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用力過度,馮俊傑才剛喊完,臉色立刻就變了,捂住肚子蹲了下來。

林飛見狀二話不說,立刻上前快速地用手在馮俊傑身上幾道穴位上點了幾下,最後雙手按住他的太陽穴,輕輕揉了三下后,就送開了手,說:「馮大校,你再試著站起來,深呼吸看看?」

馮俊傑本來就被林飛剛才那幾下給弄得有點失神,心裡疑惑不已,敢情林飛還懂醫術?但不得不說,自己僅僅是被他點了幾下而已,就已經覺得身上的疼痛減少了許多,而且尤其是太陽穴被按住那三下,簡直太舒服了,就跟滿血復活一樣。

「噌~」

馮俊傑猛地站起來,深呼吸了幾下后,旋即滿臉驚喜地對林飛說:「林總教官,太神奇了,我不但肚子不痛了,而且整個人更是感到神清氣爽,渾身帶勁兒,這個感覺倍兒爽啊!」

說完,馮俊傑還後退了一步,當著林飛和上官無敵的面,打了一整套軍體拳,即便大汗淋漓,卻好像越打越精神。

隨後,上官無敵吩咐龍上峰和馮俊傑兩人先離開,女裁判也不得不離開,不過她在離開前那緊盯著林飛不放的眼神,卻看得林飛心裡發毛。

「說吧,這次你想帶誰去?」

其他人一走,上官無敵臉色一正,看向林飛問道。

(本章完) 「這次行動上級有沒有規定幾個人去?」

「有,最多不能超過三個,畢竟去的是霉國,人多了恐怕就會引起FBI的注意,引起麻煩就不好了。」

「這樣啊,那我知道帶誰了,剛才那個馮俊傑大校和我的教官姚紫菱,我們三個人就可以了。」

上官無敵一愣,似乎有點不太相信,盯著林飛的眼睛看了一會兒,問:「你確定只帶他們兩個?就不考慮一下獵豹突擊隊的隊員?幸好我沒把這次任務告訴他們,否則他們知道你出任務而不在他們裡面挑人,恐怕恨死你都有可能。」

林飛愕然,「不至於吧?」

「什麼不至於?難道你不知道軍人都視榮譽為生命的嗎?尤其是獵豹突擊隊的每個成員,都以為國效力為榮,如果他們知道你不選他們的話,恐怕會軍心不穩。」

上官無敵憂心忡忡地說道。

林飛攤手說道:「首長,這個你可不能怪我,我只是掛個名兒而已,到時候等他們全部都出師之後,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所以為了保證訓練的連續性,現在絕對不能讓他們出任何的任務,首長,我的良苦用心,你明白嗎?」

「哦?是嗎?」

上官無敵似乎被林飛的話說動,臉色舒緩不少:「但你倒是給我說說,為何選擇馮俊傑和姚紫菱兩個人呢?」

「馮俊傑經驗豐富,你選他我沒意見,可是姚紫菱只是個三級士官,甚至連特種兵都算不上,你給我個理由,為何選擇她?」

林飛笑道:「理由很簡單,因為她是個女人。」

上官無敵:「……」

「首長,不明白?」

林飛接著說道:「你想想啊,如果我這次帶的全是男人,三個大男人一起入境,會讓霉國人怎麼想?三人行必有我師嗎?怎麼都比不上一對夫妻和一個好朋友這種關係組合來得自然,不是嗎?」

上官無敵恍然大悟,頻頻點頭:「你說的很有道理,看來是我老了,跟不上你們年輕人的思維了,就按照你說的去辦吧!不過,最後我必須跟你說清楚一點的是,這一次行動,軍方不會提供任何武器,至於具體計劃等等,都靠你們自己獨立完成。」

「……」

林飛一陣汗顏:「首長,上級要不要這麼摳?」

「不是摳不摳的問題,這次行動本來就是個秘密行動,一切都上不了檯面,所以國家也不能支持太多,最多也就只能暗中提供安全保護,以及報銷此次行動一切費用,僅此而已。」

上官無敵說著,轉身回到辦公桌旁,打開后拿出一個綠色小本子,扔給林飛:「拿著,記得收好,這是你這次出國用的護照,除了姓名籍貫外,其他一切信息都是真實的,他們就算通過聯網來查你,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林飛接過護照打開一看,上面貼著的一寸彩色照片的人果然是自己,不得不感嘆,即便是造假,如果上升到國家的層面,假也能夠成真。

「什麼時候出發?」

「明天早上八點!」

「那我還需要準備什麼嗎?」

「關於那兩名被關押的我國頂級科學家的資料,等你離開基地,手機便會馬上收到,記住,資料保存期限只有三分鐘,如果三分鐘后還不將消息刪除,它將自動開啟銷毀程序……」

「等等,首長,你說的自動銷毀程序指的是……」

「簡單點來說,就是你的手機會爆炸!」

「草……」

林飛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接著苦笑道:「首長,不帶這麼玩人的嘛,萬一我沒空看呢?又或者……」

上官無敵說道:「反正這就是規定,就算是一號首長來了也改變不了,所以你無論如何都要保證三分鐘內看完消息,並且爛熟於心。」

話已至此,林飛知道說再多也沒用,於是收好護照就跟上官無敵告別。

「等一下。」

誰料,才剛走出一步,上官無敵又叫住了林飛。

「還有事?」

「這次任務很艱巨,我希望你能全力以赴,一定要把人質救回來,拜託你了!」

說到這裡,上官無敵緊緊地握住林飛的手,眼神相當凝重。

林飛還是第一次見到上官無敵這樣,不免有些動容,他深深地點了點頭,一臉堅定地說:「放心吧,首長,我保證完成任務!」

「那就好!呵呵,那就好……」

上官無敵欣慰一笑,竟然還掉了幾顆眼淚。

十分鐘后,林飛開車和姚紫菱一起離開基地,開到半路的時候,姚紫菱忽然轉過頭來,定定地看著他,但卻一句話都沒有說。

林飛被看得心裡發毛,不得不硬著頭皮問:「姚教官,你看著我幹嘛?我知道我自己很帥,但是你要是實在忍不住想看,可不可以等我將車開到學校后停好后再看呢?我保證,到那個時候你想看多久我都不會反對……」

「啊呸~」

姚紫菱忽而啐了一口,接著罵道:「見過不要臉的,就沒見過像你這麼不要臉的,誰稀罕看你了?」

「哎,姚教官,你這話就說的不對了。」

林飛接著說道:「我怎麼就不要臉了呢?我可什麼都沒幹好嗎?我冤枉啊我……」

姚紫菱白了一眼林飛,說:「行了行了,差不多就可以了,懶得跟你廢話,給我說實話,為什麼這次秘密任務你會找我去?」

原來是問這個!

林飛淡淡一笑:「簡單啊,因為你是女的,而且還是個美女,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你是一名真正的軍人。」

「你就不怕我拖你後腿?」

「你首先是軍人,才是女人,所以我相信你會理智處理的,我說的對嗎?」

「你……算你說的沒錯!」

姚紫菱發現自己每次跟林飛說話,好像主動權都牢牢掌握在林飛手上,而她每次都處在攻勢。

「不過我警告你,就算在這次行動中我們是名義上的夫妻,你要是敢以權謀私,占我便宜,我第一時間閹了你!」

聽著姚紫菱咬牙切齒的狠話,林飛只感到胯下一陣冷風颼颼刮過。

「當然不會了,你放心好了!」

林飛尬笑著回應道,心想:就沖著你剛才那話,你的便宜我占定了。

(本章完) 回到學校后,林飛繼續軍訓,跟平時沒兩樣。

只是到了晚上,他剛洗完澡,正準備在床上躺一會兒的時候,卻冷不防地接到了洛雲的電話。

「喂,親愛的,這麼晚了打給我,是不是想我了啊?」

林飛甜膩膩地說道,也不知道是不是網路看多了還是咋滴,林飛覺得自己在不經意間已經變得有點口甜舌滑了,甜言蜜語說出口時壓根就不帶臉紅的,簡直就是順手捻來啊!

洛雲估計也是第一次聽到林飛用這種語氣對自己說話,先是一愣,旋即嬌嗔應道:「是啊,想你了,今晚你有空嗎?我想你陪我到處走走。」

「當然有空,這樣,就在學校旁邊的休閑吧,我等你!」

「嗯,不過你能過來我宿舍樓下接我嗎?」

「當然可以啊!」

掛完電話后,林飛換了一身休閑的衣服,也不管鄺佳文他們叫喚一起開黑,興匆匆地就往女教師宿舍的方向走去。

林飛事前都想好了,就趁著今晚約會的時候,跟洛雲說他要去執行秘密任務的事情,希望她不要因此而生氣最好。

「哎喲~」

可能是林飛太過於心急抑或是走路太快,以至於在離開宿舍後轉角處不小心撞到人,被撞的人一聲驚呼后倒地,乍一聽上去,聲音顯得有點耳熟。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咦?戚……琪琪,你怎麼在這兒呢?」

林飛趕緊道歉,但定眼一看后,認出被撞的人正是戚美琪,當即驚訝不已。

戚美琪哀怨地看著林飛,銀牙暗咬地說:「知道是人家還不快點扶人家起來?難道你就這麼忍心看著人家一個女孩子倒在地上,你卻置之不理嗎?」

「……」

林飛被說的老臉通紅,很不好意思,連忙訕笑幾下后,趕緊伸手過去把戚美琪拉了起來。

照理說林飛拉的力道剛剛好,但戚美琪卻好像被一股蠻力拉了一下那樣,「哎喲」又一聲后,居然倒在林飛懷裡。

軟香入懷,尤其是清晰地感覺到戚美琪身上那一對驚人宏偉的擠壓時,林飛差點就把鼻血給噴洒出來,幸好最後還是自己控制住了。

「咿呀~」

戚美琪一把推開林飛,羞紅著臉低著頭,那一抹嬌羞不已的風情,差點又讓林飛淪陷。

「哎呀!林飛,都怪你,我還有正事呢!不跟你說了,先走了。」

戚美琪忽然驚叫一聲,接著急忙忙地往校門口的方向走去,也不知她口中所說的急事是什麼事。

林飛原本想叫住她問一下的,但是隨後想了想還是算了,畢竟他還要去接洛雲。

當林飛來到洛雲宿舍樓下時,一番精心打扮的洛雲,此刻早已在女教師宿舍樓下等待,一見到林飛即刻開心招手,並且快步朝他走來。

「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一見面,林飛便立刻道歉,即便他並沒有遲到。

「不用說不好意思,是我早下來而已,你沒有遲到。」

洛雲臉色微紅,說著話的時候,將手伸了過來,林飛見狀很自然地將其小手牽住,接著兩人互相依偎著一路走到了未名湖畔。

夜色中的未名湖,湖面平靜,微風輕輕劃過,驚起陣陣水波蕩漾,景色醉人人自醉,的確是一個最適合談情說愛的時間。

林飛牽著洛雲的手,走到了一張長凳旁邊,兩人坐了下來,洛雲很自然地靠在林飛肩膀上,雖不說話,此時卻是無聲勝有聲。

「林飛,要不……我們搬出去住吧?」

良久,洛雲首先開口,只是她說的話卻讓林飛一時間竟然不知如何應答。

林飛愣了一下,想了想,一臉為難地說:「洛雲,我軍訓還沒結束呢,如果現在就從學校搬出去,我怕……」

「怕影響不好?」

「嗯……但是……」

「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你希望你的大學生活能夠像其他人一樣,對嗎?」

「……」

「好吧,就當我沒說,不過你得答應我,以後條件成熟了,一定要搬出來,好嗎?」

「嗯,好的,我答應你。」

這個話題越聊越尷尬,林飛決定話鋒一轉,說道:「洛雲,明天我要出遠門一趟,去霉國幫軍方執行一件秘密任務。」

「什麼?」

洛雲驚訝得直接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滿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林飛。

林飛被嚇了一跳,伸手就想去抓住洛雲,卻不料被她狠狠地甩開,林飛趕緊說:「洛雲,你先別生氣嘛,聽我解釋,其實這次任務不單單是我一個人去的,還有……」

洛雲搖頭打斷:「我不要聽你解釋,你想去就去吧,反正你都是先斬後奏,從來都不會跟我商量一下……我還有事要忙,你慢慢坐吧!」

說完,洛雲轉身就跑了,隱約中林飛聽到了抽泣聲。

林飛怔怔地站在原地,本來應該去追的他卻覺得雙腳像被灌了鉛一樣,有千斤重,怎麼也邁不開腳。

「唉……」

深深地嘆了口氣,林飛像丟了魂一樣,重新坐回到長凳上,嘴上呢喃自語:「我真不該跟她說……」

在長凳上足足呆了半個小時后,林飛才起身頹喪地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回到半路,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讓他身體猛地一震,整個人都精神抖擻了起來,以為是洛雲打來的,沒想到掏出手機一看,竟然是戚美琪的。

「救……救我……」

才剛打開接聽鍵,林飛都來不及說話,就聽到了戚美琪的這一句斷斷續續的求救聲,接著電話戛然而止,再然後就是一陣忙音了。

「卧槽,戚美琪有危險!」

林飛罵了一聲,接著才會想起今晚前些時候見到戚美琪時,她好像說要去見朋友還是誰,現在看來她見的這個朋友,恐怕不是什麼好人了。

「難道是她之前的閨蜜秦露?」

想了想,林飛覺得這個秦露的嫌疑最大,但現在不是確定誰嫌疑大小的時候,而是必須立刻馬上找到戚美琪再說。

林飛根據剛才戚美琪打過來的電話,迅速啟動手機定位搜索系統,但很不幸的是,由於現在打不通了,所以壓根就定位不了。

「草,人到底在哪兒了呢?」

一時間,林飛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