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邪龍被反吞致死,寶佛邪龍被敵人活活自爆炸死,這種事情就算現在說出去,都沒有龍敢信!

幸好,古龍帝信了。

她遙望著天邊的某個方向,那裡有三個強大的存在正疾飛而來。

「唉……終究還是要我出手嗎?」古龍帝幽幽輕嘆。

「不可以啊!」暗夜叉急聲勸說,「龍帝您是我們全族的希望,所行之道不能受到玷污!」

萌妻追夫:壓倒腹黑總裁 「在這破碎的受到詛咒的世界,使用您那將要合道的神道之力,會絕了您合道成功的希望!我立即派其他戰帝去阻礙那幾個敵人!」

古龍帝語氣清冷中帶著不容置疑的威嚴,冷聲質問道:「暗夜叉,你是想要讓帝座的戰龍都死絕嗎?!」

暗夜叉渾身一顫,緊握著的雙拳不停發抖,卻不敢說話。

他知道古龍帝此刻要為族靈做多大的犧牲,那個他從小到大都仰慕著的帝王,現在卻要放棄她追求了一生的道路……

古龍帝望著底下圍繞在黑色漩渦中的三萬多名龍族,淡淡道:「我去去就回。」

說罷,她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見。

一千多裡外。

安林,許小蘭,蕭屠,突然身形一滯。

他們的面前出現了一個身披七彩帝袍的龍族女子。

龍族女子面容姣好,雙眼如紅寶石般透徹明亮,頭上龍角瑩白晶透,身後有著如彩霧般亦真亦幻的雙翼。

蕭屠看到這個女子,便勃然大怒。

因為那女子正是殺了它一條命的仇人。

她也是太初古龍域邪龍一族的領袖,古龍帝。

「就是你,膽敢殺我一次,那我也賞你一死!」蕭屠怒吼一聲,龐大的龍軀翻騰,尾巴攜帶神道之力,似巴掌般怒拍向古龍帝!

古龍帝身後雙翼微微一震,身體如雲霧飄散。

蕭屠的攻擊落空,尾巴甩給了空氣。

「空間已經被我封禁,竟然可以如此迅速地逃脫?」蕭屠眉頭一皺。

下個瞬間。

許小蘭臉色大變,當即橫劍擋在身前。

古龍帝的身形閃爍到了許小蘭的面前,手變成了白色龍爪,撕裂虛空,攜帶極為恐怖的威勢落在龍雀劍上!

轟隆!

恐怖到難以言喻的力量爆發出來。

許小蘭被一擊連人帶劍拍飛!

古龍帝眉頭微微一皺,她本來想先殺掉最弱的,但那青衣女子卻接住了她的一招?

「小蘭!」安林渾身赤金,籠罩七色火焰,如火流星撕裂虛空。

他的手臂能量不停積蓄,變得耀眼至極。

安林一拳錘向出手攻擊許小蘭的古龍帝。

三倍,麒麟臂之火神拳!

吸收了返虛後期級別龍之力的安林,用麒麟臂的威力更強。

古龍帝動作極快,另一隻龍爪同一時刻劃破虛空,和安林的麒麟臂火神拳碰撞在一起。

轟!

方圓千米的虛空瞬間崩裂!

方圓萬米的大地盡數被湮滅成粉塵!

古龍帝的龍爪被恐怖的力量,撞擊得發出清脆的聲響,身形更是被巨力衝擊得朝後方倒飛。

她的臉色再次發生變化,眼中閃過訝色。

「哈哈哈……安林小友做得好!」一個黑影驀然出現,籠罩著古龍帝的所有退路,如遮天蔽日一般。

「死亡龍縛!」

蕭屠身軀纏繞,將倒飛的古龍帝困在中間,周圍所有的空間都扭曲禁錮,神道之力化作漆黑鎖鏈,如天羅地網將古龍帝包裹!

「來和我一起品嘗爆炸的美妙吧!」

蕭屠哈哈大笑:「死亡爆炸!」

轟隆!

又是一個毀滅性的蘑菇雲從地面升騰而起。

蕭屠的自爆十分恐怖,足以將一名返虛後期的大能炸成重傷,一些防禦弱的,可能會當場被炸死!

「啊!啊!啊……!」

蕭屠的慘叫聲開始出現。

只不過,這一次,它的聲音,沒有那種愉悅舒暢的感覺。

轟轟轟……

這是某種能量不停衝擊的聲音。

安林和許小蘭望向戰鬥爆發的地方。

一條極為巨大的黑龍在地上拚命掙扎著,一條散發著令人心悸波動的七彩邪龍,正騎在黑龍的身上,長長的身軀凝聚出兩個七彩拳頭,不停怒錘著地面的黑龍。

每一次拳頭落下,都是血肉飛濺,根骨碎裂!

最終……轟!

蕭屠的腦袋被生生錘爆,斷絕了生機……

安林:「……」

許小蘭:「……」 蕭屠死了,死得那麼的突然。

安林和許小蘭都沒來得及去營救,就看到它龍頭被錘爆的畫面。

一不小心愛上你 那頭散發著極為可怕能量波動的七彩巨龍,應該就是古龍帝的龍形形態了,看其所爆發的力量,比人形的形態還要恐怖。

不僅如此,安林從她的攻擊上,感受到了一股歷經歲月的掙扎徘徊,彷彿要衝破一切直上九霄的神道真意。

那是一種很特別的神道力量,它甚至不能以一種特定的方式展現出來,就像是精神類的神道之力。

「本來不是很想用神道之力的,但是你們真的太厲害了,和暗夜叉說的一樣,不用這股力量,真的除不了你們呢……」古龍帝吐出一口龍炎,將蕭屠的屍體燒了,這才將目光轉向安林許小蘭兩人。

安林神色凝重,當即釋放達三和妖姬,試探古龍帝的實力。

當他看到古龍帝一隻爪子將達三撕裂成兩截,一隻爪子將妖姬的超粒子光劍拍斷的時候,當即拉上小蘭轉身就跑!

什麼合道以下無敵手,扯淡呢吧!

這個古龍帝,才是真正的合道以下無敵手啊!

「殺了我的得力幹將,還想逃?」古龍帝騰空而起,身子光芒一閃,消失在原地。

空間跳躍!

安林寒毛直豎,毫不遲疑轉身,動用火神模式。

三倍,麒麟臂之火神拳!

下一瞬,古龍帝果然在面前出現,雙爪結出一個古怪的手印。

「絞肉之苦!」

她的身前,突然被黃色的神道光團包裹。

安林拳頭沖入光團之中,無窮無盡的痛苦突然湧上腦海,赤金色的手臂也被極為恐怖的力量,在一剎間進行了上萬次的絞切!

轟!

兩股可怕力量碰撞,古龍帝的身形被轟得再次倒退,臉色卻沉靜不已,凝神望著安林。

「啊……!」

安林慘叫一聲,右臂突然爆開無數血花。

然後「砰」地一聲,直接炸了!

「我的手臂!」

安林捂著空蕩蕩的袖子,痛得牙齒髮顫。

「安林!」許小蘭雙眸閃過一抹決然,直接割開了手腕,讓蘊含朱雀和真龍血脈的力量依附在龍雀劍之上。

她腳步一踏,身形動若雷霆,瞬間來到古龍帝的面前,龍雀劍的聖火和真龍之雷衝天而起,相互交融,竟融合成了一股獨特的火雷。

蘊含火雷的龍雀劍芒,延綿數十里,分割天地,以極為快的速度一劍落下!

一這劍,彷彿真龍咆哮,朱雀聖臨。

佳妻有約 就算是在千里之外的邪龍聚集地,仍能看到那一招彷彿落雷般驚懾天地的劍斬!

「磨盤之苦!」古龍帝的周邊,散發出了殷紅的領域,彷彿磨盤一般,能將任何事物消磨殆盡。

許小蘭那使用了血祭的驚天動地的一擊,在落下的瞬間,竟是被神道力量進行了上萬次的消磨,這才斬落在古龍帝的身上。

嘩!

劍芒僅僅在七彩龍鱗上劃出一道淺顯的血痕,威能便消磨殆盡。

「怎麼可能……」許小蘭臉上滿是驚駭。

對方這種詭異的力量,徹底超出了她的想象!

虛空開始凝固,古龍帝的尾巴破開虛空,攜帶萬鈞之力拍來。

許小蘭的所有退路皆被封死,感覺好似一座看不到盡頭的巨山朝她撞來,她只能橫劍在前,調轉所有的力量防禦。

轟隆!

許小蘭的防禦被恐怖的力量碾碎,尾巴重重拍落在龍雀劍刃上。

嘭!氣浪震蕩數萬米,青衣女子被拍飛成了一個小黑點。

「真頑強……」古龍帝感知到許小蘭還有生命力,正欲繼續前進,就在這時,一股危險的氣息讓她停住了腳步。

地面上,斷了一臂的安林,渾身籠罩黑冥源氣,當著她的面捏碎了一柄高階靈器。

葬劍!

九神山嶽劍!

一柄橫貫長空的金色巨劍,覆蓋了蒼穹,劍氣席捲數萬米。

它撕裂長空,攜帶九座神山的大地之力,排空絕氣,朝七彩巨龍飛斬而去!

古龍帝不能無視這一招,神道之力再次籠罩天地。

「囚籠之苦。」

雙爪朝前一拍,金色巨鍾浮現在身前。

「咚!」

金色巨劍和巨鍾碰撞,碰撞的聲音傳遍千里。

古龍帝感知到身前的劍威,如九座巨大神山砸落,力量已經發揮到極致,就連神道凝化的代表囚籠苦難的巨鍾也開始破裂。

她二話不說,催動全身的力量抵擋!

金色巨劍開始崩裂。

終於,在巨鍾破碎的時候,金色巨劍也消散於虛空之中。

「竟然還有這等術法。」古龍帝有些驚疑地望向安林。

安林心中更加震撼,老子含淚氪金的全力一擊,竟然被她毫髮無傷擋下來了?這還怎麼打?

一個銀色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古龍帝的身後。

妖姬趕了過來,嘴巴張開。

漆黑卻蘊含無窮毀滅的能量,突然噴薄而出!

暗物質湮滅炮!

古龍帝同樣大嘴一張,七色的神道吐息噴薄而出!

這是吐了宛如瀑布一般的彩虹!

然後,讓安林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彩虹和暗物質湮滅炮碰撞,竟取得了絕對的優勢,僅僅一秒的時間,就將妖姬的暗物質湮滅炮撕裂吞噬,連帶著妖姬也一同吞噬……

彩虹吐息直衝夜空,成為了一個奇觀。

最後,彩虹碰撞在星空深處的某個屏障,轟然炸開,就像煙花一樣。只是一陣劇烈的天地顫動間,遠處的裂縫蔓延得更加劇烈了。

世界的毀滅正在加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