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原來方導非但沒有走,還通過星火影視,和遠程影視達成了更深度的合作。

如此一來,雙方優勢互補,簡直如虎添翼,發展前景大有可為。

可趙樂陽現在已經回不了頭了,和方導的做法不一樣,華輝影視那邊看出趙樂陽有所動搖后,趁熱打鐵,開了許多空頭支票,然後就是一紙合約擺在了他面前。

在各種各樣的豐厚條件的誘惑下,他稀里糊塗地就簽下了合約。

說實話,事後他未嘗沒有後悔過,不過合同上白紙黑字的寫著違約條款,一旦他違約,就要面臨天價的違約金,而他自己根本不可能拿出這麼多錢。

現在想來,趙樂陽恨不得給自己一耳光,當初怎麼這麼傻,被人稍加誘惑,連合同都沒細看,就趕忙簽下來了。

方遠說道:「行了,你現在也有名氣了,去了別的公司人家也不會虧待你,不過千萬不要自滿,別把演技落下了,你有這方面的天賦,進步空間還很大。」

趙樂陽吸吸鼻子,認真道:「嗯,方導,我知道了。」

「好,那就這樣吧,我準備睡覺了。」

掛斷電話,方遠盯著手機看了一會,忍不住搖了搖頭。

雖說之前就考慮過也許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不過真的遇到了,心裡多少還是有點膈應。

算了,人各有志,強扭的瓜雖然解渴,但終歸不甜,由他去吧。

至少值得安慰的是周韻琪還沒有改變主意,前兩天她打電話祝賀自己成為百億導演的時候,還在電話里說等不及要簽約了。

這麼一想的話,兩個主演,走了一個留下一個,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好像還不錯。

寬慰自己一番后,方遠放下手機,躺下睡覺了。

……

慶功宴結束后的第二天,方遠回歸工作,繼續籌備起《颶風營救》。

這天,他正在辦公室里和柏行商量著事情。

「咚咚咚。」

外面響起一陣敲門聲,打斷了柏行的長篇大論。

方遠看看時間,笑道:「應該是韻琪到了。」

「是嘛,那我去開門。」柏行站起身,興沖沖地跑過去開門。

打開門一看,果然是周韻琪來了。

她穿著一件碎花連衣裙,披肩的長發並沒紮起來,而是任它散落在肩頭,看上去清純又美麗。

跟幾個月前相比,現在的她不再那麼害羞和膽怯,變得更加自信也更加開朗。

柏行笑道:「韻琪,好久不見。」

「柏導好。」周韻琪笑著跟他打招呼,然後偏著頭,朝著屋裡的方遠說道:「方導好。」

方遠點點頭,招手道:「嗯,快進來吧。」

三人在寬敞的會客區坐下,柏行隨口說道:「對了方導,韻琪都到了,趙樂陽那小子呢?我都好久沒收到他的消息了。」

周韻琪點點頭,附和道:「是啊,昨天我給他打電話他都沒接。」

「額,他的話。」方遠撓撓頭,「應該不會來了。」 趙雄倒是給了趙坤一個驚喜,本來他以為這粗漢拉來十幾人,就不錯了;誰能想到,還真讓他喊來三十個趟過鏢的護衛。

這拖家帶口的,有百人左右,帶著各種鍋碗瓢盆,衣服被褥等,余江鎮的居民見到了,還以為這些事從哪個地方逃難來的。

好在,趙宅附近半條街,都被趙坤買了下來,不然定引得周圍鄰居觀看。

一百多人圍在趙宅大門前,各種說話聲十分嘈雜,直到趙坤和周管家出來后,這夥人才稍微安靜下來。

「趙公子,這就是我以前趟鏢的熟人,都是敢打敢拼,和賊匪幹過仗的。」

趙雄咧嘴笑著將找來的護院指給趙坤看,這些人見到趙坤后,也主動站了出來。

趙坤撫了撫額,無奈道:「大雄,叫我東家就行了,趙公子這個稱呼就別喊了。」聽別人喊他趙公子,總有一種掏錢買單的感覺。

「是,東家。」趙雄嗡聲答應下來

隨後趙坤掃了一圈趙雄找來的人,不說其他,身形就沒有瘦弱的;趟鏢這行當,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沒有鏢頭會要,威懾力就弱三分。

這夥人看起來都身強力壯,有幾人還背著土槍。

趙坤點了點頭道:「不錯,待遇,大雄已經和你們說了;各位拖家帶口的來投奔我,本人自然不會讓你們吃虧。」

「今日時候不早了,先分房屋下榻,剩餘的事,明天再說。」

趙坤偏頭,對周管事和趙雄說道:「劃分房屋一事,周管家,你來主持;大雄,你配合周管家。」

「是東家。」周管事和趙雄應聲道

其他鏢夫護院聽到趙坤所言,心中一安,頓時感覺這位新東家人還不錯。

不過接下來趙坤的話,更讓他們心生驚喜。

「老周,你按照趙雄招來的護院人數,每戶先發二十個銀元;另外,再去鎮上的酒樓食肆訂菜,每戶一桌,有魚有肉的標準。」

嚯,壕性、大氣!

遠奔而來,離開家中,本來心中有些許不安,但是趙坤這一舉動直接將這些人心中得到不安消除乾淨。

來了就發二十個大洋,還每家每戶給定了一桌吃食。

這待遇,怕是他們結夥投奔土匪,都沒這麼豐厚!

這東家,值得跟著賣命。

「謝東家!」

「東家仁義。」

眾人聲聲恭維道,隨後在趙坤的擺手下,才停了下來。

「做事去吧,分屋這塊聽周管事的。」

說完之後,趙坤便回到趙宅內,將事情甩給周管事和趙雄。

在實打實的銀元賞賜下,每戶人家都很老實,誰要是鬧事,不僅錢拿不到,而且還會被其他人排斥。

這麼好的一個東家,屬實打著燈籠都難找,你還敢鬧事?

不用周管事瞪眼,一旁的人都直接伸出大巴掌,把嚷嚷的人扇一個跟頭。

分屋的事情很順利,不到半個時辰,周管事便根據各家人口的總數,將房屋分好;附近的民宅大小都差不多,就算大一點小一點,也比他們原來住的好。

如今換了一出大房子,算是賺到了。

分好房屋后,沒過一會,周管事派去訂菜的雜工也回來了;這三十多桌菜肴,找了兩處酒樓,來來回回跑了五六次,才送齊了。

沒過一會,此事在鎮上算是傳開了。

『新來的趙老爺,招了幾十個護院,不僅給安排住處,還每戶送了一桌美食,大方,真大方!』

趙坤顯露出來的財力,還算不上鎮上第一;但是照顧下人這一點,整個貴溪都很難找到第二個。

次日,趙坤早早的起來,這宅院雖說大了,但休息還真不怎麼舒服,沒現代世界塌心。

見他出門,候在一旁的丫鬟準備好水盆和毛巾,待趙坤洗漱完了后,內宅婆子便安排送上了早點。

早點種類比較多,六七樣,趙坤吃了一點便飽了。

用過早飯後,趙坤喊來周管事,讓他將趙雄和昨晚來的護院喊到趙宅前院來。

今天,趙坤要吩咐一些事下去;有商鋪買賣的事,也有護院武力的事。

一個月內,他要在這裡立足,而且還要站穩。

定下這個目標,雖說有點激進,但是趙坤可以隨時返回現代世界,有一個完美的退路;而且他還有聚財的能力,能源源不斷的賺來大洋。

有這兩點在,趙坤覺得一個月內立足穩固,還是可以嘗試一下。

「護院的待遇,大雄都和你們說過了,我在重複一遍。」

趙坤伸指輕輕敲著木椅扶手,慢聲說道

「每個月二十個銀元,管吃住;以後雇傭人手,優先從我趙宅的護院家中挑人,薪酬嘛,肯定是全鎮最高的那一批。」

眾人聽到后,雙眼不由一亮,就連趙雄也十分心動;要是家中之人被選中了,豈不是又多了一份收入。

「但是,身為我趙宅護院,要是做事怯弱不堪,怕死畏懼;那還是從哪來的回哪去吧,趁早找個安穩的活計。」

眾護院聽到后,都覺得趙坤所說,實屬正常;不賣命,哪來這麼高的月響?

「槍的事情我拜託過鎮上的周老闆,只不過他這條路子希望不大;現在集思廣益,各位不管是誰,只要有能搞到大批槍械的路子,我就給他三十銀元。」

三十銀元!?

護院們一聽,都無比心動;但是大批槍械的路子實在不好搞,要是一兩隻槍,他們還能到各個地方收買。

趙雄也苦思一番,隨後無奈的撓撓頭。

「東家,可以找洋行試試?國內想打量買槍,只有向軍閥買,但是軍閥都是從洋人手中買的,我們可以直接找洋人。」

趙坤立刻問道:「你知道哪裡有洋行?」找洋人買槍他也想過,但是人在哪,他就不清楚了;或許上海廣東這種地方肯定能找到,但是太遠了,趕過去就有風險。

「小的曾隨一個貨行老闆跑過景德鎮,那裡有個固定收貨的洋行,或許他們有路子。」

趙坤聞言,眼中頓時一喜,說道:「好,那此事就託付給你,叫幾個人跟你跑趟景德鎮;要是那裡的洋人有賣槍的路子,就將他們請過來一趟,就說這裡有大生意,很大很大的生意。」

「老周,給他路費,在多給三十個大洋。」

此話一說,眾護院無不眼紅,那得到大洋的護院也十分激動,當場便說道:「謝東家,小的一定將此事辦妥!」

有了槍和人,趙坤在民國世界便有了底氣,許多事便可稍微放手的去做。

不然賣個機械手錶都要提心弔膽,擔心自身安全;那樣的話,趙坤只能賺點小錢,而在這裡立足,趙坤便能如鯨吞水一般,聚財! 潘龍看着穆飛飛笑道:「你這麼關心我的身體,怎麼,真的想嫁給我?」

「咱們的大明星要放棄星途了嗎?」

穆飛飛紅著臉,嬌嗔的道:「你胡說什麼呢?這麼多人呢!」

潘龍擺了擺手,道:「你們可以下去了。」

年輕女管家猶豫了一下,道:「需要為穆飛飛小姐準備泳衣嗎?」

潘龍看向穆飛飛,徵求她的意見。

穆飛飛道:「不用了。我不喜歡泡溫泉。」

說的時候,還是一本正經,誰知道,管家僕人和保鏢下去之後,穆飛飛在潘龍的示意下,迫不及待,脫掉衣服。

像一條美人魚一樣,游向潘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