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後天武者,但爲何差距會這麼大?對方吹一口氣就將自己等人擊飛了。

而另一神魄修士突然一聲怪叫“不好,此人還未繳納靈晶!”

···

其他人臉色變得古怪了,有些人想笑。


祭臺是古老的傳送陣,每一次開啓都要耗費大量資源,所以想進入後天祕境,不僅守擂成功,更要繳納高額的費用!


“守擂繼續,哼!”兩位神魄境修士最終甩袖冷哼,回到自己原先位置,不過滿臉卻是不甘心。

一人兩枚靈晶,一百人就是兩百,這數字早已規定,是要上繳的,如今一人沒有收到,要是不想挨罰還不是得由兩人自己墊?

這樣的事他倆能甘心纔怪,心中將王恆十八代祖宗都罵了。

“上來一百人!”

葉銘前踏一步,體內氣血衝頂,三條血龍張牙舞爪衝出,生生龍吟讓所有後天武者氣血翻騰無法平靜。這是壓制,後天大圓滿對普通後天武者的壓制!

轟!

而且葉銘一步踏下,腳掌力量噴涌,差點將整座擂臺踩塌。但就算擂臺堅固,此時也出現了一道道裂縫,場面駭人。

原本想要登臺的人止步,全身簌簌的落下冷汗被葉銘的氣勢完全鎮住了。

“麻痹的!後天大圓滿還要進去,玩我是吧。”神魄境修士暴走了,不過還好被另一人拉住,不停說着“冷靜,要冷靜!”

其實另一人心中也在罵娘,後天大圓滿在後天祕境內都是巔峯存在,能達到這一步的極爲稀少,他就想不通了,已經是後天祕境內的巔峯了,面前這小子還進去幹嘛?

這不是純粹在浪費時間嗎?

“你通過了,繳納靈晶,然後趕緊給老夫滾進去!”那人揮手,十分不耐煩。

自己兄弟是個火爆脾氣,今天受到的刺激有點大,他還真怕兄弟會忍不住鬧出點什麼事。

“多謝!”葉銘抱拳,繳納靈晶後也登上祭臺消失了。


臺下的人只有嘆息,第一天就有兩人成功,這事還真是少見,而且還是以這種方式成功的!

就在衆人驚歎時,陳榮華動了,揮手拔出一把烈焰劍,一劍將下方擂臺劈成兩半,威力之強,勝過先天巔峯。

一劍之威,斬斷所有的挑戰之心,太恐怖了!實力差距如此之大,還如果有勇氣上臺挑戰?

“我是否可以進入祕境了。”陳榮華得瑟開口。

而兩個神魄境修士臉頰不斷抽搐,但最終還是放行了。這裏一百座擂臺都是特製的,先天武者都難以損毀分毫,而如今被人一劍劈開,那此人實力超越先天,還有誰會去挑戰?

轟···

凌巡緊接陳榮華之後,簡單直接一腳踢得擂臺半廢,隨即瀟灑的甩了甩一頭銀髮,留下兩枚靈晶後離開了。

轟!

陳永金又搞出一聲巨響,玩得比其他人都狠,整座擂臺直接炸開,直徑三十米的擂臺,全部變成了渣渣。

“糙!拆擂臺拆上癮了,TM的,老子忍不了了。”神魄境修士終還是沒忍住,暴怒的衝向陳永金。

而另一人也沒有繼續阻攔,看着損毀的四座擂臺,他臉頰都在抽搐!這那還是守擂賽?簡直成了拆臺賽了。

這些擂臺每座的造價都不菲,若是修復,得花費大量財力。他倆管理着這裏,扣的都是他倆的薪水呀···

咚——

陳永金手中法杖輕點地面,原本散落一地的碎石全部飛起,如同流星一般激射向神魄境修士。

成片碎石撲面而來,神魄境修士揮掌將其全部擊退,但碎石調轉方向後再次襲來,這一幕讓他一驚。

“告辭!”而陳永金卻是乘此空隙迅速後退,登上祭臺後直接啓動,身影在光芒中迅速消失,連靈晶都沒有留下。

陳永金離開,碎石失去後力落地,而神魄境修士卻是充滿不甘的怒吼,如同發怒的獅子一般!

“呃——剛纔那幾人真的只是後天武者,怎麼感覺一個比一個猛,最後讓神魄境的強者都吃癟了!”

衆人不得不懷疑了,簡直太妖邪了。不過幾人順利進入祕境,應該是後天武者無疑!

但真的讓人難以相信,後天武者做到這一步,最後甚至能與神魄境修士對決不被擊殺。這簡直就是怪胎···

如今只剩下楊武軍,他看了看四座殘廢的擂臺,在看了一眼暴怒中的神魄境修士,最終還是放棄繼續拆擂臺的想法。

“火遁·鳳仙火之術!”楊武軍雙手結印,隨後口中不斷噴出火球,鋪天蓋地,向前方覆蓋。

轟轟轟···

爆炸接連響起,前方的武者接連被拋起,隨後墜下,驚呼與慘叫不斷響起。

這樣的爆炸還不足以殺死武者,但楊武軍只是想藉此表現自己實力,獲得進入後天祕境的資格而已。

“繳納靈晶,滾吧!”神魄境修士此時已經感覺心力憔悴了,有氣無力的揮手,看都懶得繼續看下去。

楊武軍留下靈晶後也轉身登上祭臺離開,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一共六個叫囂着單挑一百人的,如今終於算是全部離開了。

衆人苦笑,他們這次是真被這六人嚇得不輕···一個個全都是怪物!

————————

睡過頭了,所以第二更晚了些,不好意思了! 磐石城只是天藏帝國邊境的一座小城,以往名不經傳,但如今葉家崛起,靈丹拍賣會的橫空出世,再到傳奇人物丹銘大師入住!

磐石城的威名早已傳遍全國,成爲帝國所有勢力的焦點所在。甚至連諸國聯盟都有謠言流轉,不過沒人當真,畢竟傳言太過虛幻!

只有諸國聯盟內的頂級勢力才知道傳言都是真的,而且他們手中還擁有刻印了“銘”字的靈丹。

凡是有這個“銘”字的丹藥,就代表是出至丹銘大師之手!

而且磐石城動工,開始修築“丹王城”此事更加坐實丹銘大師的存在。不過謠言稱丹銘大師乃十雷丹王,只要不是真正親眼見證,都沒人相信,因爲九雷就是寶丹極致,怎麼可能會有十雷丹王?

丹王城投資浩大,預計佔地70萬平方米,光是工期就得一年!

磐石城原本的雙霸,如今王家已經選擇主動退出了,因爲王家三傑的緣故,他們迴歸刀王城了。

如今磐石城可謂換名改天了,以後不僅完全屬於葉家,還將得到前所未有的改造與擴建,將來必然會成爲最繁華的王城!

而丹王城的建設正熱火朝天之際,一人傲立於空,俯視下方,臉上露出冷笑“葉家?敢欺我劉家者,當誅!”

“三位天王,一位聖王?這可是巨大的潛在威脅!而我劉重次最喜歡的就是將天才扼殺於搖籃之中···”

中年男子冷笑,緩步前行,露出強大的自信!此人正是劉瑞父親,中域劉家某一脈的核心人員。

在葉府議事廳內,此時葉家主要人物都齊聚一堂,在商討葉家今後發展與丹王城的建設和佈局!

“我看如今最主要之事是將葉族血脈集合與整理,千年的發展,外圍的葉家族人爲家族開枝散葉,如今家族崛起,這些人不能棄之不顧!”葉天提議,衆人都是點頭。

“而且還得將外派經商的族人也都召回,我們得將族譜重新整理一番。族人的多少,這直接關係到葉府的建設!”大長老也是如此認爲。

如今修建丹王城,作爲主人的葉家自然要重新修建族地,一個足夠容納全部族人的葉府,佔地必然會很大!

“若是所有留着葉家血脈的人都召回,至少將有上萬,畢竟葉家傳承得太久了···”葉墨華苦笑,感覺有些頭大,上萬族人,該如何安置?

“就算如此也必須執行,曾經葉家勢弱,無法保護族人,讓其在外面受盡屈辱,如今家族崛起,若是還對此不聞不問,會讓族人心寒,而且老夫第一個不同意!”三長老咆哮,火爆脾氣一點也沒改掉。

“葉家是所有流淌着葉家血脈族人的歸屬,這一點毋庸置疑,也不用繼續商討了,必須召回!”葉震天直接一錘子定音,語氣堅定,如同誰敢頂嘴,非得活劈了他不可。

其他人點頭,認可了,而且這一點原本就沒有人質疑過!

就在這時,一聲大喝響徹整個磐石城“葉家宵小出來受死,今日我要殺盡葉家修士!”

議事中的葉天等人一愣,眉頭微蹙,眼中露出一絲怒火。

“呵呵···別去管不知哪來的逗逼,我們繼續商討我們的。”二長老笑呵呵的開口,慈眉善目,但隨後一句話卻是說得殺機滔天“敢侮辱葉家者,必要他有來無回!”

“我打算將族地修建在地下城上方,這樣也方便族人出入,你們看如何?”葉天指了指桌上地圖一處,不再理會外面嚎叫的龍套君。

如今葉家強大,這點事情完全不需要他們這些掌舵者出面,來到了葉家,是龍也得盤着!

而在劉重次呼喝傳出瞬間,葉府就有一中年人升空,神色溫怒道和“你是何人,敢來葉家鬧事,找死不成!”

“窺道境?你是葉家三位天王之一,還是葉家的聖王?”劉重次一眼看透來人修爲,揹負雙手冷然開口。


“我乃葉家蓮花王——葉劉希,報上你的名諱,然後跟我進葉府領罪受罰!”葉劉希同樣傲然而立,雖然看不透面前之人修爲,但此地是葉家,他無懼任何人。

難道信息有誤?葉家未出天王或者聖王,只是蓮花王而已!劉重次心中驚疑,不過這樣才感覺正常,要真是一門三天王加上一位聖王,那這個葉家就太驚人了。

“葉家?還不配!”劉重次倨傲,完全未將葉家放入眼中。

葉劉希怒目,揮掌擊向劉重次,掌心演化星辰,一掌蓋下,周圍空間都凝固了!

“蓮花王稀少的確不弱,可惜境界太低,如今還不夠看!”劉重次搖頭,同樣一掌迎擊,規則化作烙印,爆發出恐怖力量。

星辰炸開,葉劉希手掌淌血。

“道之四境,你不過剛剛封王,也妄想與入道境的我對抗?不自量力!”劉重次冷笑,天王也好,聖王也罷,在更高境界面前皆只能被碾壓。

“境界高如何?你真的太得意忘形了!”一聲冷笑響起,方正與方圓兩人走了出來。

方正步踏虛空,袒露上身,鋼鐵般的古銅色肌膚,給人一股強而有力的壓迫感,如同面對巨人,讓人仰望!

而方圓向前走,身後揹負一座巨山虛影,大氣磅礴,望之就感到窒息,有一股壓抑。

“呵呵,小蟲子倒是不少,但就怕還爲能否翻出浪花來就已經被淹死了!”劉重次不在意,看出走來兩人的修爲,同樣是窺道境,不足爲慮。

不過這時候天空蓋下一層黑幕,遮天蔽日而來,最終化作魏小黑站立在虛空冰冷開口“落水小蟲或許也能在水中化龍也說不一定!”

他原本他就已經夠黑了,如今身後還揹負着一輪黑日,這讓他黑上加黑,黑到滲人。

“也就是葉家的四王嗎?不過如此!是龍是蟲,一會我就會讓你們明白。”劉重次冷笑,手掌一握,身體周圍規則暴動,虛空都因此而炸開了,場景恐怖。

“我們不是你口中的四王,你認錯認了!至於代價是——生命。”方正搖頭,眼中露出寒芒,五指握拳純粹的體魄力量就扭曲了空間。

我家有個小狐妖 ,前兩日總算是封王了,因是在地下城問道的,所以外界無人得知!

劉重次聽到方正的不由話蹙眉,但隨即不再多疑,而是衝向四人“殺!”

——————————

書海大腦短路了,不好意思!後天祕境的劇情感覺還得構思構思,書海打算先暫停一段時間。

如果你有什麼好建議,可以說出來,書海也需要借鑑與啓迪!

至於接下來幾天,大家或許都見不到葉銘的身影了,書海保證還是會寫得十分精彩,不會讓讀者失望的。

如今書海準備填坑,這幾天的更新應該都會用來填補“天藏帝國”這個大坑··· “殺!”四人一同出擊,毫無畏懼的衝向劉重次。

小黑袖袍一展,身後黑日化作天幕,遮了天,封了地,讓人處在一個絕對黑暗的空間之中。


“黑暗,奪人視覺五感,噬人心靈!”魏小黑自語,施展自己領悟的黑暗神通,封住了劉重次。

劉重次陷入黑暗之中,雙眼失明,耳目失聰,神念探出都是一片虛無!意識被侵蝕,逐漸陷入模糊。

這讓他大驚,一個窺道境的道境修士神通怎麼可能影響到自己的心神?雙方可是相差兩個境界! 權路迷局 ,是對方施展的神通太強,絕對是瑰寶,可以用來當做鎮族寶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