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師傅看了一眼後座上那幾個面相上兇狠惡煞的漢子,語氣猛的一塞,衝趙欣說道:“那,還是你來開吧!”

這位看起來差不多四十多年的中年人,一看就是那種老實本非的家庭好男人。

趙欣也沒有什麼二話,直接替換過來司機師傅,一腳踩離合,一腳踩油門,掛檔,放離合。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如同行雲流水般。

出租車如同一頭髮狂了的野牛,直接向外飈了出去。估計出租車師傅從來沒有開過這麼快的車,被嚇得一跳,雙手緊緊的抓住了位於車頂的把手。

但是,攝於趙欣等人的可怕面容,司機師傅愣是忍住了想要說的話,並沒有阻止。

原本需要半個小時的車程,被趙欣愣是直接用了十分鐘不到就直接飆到了。

城關邑,同樣是一個在新近幾年纔打造起來的商業區,各種商業場所林立,人流量比傳統的市中心要多了好幾倍。

現在淘金暴富的人很多,這樣的經營高中檔商品的商業場所,成爲了很多人的最愛,也成爲了相當於受歡迎的地方。

當趙欣等人來到的時候,看着眼前人頭攢動的人潮,也是一陣頭大。這樣的情況給趙欣等人增加了很大的壓力,但是卻十分的方便了天狗的殺手。在這樣的情況下,天狗的殺手可以十分容易的就達到自己的目的。

在這樣的茫茫人海中,想要找到天狗的殺手十分的困難,簡直就相當於大海撈針。

趙欣猛然間想到,在葉彤彤的身上還帶有自動定位裝置,但是這個裝置極有可能已經被天狗的殺手們破壞掉了。

趙欣也只能是試一試,隨即說道:“偵測一下葉彤彤身上帶的自動定位裝置的信號!”

在這個時候就是科技人才陳光上手的時候了,經過一番的搗鼓之後,陳光無奈的說道:“沒有信號,估計是已經是被破壞了!”

趙欣猜的並沒有錯,還真的是已經被破壞了。

在當前再沒有其他的辦法的情況,趙欣當即開始佈置作戰任務。“第一,於洋你負責聯繫這裏的負責人,立即通知疏散人羣!”

“是!”於洋神色肅然的應道,在這些人當中,於洋算是最爲不靠譜的一個了,但是,他的不靠譜並不是在出任務的時候。

相反,在出任務的時候,於洋是最靠譜,思維最爲靈活的一個。

不管天狗殺手的目標是不是這裏,在不完全確定的情況下,趙欣只能是先預防爲主,如果不是天狗計劃的地點還好說,但是如果真的是那人羣不疏散所帶來的後果就不堪設想。

“第二,馬上查出這個商城的地下交通和場所。重點注意所有的可能設置**的地方。”趙欣接着說道。

“是!”陳光領命,迅速的開始行動了起來。

陳光這個科技型人才,在這樣的情況算是徹底的爆發了他的才能,只是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裏,就搗鼓出來這個商城的地下網絡。

“隊長,出來了!”陳光將自己查出來的地圖,遞到了趙欣的手裏說道。

趙欣掃了幾眼地圖,這個商城的地下網絡十分的複雜,簡直就如同一張蜘蛛網一般,地鐵線路,地下商城,停車場錯綜複雜。

趙欣真心的想罵兩句娘,這裏的地下情況,簡直就是爲****量身定做的。隱蔽性高,四通八達,便於撤退和佈置**。

這要是在某個角落裏放置上幾顆**,一般人就是想找都找不到。

趙欣將幾個人聚攏了過來,指着上面的幾個比較隱祕的點,分配起了任務。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能分散人手,逐點查看了。

安排好任務之後,衆人開始分頭行動了起來。

趙欣的目標是位於老廟黃金商城之下三層的地下停車場,找準地方,趙欣直奔目標。

這是一場時間戰,趙欣必須爭分奪秒和天狗的殺手們打時間戰。眼前的任何障礙物在趙欣的眼前基本上就相當於沒有一樣,快速的躍動將所有的障礙物根本看都不看一下。

“趙欣!”忽然間一個女聲在趙欣的耳邊大聲的響起。

趙欣快速向前奔跑的身體一個緊急剎車停了下來,定睛朝着喊話的人看去,竟然是宋意齡,她怎麼會在這裏?

不待趙欣說話,宋意齡就三步並作兩步到了趙欣的身邊,眼神奇怪的上上下下打量着趙欣,揶揄的說道:“你這身後我也沒看見有狗追着啊!跑這麼快乾嘛?”

宋意齡哪裏知道趙欣這是在幹嗎,只是看着在這個高檔的消費場所裏,趙欣跟個瘋子一樣一個勁兒的在那狂奔。

“你在這幹嘛?趕緊回去!”趙欣焦急的說道。

宋意齡揮了揮手中的購物袋,說道:“來這裏還能幹嘛,自然是來購物了!”

趙欣眉頭微皺,說道:“馬上回去,不要問爲什麼。”

宋意齡扭了扭自己性感的***,似是撒嬌一般的說道:“我不!我出來逛一次街可不容易。我不回去!”

“今天你必須回去!記得你答應過我什麼嗎?”趙欣的臉扳了起來,沉聲說道。

“我就不!”宋意齡十分固執的叫道,一點也沒有要聽趙欣的話的意思。

趙欣無奈中帶着火氣說道:“今天這裏會有事情發生,快點回去!不然,你這個保鏢我就不幹了,你愛怎麼幹就怎麼幹!”

見趙欣真的似乎是真的發火了,宋意齡的小嘴十分不情願的撅了起來,說道:“那好吧,我就先回去了。你自己小心點。”

一直,宋意齡都不問趙欣在幹什麼,既然趙欣的神色這麼嚴肅,那肯定是真的有什麼事情了。不然,從來沒有衝她發過火的趙欣怎麼可能會突然間發火。

“嗯!”點點頭,趙欣的神色緩和了下來,他剛剛還在打算着,如果宋意齡執意不回去,那自己就只能是把他給綁回去了。

但是,那樣下來會誤了大事的。

忽然間,一股毫無徵兆的危險感,穿透了趙欣的大腦皮層,直抵神經。這股危機感來的異常的強烈,毫無徵兆,就好像是平地突然間冒出來的一般。

“小心!”趙欣猛的暴喝一聲,伸手一把將宋意齡攬在了懷裏,身體急速的向後暴退兩步。

砰!

就在趙欣的身體一側之間,一顆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子彈在趙欣剛纔站過的地方炸開了火花。

***!


又他媽的是***,趙欣現在絕對相信這就是天狗的殺手,和上次一模一樣的***,深入地板。

宋意齡早已被這突然間發生的事情嚇得花容失色,胸膛驚懼不平的起伏着。許久,才餘驚未平的說道:“趙欣,這是怎麼回事?”

趙欣雙手護着宋意齡,目光快速的向周圍的建築看去,他在根據子彈的彈道判斷殺手的具體位置。

聽到宋意齡說的之後,趙欣說道:“不要問那麼多,站在這裏不要亂跑。”

宋意齡神色一黯,弱弱的說道:“那好吧,你小心點。”

趙欣點點頭,身體猛的一瞪那玻璃牆,就如同壁虎一般直接往那牆上爬了上去。剛剛那顆子彈的來源就是在這樓頂。

商城外面的玻璃十分的光滑,幾乎沒有任何的着力點,而且趙欣的身上還背了幾十公斤重的槍械,這給他爬行帶來十分大的難度。

而且最爲關鍵的是,趙欣這麼一上去,就徹底的暴露在了天狗殺手們的槍口之下,他就是一個活靶子。

在這光滑的牆上,移動困難,趙欣基本上就是等着挨子彈的。

但是,趙欣有自己的打算,他本來就是準備拿自己當這個活靶子的。他相信自己的戰友,會注意到自己的情況的。

就在趙欽往上爬的時候,原本和於洋還在僵持着不願意疏散人羣的負責人,在聽到外面的槍聲之後,動作比任何人都迅速的拿起話筒開始在廣播裏通知相關部門立即安排疏散羣衆。

於洋聽到外面的槍聲也是心中一緊,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個頑固的負責人,直接摔門而出,朝着槍聲的源頭奔去。 看着這些資料,蕭青山暗暗吃了一驚,蕭天這是準備和整個國家要對着幹啊!暗罵蕭天胡鬧,一個組織的勢力再如何的強大,也是無法和一個國家相提並論的。再怎麼奮不顧身,那也是螳臂當車,

繼續往下看下去,只見資料中詳細的寫着,魂堂的幾個堂口不知所蹤,神祕失蹤。而蕭天的家室則都到了俄羅斯。


看到這裏,其實蕭青山小小的佩服了一把,連這幾位老頭子派出去的人都找不到蕭天那幾個堂口的蹤跡,看來蕭天的手段不錯。

······

“看完了?看完了說說你的看法。”國字臉,端**肅的一號首長髮話了,說道。

蕭青山點點頭,道:“看完了!”

關於看法,蕭青山愣住了,他有什麼看法,他又能有什麼辦法,事情已經在那裏擺着了,不管怎麼樣,事情還是改變不了的。

“你沒有看法嗎?”一號臉色的神色帶着慍怒再次問道。

蕭青山此時心裏正在泛着嘀咕,他還真的是沒有什麼看法。常言道,伴君如伴虎,蕭青山一向說話還算是十分的耿直的,這一回也是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了。

“首長,這件事情的罪責在我。我負全責!”蕭青山的頭低的更低了,堅挺的腰肢幾乎向下九十度彎了下來。

“你的責任我會追究!讓你看這些資料的目的不是讓你承認自己的責任的!”一號聲音頓時拔高了幾分,嚴厲的喝道。

蕭青山擡起了頭,面色肅穆了起來,雖然他的思想依舊在進行着天人交戰,但是還是開口說道:“四大祖庭乃是我華夏根基,若是因爲小女的緣故讓我華夏失去四大祖庭的保護,那損失絕對是無法估量的。我願意帶小女登門造訪賠罪,懇請四大掌教重新迴歸。”

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蕭青山想或許這是唯一的一個辦法,但是蕭天該怎麼辦成了一個大難題。

他現在的處境已經是在玩火了,玩火者**!

“好,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辦,我給你一個月的期限。若是一個月之後你還沒有把四大掌教請回來,數罪併罰!”一向嚴厲的一號,即便是十分和藹的跟人說話,也會讓人感覺壓力山大,何況這一次還是帶着強烈的怒火,那後果就更加的嚴重起來了,可想而知這個時候蕭青山是身處於怎麼樣的一種環境之中。

“是!首長!”蕭青山應道,氣氛稍稍的緩和了一下,不過還是讓人感覺到十分的沉悶。

而接下來的蕭天和自己的女兒的事情,卻是讓蕭青山感到十分的無力,這纔是事情的關鍵。估計也是這次領導們找他來的最終目的,至於那四大掌教的事情,這幾個領導隨便哪一個出面都是可以十分輕易的搞定的。

“你女兒蕭雲是這次事情的罪魁禍首,對她的處理暫時先放着。一個月之後公佈!”一號買了個關子,估計也是考慮到還需要這個女子,所以才緩衝了一個月。

但是,具體他是怎麼樣的,沒人清楚。估計就連坐在他旁邊的二號也不清楚,領導人的心思豈是那麼容易就能猜得到的。

一號揹着雙手站了起來,緩慢的踱着步子,走一走,又停下來蹙着雙眉想一下,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關於蕭天,說說你們的看法。”一號終於將這個問題拋了出來,威嚴的目光在在座的衆人的眼前掃過。

沉吟,沉默······

就連二號首長,也鹹口不言,手裏捧着茶杯,目光十分的空洞,好像是坐着發呆。不過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是他在思考。

“依我看,好生安撫一下便好!”許久之後,二號終於開口說道,目光中滿是深意的看了一眼一號。

“安撫?!這也不失爲一個辦法,其他的人難道就沒有意見了?”一號點着頭,目光帶着審視的意味一一掃過在座的衆人。

副總理玩味的研究了許久之後纔開口說道:“蕭天的這動作似乎是有些大啊!這是公然對國家權威的挑戰!不給點教訓恐怕他分不清個輕重緩急。”


一號對副總理投去讚賞的目光,說道:“吩咐下去,就按老劉說的辦。”一號大手一揮,直接拍板,蕭天的命運就在一號的手這麼一揮間決定了。

蕭青山暗暗的嘆了一聲,蕭天這會恐怕是要遭殃了,上頭雖然說是打壓下來,但是打壓到什麼程度,這可是一個未知數,誰知道會給整成什麼樣子,說不定一下子搞死蕭天都是有可能的。

而且,蕭青山隱隱有預感,上頭打壓蕭天,按照蕭天的那脾氣肯定不幹!這是要壞事的節奏啊!

蕭青山在剛剛領導們談話的時候,就暗自盤算了一下蕭天手裏邊的資源和實力,雖然說蕭天如果單單靠一個魂堂可能掀不起什麼大浪,但是單單就是三個極其護短的老傢伙都是問題。

四個元嬰巔峯的超級高手合在一起的力量,那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夠搞定的。除了那四大祖庭,估計在這華夏大地上真的是沒有人可以和他們相抗衡了。

只是,蕭青山還不知道的是,蕭天這個上古下來的人,手裏邊還有山海墓中的那些洪荒時代的猛獸,這些神獸可沒有一個是那麼的好招惹的。

······

黑雲緩緩的聚集着,低低的懸在天邊,這沉重的氣息壓的人都喘不過氣來。暴風雨,馬上就要來了。

·····

按照上面的命令,對於魂堂的打壓正式拉開了序幕。那些本來與蕭天交好的官面上的人物,在接到了上面的命令之後,爲了自己的仕途考慮,紛紛着急慌忙的和蕭天撇清了關係。

正信集團被劃定爲問題企業,勒令破產整改。只是當他們帶着命令去的時候才發現,正信集團早就已經只剩下了一個空殼子了,大批的資金已經被轉移,員工也被結算了工資和福利遣散了。


等到工作人員到的時候,就連掃地大媽都已經不上班了,剩下的只是一棟樓,而且是一棟已經易主的樓。

而魂堂也和正信集團一樣,完全是人去樓空,根本連個毛的影子都沒有。想整治卻被蕭天的化整爲零做法搞了個無處下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