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秦嘯天后,秦風掛念着郭倩的安危,便向捲簾宮走去。 剛走沒幾步,一個侍衛飛快地向秦風跑來,見到秦風,上氣不接下氣地道:“好了……”

秦風一怔,問道:“什麼好了?”

侍衛好不容易纔喘過氣來,道:“殿下,郭小姐她……她醒過來了。”

話音剛落,秦風一陣風似的不見了蹤影。

侍衛張大了嘴巴,四處張望。

秦風衝進捲簾宮,正好聽見內室裏傳來郭倩關懷的詢問聲:“殿下呢?”

秦風在門口模仿侍衛的聲音大聲道:“十皇子駕到——”

這才一腳跨進內室。

房裏的衆人都笑起來。

秦風只見郭玉蓮疼愛地摟着郭倩坐在牀邊,郭倩臉色蒼白,但黑色已褪去。郭子盈笑盈盈地站在一旁,而魏素雲則心情舒暢地望着自己。

郭子盈朝秦風跪下道:“多謝殿下主持公道、救命之恩,臣感激涕零,無以爲報,只能給您磕頭了。”

秦風大驚,慌忙扶起他,道:“郭伯父哪裏話,南宮适想要我的命,又讓倩兒中了毒,我怎麼能放過他?而倩兒卻是爲了侄兒才中的毒,侄兒怎麼敢受此一拜。”

郭玉蓮把郭倩放回牀上,對郭子盈和魏素雲道:“我們都出去吧,殿下和倩兒有話要說呢。”

三人會心地一笑,離開了房間,只留下秦風和郭倩二人。

秦風坐到她身旁,摟住了她。

“你沒事了吧?”

“嗯,太醫剛纔來看過了,他說只要休息幾天,就可以痊癒了。”

二人四目相對,俱含無限柔情,經歷這次生死劫之後,二人的心不知不覺靠在了一起。

這時候什麼話都是多餘的。

過了好一會兒,秦風才嘆了一口氣。

郭倩道:“你好端端的嘆什麼氣,是不是看到我醒來你就不可以跟別的美女在一起而嘆氣?”

秦風道:“不知什麼人那麼不知羞恥,竟然自稱爲美女。”

郭倩臉一紅,道:“你這張嘴巴啊,就是不饒人。說啊,你爲什麼嘆氣?”

秦風道:“父皇要我去辦一件事,過幾天等你好了,我們可能暫時要分開了。”

郭倩轉過臉去,儘量不讓眼淚流下來。她本想問秦風什麼事,但想到如果可以說,秦風是一定會告訴自己的,如今他不說,肯定是機密的事,她也不好問。

“那你要小心了。”

秦風看她這個樣子,只好摟緊她、安慰她:“我會想你的,一辦完事我馬上回來。”

郭倩突然回過頭來,笑道:“我們這麼傷心幹嗎?又不是生離死別。”

二人聊了好一會兒,秦風見她臉色蒼白,精神疲倦,便道:“你毒傷還沒有完全康復,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

郭倩點了點頭,道:“你累了一天了,又給了我那麼多血,也早點休息。”


秦風出得門來,郭玉蓮和郭子盈早已離去,魏素雲準備了晚餐正等着秦風。

秦風也不客氣,坐下來就吃。

魏素雲坐在一旁,深情地望着秦風,他總覺得這個兒子自從從北定城回來後就好像跟原來不一樣了。

但這些變化,正是她十多年來日夜盼望的。

而今天在上書房的表現,從一個世家子女的角度來看,這絕對是一個具有王者之氣的人才。

但她也知道其中的風險,作爲一個妃子,她太瞭解皇宮了,這是一個從頭到腳每一寸毛孔和肌膚都充滿骯髒的地方。

有這樣的孩子,不知是福是禍?

秦風一擡頭,看見魏素雲盯着自己的眼光有些失神,問道:“娘,你在想什麼呢?”

魏素雲一驚,忙遮掩道:“沒……沒什麼,娘是想提醒你今後一切都要小心。”

秦風邊吃邊回答:“放心,我會小心的,想要我命的人,還沒生出來呢。”

秦風從魏素雲那裏回到住處,已是夜裏,他這纔有空整理白天吞噬的能量。

雖然今天吞噬的能量也不少,卻還不足以讓他的天賦升一級,還需要修煉個幾天。

秦風發現,隨着等級的提高,要升一級是越來越難了。

想起煉製三品丹藥“固元丸”的材料奇缺,便又來到武聖圖裏。

秦風一進入金耀城裏,立刻變成上次賦王美女給他換的面容。

這一次,他已是輕車路熟,徑直來到會所裏。

接見他的仍然是上次看見的總管,不過和第一次不同的是,這次總管不是單獨一個人接見,而是在人來人往的大廳裏。

秦風知道上次是爲了保護客戶安全的需要,當下也不介意,向總管道:“我今天來,是有兩件事想問問你。”

總管笑道:“公子但問無妨,只要是不涉及機密之事,在下知無不答。”

秦風囁嚅道:“我想問問我自己煉製了點一、二品的丹藥,不知你們這裏收不收。”

總管愣了。

秦風覺得不對勁,忙道:“我知道這賦藥品級太低,你們不會要的,等我以後會煉製高品級的丹藥之時,再來賣。”

總管忙道:“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你能不能把藥給我看看。”

秦風從乾坤袋裏取出兩小袋丹藥。

總管往裏面喊了聲,一箇中年人走了出來,他仔細地觀察了賦藥的顏色、品質之後,誇道:“總管,這些都是上品的賦藥,可以放心。”

總管這才爆發出一聲爽朗的大笑:“好,好,簡直太好了,我這裏正缺你這種賦藥師呢。你有多少,我全要了。”

秦風鬆了一口氣。

要知道金耀城裏人流衆多,賦藥供不應求,城裏雖然也有專職的賦藥師,但數量極少——身份尊貴、在大陸上都倍受歡迎的賦藥師,誰願意呆在這個封閉的地方?

而一般的客人都是身份高貴來花錢的,誰會去賣賦藥。

而因爲不爲人知的原因,會所的人也極少出去外面的世界購買賦藥進來銷售。

秦風本來也只是想看看自己的賦藥成色如何,沒想到無意中發現了重要商機。

秦風賣完賦藥後,又向會所買了許多煉製丹藥尤其是固元丸的藥材。

總管拉着秦風的手道:“小兄弟啊,你今後儘管把你煉製的上品的賦藥拿進來這兒賣給我們,我保證所有的賦藥比外面貴兩倍以上。” 在大遠國東北方向有一座海拔很高的城市,終年積雪,人稱“白雲之巔”白雲城。

離白雲城五十里有一座高山叫風雷山,山上終年風雷不斷。

風雷門就位於風雷山上。

秦風此刻正行進在通往白雲城的路上。

這一路上和北定城回來一路上有所不同,秦風自忖風凌步已經大成,和毒功配合起來,絲毫不下於“移形換影”的速度,而且這套步法進可攻,退可守,秦風不再是不敢修煉吞噬天賦,而改爲偷偷摸摸地修煉。

當然,爲了安全起見,秦風改變了策略,那就是縮短修煉時間,最多吸收周圍空氣中的一半能量,不易被察覺。

雖然比起武聖圖裏濃郁的能量來說天賦進展太慢了些,但秦風還是堅持了下來。

他在離開皇宮的時候天賦等級已達到賦師八級,加上三品丹藥固元丸已經煉製成功,使他天賦更是達到九級。

只是在這一路上,秦風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惑,那就是一個來月下來,他的天賦始終不能突破賦將。

不對呀!秦風根據以往的經驗和自己的修煉速度來看,應該早就達到賦將等級了纔對,可這一個多月卻絲毫沒有進展。

風如刀割,雪花滿地,地上泥濘難行。

秦風一邊咒罵着這鬼天氣,一邊暗暗後悔自己來這裏活受罪。

щшш•Tтka n•¢○

若不是林夕依那張可愛的小臉常常浮現心頭,秦風真有可能掉頭回去,管他什麼前朝餘孽。

關我鳥事?

搶了人家的皇位,還要殺光別人的子孫,你丫也太狠了吧。

雖然表面上“父皇”“父皇”親熱地叫,其實秦風打心眼裏不喜歡秦嘯天,甚至整個秦氏皇族的人。

“救命啊。”秦風突然聽到隱隱前面傳來求救的聲音。

秦風嫌馬跑得太慢,從馬上跳下來,一陣風似的像聲音傳來的地方掠去。

只見山坡下一羣馬匪嘻嘻哈哈正圍着一個倒在地上的少女。

“老大,這小妮子水靈靈、細皮嫩肉的,可是個好貨色。”

“老大,抓回去當個壓塞夫人吧。”

“要不,老大您用完之後,讓兄弟們也樂一樂?”

……

衆人哈哈大笑。

秦風大喝一聲:“住手。”

聲到人到,衆人只見一團影子向這邊一晃,還沒看清是誰,秦風已出現在他們面前。

“移形換影?”一個臉上有一道疤的馬匪驚道。

秦風指着馬匪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們竟然想強搶民女。”

衆人一陣大笑,一個戴着高帽的瘦子道:“你爺爺我們做的就是這沒本錢的生意,正愁沒有錢財收入呢,你來得正好。”

又是一陣大笑。

秦風冷冷地道:“錢我有的是,就是怕你們沒命花。”

他仔細看過,這些人不過是些跳樑小醜,大多是一些賦衛、賦士,最高的天賦高手就是那個戴着高帽的瘦子,不過是賦師九級。

而秦風,練習了秦立給他的祕技,現在已經可以隱藏四個小的等級了,表面上他的天賦等級纔不過賦師五級。


瘦子就是這羣馬匪的頭,他之所以敢說大話,就是因爲他看到秦風才賦師五級。

秦風在皇宮賦技閣練習的雷電技能“龍吟鳳噦”一直沒機會使用,正想試試手腳。當下身形一展,腳踏風凌步,手中電流已擊向最近的一個馬匪。

可憐這個馬匪天賦等級只有賦衛七級,在馬上又閃避不靈,哪裏閃得開秦風如閃電般的攻擊。


“啪”的一聲,這個馬匪慘叫一聲,身上出現了一個血洞,嗤嗤冒着白煙,跌下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