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丹大驚,微弱的呼吸?這不是在說紅芒神劍之中仍舊活著劍靈?武器分級別就是因為各自的武器威力不同,天器幾乎已經是難見的最佳武器了,饒是天尊都未必擁有,至於天器之上自然是准神器了,哪怕有一個準字,那也是名列神器的行列,已經誕生了靈智,也就是所謂的器靈,如同紫光神葫之中的小男孩,便是紫光神葫的器靈!

器靈也有分強弱,一般准神級的器靈只具備未成年的靈智,而神器的器靈靈智已經不弱於任何人類了。靈智的成熟與幼稚直接決定了神器的強與弱,在准神器行列之中,紅芒神劍絕對可以說是准神器所有器靈之中最為成熟的器靈,已經堪比一般的神器器靈的靈智了。

「有機會的話多和那小丫頭聯繫聯繫。」紫光神葫的器靈又突然說道,「畢竟這紅芒神劍也未昔日的一戰做了許多貢獻,能夠幫就多幫點吧。」

「你的意思是說想要修復紅芒神劍?」周丹震驚了,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准神器可以修復的。

「這有什麼,別說是准神器,就是神器都有辦法修復,只要不是傷到了本源就可以。」紫光神葫高傲的回應,「當日大帝還再世的時候,隨手就可以煉製出准神器,雖說無法煉製神器,但要修復神器還是有辦法的。」

周丹微微一怔,他還以為紫光神葫有能力修復這紅芒神劍呢,原來是紫光大帝才擁有這份實力。

「我還以為你能修復呢,既然不是你那我和她親近幹嘛。」若是紫光神葫的器靈幻化出來,周丹肯定會白眼連連。倩馨兒可是一個母老虎,要周丹和這種性格高傲的人親近,除非真的有必要,不然打死他都不願意。

「小子,你瞧不起我!」紫光神葫突然不爽了,「等你打開紫光大帝為你準備的東西,別說修復這破玩意就是修復幾個神器都綽綽有餘。」

「好好好。」周丹連連回應了三個好,因為他覺得若是和紫光神葫在繼續抬杠下去,別人早就舉劍斬來了,到時候別說是不是能夠順利打開紫光大帝的墳墓,能活著都是萬幸了。

「受死!」周丹和紫光神葫的交談也發生在短短的瞬間,這時候倩馨兒突然發飆,舉起手中的斷劍迎頭朝周丹劈來,一道數十丈的光芒從劍身上射出,最後化為一條猛龍,所過之處空間都在顫抖,甚至出現了數道淺淺的裂痕,整個大地在龍鳴聲之中更是破開一道道可怕深不見底的黑洞,旋即迅速朝周丹撲來。

周丹雖說一方面和紫光神葫交流,但他並沒有忘記往天弓弩身上輸送魂力,見到倩馨兒出手他也沒有猶豫,立馬拉滿弓,一道靈箭驟然凝聚在天弓弩上,而後砰的一聲,靈箭射出,直接與那威勢兇猛劍氣所化的猛龍碰撞在一起。

然而令人吃驚的是,兩道可怕的攻擊相互碰撞在一起並沒有發生驚天動地的聲響,只見劍氣所化的猛龍直接穿過天弓弩所發出來的靈箭,竟然沒有任何阻擋就這般被輕易的穿透了,而靈箭直接朝倩馨兒撲去。

吼!

龍鳴聲驟然響起,一個神龍擺尾直接將靈箭給打碎了,而劍氣所化的猛龍也在此刻輕微一個搖晃,速度相對慢了不少,這是因為抵消了天弓弩的攻擊而受到影響的。

周丹神色巨變,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天弓弩的攻擊竟然無法震撼到對方的劍氣,雖然心裡早有了準備,可當看到這一幕時周丹還是有些無法接受,畢竟天弓弩每一次出擊都是必勝的局勢,然而碰到紅芒神劍的劍氣竟然不堪一擊。

「糟了。」晃神之間,周丹突然感覺內心一涼,抬頭望向天際,只見一條猛龍氣勢洶洶的俯衝而來,而周丹早已錯過了最佳躲避時間。

吼!

劍氣所化的猛龍突然張開龍口,直接一頭栽了下去,巨大的龍身直接撞在周丹的肉身之上。眾人變色,這猛龍太過於兇悍了,而今周丹竟然不閃不躲的站在原地迎接這一擊,當暗影會看到這一幕時皆都發出激動的歡呼聲,因為他們知道即便周丹可以活下來也再無一戰之力了,自此這一戰,勝利是屬於他們暗影會的!

相反整個周天盟顯得死氣沉沉,他們都能夠感受到那劍氣的凌厲,換做是他們只怕在這一擊之中會直接化為灰燼。

「周哥!」

「盟主!」

悲哀的聲音從周天盟傳來,整個現場頓時陷入一片死寂,而這時候倩馨兒卻是冷笑了一聲,渾然沒有因為出手過重而感到有半點愧疚之意。 當紅芒神劍的劍氣直接撞擊在周丹的身體上,周天盟之中頓時傳來哀嚎之聲,任誰都可以看出那一道劍氣的凌厲,莫說是天元境能夠抵擋的,就算是煉神境的強者也不敢赤手空拳擋下這一道劍氣。

而周丹只不過是天元境的實力,饒是之前周丹輕易碾壓羅子閣和張同,但他們卻只是煉魂境的實力,和倩馨兒比起來相差巨大,並且倩馨兒還動用了紅芒神劍,其戰力幾乎提高了數倍,如此一來周丹豈能抵擋的住?

不只是周天盟的人極為擔憂,暗影會和羅剎部的人同樣感覺周丹不可能倖免了,倩馨兒的實力是公認的絕對能夠擠進前三的存在,再加上她手中的紅芒神劍,別說是煉神境大圓滿的強者,就是天尊級的強者都可以一戰,可見擁有紅芒神劍的倩馨兒是多麼恐怖了。

硝煙瀰漫,周丹所站之處一片狼藉,參天巨樹斷裂開來,結實堅硬的大地更是出現了上百道可怕的裂痕,眾人雙眸死死的盯著即將消散的灰塵,在那裡似乎有一道模糊不清的身影仍舊屹立在原地,只不過這道身影顯得有些狼狽,服裝早已破爛不清。

「什麼?」倩馨兒美眸中射出兩道精光,死死的盯著灰塵之中的身影,臉上出現了一抹震驚之色。

「竟然擋住了!」當硝煙散去那會,倩馨兒握緊紅芒神劍,心裡早已出現了驚濤駭浪,吃驚不已。

「盟主!」相反周天盟的人看到那道身影后頓時發出激動的歡呼聲,儘管此時那道身影顯得極為狼狽,可對於他們來說就是最大的好消息,身影不倒代表著便是擋住了!

暗影會和羅剎部的人見到這道身影后皆都忍不住咽了口氣,換做是他們能夠擋得住嗎?

沒錯,此人正是周丹,而今周丹體內魂力洶湧,若非他強行壓制著必然會咳血不止,饒是如此周丹嘴角邊也溢出了一絲血跡,而那俊逸的臉龐上更是顯得有些發白,特別是他身上穿著的服裝,破爛不堪,露出了那結實的身軀出來。

「周哥,你沒事吧?」碧賢這時候突然奮不顧身的來到周丹身前,臉上充斥著擔憂的神色,看著周丹身上那血淋淋的傷痕,碧賢瞳孔之中更是有著一道猙獰之色掠過,旋即猛然轉過身,臉上布滿冷意的盯著倩馨兒,「你太過分了,明明就是你們不對在先怎麼如此不要臉?真當以為你們暗影會可以隻手遮天了嗎?這件事我一定上報學院,讓他們為我周天盟做主!」

此時碧賢內心充滿怒火,臉上更是凝固著不甘的神色,原本就是暗影會和羅剎部對他們周天盟進行打壓的,誰想今日會發展到這種地步,倩馨兒出現也就罷了,竟然還有臉面去挑戰周丹,難道就是看他們剛入學好欺負不成?

被碧賢如此一呵斥,暗影會和羅剎部的成員臉色頓時有些掛不住了,他們自然知道錯在他們,原本只是想要打壓一番,誰知道周天盟的盟主實力強悍到可怕的地步,最後還是倩馨兒的出現才搬回了局勢,若非沒有倩馨兒,只怕將會是他們反過來被周天盟進行鎮壓了。

倩馨兒那俏臉上浮現出一抹譏諷之色,她雖然對周丹能夠抵擋住紅芒神劍的一擊感到震驚,不過也僅僅只是震驚,這可才剛剛開始,倩馨兒還沒有真正專心一戰呢。

「成王敗寇,你們的盟主既然答應了我的挑戰就不能反悔,不然當時他完全有拒絕的權利!」這是倩馨兒回應碧賢的一道話。

碧賢面色陰沉的可怕,的確如同倩馨兒所說那般,周丹當時確實可以拒絕倩馨兒的挑戰,畢竟對方是老生,老生挑戰新生本就極為荒唐,當若是接受了性質就不言而喻了。

此時周丹儘管顯得有些狼狽,但他的神色卻是極為平靜,掃了眼暗影會和羅剎部那些暗自得意的人一眼后,來到碧賢身側,拍了拍其肩膀道,「退下去吧,這件事才剛剛開始。」

「周哥。」碧賢露出遲疑之色,他著實是擔憂,畢竟今天的事情是因他而起,倩馨兒的實力是公認的強大,周丹沒有必要在這個節骨眼上和對方較勁,可當他接觸到周丹那毫無色彩的眼神時,最終還是搖了搖頭,「一切小心了,若是輸了我也會為你承受一切後果的。」

說完這句話后,碧賢便退到了周天盟的區域。

「倩馨兒會長的實力果然強大,只不過似乎還欠缺火候了,紅芒神劍固然威力剛猛可也僅僅只是天器的層次,如果你沒有其他手段的話那麼這一戰你是不可能贏的。」周丹冷然的盯著倩馨兒,若非他肉身足夠強大,將《護體金身》修鍊到第二層,面對這凌厲的一道劍氣只怕也會被斬成兩節,不過所幸周丹不僅將《護體金身》修鍊到第二階段,更是有護念佛珠的護體功能,雙重保護下,莫說天器,就是高級的天器都未必能夠威脅到他。當然,這得看持有者是什麼樣的實力,換做是天尊,一把普通的天器就應該能夠輕易破來周丹的防禦了。

之前周丹可是單純的意《護體金身》硬生生抗住的,若是加上護念佛珠的護主功能,周丹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夠輕易扛倩馨兒的攻擊,當然這也需要看倩馨兒能夠破開他的《護體金身》,若是連《護體金身》都破不開,周丹就不需要開啟護主功能了。

「你的實力倒是讓我有些意外,只不過你真以為這樣就可以贏了我么?」倩馨兒冷笑,對她來說這隻不過是剛開始,紅芒神劍的劍威可還沒有真正展現出來呢,就算周丹可以擋下她的第一擊,可第二擊呢?甚至第三擊!

以倩馨兒如今的實力,可以發出紅芒神劍的五道攻擊,一擊比一擊強大,一擊比一擊剛猛,先前只不過是紅芒神劍的第一擊,開地!

第二擊是,破天!

第三擊是,迷亂!

第四擊是,萬化!

第五擊則是,乾坤!

這五擊之中,當屬乾坤一擊最為強大,而這一擊也足以威脅到初境天尊的性命,初境天尊便是一到三品的天尊。

如果倩馨兒能夠突破煉神境,成功成為天尊層次的強者,那麼就可以發揮出紅芒神劍的後續三道攻擊:不破、毀滅、末日!

紅芒神劍的第一擊「開地」便令周丹受到傷害了,那第二擊自然可以令他身受重傷,在倩馨兒計算之中,周丹頂多能夠抗住她的三道劍氣,也就是說周丹縱使妖孽也頂多抗住紅芒神劍的前三道攻擊,而倩馨兒以現在的實力卻可以發揮出紅芒神劍的五道攻擊,如此一來周丹根本沒有翻身的可能!

周丹也知道倩馨兒沒有開玩笑,對方的第一道攻擊很顯然只是象徵性出手,只不過同樣的周丹也沒有真正上過心,不然也不會被對方的劍氣所傷,這完全都是因為大意造成的。而今有了防備,倩馨兒若是想要以同樣的手段要打到他已經不可能了。當然,周丹更不會去認為這就是倩馨兒的手段,畢竟再怎麼說對方也是暗影會的會長,老生實力較為靠前的存在。

「嘗嘗接下來我為你準備的大禮吧。」倩馨兒那俏臉突然閃過一道猙獰,緊接著紅芒斷劍突然發出一道劍鳴聲響,似乎因為興奮在呼應主人的召喚。

周丹神色微動,這時候他動了,他不可能坐以待斃等待倩馨兒率先出手,畢竟對方的實力擺在那裡,煉神境大圓滿可不是開玩笑的,周丹若是再掉以輕心就有可能落個慘敗的下場,他化為一道殘影率先朝倩馨兒靠近,打算中途打斷倩馨兒的節奏。

然而周丹此舉落在倩馨兒眼中卻是一個幼稚的舉動,似乎她就是在等待周丹自投羅網,果然當周丹靠近她只有兩米左右的時候,倩馨兒那緊閉的雙眸猛然睜開,那清秀美麗的俏臉上更是浮現出一抹戲謔的模樣。

「不好!」當周丹發現倩馨兒那戲謔的神色,立刻知道對方的攻擊根本不用蓄力準備,可惜周丹的速度太過於剛猛了,這時候反應過來幾乎不可能終止了。

「紅芒神劍,破天!」倩馨兒戲謔的神色更加明顯,伴隨著她話音一落,紅芒神劍突然發出耀眼的神光,只見一道可怕的劍光衝天而起,直接破開天上的雲層射入虛空之中。

「幹了!」既然後退已經不可能,周丹就乾脆直接按照原計劃來了,天弓弩同樣射出刺耳的光芒,衝天而起。只不過比起紅芒神劍所發出來的劍光略顯黯淡了許多。而這時候天弓弩上驟然凝聚出兩道靈箭,如此近距離,周丹直接拉滿弓,砰的一聲兩道靈氣所化的靈箭直接朝倩馨兒射去。

天弓弩乃高級天器,一道靈箭都可以射殺天尊級的靈身,更何況此時是兩道靈箭,倩馨兒饒是有紅芒神劍在手,在周丹看來即便倩馨兒實力再怎麼強悍也必然不可能輕鬆接下這一擊。

果然倩馨兒在見到周丹射出來的兩道靈箭后,那戲謔的表情的瞬間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凝重。

整個天地之間死一般的寂靜,因為誰都可以看出來,這是周丹極為強悍的一擊,同樣也是倩馨兒極為剛猛的一擊,兩道攻擊碰撞在一起,孰強孰弱頃刻便知。 烈陽高空,熾熱的空氣令眾人感到無比的難受,豆大的汗珠如同雨水般浸濕了眾人的衣裳,所有人屏住了呼吸,除了連綿不斷的知了鳴叫聲外沒有半點喧嘩的聲音,而今他們雙眸死死盯著不遠處的一處空曠的地方,在哪裡一名少年與一名少女正在大戰,若非大地上傳來顫抖的跡象表明這是一場生死大戰,不知明的人還會以為是一對情侶正在切磋。

只見少女手持一把散發著驚人光芒的神劍,饒是這把神劍是一把斷劍卻沒有任何人敢小視,因為這把斷劍正式赫赫有名的紅芒神劍,它代表著是一種實力強悍的象徵,而手持這把名鎮四方的神劍正式暗影會的會長倩馨兒!

在紅芒神劍的光輝劍芒下,倩馨兒顯得無比**與神聖,宛如天地間的仙女,令人不敢直視。

相反,這名手持天弓弩的少年卻是顯得有些平凡,與這場面格格不入。雖說天弓弩同樣散發著極為驚人的光芒,可和紅芒神劍比起來卻是顯得暗淡許多,而且少年那破爛不堪的衣裳更是和冰心玉潔的少女比起來要顯得邋遢、狼狽!

倩馨兒身為一女兒身卻如此強悍,相反周丹的氣勢有被壓制的趨勢,在這一刻不只是周天盟的人見識了倩馨兒的厲害,連暗影會的那幾名實力深厚的高層同樣感受到壓抑,至始至終他們都覺得倩馨兒是一個女流之輩,雖說現在倩馨兒是他們名義上的老大,可假以時日必然會接受他們的好意,到時候自然會成為他們的相信相愛的女人。可現在倩馨兒所表現出來的強悍一面已經讓他們真正意識到和對方的差距了。

紅芒神劍若非殘缺,就不只是簡單的八招了,但即便如此,紅芒神劍的第二招「破天」也不是一般煉神境可以硬抗的。

一般的天器根本抵擋不住紅芒神劍的劍威,哪怕是已經殘缺的,但紅芒神劍畢竟也是曾經名震九洲大陸在准神器層次就可以抵擋真正神器的存在。哪怕進入已經成一把斷劍,一般的天器想要抗住其劍威也是難以見到的。

不過天弓弩也非一般天器,畢竟魔天郡王不可能拿一把普通天器給自身的兒子作為武器,這天弓弩在魔天郡可是極其響亮的盛名。

天弓弩本身就是高級天器,再加上魔天郡王的調整已經隱約突破了高級天器的極限,完全如同一巔峰天器的存在,也就是說而今的天弓弩就是高級的天器都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天器分四個等級,低級天器,中級天器,高級天器,巔峰天器。

而今天弓弩便是徘徊在高級天器與巔峰天器之間,尚若日積月累,吸收足夠的天地靈氣,在經過煉製,將來必然可以進階到巔峰天器的層次。

而紅芒神劍從准神器跌落到天器層次,但也絕非一般天器可以媲美的,畢竟這紅芒神劍之中還有著劍靈,是擁有本源的武器。

周丹避無可避,只好全力出手,相反倩馨兒雖然對天弓弩所發出來的兩道靈箭感到有些驚訝,不過她仍舊不相信對方可以扛得住紅芒神劍第二式「破天」!

而今倩馨兒是煉神境大圓滿,手持紅芒神劍連普通的初境天尊都可以斬殺,若是她能夠順利突破達到初境天尊層次,就是天尊後期的超級強者都可以一戰,因為紅芒神劍後續的第六式,第七式,第八式足以威脅到天尊後期的超級強者,只不過而今的倩馨兒境界不夠無法發揮出這紅芒神劍的後續三式罷了。

即便倩馨兒無法發揮出紅芒神劍最真實的力量,但前面五式已經足夠應付眼下的情況了。

對倩馨兒來說,周丹的確足夠妖孽,同等境界的人都未必能夠逼她使出紅芒神劍的第二式,而周丹憑藉著天元境的實力便逼得她不得不催動紅芒神劍第二式,甚至連周丹所發出來的招式都令她感到吃驚。

紅芒神劍,第二式「破天」已然斬出。

天弓弩的第二階段攻擊同樣攻擊而來。

只見整個天地間都突然黯淡了下來,那原本熾熱難耐的朗朗天空遍布了烏雲,周邊的靈氣更是狂暴不已,連空間都極度不穩定。

倩馨兒強勢出擊,周丹同樣無懼,手持天弓弩懸空而立,雙眸緊緊盯著天弓弩射出去的兩道靈箭,劃出優美的弧線徑直朝那足有百丈劍光的光芒射去。

這百丈劍光便是紅芒神劍的第二式「破天」,凡事劍光劃過之處皆都寸草不生,甚至連空間都被撕扯出數道可怕的裂痕,那裂痕傳出來的可怕吸力令眾人變色,立馬再次爆退,而任務大殿在此刻也突然被一團光屏籠罩著,光屏之內的一切事物盡皆無任何反應,輕易的擋下了這紅芒神劍的第二式。

周丹面露凝重,他身在劍芒身前,處於絕對的壓力中心,雖說兩道靈箭同樣帶給了對方壓力,可周丹已經清楚的感覺到天弓弩根本不是紅芒神劍的對手,那兩道靈箭看似兇悍無匹,但越是接近劍芒中心周丹就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靈箭上傳來的虛弱。

噗呲~~

兩道靈箭終於射入百丈劍芒之中,驚天動地的聲響在此刻傳盪開來,宛如聲波般席捲四周,那百丈劍芒就如同一道銅牆鐵壁,兩道靈箭與之碰撞頓時發出耀眼的閃光。

砰!

就在靈箭與劍芒爭持不下的時候,一道靈箭猛然砸開,整個劍芒頓時猛地一顫,而另外一道靈箭便借勢沖了進去,刺入劍芒的中心地帶。

「什麼?」

倩馨兒至始至終都在關注著劍芒的威勢,可面對這突然情況她同樣露出吃驚的神色,原本劍芒和靈箭相互爭持,劍芒是處於絕對的優勢,相反靈箭的威勢越來越弱小,勝負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可倩馨兒卻沒有想到周丹竟然自爆了一道靈箭促使劍芒不穩定,而另外一道靈箭便借勢沖了進來。

見到一道靈箭順利射入劍芒內時,周丹那緊繃的神色終於了有緩和的跡象,既然可以破開就說明對方的劍芒並非無敵之勢,相反周丹並沒有認為自己的攻擊沖入對方的劍芒之中就可以破開對方的攻擊。

果然,倩馨兒見到靈箭沖入劍芒中心,那俏臉上閃過一道瘋狂,手中的紅芒神劍突然被她拋向天空,旋即一道更加刺眼的光芒從紅芒神劍上散發出來,蓋過了所有的光芒,連原本密密麻麻的烏雲在此刻都被擊潰,四處散開。朗朗的天空又再次出現在眾人頭頂上空。

隨著紅芒神劍懸空而起,那劍芒突然猛然一縮,百丈的劍芒驟然無限縮小,最後只剩不到直徑不到半米的光團,而天弓弩所射出去的那支靈箭赫然被包裹在其中,旋即這光團衝天而起,融入紅芒神劍之中,而裡面的靈箭早就被劍芒給吞噬了個乾乾淨淨。

「讓你見識一下紅芒神劍第三式吧!」倩馨兒臉上那瘋狂之色更加明顯,幾乎在她話音剛落的瞬間,天空上的紅芒神劍突然變化出成千上萬的虛影,每一個虛影都散發著無比強烈的氣息。

「紅芒神劍,第三式「迷亂」!」

周丹神色巨變,因為這時候他已經自己的肌膚上傳來極為疼痛的感覺,這種疼痛幾乎是前所未有的,哪怕之前被紅芒神劍第一式「破地」所傷都沒有這般疼痛,而今紅芒神劍第三式剛一出現就令他的肌膚感到無比的疼痛,要知道而今周丹早就將《護體金身》修鍊到第二階段了,堪比一般的地器,卻沒有想到連對方的劍威都抵擋不住。

「小子,你在不全力出手你的小命就不保了!」緊急關頭,紫光神葫的聲音驟然在周丹的腦海中響起。

周丹眉頭緊皺,他知道這一刻已經到最後關頭了,若是他再有所保留將會直接被擊敗,甚至被擊殺都不是不可能,因為紅芒神劍第三式的威力實在太大了。

嘩啦!

周丹直接收起天弓弩,手中出現一個樣子極為小巧玲瓏的紫色小葫蘆,沒錯,正是紫光神葫,而今周丹身上最強大的武器,能夠用的也就這紫光神葫了。

所有人在此刻都屏住了呼吸,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周丹不僅沒有繼續催動天弓弩反倒是將天弓弩給收了起來,任誰都可以看得出來此刻紅芒神劍所發出來的威勢要比先前兩次更加雄厚。而今周天盟的成員心情已經不能用擔憂來形容了,那叫恐懼,對紅芒神劍的威勢感到深深的恐懼。

倩馨兒催動了紅芒神劍第三式,那俏臉也出現了一抹蒼白,畢竟連續催動紅芒神劍前三大招式已經讓她有些體力不支了,甚至魂力都出現了枯竭現象,以她而今的境界,頂多只能夠發出紅芒神劍第五式一次而已,但她先前由於太過小瞧周丹了,促使連續動用了第一式和第二式,導致現在連催動第三式都困難無比,但為了獲勝倩馨兒已經豁出去了。

「這次就看你了。」紫光神葫在手,周丹身上的壓力頓時消散,雖說此時紫光神葫並沒有真正展現出神威,但天空之上的成千上萬的紅芒神劍卻出現了細微的顫動,似乎感受到紫光神葫的不凡,威勢竟然在此刻有了明顯的退化。

「這種小事交給我吧。」紫光神葫傳來聲音,話語中充滿了無盡的自信。

「恩?」紅芒神劍出現了細微的變化自然瞞不過倩馨兒的心靈感應,只不過這時候她由於體力不支,魂力出現了枯竭的現象導致錯誤的認為是因為如此才無法掌控好紅芒神劍第三式。

「只能立馬攻擊了,否則以我現在魂力的情況,根本支撐不到十秒!」倩馨兒心中微動,她美眸直視周丹,雖說對周丹手中的紫色小葫蘆感到有些好奇,但也沒有過問,「現在認輸我便撒手!」

「呵呵,倩馨兒會長,都到這節骨眼上了,你說我有可能撒手么?」周丹不置可否,他自然知道紅芒神劍的威能,只不過對方卻不知道紫光神葫乃是真正的神器,饒是真正毫無殘缺的紅芒神劍也不可能是紫光神葫的對手。

「那就不要怪我了。」倩馨兒那蒼白的俏臉終於陰沉了下來,她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不識好歹,如果不是考慮到會出現命案,她倩馨兒何必如此苦口婆心,周丹要死她一百個同意,可若是拉扯上她導致學院追究責任,那就得不償失了。

「紅芒神劍,第三式「迷亂」!」倩馨兒突然一個法令出去,天空上成千上萬把紅芒神劍猛然發出嗡鳴聲,這是劍鳴,這是高歌,這是一種即將血飲敵人鮮血的興奮!

轟!

成千上萬的紅芒神劍猛然朝下方的周丹射來,這下子倒是把周丹嚇得不輕啊,這紅芒神劍第三式「迷亂」果然威力巨大,雖說幻化出成千上萬的紅芒神劍,可周丹卻是無法感應出到底那一把才是真正的紅芒神劍,最令周丹心驚的是這成千上萬的紅芒神劍每一把所散發出來的威能都非常均勻,難以辨清。

「尼瑪,這哪裡是迷亂,根本就是萬劍歸宗!」周丹頓時感覺紅芒神劍第三式不適合叫「迷亂」,雖說成千上萬的劍身能夠令人產生迷亂的感覺,但這些紅芒神劍著實是實體,應該稱之為萬劍歸宗才對,這令周丹想起前世的一電視劇,風雲雄霸天下的無名,正是以萬劍歸宗而名震天下。

「死!」倩馨兒咬牙切齒,周丹既然不知死活那也不能在怪她了,即便受到學院的追究也無礙,學院也不可能因為一個死去的學員而去真正處置還活著並且百分百可以進入內部修鍊的學員。

成千上萬的紅芒神劍猛然朝周丹迸發而去,周丹頓時感覺眼花繚亂,密密麻麻的劍影令他感到有些頭暈,索性在最為關鍵的時刻周丹直接打開紫光神葫的葫蘆蓋,一道更加恐怖如斯的吸力頓時從紫光神葫口處傳出,「先收了你的紅芒神劍再說!」

天空一片殷紅,似乎因為被紅芒神劍的光輝所渲染,眾人只見一個小巧玲瓏的紫色葫蘆飛了起來,與不斷飛射而來密密麻麻的紅芒神劍對峙著。

「給我吸!」周丹意念微動,故作捏動了一道道複雜的手印,實則他是直接傳遞意念過去給紫光神葫的。

轟!

就在倩馨兒心驚的同時,紫光神葫突然爆發出可怕的吸力,那些飛奔而來密密麻麻的紅芒神劍頓時失去了平衡,相互碰撞最後只剩下一把斷劍,正是紅芒神劍的劍身!

「不好!」倩馨兒第一次感到心悸,對方竟然不吭不響就破了紅芒神劍第三式,就在她手捏印記的時候,慌忙想將紅芒神劍收回來之時,紅芒神劍竟然與她失去了心靈的聯繫,徹底失去對紅芒神劍的控制。

而這時候更加令她難以接受的是,紅芒神劍竟然嗖的一聲直接飛入小小的紫色葫蘆之中。

「你輸了!」周丹將紫光神葫收了下來,最後直接宣布了這場挑戰賽的最終結果。 這一戰周丹打出了威名,這一戰周天盟同樣強勢崛起,當你輸了三個字響起后,所有人都知道一顆璀璨的明珠已然升空,閃耀著整片天地!

「我竟然輸了?」倩馨兒仍舊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她那美眸之中流動著一絲迷茫,她可是暗影會的會長,實力更是排在老生之中前三的存在,足以自傲俯視任何一名學員了。可正是這樣的她,今天卻被一名只有天元五重境的新生打敗了,而且敗的極為慘烈!

「我居然輸了?不,我怎麼可能會輸給一個新生呢。」突然間,倩馨兒有些控制不住情緒,她猛然睜開雙眸盯著周丹,「快還我紅芒神劍!」而後一個翻騰便直接朝周丹撲了過去,而這時候四周的空間出現了短暫的停泄,沒錯,已經被倩馨兒封印住了,憑藉她煉神境大圓滿的實力,雖說未開啟世界領域,但對於空間的領悟已經有了一定的造詣了,短暫的禁錮空間對她來說並非很難。

「周哥小心。」突如其來的變化令周天盟的成員都露出擔憂的神色,有些反應較快的人更是出言提醒。

周丹神色微動,這時候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周邊的空間都處於一種凝固狀態,束縛著他肉身的自由,難以動彈。

「哼!」自始至終周丹都未從掉以輕心,雖說已經強行收下紅芒神劍,但倩馨兒畢竟是煉神境大圓滿的強者,必然還有手段未出,不到最後一刻周丹絕對不會輕易認為自己真的贏了。

「鳳舞九天,天地引動!」這時候周丹念動了《鳳舞九天》的口訣,立馬催動了一武技出來,原本凝固的空間在此刻突然了晃動,最後猛地一顫,周丹背後隱約的幻化出兩道若有若無的翅膀。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