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有人!”其中一名修爲較高的紅袍男子擡頭仰望,頓時心中疑惑起來。“咦!是黑魔門的人馬?他們怎麼會來我們萬屍門這,而且,還是從外界過來,好奇怪。”

“誒!管他們呢,只要不是那些仙道門派的入侵者就行。”其中一名青年淡然看了天空一眼,撇嘴說道。

那名實力略微強大的修者當即不再言語,閉目調息。



“回來了!”那十多道黑光中,一名被魔氣遮擋面容的男子遙望下方,那飛速後退的大地,喃喃念道。


來人正是黑魔帝,他經過數天不休不眠的飛行,終於回到了北海的大本營。

被衆多魔道修者稱呼的聖魔島。

此刻,他要趕往的地方,便就是萬屍門的根據之地。

黑魔帝等一行人速度極快,而且,萬屍門立足的根據地也就處於臨海的某處山脈。

所以,不過幾分鐘的時間,黑魔帝就已經來到那處山脈的入口處。

“何人在外!”黑魔帝等人剛剛站立於入口的黃土大地上,一個充滿威嚴的聲音響徹在整片山脈中。

“前輩!黑魔門當代門主,黑魔帝請求踏入貴派界內,與人商討一些事情。”

這可是在他人山門外,黑魔帝雖然狂妄,但還沒到那種自大的地步。

“哦?自己進來吧!”那充滿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

頓時,黑魔帝等人面前不遠處的峽谷中,出現了一道如血般殷虹的光華。

黑魔帝臉上露出笑容,獨自一人邁入光華中,他那十三名傀儡般的護衛,就在外面忠實的守候着。

萬屍門內部,那浩浩蕩蕩的血海源頭,一座位於血海上方的懸空島嶼。

黑魔帝並不是第一次來者萬屍門,所以,一路那種詭異森然的畫面,他也未曾多看,直接全速飛至那座懸空島嶼。

這是萬屍門的議事大殿,同時,也是接見賓客的地方。

“晚輩拜見幾位前輩。”黑魔帝立於大殿中,他所披着的黑袍無風而動,舉止投足間充滿了一種不亢不卑氣勢。

整個乃是如血般殷虹的大殿上方,有着一個空空的座位,這座位兩旁,毅然站立着幾名衣着相似的老者。

“魔帝客氣了,不知道魔帝今日來我萬屍門,所謂何事。”其中一名靠在右邊的老者彼爲客氣的問道。

“晚輩一來是向路過向幾位前輩問聲好,二來,我知曉貴宗當代門主的下落。”黑魔帝聽之,淡然一笑,平靜的回答道。

“哦?是嗎?那不知道魔帝可願意告訴我們這幾位老傢伙?”幾名老者一聽,心中頓時大喜,但作爲宗派的長老,那是一種象徵,自然不能那般急迫的追問,當即,從容自言道。

黑魔帝心中一陣好笑,但臉上卻露出彼爲嚴肅的表情,嘆息一聲說道。

“我來此處,自然就是要告訴各位這個消息,只不過,希望幾位前輩聽到後,不要爲難我這晚輩。”

幾名老者頓時感覺到了一種不好的預兆,心中疑惑的同時,一名老者揮手,控制體內死氣,隔空將大殿之門緊緊關閉,平靜說道。

“魔帝儘管直言,我們這幾個老傢伙聽着。”

隨着大殿之門的關閉,整個大殿內充滿了陰森詭異的氣息。

黑魔帝並沒有直接講述整件事情的經過,而是故弄玄虛的問道。

“不知道,幾位前輩可曾知曉,奪家有史以來,最大的叛徒。”

“叛徒?好像,是那個叫奪心的強者!”其中一名老者沉嚀一聲,彼爲平靜的說道。

“恩!”黑魔帝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傳聞此人在修煉一途的天賦,甚至比三千年前,破碎虛空的先天魔帝,還要高上許多。”

“修煉時間短短數十年,就邁入五行境界,修煉百年,更是邁入那六道境界。據說,若不是因爲某些事情,恐怕,早已破碎虛空,離開星空本源世界。”黑魔帝一陣感慨,就連他,與之對比,都顯得有種明珠與皓月爭輝的感覺。

“恩!他是個天才,由古至今,傑出的幾大天才之一。”那幾名老者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其中一人更是讚歎道。

“可是,恕我直言,這與我萬屍門宗主,有什麼關係…”其中一名老者疑惑問道。

令外幾名老者回過神來,將視線轉移到黑魔帝。

大殿一片漆黑,可對於他們這個境界的強者而言,根本毫無定點視覺上的阻礙。

只是,黑魔帝體外飄蕩的魔氣,過於詭異,就連這幾名實力高強的老者都未曾看透。

“呃!”黑魔帝遲疑片刻,最後還是嘆息道。“貴宗的宗主失蹤的事,恐怕…就與這奪心有關!”

此言一出,幾名老者頓時震驚。

“這!這怎麼可能,尚宇他我最爲清楚,怎麼可能會去得罪這等絕世強者!”幾名老者眼神之中盡露難以置信的光彩。

在他們看來,尚宇,就是太過於偏愛研究奇異的玄功祕法而已,頂多潛入他人門派之中偷學而已。

何況,萬屍門所修煉的功法奇異,並不是在自身體內修煉源力,反而,將全身的源力轉給自身祭煉多年的魔屍。


所以,縱然潛入他人宗派,別人發覺,也頂多認爲對方是一個沒有修出源主的庸俗凡人而已。

而且,這尚宇可謂是聰明的很,就連潛入佛門,都未曾出現什麼差錯,又怎麼可能會愚昧到,去尋找那些絕世強者的麻煩。

這不是自己送死嗎?

“各位前輩休要激動,請聽我細細說來。”黑魔帝一見到這種情形,頓時大感頭痛,但也只能耐心的說道。

“呼!黑魔帝請講!”幾名老者無力的嘆息一聲,其中一名類似領頭人物的老者問道。

於是,黑魔帝便將自己近段時間,瞭解的,猜想的一切事情,都告訴了幾名老者。

足足過去了一個時辰,這幾名老者方纔真真切切的信服了。

“想不到,既然會發生這種事情,難道,是老天給我們萬屍門的懲戒嗎!”其中一名長老無力唸叨着。


“師弟也不要杞人憂天,那三具靈屍還在門派中,我們也不用擔心什麼,只是少了一張強勢的殺戮王牌而已。”另一名老者冷靜,平淡的說道。

“恩!”幾人聽後,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幾位前輩,那晚輩這就告辭了。”黑魔帝微微彎腰,抱拳說道。

“關於於那仙道門派宣戰的事情,我們萬屍門近期會做出答覆,日後,魔帝有何爲難之事,儘管一言,我們萬屍門,世代與你黑魔門爲盟友。”那名爲首的老者平靜說道。

“多謝幾位前輩。”黑魔帝大喜,當即尊敬說道。

“好了,魔帝大人有事,就先回去吧,我們也要爲戰爭,開始做準備了!”另一名老者沒好氣的一揮手,那緊閉的大門頓時敞開,他直接說道。

“是,告辭,各位。”黑魔帝臉上掛着笑容,朝着大殿之外走去。

“終於搞定了!”黑魔帝走出血般殷虹的傳送通道,遙望外界的風景,頓時心中一陣愉悅。

“哼哼,我看你們其他幾位魔門的天驕,如何與我黑魔帝爭這盟主之位!”黑魔帝邪邪一笑,身旁頓時出現十三名忠心不二的黑袍修者。

當即,天際間劃過十數道黑芒,如流星般一閃而過。

仙道門派與魔門之間的衝突鬥爭,即將真正的展開。 黑魔帝對這盟主之位,那是勢在必得。

而另一方面,奪鳩的閉關修煉,也逐漸接近尾聲。

太陽當照,又是一個令人心曠神怡的好天氣。

轉眼間,已經過去數月,在南蠻的某處邊緣山脈中,那緊緊貼着山壁的碩大石塊,忽然劇烈的震動起來。

“喝!”只聞山壁裏端傳出一陣豁然的聲響,這座碩大堅固的石塊,頓時碎裂開來,化爲一堆碎石。

“呼!”奪鳩走出陰冷漆黑的山洞中,仰望那緩緩升起的朝陽,臉龐上頓時掛上一層欣喜的笑容。

“沒想到,這四種源力經過這短暫時間的磨合,它們的默契度,已經提高了整整一大截,只要給我幾年的時間,我定能將它們修煉至圓滿的地步!”奪鳩喃喃自語的說着,語氣中充滿了感慨。

“嘿嘿!都說了,聽我的沒錯,你想想我是誰,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尚宇,傳說中的修煉天才!”尚宇的聲音緩緩傳入奪鳩心中。

“得!打住!”奪鳩一陣無語,這幾個月的時間,自打尚宇從那絕世強者的戰鬥記憶中,尋覓到了一點有關功法融合,修煉的訣竅心得後,他就開始有些得意洋洋起來。

“哼哼,你小子,若是沒你師父老人家我如此仔細的鑽研着那記憶,你能有這般成就麼。”尚宇一聽奪鳩那語氣,頓時不滿起來。

奪鳩聽後,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

“師父,謝謝你!”奪鳩忽然說道,那語氣之中充滿了一種溫馨的感激之情。

“呃!”尚宇原以爲奪鳩會反駁一番,可沒想到,他卻說出這種令人感動地想要痛哭落淚的話語,頓時一愣。

“嘿!小子,別以爲說幾句真心話,我就會痛哭流淚哦!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尚宇,好了,小子,我去研究那記憶去了。”魂魄體態的尚宇嘴角微微上揚,笑容高掛在他的臉上。

人的靈魂有沒有眼淚?沒人知道,但,尚宇的眼眶,卻有些溼潤。

經過數個月的潛心研究,以及尚宇的指導,奪鳩總算在四種功效威力各異的源力中,尋覓到了丁點的契機。

只要日後將這四種功法源力修煉到極致,將他們融合,根本不在話下。

不過,將它們修煉到圓滿極致,那恐怕需要的不單單是自身境界的提升,還有那漫長的時間。

但慶幸的時,奪鳩體內流動的鮮血中,有着兩股遺傳的力量,曾經生出那股靈性。

‘血脈傳承’,傳承的可不僅僅是天生的源力修煉功法,還有那九玄真界的絕世強者,對決的戰鬥記憶畫面。

這小小記憶畫面,若是給予那些境界低落的人,或者感應不到其中的玄奧之處。

但交到像尚宇這種,境界達到五行的強者手中,那可絕對是一件稀世珍寶,其的珍貴程度,絕對不會比那些擁有靈性的神兵利器要差。

雖然,這段小小的記憶,不能像神兵利器一樣,殺敵護身,但它卻蘊含了無數的戰鬥技巧,功法運用,源力運用,道於規則的契機等等。

可以說,這絕對是修煉的一本指引之書,避免修者走很多彎路的典籍。

當然,這必須要能夠從短短的畫面中,尋覓出其中訣竅才行。

這需要的,恐怕也不僅僅一年兩年的時間,畢竟,絕世強者的對戰,憑比對方低落不少境界的修爲,怎麼能夠輕易的將其看透。

ωwш✿тт kдn✿℃o

可以說,這算是奪鳩的命,幸虧,尚宇的魂魄,寄居於他體內的‘洞天’中。

不然,恐怕他也只能夠空有金山,而無法開採。

恐怕,也只有尚宇,這種偏愛研究玄功祕法的瘋子,得到此物,纔會沒日沒夜的研究着。

“小子!你修煉可得努力了!早日到達五行境界,日後,自己身軀也就能進入這‘洞天’中修煉了。在去找一個逆變時間的大陣,哈哈,到時候,我也可以不用擔心外界時間的流逝,專心研究這絕世強者的戰鬥記憶!”尚宇剛剛盤膝坐在奪鳩‘洞天’中的某島嶼上,忽然想到了什麼,當即神識傳音給奪鳩。

“恩!”奪鳩大步走在出山脈的野草小道上,淡然的點了點頭。

“這四種源力已經尋覓到了融洽之點,也該是時候去萬陣門了!這血黎源力的玄奧之處,我一定要完美的掌握!”奪鳩漆黑的瞳孔中,燃起兩團嚮往堅毅的熊熊烈火。




萬陣門位於南蠻邊緣某處具有天地大勢的山脈中。

整片山脈綿連數百里,彷彿一條蜿蜒威武的神龍一般。


萬陣門勢力並不算大,門下弟子雖然也多,但比起其他大型宗派而言,就顯然差上不少。

因爲陣法佈置等等奇門玄奧,太難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