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綱見石磊發飆,頓時心頭一顫,但還是故作鎮定的哼了一聲,「你敢動我一根汗毛試試?」 蚩皇!

在這遺失之地中,名聲非常的響亮,但是卻沒有人真正的見過。或許,但凡是見過的人都死了。

對於這些散修體霸來說,根本就不敢相信,但是他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畢竟,根據可靠消息,這蚩皇乃是關鍵所在。

「應該錯不了了,那熾凰族的首領皇凰高調行事,生怕誰不知曉一般。我看啊,很大的可能是真的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軍團整編,大家想要加入到哪個種族中,不管這一次是否成功,能夠加入其種族,或許便有機會規避那審判之光,這對於我們來說,絕對算是一件大好事啊,我蠻期待的。」

「當然是加入到熾凰和媧影族啊,不過估計啊,我們這麼一點微末的實力,人家應該是看不上了。」

……

三天之後,遺失之地的一片荒原上。

這裡,一片蕭索,沒有任何人影,唯有隨處可見的骨骼和冰冷的風。

「咔嚓!」

就在此時,一根白骨之上出現了一座祭壇,在這上面有兩道人影站立,他們籠罩在黑色霧靄之中,根本看不清真容。

「最近的風聲,你都聽到了沒?」一名赤發男子開口問道。

「我想置之不理都不行啊,那群放逐者的聲勢越來越浩大了,野心也越來越大了,自從他們找到了魂血龍穴之後便逐漸的放肆起來,現在居然還想要聯合起來推翻我們審判者的統治。真是可笑,難不成他們還沒有搞清楚,這裡的規則乃是我們所制定的。」另一名紫發男子有些不屑的說道。

「這數十萬年來,他們一次次的嘗試,想要掀翻我們的統治,從未停息過,這一次似乎愈演愈烈了。」赤發男子說道。

「那又如何?」

紫發男子冷笑一聲說道:「我可是記得,在很久以前,他們也聯手過一次,結果呢,還不是全軍覆滅了。離開了魂血龍穴,他們便是死路一條,能耐我何?不過,這魂血龍穴還真是一個瑕疵。可惜,我們的規則不能波及到魂血龍穴中,否則萬年一清算,豈能容忍他們做大起來?」

「蚩皇的誕生,便是改變了規則,我可是聽聞了,有新的蚩皇出現了。」赤發男子淡淡的說道。

「哈哈蛤……」

聞言,紫發男子只是冷笑,滿是不屑的說道:「誕生了又如何?蚩皇不過就是我們的玩具而已。這新的蚩皇的出現,那也不過就是多出了一點趣味性,一直守護在這裡,也挺無聊的。讓軒熊鬼皇去滅了她即可,沒什麼大的麻煩。」

「你剛才不是說了么,想要一點趣味性,那麼我們便來玩玩。你想啊,若是這一次他們內部出現了衝突會多好玩?」赤發男子笑道。

「你的意思是,蠱惑部分人,拒絕加入到聯軍之中,我們給他們承諾,然後讓他們互相征討。這樣想想都有意思啊,還是你聰明。」紫發男子露出了開心的神色。

「不錯,我們去玩玩!」

說話間,兩人便陡然消失不見了。

黑蜈祖地!

此時此刻,整個黑蜈族一片忙碌的景象,在其祖地之外,有成千上萬的散修和小種族的體霸匯聚而來。

他們開始整編軍團,進行篩選、歸類,忙忙碌碌。

祖地深處,骨塔之中,一名老者盤坐在蒲團之上,正在吞噬血鑽修鍊,那堆積如山的血鑽瞬間便消失不見。

此人,便是黑蜈族的首領,黑武士!

「誰?」 豪門劫:權少的天后妻 就在此時,黑武士陡然神色一凝,一拳朝著身邊轟殺而出,帶起一陣狂暴的能量衝擊波。

一道黑影,被鐵拳擊中,但是卻並未有絲毫的損傷,反而是平靜的顯露出來,正是不久之前的那紫發男子。

「審判者?」看到此人的出現,黑武士不由得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在這個時刻審判者出現了。

這讓他心中謹慎起來,他們黑蜈族乃是整個遺失之地排名第三的魂血脈種族,僅次於熾凰和媧影兩族。

而他本人,更是黑蜈族的最強首領,但是他卻從未見過審判者,此刻這突兀出現的紫發男子讓他感覺到了一絲心驚。

「看來你並不蠢,我選擇的沒有錯。」紫發男子微微一笑,盯著黑武士忽然說道:「你,想要加入我們審判者一族,重獲新生么?」

此話一出,黑武士陡然神色驟變!

在這瞬間,他的心臟猛烈的抽搐起來,他同樣是出生在這遺失之地中,雖然說擁有魂血龍穴,不至於死亡。

但是,卻只能被困鎖在這一方小天地中,他渴望自由,渴望離開這裡,去看看其他的大世界。

這個念頭,讓他幾乎毫不猶豫的便同意了皇凰的意見,雖然他不知道皇凰有什麼底牌和手段。

但是,他願意為此拼搏。

不管生死,不管勝負,他都覺得這是值得的。可偏偏現在,一名審判者出現在他的面前,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審判者。

並且,對方提出的那個條件,讓他心顫不已。

加入審判者,那麼便代表了自由之身,何樂而不為,這樣去做甚至都不用去參加那勝負難測的戰鬥了。

但他終究身為首領,活了這麼多年,自然也是非常的老辣,深吸一口氣后,平靜的問道:「敢問閣下的條件是什麼?」

「和聰明人交流就是簡單,我的條件很簡單,那便是殺了那個新生蚩皇!」紫發男子平靜的說道。

「就這一個條件?」黑武士露出怪異的神色。

「不錯,很簡單!」紫發男子說道。

「你真是會開玩笑,這簡單么?那新生蚩皇可是居住在熾凰族中,有熾凰和媧影兩大族的頂級強者守護,想要擊殺難如登天。既然你們認定如此簡單,為何不自己去殺了他們,還要藉助我的手?」黑武士反問道。

「我們不能主動攻擊,再說,這樣不也就增加了趣味性么?」紫發男子冷笑道:「我給你三秒鐘時間思考,是否願意接受任務。我想,在這遺失之地中,找到幾個種族去完成這件事應該很簡單吧,有大把的人願意做吧。」

「我能否提出一個問題,若是我幫你完成了任務,是我孤身一人加入你們審判者,還是我們黑蜈族都可以?」黑武士問道。

「哈哈哈……」

紫發男子不由得狂笑起來,冷冷的說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小子,你不要太痴心妄想了。真以為我們審判者是大白菜不成,誰想來就來的?完成這個任務,我可以赦免你加入到審判者一族。當然,等你成為我們的一員之後,想必你的種族也不會屈居於第三了吧?雖然他們不能加入到我們審判者一族,但是可以獲取最為優勢的資源,這點道理你應該很明白吧?」

聞言,黑武士陷入到沉默中。

片刻之後,他抬頭說道:「我答應你!但是我有一個條件,你如何能夠兌現你的承諾?」

「嗡!」的一聲,紫發男子伸手在黑武士的頭頂猛然一點,頓時黑武士渾身都猛烈的顫抖起來。

玫蘭曲 一條鎖鏈,出現在他的身軀之上,閃爍出金色的光澤。

「審判鎖鏈?」見到這一幕,黑武士不由得神色驟變,他知曉自己體內被審判鎖鏈禁錮,但是卻根本無法找到。

此刻,隨著那紫發男子的出手,將其顯化出來。

「為了表明我的誠意,所以……」紫發男子隨意的一揮手,那金色的鎖鏈陡然便崩裂開來。

在這瞬間,黑武士感覺到渾身一輕,似乎某種束縛消失不見了,具體他感覺不到,但是卻深有體會。

「審判之光,對你無效了,怎麼樣,我的誠意足夠了吧?」紫發男子冷笑道。

「多謝大人!」

黑武士激動的喊道:「我一定會完美的完成任務,就算是付出再多的代價,都一定會將那新生蚩皇斬殺。」

「很好,將其斬殺之後,便起兵滅殺熾凰、媧影兩族吧。你不是孤身一人,還有禍斗、潮汐兩族會與你並肩作戰。」紫發男子說道。

「如此甚好!」

黑武士不由得露出了笑意,這禍斗、潮汐兩族乃是僅次於他們黑蜈族,排名第四、第五。若是加上了這樣的一股勢力,他便有足夠的信心卻抗衡熾凰、媧影兩族。

良辰詎可待 在這一刻,他甚至都有些慶幸了,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居然能夠落到他的頭上。

「我等候你的勝利。」紫發男子說完,轉身便消失不見。

「恭送大人!」黑武士急忙說道,旋即他便開始召集整個黑蜈族的高層進行商議,並且派遣出了使者去邀請禍斗、潮汐兩族的首領前來相見。

暗流涌動!

很快,黑蜈族的體霸便離開了祖地,前往各處荒僻之地,聯合那些附屬於他們的種族勢力,講明利害。

很快,便有不少小種族都迅速的做出了反應,表示願意加入到黑蜈族的大軍之中,畢竟有這黑蜈、禍斗、潮汐三族的聯手,絕對算是一股超強的戰鬥力!

有利無害!

一時之間,整個遺失之地都混亂起來,各種消息漫天飛舞,無數體霸強者紛紛加入軍團,卻殊不知,在這黑蜈族的帶領下,一股聯合勢力在暗中組建出來,規模之大,令人震撼! 媧影祖地!

一座密室之中,林晚晴盤坐在其中,在她的面前是數不勝數的血鑽,全部都是頂級的魂血鑽!

「嗡!」的一聲,成堆的魂血鑽化作一股巨大的能量長龍,沒入到她的體內,肆意的遊動起來。

這一股能量,太過狂暴了,若非是林晚晴的體魄強橫驚人,根本就無法承受這樣的恐怖衝擊,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四分五裂。

饒是如此,她依舊感受到了劇痛席捲而來,一張俏臉上寫滿了痛楚的神色,但她拚命咬牙堅持下來。

這是她成長的機會,不容錯過。

她所要面對的,乃是上一代的蚩皇,那註定了是一個強大無比的對手,想要將其擊敗,必須快速的成長起來。

可是,留給她的時間不多了,她無法耗費漫長的時間去修鍊,一旦審判之光降臨下來,一切都晚了。

「姐姐……」趙敏兒俏臉上露出了擔憂的神色,看到姐姐如此的痛苦,淚珠不斷的淌落下來。

「不錯,有可塑性,比我預料的還要堅韌。」皇凰看到這一幕,點點頭,隨後朝著身邊的一名女子說道:「凰血靈,將密室提到最高等級。」

「首領,這……」凰血靈露出了詫異的神色,密室分等級,最高一級簡直就是噩夢一般的存在。

除了首領之外,還無人敢於進入嘗試。

「無妨,我相信她可以承受。」皇凰平靜的說道。

下一刻,密室之中陡然便傳來了一陣陣凄厲的慘叫聲,林晚晴整個臉頰都痛苦的扭曲起來。

最高等級,非同一般。

「大哥哥,為什麼姐姐的修鍊這麼痛苦?」趙敏兒焦急的問道。

牧雲微微一笑,說道:「這是速成之法,必然伴隨著無盡痛苦。我們的時間所剩無幾,你姐姐必須要快速成長起來。這點痛苦,她必須要承受,否則一旦那軒熊族的蚩皇降臨,她必死無疑。」

「姐姐,你一定不要有事,敏兒會在這裡守護你的……」趙敏兒點點頭,趴在密室之外,死死的盯著林晚晴。

「嗡!」

就在此時,密室之中閃爍出一幅幅古老的畫面,快速的映入到林晚晴的眼中,讓她陷入到沉思之中。

這是一種領悟,是詳細的關於這體霸修鍊者對於能量轉化方式的理解,可以指引林晚晴進行最好的參悟。

在這瞬間,林晚晴強忍著劇痛保持清醒,同時死死的盯著那些畫面,很快便烙印在腦海中,逐漸變得清晰起來,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光芒流光中,在她的體魄之上覆蓋出了一層光繭,看到這一幕,牧雲露出了讚賞的神色,平靜的說道:「很好,這麼快便陷入到了頓悟之中。這一次,她能夠領悟多少就看她本身了,即便是領悟一絲,對於她來說也是巨大的收穫。」

一動不動!

整整一個月,林晚晴都沉浸在頓悟之中,唯一變化的便是送入到密室之中的魂血鑽,數量越來越多,消耗也越來越大。

當然,這對於熾凰族來說,根本不是問題。區區一點魂血鑽,還是可以輕鬆的取出,這便是大勢力的底蘊所在。

「咔嚓……」就在此時,那籠罩著林晚晴的光繭陡然便出現了一條裂縫,便宛若是引發了連鎖效應一般,整個光繭都炸開,露出了林晚晴的身軀,在她的身上,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動。

「好強的威勢,讓我都心顫了……」黑衝天喃喃說道。

「天賦很強,超乎想象,在這短短的一個月中,她居然能夠領悟到本源真意,不愧是新生蚩皇。」皇凰驚訝的說道。

「出來了……」

在眾人驚訝的眼神中,林晚晴緩緩的走出密室,經過這一個月的煎熬,她整個人都產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特別是那籠罩在身上的一層能量波動,更是散發出無窮的威壓,令人不敢輕易的靠近。

「恭喜你,晚晴姑娘,你成功了!」見到林晚晴出現,皇凰笑著說道。

「多謝首領成全。」林晚晴施禮說道。

這一次,她能夠快速的突破,究其原因便是在於此地的環境,為她提供了充足的血鑽和本源奧義。

「很不錯,走上了我的老路,不過這領悟能力比我當年要好上許多倍。」封鬼目露精光,讚賞道。

「你的體魄是凡體,她是不滅神體,相比起來,領悟能力自然要強。體霸和修士,是兩種修鍊方式,合二為一,威力翻倍。現在的她尚未接觸到道法血氣,但是已經打下了堅固的基礎了。此間事了,她進入到九天十地中,可大放異彩。」牧雲平靜的說道。

「首領,出事了……」

就在此時,幾名熾凰族人快步走來,開口喊道:「祖地之外,有散修鬧事!」

「什麼情況?」皇凰皺眉問道。

「審判之光提前降臨了,在西北平原上蔓延開來,滅殺了一支百人小隊,所有體霸都隕落了。」來人說道。

「不可能!」皇凰神色微變,露出了詫異的神色。

審判之光,萬年一個輪迴,這是從未改變過的事實,但是現在,時間尚未到,根本不可能出現審判之光。

但是,現在卻出現了。

「西北事件之後,短短兩個時辰之內,便先後有四個地方同時出現了這種情況,導致整個遺失之地的體霸都人心惶惶了。在我族祖地之外,匯聚了大量散修,想要衝入到祖地之中避難。」來人解釋道。

「有古怪,這審判之光不可能無故的出現,我們出去看看。」皇凰說道。

此時此刻,在這熾凰祖地之外。

成千上萬的散修體霸出現在此地,一個個群情激憤,那審判之光提前降臨的消息傳來,讓無數人為之惶恐。

誰也不想死!

但是,這審判之光卻降臨了,直接便威脅到了所有人的生死存亡。很快便有人站出來,大聲喊道:「這一次,是熾凰族鬧事,這才引來了天怒。導致了審判之光提前降臨,那出事的不過就是懲罰,若是繼續持續下去,我們畢將受到牽連。

你們誰想死,就乖乖的站在這裡吧,反正我不想死。我要進入到祖地之中尋求庇護!

這一次的事情,本身就是他們熾凰族一手造成的,我們都不畏生死的前來組建成為軍團,但是現在,他們卻關閉大門,不讓我們進入其中,這不是明擺著將我們當做了炮灰,今日我們必須要討要一個說法,讓我們進入祖地之中避難。」

「我也不想死,熾凰族給我一個說法!」

「我也不願意死啊!」

「祖地近在眼前,我們卻只能在這裡等死,誰能甘心啊!」

在場的體霸紛紛表態,一個個義憤填膺,目露凶光,恨不得立即轟開那熾凰族祖地大門,沖入其中。

「換做以往,審判之光降臨之前,都會產生大戰,勝利的人入住祖地之中避難。但是這一次,熾凰族故意如此,便是想要瞞天過海,不願意和我們開戰,等待審判之光降臨,我們全部要死。他們卻不費一兵一卒便保留下的性命,這樣的陰謀,我不同意!」有人站在高台上大聲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