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王昭君豁然坐起,玉掌一探,喝道:「寒霜禁錮!」

寒風旋起,鬼猴立被凍住。

「快!殺了他,免得被他掙脫!」

姜亢連忙喊道,魔獸的抵抗能力比人類強,冰凍不一定能完全將它的生機破壞!

天價媽咪:總裁爹地超能幹 「吼!」

雪虎又發出了一聲怒吼,而後仰頭再噴寒風,給對方加固冰凍之後,巨大的爪子就拍了上去。

轟!

鬼猴那醜陋的腦袋被一巴掌直接砸的稀爛從中掉出一個灰色的晶體,讓王昭君伸手給接住了。

「是魔晶。」

姜亢噓了一口氣,身體有些脫力,但他還是勉強的走到了另外一具屍體面前。

這個鬼猴死的慘的有點過分了,中間一段被徹底撕成了碎片,血肉都被強大的力量驅逐到不可尋,內臟和血肉隨意的掛在殘存的屍體之上,一顆腦袋因為到衝出來的鮮血所覆蓋,已經完全看不清它的容貌了。

「這玩意的魔晶好像是在腦袋裡啊。」

姜亢搖頭嘆了一口氣,從身上摸出一把匕首來。

「你剛才那一招是什麼,好厲害。你現在還好嗎?」

王昭君和雪虎走了過來,有些擔憂的看著姜亢。

「還行,就是有點脫力了。」

姜亢點了點頭,看著下面那顆血淋淋的腦袋道:「我得把魔晶給取出來。」

「要不我給你用冰術炸開吧?」王昭君說道。

「不必。」

姜亢擺了擺手,道;「萬一把魔晶也破壞了就不好,還是我來吧。」

說著,他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

「能不能不要這麼殘暴!」

王昭君的小臉瞬間就白了。

姜亢嘿嘿一笑,手中的石頭就砸了下去。

啪的一下,一顆腦袋被砸成了爛西瓜。

姜亢也不嫌臟,直接伸手去摸起那個魔晶來。

同時,一道道能量從鬼猴的屍體當中滲透出來,慢慢的進入兩人的身體,大多數都被姜亢吸收。

「系統提示!獲得一級風屬性魔晶!」

「屬性介紹:可以用於魔獸吸收或者煉化,提升魔獸能力;可煉製武器或者丹藥,使武器或丹藥獲得風之特性。」

「系統提示!吸收空氣中殘餘能量,等級提升!」

「目前等級為五級(余百分之五)!」

「系統提示!宿主所攜帶空間儲物戒指功能解鎖,可以使用空間儲物戒指!」

隨著系統提示的聲音,手指上的戒指唰的一下就亮了,一道灰白色的光芒不斷的閃爍著,在戒指的外面,若有若無的籠罩著一層空間裂縫,不斷的在空氣之中扭曲和晃動。1

過了一會兒,這個狀況才算消停下去。

王昭君吃驚的張開了小嘴,驚聲道:「竟然是空間戒指,你哪裡來的?」

「嘿嘿,我可是出聲大富大貴之家,這點東西又算的了什麼。」

姜亢得意的笑了笑。

空間戒指在這個世界可是相當稀少的東西,所需要的空間材料實在是過於稀少,而能夠製作空間戒指的人,又必須是高手之中的高手!

涉及到了空間法則,可想而知有多麼的恐怖。

「魔獸都有等階劃分,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關於人的等級劃分是怎樣的,難道只能全憑過招才知道嗎?」

姜亢有些疑惑,因為關於這一點,他從項羽的腦海之中並沒有獲得到相關的信息。

隨著功能的解放,姜亢的神識立馬就沉入了空間戒指當中,而後愣住,接著大喜。

幸福來的太突然了!

戒指之中灰濛濛的,大概有上百個平方大笑,高有四五米的樣子,相當於一套房!

在戒指空間當中,地上灑滿了各種各樣的東西!

有煉器的材料,還有堆積的兵器,煉藥的丹爐,一些瓶瓶罐罐,在最角落裡,堆放著一些光芒四射的極品寶貝。

除此之外,還堆了一座小山般的金幣!

唯一讓姜亢感到遺憾的,就是這裡面沒有王者水晶。

隨之,一件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是一雙巨大的翅膀。

海賊全文免費閱讀 翅膀呈金色,展開有兩米大小,上面刻有雷雲紋路。

褶褶光輝從中而發,姜亢無法壓制心中的好奇,神識往前探去。

轟的一下,腦袋似乎讓人給撞了一下,腦袋一暈,人就變得迷迷糊糊了起來。

同時,那雙金色的翅膀亮了起來,黃金之光遍及天地,將一切都遮掩了下來,形成了一個金色的漩渦,讓姜亢的意識沉入其中,無法自拔。

一道劍光從鴻蒙之中展出,破開了無邊的混沌,襲向一團金色的光芒。

玉屏香 「狂妄的人類,我們這一族從來不曾敗過!」

金光之中傳出一道雄渾的聲音,兩道金色的光芒衝破了劍光,掙脫了混沌。

金光乍現,竟然是遮天蔽日的一雙金色雙翅。

「展翅孽造天地劫!」

雄渾的聲音再度開口,巨大的翅膀一張一合,金光再一次的籠罩世界。

等著眼前的金色光芒漸漸消退去了,兩隻金色的翅膀再一次的出現在姜亢面前。

猛地一張之間,金光凝聚成劍。

接著,漫天的金劍射了出來,如同疾風之中的驟雨,暴風之中的落石,攜帶著雷霆滅世之位,嗖嗖沖了過來。

從姜亢的視角出發,那數字不盡的金色飛劍,竟然是沖著自己來的。

莫大壓力,宛如諸天傾倒,無法規避!

像是頭頂泰山,姜亢想動都難,冷汗陣陣而下,死亡瞬間逼近,精神感到一股刺痛之感。

「不好,我得掙脫出去,不然會神識受創!」

姜亢心中大亂,但是又無可奈何!

「姜亢,你怎麼了?」

突然,耳邊響起了王昭君帶著關心的聲音。

聲音從外界傳入,為姜亢的神識打開了一扇求生之門,迅速逃脫而去。

「好可怕的翅膀!」

姜亢一臉后怕,還好王昭君及時出聲提醒,不然就完蛋了。

「你怎麼了?」

見姜亢一臉劫後餘生的樣子,王昭君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這戒指裡面有很多寶貝,看得入神了。」

姜亢笑了笑,心想那翅膀一看就是非常了不得的東西,但是現在自己還是不要觸碰的為好。

神念一動,一把淡藍色的長槍就出現在了姜亢手中。

「系統提示!湛水龍槍:綠色品質,水屬性長槍兵器,可以增幅水屬性戰士戰鬥能力,加強冰凍效果,使攻擊攜帶寒冰屬性!」

姜亢頓時大喜,沒想到一上手就是綠色品質的武器!

這裡面還真是寶貝,那另外一桿呢?

姜亢神識再掃,在金幣堆里還立著一桿漆黑的長槍。

槍體古樸,但是坑坑窪窪,不知如何,姜亢就覺得這把槍不簡單!

「我拿出來看看。」

姜亢如此想著,可當神念碰上之後便被迅速彈開。

重複三次,腦袋有點發漲。

「警告,警告,警告!」

突然,腦海之中響起了警示的聲音,讓姜亢瞬間失色。

「宿主神識過於弱小,請不要靠近帝級能量!」

「宿主神識過於弱小,請不要靠近帝級能量!」

「宿主神識過於弱小,請不要靠近帝級能量!」

重複的三聲警告,將姜亢徹底的驚住了。

不要靠近帝級能量!

難道那把漆黑的槍是一柄帝道皇器?

他的心撲通通就跳了起來,再次感嘆真的是撿到寶山了。

「帝道皇器,還有那雙恐怖的翅膀,那個白骨到底是什麼人,怎麼能收集到這些恐怖的東西呢?」

姜亢心裡充滿了好奇。

這枚戒指是從山洞裡得來的,然而那山洞是那白骨所住,肯定是他的遺物。

「不管了,日後再說吧,再替王昭君找個法杖就好了。」

然而,讓姜亢略微有些失望。

這裡收藏的只有兵器,不見法師的用品。

「算了,反正有鼎爐和材料,到時候我自己製作一個吧。」

姜亢想了想,睜開眼睛。

發現王昭君正怔怔的盯著自己手中的湛水龍槍。

「這是湛水龍槍,怎麼樣,很不錯吧?」

姜亢得意的笑了笑,這把槍通體呈藍色,槍尾是一個龍頭,而槍頭確實一個鋒利的龍尾,槍身上有龍紋的造型,像是一跳冰龍化成。

「品質很棒!」

王昭君由衷的感嘆了一聲,隨即嘟著小嘴道:「我要是有個法杖就好了。」

「別擔心,回頭我就給你煉製去,我這裡面有鼎爐。」

姜亢咧嘴一笑,道:「你升級沒有?」

升到了五級,他又加了一個技能。

「凜冬槍舞:召喚寒冬之力,已疾風暴雨之勢揮動手中的長槍,對周圍敵人造成大量範圍形傷害。」

「升級?」

聞言,王昭君有些呆愣的看著姜亢,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你說些什麼,你不是傻了吧?」

說著,還伸出雪白的小手,往姜亢腦袋上印去。 「暈~」

姜亢絕倒,握住了對方的小手好奇的說道:「你不升級的話,如何知道自己的實力?」

學神去哪兒 「實力?我才開始,一定是覺醒期啊,沒有功法,就算最強也只能待在覺醒期。」王昭君說道。

「覺醒期?難道這是王者大陸的修為等級劃分嗎?」

姜亢眼睛一亮,拉著王昭君的手道:「我們慢慢走回去,你給我說說,這覺醒期是怎麼回事?」

「你不知道?」

王昭君吃了一驚,滿臉啞然的看著姜亢,驚詫道:「連我這種不曾修鍊的人都知道覺醒期,你怎會不知呢?」

「我確實不知道。」姜亢苦笑著搖了搖頭,揉了揉太陽穴道:「這麼跟你說罷,我出了點問題,所以有一部分記憶忘卻了。」

「哦,原來如此。」

王昭君點了點頭,隨後道:「我說你怎麼有時候怎麼說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原來是曾經摔壞了腦子。」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