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你一件事?”丹旭子捋了捋鬍鬚。

“什麼事?”龍天不解,自己與丹旭子無親無故的,有什麼事情好說的。

“你被人下了追魂香了。”

“什麼追魂香?”對上口了,龍天一下子脫口而出,然而下一刻他很想罵人,“我……”

龍天炸毛,可惜沒有毛可炸,感覺有一股寒氣在身旁流竄。

“這是什麼回事,說清楚?”不等丹旭子回答,龍天上前一步,黑髮無風自動,狀如狂魔,怒氣遏制不住地涌出。

追魂香,顧名思義,便是一種可以追溯靈魂的藥,一旦沾染上了,香味便會深入靈魂,不管怎麼變化都沒有用,會被鎖定得死死的,這對他來說無異於一道晴天霹靂。 “追魂香的作用你也應該知道,我就不多做解釋了。至於什麼時候下的藥,放心,肯定不是丹鼎閣下的,你不要誤會了。”看到龍天陰冷的目光,丹旭子趕緊解釋道。

“那是什麼時候,我不記得自己有被人下藥的機會?”龍天冷聲怒問。

“你先平息一下火氣吧,好好想一想剛纔的戰鬥。”

“你是說我身上的追魂香是剛纔被下的?”

“不然你以爲呢?”丹旭子瞥了龍天一眼,“追魂香無色無味,只要在戰鬥中偷偷釋放便沒人可以看出來,你不小心中招了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那你又爲何要告訴我這些,我只是一個普通的散修而已,值得什麼?”龍天繼續警惕,雙眼眯成了一條縫,對丹旭子的行爲很不解。

“我說了,我的目的是爲了結善緣,至於你,呵呵,要是連玄黃戰體和真靈都只能是普通貨色的話,呵呵……”

“呵什麼呵,既然要表示誠意,那不妨幫我除去追魂香吧!”龍天道。

“不行。”丹旭子一口拒絕。

“爲什麼?你不是要結善緣嗎?”龍天不解。

“和你結善緣是結善緣,和別人也同樣,我不可能爲了你而去得罪其他人,況且想要除去追魂香的香味並不容易。”

“並不容易也就是可以咯!”

“可以是可以,但這涉及到了神魂,需要你放開心靈讓我深入你的魂海,你願意嗎?”

“這……”龍天躊躇了。魂海是生命的核心所在,一旦出了意外,那就是形神俱滅,他可不敢冒險。

不過龍天還是不服氣,道:“有何不敢,只要小心點,也不至於會出什麼大事?”

“呵呵,”丹旭子輕捋鬍鬚,笑道,“那我要是告訴你,我還會控魂術呢?”

“你個老傢伙,你是純心不想幫我吧,何必找這麼多借口。”龍天氣急。

“我早就告訴過你,我是不會幫你除掉追魂香味的,不過我可以提供你一個方法。”

“什麼方法?”

“用天地靈物,比如日精之炎來洗禮神魂,就可以除去香味了。”

“日精之炎?”龍天稍微退後了半步,警惕道,“看來你的目的並不單純呢!”

小咿也緊緊地盯着丹旭子,一雙羊眼滾來滾去的,充斥着不善的目光。

日精之炎是它的,當初被龍天一下子浪費了那麼多,它心疼到了極點,差點沒和龍天翻臉,如今聽到了這個敏感的話題,心中自然警惕萬分。

“咳咳,這個,我確實想知道小友還有沒有日精之炎?”丹旭子有些不好意思了,“你也知道,珍貴的火焰對丹鼎閣和靈寶閣是一個莫大的吸引。”

“這與我何干?”龍天撇過了頭。

“咿呀咿呀!”小咿也在一邊不滿地叫嚷起來。日精之炎是它的東西,它對打自己注意的人沒好感了。

“這就是傳聞中的真靈吧,果然奇特!”丹旭子轉頭看着小咿,眼睛發亮。

真靈爲天地交泰孕化而生,其過程與他們所修的丹鼎之術頗有類似,這讓他恨不得捉住小咿研究個徹底。

“咿呀咿呀!”察覺到丹旭子的心思,小咿頓時憤怒了,腳下的雲氣不知不覺間轉動了起來,有如一個漩渦般,隨時都可以爆發出雲鏈殺敵。

“呃?”看到小咿的動作,丹旭子咳嗽了一聲,撇過頭,心中腹誹。這隻真靈還真是不好說話呢,看一眼會死嗎?都說天地真靈心靈純潔,怎麼會這樣?

疑惑歸疑惑,爲了不引發新的誤會,他還是轉過頭不去看小咿,而是對着龍天道:“這確實與你無關,我也只是隨便問一問,並沒有想太多,畢竟如此重寶天下難得。”

“哼哼!”龍天哼了一聲,沒有說話,氣氛一時有些尷尬。

沉默了一會兒,龍天擡頭看着丹旭子,眼中閃過一抹精芒,道:“你剛纔說結善緣,不過誠意似乎不夠,先不說我被下了追魂香是因爲你的緣故,就是除掉香味的方法也只是一句話而已,這讓我很難相信你不是居心叵測啊!”

“這個……那好吧,”丹旭子苦笑,“我再告訴你一件事吧!”

“什麼事?”

“知道爲什麼這次追殺你的人都不怎麼強嗎?”丹旭子沒有馬上回答,而是反問道。

“不知道,我也很好奇,如果那些大勢力真的有心要捉我和小咿的話,派一個神道強者就完了,何須讓他們前來送死?”龍天不解。

“呵呵,面子而已,強者面對弱者總是會自恃臉面的。譬如一個身居高位的人,他要是想吃葡萄會自己去採摘,洗滌嗎?”

“不會。”

“當然不會,因爲他有下人可以使喚。雖然比喻不是很恰當,但也差不多了。說到底,如果他們自己去摘葡萄的話,不一定就比下人摘的要少,葡萄也不一定會哼難吃,洗得也不一定不乾淨。”

“這個比喻確實……呃,但我能聽懂,這就夠了。”龍天沉思片刻,道,“不過,這與你所說的事情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我的意思是讓你不要掉以輕心,認爲沒神道強者過來就滿不在乎,要知道,面子固然重要,但蒙上了臉,那也就無所謂了。”

“你是說會有神道強者改變身份親自出手?”龍天心下一驚,這可不是好消息。

“不無可能,但親身出現的可能性不大,以神念駕臨還是有一定的機率的,比如像我這樣。”丹旭子點了點頭。

“你說你現在是神念之身?”龍天驚訝地睜大了眼睛,看着丹旭子,有些發愣。

因爲眼前的丹旭子根本就是一個有血有肉的活人,一切都是這麼的真實,哪有神念化形的痕跡。

“驚訝嗎?呵呵!”丹旭子輕笑,“這是神道境界的一種神通,境界到了自然就會,你也無需想太多。”

“可以簡單介紹一下嗎,就當是你誠意的表現好了?”龍天問道。

接下來有可能要對上神道神念,對這個境界有一些細緻的瞭解很必要。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事,你應該知道佛宗的示現之說吧?”

“當然。”龍天點頭。示現一說來自佛教,指的是菩薩應機緣而現種種化身。

“其實神念化形也可以說是一種最簡單的示現。真正高深的示現可以藉助天地風雷,在一棵草,一片葉,一滴水,一粒沙中顯現法身。那纔是大神通,念神入虛空,觀悟過去未來。”

“不過這些是那些大神通之人才可以做到的,如我等神道,也只能簡單地展現自己的原貌而已,無法在花草樹木中示現,那是大造化,我輩不能及也。”丹旭子嘆了口氣。

每一次天地反覆都會導致大道不行,如今大道重返,雖然已經有所感悟,但畢竟失去了那個機會。

現在的修煉界,出現的最強大的修士就是神道了,雖然有隱藏的強者,但畢竟也只是少數。


能夠在大道不行的境況下強行感悟天道的,那都是不世的人物,是絕豔天縱之輩,每一代都只有寥寥數人。

“嗯,大概清楚了一點,也就是說他們無法融入環境中作戰,只能正面衝突了。”龍天低吟沉思。

“沒錯,所以以你的能力也不是沒有逃走的可能性,畢竟一縷神念而已,戰力不會太過逆天的,加上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以神唸作戰,只有專門修煉神魂之人才有這個能力。”

“可以了,雖然對你沒好感,但還是多謝你的提醒!”龍天擡頭看向丹旭子,認真道謝。

這番談話看似無用,其實大有幫助,因爲提前有了準備,戰鬥臨身的時候便不會太過突然,可以較從容地應付,不至於措手不及。

不過龍天心中發悶,不明白一個神道爲何會對自己這麼客氣,就算是玄黃戰體也不至於啊,畢竟自己也才養氣境而已?想不通。

“呵呵,看你的樣子,對我還是頗有怨言啊,算了,我不可能得罪其他的勢力幫你解除追魂香,但可以給你一顆丹藥,能在一定的時間內掩蓋追蹤。”丹旭子拿出一顆丹藥,拋向龍天。

“有效時間多久?”龍天接過丹藥道。

“一天,只有一天,你自己保重吧!”說完,丹旭子身上神光一閃,整個人散成點點光斑消失了。

“丹旭子嗎,結善緣?”龍天輕輕捏着丹藥,沉思不語。

丹旭子的行爲讓人看不透啊!結善緣?鬼才相信是結善緣,他肯定有其他的目的,只是目前還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小咿,去熔神火窟吧!”龍天朝小咿喊了一聲,邁步朝前走去。


是時候提升一下實力了,而且自己身上的龍鱗戰甲也需要好好構思一下,有時間得找靈寶閣的人弄一副戰甲製造圖。

畢竟術業有專攻,自己以龍鱗組裝戰甲,仍有缺陷,只能防禦無法增幅,這是一個浪費,龍鱗的作用可不僅只防禦。 熔神火窟是火神的出生地,與雨族的碧落天河、雷族的雷鳴之地和風族的風臨天壑齊名,不是禁地勝似禁地。

只是這四個地方並不在四大家族的核心內部,而是與他們本族的居住地相鄰,一直對外開放。

這並不是四大家族如何的好心大方,而是上古四位神靈頒下的旨意。

當初人族還沒有現在分化得這麼嚴重,各族之間都有來往,關係也極爲密切,因爲人族有共同的敵人——洪荒百族。

爲了讓人族涌現出更多的強者,許多神靈都把自己開闢出來的禁地開放給其他人,讓他們可以在其中感悟大道,四大神靈護佑人族,自然也不例外。

當然,這也是有危險的,並非所有人都可以進去,因爲神靈封神原本就是踏着血路上去的,信奉的也是實力,沒有達到條件的人根本進不去。

譬如雷族的雷鳴之地,迄今爲止的年輕一代,也就雷嬌霄進去過,還是在蛻凡境進去的,因而震撼了諸雄,受到了各族天才的重視,被列爲最強悍的對手之一。

如今小咿是不可能讓出日精之炎的,而且日精之炎也不夠了,畢竟原本就是稀釋過的火焰,又爲了對付枯葉谷用去了大半,唯有去最近的熔神火窟,才能找到足夠的火力,來洗滌追魂香的香味。

龍天和小咿朝熔神火窟的方向飛去,一刻都沒有停下,因爲時間緊迫,敵人隨時都可能出現,只有儘快滌除追魂香才能擺脫。


然而,在這幾天裏,他們還是不可避免地被人伏擊了,爆發了幾次大戰,慘烈無比。

有了上次的經歷,這次出手的人質量上要好很多,全部都是中天境的,讓人頭皮發麻。

要知道這可是一羣中天境的強者,上天境的修士來了都得飲恨,畢竟一個人的能力有限,雙拳難敵四手。

龍天雖然強悍,但畢竟只是快要突破到中天境而已,戰力只能持平,無法逆天太多。

如今衆人圍攻,哪怕是他實力出衆也不能敵,一場大戰下來,連龍鱗戰甲都碎裂了,鮮血淋漓,觸目驚心。

龍天眼神陰冷,殺機毫不隱藏,他對這羣人恨得要死,出手狠辣不留情,帝龍在手,有如掄動十方大地,令人動容。

琉璃熾盛,聖息如雷,漫天狂怒的神紋中,一頭巨龍霸道衝擊,萬里山河蜿蜒橫亙,錦繡盛世鼎立乾坤,一股浩大無垠的氣勢洶洶翻涌,像是展開了一幅神界圖錄。

這是龍天結合尋龍術施展出來的帝龍,將可以收羅的靈力全部注入帝龍之中,瞬間昇華,有了無敵之姿。

衆人驚駭,龍天表現出來的實力和頑強的意志讓他們膽寒,心中冒冷氣。

這可是一羣人圍攻啊,竟然不能摧枯拉朽,實在顛覆了他們的認知,也更激起了他們的殺意。

如此強大的天才人物,一旦放虎歸山將是大禍,日後報復起來,可能連神靈勢力都要被毀掉。

這並不是誇口,歷史上曾經出現過類似的情況,有不世天才被追殺,後來有了大成就,回來報仇,將曾經追殺他的勢力一一拔除,連神靈世家都爲此大傷元氣,逐漸落寞。

而如今大道重返,這一代的年輕人註定了在修煉上要比前人走得更遠,更有可能達到傳說中的境界,這讓人不得不擔憂。

有了這個念頭,衆人出手越來越狠了,大有捨生忘死的魄力,整個戰場神紋激射,火光飛舞,只有隆隆聲淹沒一切。

龍天仗着玄黃血氣的生機保護,雖然受傷嚴重,但勉強還能撐持,加上尋龍術的奧妙,一時間倒也性命無憂。

而眼前追殺之人就不幸多了,地上已經躺下了一大堆的屍體,血腥味撲鼻,令人作嘔。

而且這次他們算錯了一件事,讓龍天有了逃命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