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吼!

古羲在森林當中往東邊走着,忽然前方有傳來一聲獸吼,那洪亮的聲音震耳欲聾,害的古羲都不得不堵住耳朵。

“毛病!又不知道發的哪門子神經,聲音大就能夠嚇到人不成。”古羲有些無奈的翻了翻白眼。

隆隆!隆隆!

地面上忽然傳來一陣顫動,像是發生了地震一般。

好像不對勁……


古羲眉頭緊鎖,身體唰唰唰的往一顆古樹上面爬了上去,衍力微微運轉凝聚雙眼,向着震動來源之地看去。


在遠處,滾滾濃煙四起,一顆顆古木紛紛坍塌,一聲聲獸吼不絕於耳,距離有些遠,古羲看的並不是很清楚。

“該不會是碰到了蠻獸潮吧?!”

古羲有點不確定,然而等到濃煙臨近的時候,卻忽然發現那濃煙當中有着一個個跟小山似得的蠻獸。

“他孃的!真的是蠻獸潮!”

古羲臉色大變,遠處那濃煙之地成一條海浪線向着古羲這邊狂涌過來,所過之處寸草不生,滿目瘡痍。

隆隆!隆隆!

一聲聲巨響傳來,像是要將大地給踏裂了。

“怎麼辦,蠻獸潮龐大肯定躲不過去。”古羲目光四處觀察,看看有什麼地方可以躲避的。

忽然,在離他大約五百米的地方,有着一顆撐天古樹,那粗壯的樹幹像是一座劍形的山峯一般,十個人都難以將這樹木環抱住。

“恐怕只有那裏,相對來說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五百米的距離對古羲來說眨眼即到,腳尖輕點地面,身體驟然拔高,來到這棵古樹的枝幹上面。

隆隆!隆隆!

像是滾雷在雲層裏面炸響,蠻獸潮越來越接近古羲,那壯大的身軀,瘋狂的神情,無不表示着這蠻獸潮的恐怖破壞力。

真是猶如蝗蟲過境!

“倒黴的時候,真是放屁都砸腳後跟!”

古羲緊緊的抱住這顆古樹,下一刻人就已經被蠻獸潮給淹沒了。

吼吼!

萬獸怒吼,那聲音真的能夠將人嚇死,恐怖音波直衝天際,震散雲層。

咔嚓!咔嚓!

一顆顆粗大的古樹被蠻獸給撞斷,成排成排的倒塌。

噗哧!噗哧!


一些跑的慢的蠻獸,或者撞在古樹上面,沒有將古樹撞斷的而停留在原地的,直接被後面蜂擁而來的蠻獸給淹沒,血光綻濺,骨頭被踩踏的咔咔直響。

嘭!嘭!嘭!

這是蠻獸撞擊在古羲身下這顆古樹所發出的聲音,這小型山峯一般的古樹不是白長的,渾身堅硬如鐵,蠻獸以高速撞在上面直接成爲一灘肉泥。

砰!嘭!砰!

一聲聲爆響傳來,古樹宛如定海神針,一動不動!反而是在古樹下面的蠻獸屍體越來越多了。

“他孃的,還有多久才能夠結束啊!”

古羲體內氣血沸騰,雖然沒有直接受到蠻獸的撞擊,但是那從蠻獸撞擊在古樹上傳來的震顫之力,卻也讓他吃夠了苦頭。

扭頭向那蠻獸羣,卻發現蠻獸羣像是螞蟻一般,密密麻麻,看這模樣一時半會結束不了。

“這麼多蠻獸,要是去進攻人類城市,有幾個城市能夠抗住這鐵蹄的踐踏啊!”

古羲搖頭苦笑,這個時候居然還有時間去亂想。

“古樹啊古樹,一定要給我頂住啊!我古羲能不能夠活命就看你的了。”

時間緩慢的過去,對於古羲來說卻度秒如年,真是心驚膽顫。

咔嚓!


一聲清脆的響聲傳來,卻讓古羲臉色一變,急忙低頭看去,只見身下古樹已經開始出現裂縫。

“糟了,蠻獸潮還有一些,這個時候要是斷了那可就死定了!”

古羲臉色陰沉似水,看着蠻獸潮目光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嗷!

突然,在那蠻獸潮當中傳來一聲炸響,古羲急忙看去,卻讓他瞬間膽寒。

黃金暴熊!

在他眼前的居然是一個高十五長的黃金暴熊!

當然,這一頭不是古羲之前遇見的那一頭,兩者根本就天差地別,這一頭明顯比那一頭強的太多了。

嗷嗷!

黃金暴熊笨壯的身體一跑一跑,肉山似的手掌相互拍擊,像是在耳邊放了一個炸雷,簡直能夠將人給震暈過去。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古羲內心暗暗祈禱,然而在那黃金暴熊的眼中,眼前的這一刻古樹與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大步一跨,向着這顆毅然屹立的古樹走跑了過來。

“我……”

古羲眼睛翻了翻白眼,身體急忙向着古樹的頂端跑去,這古樹都已經開裂,肯定承受不了這黃金暴熊的攻擊。

古羲越爬越高,等那黃金暴熊臨近古樹的時候,他已經來到了古樹的頂端。

高!

高!

實在太高了,那雲層都好像觸手可及,下面的一切都顯的如此渺小。

嗷嗷!

咔嚓!

猛然,古羲聽見黃金暴熊的一聲怒吼,而後感覺到這古樹一震,下一刻咔嚓身聲音不斷,古樹慢慢傾斜。

“希望不會被摔死!”

古羲心中禱告了一句,全力運轉體內的衍力奮力一躍,身體宛如一顆炮彈向着蠻獸潮的盡頭滑翔而去。

呼!

古羲此刻很想變成鳥類,耳邊傳來的呼呼風聲像是像是催命神曲,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儘管是滑翔,但也不是能夠輕易着地的。

轟隆一聲!

古羲回頭一看,原來那顆古樹已經倒塌,而他眼前的蠻獸潮也已經向他的後方跑了過去。

嗚!

古羲宛如一顆流星一般,墜地的速度越來越快,身體上面都要着火了。

死了,死了……


古羲全力元轉體內的衍力,一掌一掌的向着地面拍去,想要減緩墜落的速度,然而這麼做只起到了輕微的效果,反倒是體內的衍力被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有湖水!天不亡我!”

古羲猛然發現前方左側有一個直徑十米的小湖,臉上一喜,左手揚起噴射出一股衍力,身體頓時改變墜落的方向,向着那小湖中滑翔的墜了下去。

“靈根護體!”

古羲大吼一聲,那眉心處還未完全融入身體的羅漢松靈根陡然散發出一陣璀璨的青光,將古羲包裹住。

嘭!

像是**投進了湖水當中, 打劫,把愛交出來 、蒸乾。

而在湖底,一巨大的深坑出現,隱隱還露出一雙腳在外面。

那雙腳在空中不停的晃動掙扎,而後一點一點的向外面退了出來,砰的一聲,泥地炸的粉碎,露出古羲滿臉泥污的面容。

“呼哧,呼哧…..”

古羲躺在泥地裏面大口的喘息着,身體額頭上面都裂開了一道口子,殷紅的鮮血流淌而出。

“看來得要趕快融合靈根了,實力太低,這靈根護體太弱了!”

靈根只融合了一層多一點,能量有限,並不能夠完全的發揮羅漢松靈根應該有的威力。

“先恢復傷勢再說!”

古羲就這麼直躺躺的躺在泥地裏面,反正目前來說,這裏是安全的,蠻獸潮所過如果還有生物,那倒是奇怪了。

他的左手沒有經過精煉,所以骨頭都被撞斷了,體內衍力緩緩流淌而出,百萬年靈根的也在眉心處緩緩的釋放着一層青色的光芒。

十分鐘後,古羲的傷勢痊癒,這都靠了百萬年靈根,不然的話以他自己調養傷勢的能力,沒有個一兩天的時間是難以痊癒的。

古羲搖搖晃晃的直起上身,臉上有着一絲一絲疲倦之色,體內的衍力消耗過大,之前沒有感覺,此刻腦海當中的那股無力感卻涌了上面。

古羲強打着精神,開始修煉起來,一絲絲衍力化成一個個小小的氣旋滲入他的身體,緩慢的恢復着他體內的衍力。

兩個時辰過後,古羲睜開雙眼,眸中劃過一道亮光,渾身力量澎湃,腦海當中的空白無力的感覺一掃而光。

“這獸潮要是再來幾次,估計我這條命就得交代在這裏了!”

古羲站起身來,臉上滿是泥污,見此,體內衍力一轉,身上的泥污瞬間氣話,人雖然乾淨了,但是身上的衣服卻是破破爛爛了。

走出深坑,入眼之處無比空曠,生機斷絕,樹木,蠻獸的殘羹斷肢到處都是,空氣當中瀰漫這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各種各樣的蠻獸肉,應有盡有,不愁營養不良了。”古羲自嘲的笑了笑而後向着東邊繼續走去。

忽然,眼角的餘光閃過一道青色光芒,古羲扭頭一看,臉上露出古怪之色。

“靈根?!呵呵……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唰的一身,古羲向着那閃過青光的靈根跑了過去。 “發了!”

蠻獸潮過後,生機斷絕的森林當中猛然傳來古羲大吼的聲音。

在古羲的手上分別拿着一根寸長的萬年靈根,消瘦的臉上滿是喜悅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