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笙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開上它出去轉一圈了。

「呂小姐,車已經送到,我就不打擾了,希望您能認真考慮一下武總的邀請。」見呂如夢有些不耐煩了,吳世朝提出告辭,也沒忘了給自家老闆說說好話。

「嗯。」呂笙輕輕嗯了一聲。

反正都沒多大興趣,以後再說就是了。

吳世朝沒再說什麼,帶著他的人走了。

「呂小姐,那我也不再打擾了,希望您也能考慮一下我剛才說的。」見吳世朝都走了,李二狗雖然很想繼續勸說,但是自覺不會起太大作用,也提出告辭。

「好。」呂笙同樣用一個字回應。

相對來說,呂笙其實對PCRC更傾向一些,畢竟已經加入了嘛。

不過,他對這些真的不太感興趣,也只能當做是聽聽就好了。

起碼,暫時是不考慮的。

吳世朝和李二狗都走了,又只剩下了呂笙和顧傾城。

呂笙看著顧傾城,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傢伙太能折騰了。

「哎,你做指甲了,真好看。」顧傾城見呂笙的反應,有些心虛,又發現呂笙抱著錘哥的手上明顯不一樣的指甲,驚奇道。

「嗯,幫我把車放到車庫去吧。」呂笙不想搭這茬,使喚起了顧傾城。

「好嘞,我早都忍不住想要試試你的這些新車了。」顧傾城興奮的答應一聲,她早就等著呂笙這句話了。

作為一個超跑狂熱愛好者,還有什麼是比好幾台沒開過的超跑放在面前任你選擇更加滿足的事情嗎?

顧傾城話音落下,就直奔那檯布加迪威龍愛馬仕。

畢竟是被人出價一億起步的車,而且女孩子對奢侈品哪有什麼抵抗力。

「那台就不用放下去了,等會兒把這台車開出去體驗一下吧。」呂笙說道。

顧傾城動作一頓,有些失望,隨即又興奮起來。

價值過億的全球限量一台的神車上路,恐怕整個成都車圈都得瘋狂吧!

她很快又把目標放到了阿波羅IE上,這台車的外形上比布加迪威龍犀利多了,不像一台車,更像一台藝術品。

這次呂笙沒再攔著她,任由她拿了鑰匙,打開阿波羅IE的鷗翼門,坐了進去。

阿波羅IE不光是外形犀利,內飾涉及同樣犀利,尤其是賽車方向盤,直接把它和其他車型就區分開來。

顧傾城忍不住把各處摸了個遍,才找到駕駛說明書,研究了一下,順利啟動。

頓時,發動機就發出了狂躁的聲浪,尾部三叉劍鞘式的三出排氣口彷彿燃起了火焰。

「酷!」顧傾城感受著這台車,忍不住喊了一聲,才發動車子,小心翼翼的駕駛著它進入車庫。

呂笙也沒閑著,抱著錘哥上樓到了寵物房,還給妮妮,又去自己房間找了件外套風衣,拿上一個手包,下樓把P1也開進了車庫。

這台P1的車牌也不差,『川AP1234』,雖然不如王建國的那個豹子號,順子號也很難得。

一會兒之後,路上只剩下了那台奶白色的布加迪威龍愛馬仕。

布加迪前臉造型很奇特,中網和進氣口的位置沒法安車牌,以至於它的車牌只能安在一邊,車燈下面。

『川AMS001』,車牌同樣不差,這種個位數的車牌,比豹子號都難得一些,而且還有愛馬仕首字母的縮寫,可見小武哥對這台車的重視程度。

呂笙用鑰匙解鎖之後,打開車門,布加迪的車門都是普通的開門方式,不像其他那些超跑品牌動輒剪刀門、蝴蝶門之類的,坐進車內,立刻就能看到無處不在的愛馬仕品牌的元素,就連座椅的皮層,都是愛馬仕定製的,盡顯奢華。

「哇,這哪是車,這是坐在奢侈品堆里啊!」早就迫不及待的顧傾城坐進副駕之後忍不住發出感慨。

呂笙微微一笑,他的感覺跟顧傾城差不多。

不過,不得不說,這台車的舒適性要比其他跑車好上一些,起碼比拉法和P1都要好一些的,就憑這一點,它在呂笙這裡的分數就高一些。

啟動車子,這台搭載了8.0TW16四渦輪增壓發動機的恐怖性能怪獸立刻就發出了低沉恐怖的咆哮。

起步之後,這檯布加迪給呂笙的感受,並不像想象中的那些性能怪獸一樣難以馴服,相反,操控起來極為絲滑,一點都不比以操控而聞名的保時捷差。

但是,在踩下油門的那一刻,那種猛然傳來的推背感,又實實在在的彰顯著它性能怪獸的本色。

今天的成都街頭,多了一抹奶白色的風景!

也留下了一個傳說! 「哥,時候不早了,咱們別耽誤了正事。」

「你有什麼想問的,可以問了。」

秦天沒想到秦彪竟然把話題轉的這麼快,他楞了一下,千頭萬緒,一時間,倒是不知道該從何問起。

沉吟了一下才道:「楊昌是在為你做事吧?」

「金沙鎮那個狼嚎基地,其實你才是真正的幕後老闆,對嗎?」

這個問題,已經非常大膽。秦天採取的是開門見山,單刀直入的策略。

他原以為,秦彪一定會繞彎子,或者直接出口否認。

沒想到,秦彪直接點了點頭:「可以這麼說。」

秦天吃了一驚,他咽了口唾沫,咬牙道:「那麼你為什麼要借我的手,除掉楊昌。」

「他可是你舅舅!」

秦彪笑了一聲,道:「很簡單。」

「楊昌貪心不足,竟然想通過控制我,來控制老秦家。這種蛇吞象的把戲,豈能瞞得過我。」

「他是我舅舅又何妨,老秦家的產業,只能是姓秦的來掌管。」

他看著秦天:「不管是我秦彪,還是你秦天。」

「反正,絕不能落入外姓手中。」

秦天沒想到,秦彪竟然是為了老秦家的大局考慮,他想了一下,道:「所以說,你是凶神殿的人?」

秦彪點頭:「小弟不才,加入凶神殿十八年。與去年,成功榮升十八凶神之位。」

「你說什麼?」秦天聲音顫抖。

秦彪笑道:「怎麼,我沒有給老秦家丟人吧?」

「咱們老秦家的傳人,縱使做賊,也要做最優秀的那個賊!」

「不對!」秦天皺眉道:「按照金虎的調查,他在二十年前,就已經發現了狼嚎的線索。」

「他也是因此喪命。」

「那時候你才幾歲?」

「殺他的人不是你,又該是誰?」

秦彪笑道:「這個你不必耿耿於懷了。因為,你已經親手替金虎報仇了。」

「那個時候,我還沒有加入凶神殿。負責這一片業務的,是灰鶴。」

「也就是被你在東宮殺死的那個老頭。」

秦天吁了口氣,道:「原來如此。」

「我跟你打聽兩個人,國外罪惡組織天使之眼的毒師,還有南方呂家的呂良,你知道他們嗎?」

秦彪:「知道。」

「據我所知,毒師是以特聘顧問的身份加入進來的。而那個呂良,是個堂主。」

「只不過他不歸我管。」

「十八凶神,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勢力。他究竟歸屬於哪位凶神,我也不是很清楚。」

秦天激動的道:「你知道他們在哪裡嗎?」

秦彪緩緩搖頭,他的眼神變得幽深而神秘。

日色漸昏。

他的神情,也變得神秘起來。

「我雖然已經位至凶神,但是對於殿里的事情,知道的並不是太多。」

「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我們不存在,卻又,無處不在。」楊默的回歸,讓基地的眾人安心下來。

如果楊默沒有回來,他們全都十分擔心,生怕這個營地被那些牙人強者發現。

而現在楊默回來了,就算那些牙人強者真的出現,他們也不會太過擔心,畢竟楊默是強大的鎮守。

有一位強者頂在前面,他們才會放心。

「老楊,這些天你到底是去了哪

《蝕日之面》第125章對策 「差點就被封印了!

混蛋三代!

我的夢想,我的期望!

我還要看著宇智波一族走向輝煌!

怎麼可能被你幹掉!」

死死地瞪著三代,止水終究沒有去暴揍他一頓。

或許,在止水的心目中,依舊殘留著對三代的敬愛。

儘管三代是一個合格的政治家,但是他平素所表現的慈愛與精神,依舊激勵影響著無數的木葉村人。

曾經的止水,最為敬重的也是這個老人。

「準備一下吧,有人已經接近了這裡,三代不會出問題吧。」

辰看著遠方,眉毛輕輕一挑,絲毫不顧及身旁三代的苦澀與驚駭。

怎麼能不驚駭,止水,竟然會聽從一個六歲孩子的命令,而且,這個六歲孩子還擁有三勾玉的眼睛。

三代與團藏一般,雖然已經將辰和宇智波一族擺在了木葉之上,但是他們本身的性格並沒有被扭曲。

「沒關係的,儘管我的右眼只是短暫掌控,但是一周之內,若無外力打擾,三代是擺脫不了我的操控的。

只是不同於對於團藏的永久操控,別天神查克拉已經與他本身結合,不會被人發現端倪。

這種短暫控制,所產生的屬於別天神的查克拉或許會被日向一族的白眼所發現。」

止水自信的說道,只是最後他還是淡淡的皺起了眉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