,比之前更加兇殘暴躁。

林辰三人等了大概百息時間,滾滾黑霧忽然收斂,追風舟周圍的白脊鴉也紛紛掉頭,撲向了別處。

隔著一層金色光罩,他們還算清楚地看到,那隻身形巨大的四級白脊鴉正在向地面墜落。

一邊墜落,它一邊嘶聲鳴叫,身體有多處噴濺鮮血。

此時的屠青,沒有返回追風舟,他同樣在不斷下落,追著那隻四級白脊鴉,不時打出一記凌厲刀光。

在他身上包裹著的青色旋風,變得薄弱了許多,想必是那塊風影符的威能即將耗盡。

原本圍攻追風舟的那群三級白脊鴉,是為了營救與保護它們的首領才紛紛撤退,轉移目標。

它們一起撲向了屠青。

然而,有著四象境修為的他,速度本來就要比三級白脊鴉快很多,更何況他身上還有風影符的餘威。

他在下落的同時,不斷閃轉騰挪,避開撲擊而來的三級白脊鴉,死死追著那隻四級白脊鴉。

他沒有攻擊它的要害,否則的話,它早就丟掉了性命。

「我們也過去!」

林辰隨即操縱著追風舟,追向屠青。

沒有鴉群的攔阻,追風舟終於能夠自由飛馳了。

嘭!!

那隻傷勢很重的四級白脊鴉落到地面,拖著滾滾黑霧的龐大身體狠狠砸下,激起地上塵土飛揚。

屠青追落下去,又在它的身上補了幾刀,而後才專心應對那群撲擊過去的三級白脊鴉。

作為擊殺鴉群首領的罪魁禍首,他成功吸引了鴉群的全部注意力,倒是為林辰騰出了一片空場。

追風舟落下,林辰收起了懸浮在頭頂,仍舊在不斷釋放威能的金鐘靈符。

金鐘靈符與風影符不同,封存於其中的能量只要沒有耗盡,還能被再次催動。

咻!

林辰手臂一揮,暗器隱殺激射而出。

已是垂垂將死的那隻四級白脊鴉,無力抵擋,也無力躲避或反擊,只能被速度極快的隱殺一次次擊中要害,最終橫死當場。

「叮!擊殺四級五階白脊鴉一隻,經驗值加350000點!」

美妙的系統提示音響起。

林辰則在心中算計起來——

今日之戰,他付出了一塊中品的風影符,還讓一塊下品的金鐘靈符消耗了許多能量,自己有沒有賺到。

如果向系統兌換,中品靈符大概需要五、六十萬點經驗值,風影符也差不多是這個價。

不過,林辰的那塊風影符是抽獎得到的,被用掉了不會令他感到多麼肉疼。

而那塊下品的金鐘靈符,至少還能再用一次。

之前斬殺許多二級與三級的白脊鴉,也讓他得到了不少經驗值。

特別是那些三級白脊鴉,每一隻被斬殺后,他都能得到過萬的經驗值。

仔細算計一番,他不覺得自己賺到太多,同樣也不認為自己虧了。

此時打開自己的屬性面板,他發現自己的系統經驗值已經變成了716510點,而在這場戰鬥前,這個數值是201510點。

當然,除了經驗值之外,這隻四級白脊鴉的屍體其實也頗有價值。

失去了首領的鴉群,似乎漸漸恢復了理智,它們發現根本奈何不了屠青,便振翅飛入高空,繼而如滾滾黑潮一般,向著南方遁走。

屠青身上的旋風完全消散,他也返回到了追風舟這邊。

看著那隻四級白脊鴉的屍體,他以長刀指了過去,問道:「領主大人,怎麼處理它?」

林辰一時間也沒有主意,只是默默思量著。

屠猛則適時開口道:「四級妖獸已結內丹,至少要將它的內丹取走。」

屠青先點頭,又補充道:「它的尖嘴和利爪是比較不錯的用於煉製下品靈器的材料。」

依雲沉默不語,她正悄然吸收著那隻白脊鴉散溢出的生命精華。

如果能讓她來處置這具白脊鴉屍體,她無疑能獲得很大的好處,可惜她不能把這個想法說出來。

「先取了它的內丹、尖嘴以及利爪吧。」

林辰吩咐道。

屠青與屠猛應了一聲遵命,然後開始行動。

依雲仍舊默不作聲,故意擺出一副很好奇的樣子,站在那白脊鴉屍體的旁邊。

當她看到屠猛取出的那顆如黑色琉璃球般的內丹時,她眼中有熱切之色一閃而逝。

須知,一隻妖獸的大半精華都集中在內丹之中。

尋常的低階修士不敢吸納一顆內丹所蘊含的能量,但她是可以的。

林辰向系統兌換了一隻玉盒,將那顆內丹收入其中,再將玉盒收進系統倉庫里。

雖然他用不上那顆內丹,不過將之拿去賣掉,換些靈石也是不錯的選擇。

隨後,他又將屠青、屠猛取來的尖嘴與利爪同樣收進了系統倉庫,打算找個機會賣掉。

「走吧。」

林辰不打算再耽擱下去,準備駕馭著追風舟繼續趕路。

屠青與屠猛縱身躍入追風舟,依雲則隨後跟上,俏麗柔潤的臉頰上隱約有些惋惜之色。 這次的遭遇戰,並未耽擱太久。

重新飛入長空的追風舟,又疾行了半個時辰,載著林辰四人抵達了目的地。

四人落在了距離蛇山鎮還有五里遠的某處偏僻之地,林辰將追風舟收進了系統倉庫,而後步行。

臨近午時,四人很順利地通過了蛇山鎮的大門,進入了鎮子裡面。

比起白石鎮,蛇山鎮的圍牆更高,整個鎮子的佔地面積也要大了一圈。

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十分熱鬧。

普通的鎮民並不知道他們的領主已經被斬殺,他們的生活如往常一般。

向一位路人打聽過後,林辰四人穿過兩條街道,很快就尋到了白石鎮領主的居所。

讓林辰略感意外,想了想后又覺得很正常的是,白石鎮領主常年居住的大院子此時已然人去樓空。

這片大院子沒有任何一人,處處狼藉,不用想也能猜到,原本住在這裡的人在離開時必定十分匆忙。

昨晚僥倖逃脫的那位四象境高手,應該是來過這裡,將他們行動失敗的消息帶了回來。

這樣也好,至少省去了將人趕走的麻煩。

「蛇山鎮的民眾,你們的領主已經被我斬殺,他的家人也已全部搬走,我將接管他的所有領地!」

林辰提運功力,大聲宣告。

他不需要所有鎮民都聽得清楚,只要有很多人聽到就行了。

「叮!恭喜宿主直接成為青銅五星領主,系統獎勵中級幸運抽獎卡一張,經驗值加250000點!」

聽到系統提示音后,林辰看了看自己的屬性面板,發現自己領地內的人口數量已經達到了35214人。

系統規定,如果想要成為白銀一星的領主,領地內的人口數量必須要多於五萬人。

「領主大人,您看看這個。」

屠猛將一張草紙遞到了林辰手中,說道:「我在一間書房的書桌上發現的。」

那張草紙上有一行字:準備迎接來自於黃金家族的怒火吧!

林辰知道,所謂的黃金家族,指的是家族中至少有一位黃金級的領主。

黃金級的領主往往都是超凡境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