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現在,他全力奔逃,甚至在壓榨自己的潛力去逃,直接是讓他裂開的金身,徹底爆炸了!

兩次錯誤!

而他這兩次犯錯的代價,便是付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

不,是三次!

三次錯誤!

他就不應該生了貪慾,跑來圍攻王家,逼迫陳進親近之人!

這一刻,他的腦海之中,浮現出了,當年還幼小時,師傅教導他的,戒嗔、戒痴、戒貪、戒色……

可是,他卻給自己起了一個「不戒」!

不戒上師,最後的感慨,還未消散!

他的身體,卻已經是當場爆開!

化為了一團血霧!

成為今日,第六個隕落的神境巔峰!

……

……

參與圍攻王家,逼迫陳進親近之人,共計十四位神境巔峰!

日國神境巔峰川島,被夏侯雲逼迫而戰,戰至遠方!

印國神廟大祭司,緊隨容青瓷而去,戰果未知!

光明教會大牧師,被陳進以一劍「虛無」斬滅,消散於天地間!

路布朗殿洛特爾戈長老,逃亡途中,被煉獄飛劍,洞穿而亡!

中東金輪神王,被自己的法器金輪,一輪斷頭,身首異處!

雷靈王威廉·岡薩雷斯,被陳進一槍釘死在岩壁之上!

天命教堂天命長老,被陳進移形換位,死於眾神境巔峰的天賦神通手中!

喇嘛不戒上師,被陳進一拳打的金身崩潰,逃亡隕落!

天機閣閣主明魯伯,被陳進一拳打進地下,攤於坑洞之中,重傷垂死!

此時,陳進周身,僅僅只是剩下了五位神境巔峰!

並且,五人在和陳進之前的交手過程中,人人都是受了一些傷!

這一刻,五人,徹底恐懼了!

之前明明還有那麼多人的。

怎麼,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便是接連隕落了這麼多!

他們幾人,忽然之間,好像明白了,為什麼陳進能在雪神宮內,連斬九大神境巔峰了。

因為,一般的圍攻,對陳進,根本起不到作用。

陳進的速度,能突破音障,他們跟不上!

陳進的力量,更是能一招擊斃神境巔峰,他們完全比不了!

打,打不過!

至於圍攻,在巨大的實力差距面前,那也是成了一個笑話!

一時之間,剩下的五位神境巔峰,呆立當場!

逃,不敢逃!

有著前車之鑒!

誰敢先逃,必死無疑!

而就算他們五人,同時分散五個方位逃跑,又真的能跑掉嗎?

而打,現在,又有誰還敢對陳進出手?

從來沒有哪一刻,這些平日高高在上,屹立於當世之巔的神境巔峰,有這麼絕望過! 陳進冷眼看著他們。

忽然,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來!

剩下的五位神境巔峰,看到陳進的笑容,渾身膽寒!

「你們,想活嗎?」

陳進問道。

此時,他的身上,殺意消退。

看起來,彷彿人畜無害一般。

可是,這五位神境巔峰,卻是更加緊張了起來。

不論陳進是否會像上一次一樣,戲耍他們。

這一刻,五位神境巔峰,那都是齊齊開口。

「請……請問,陳先生,如何才能放過我等?」

眾人看著陳進,眼神之中,滿是驚懼!

「簡單!」

陳進再笑。

「我也並不想趕盡殺絕!」

聞言,眾人心中,終於是微微鬆了一口氣。

就怕陳進像之前那樣,無論如何,都非要殺他們。

那,才是真正的絕望!

「只要陳先生開口,任何要求,我都答應!」

這時,來自俄國的一位神境巔峰,立馬是開口說道,滿臉誠懇之色!

其他人,也是紛紛開口。

大概意思,皆是如此!

陳進臉上笑意更濃!

明明陳進身上已經沒有了殺意,此笑容,也並非冷笑。

但是這五位神境巔峰,卻都是感覺通體發寒,頭皮發麻,心中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來!

果然,下一刻,陳進的話語一出,眾人皆是瞳孔劇縮!

「我並不想趕盡殺絕,但既然敢打我的人主意,那就得付出代價!」

陳進緩緩說道。

「你們五人,可活一人!」

此話一出,五人瞳孔劇縮!

什麼意思?

這是要他們自相殘殺,最後剩下一人,可活?

眾人心中,都是閃過這麼一個念頭。

惡魔!

陳進簡直比魔鬼還可怕!

遠處的一些宗師,聽到陳進的話語后,心中,都是閃過這麼一個念頭。

陳進此人,簡直太過可怕!

一人連斬六大神境,重傷一位,現在,更是逼迫其餘五人,自相殘殺!

事到此處,結果,基本上也是出來了。

遠處圍觀的上千宗師,怕被波及!

也怕因為圍觀,而被陳進清算。

頃刻間,絕大部分宗師和准宗師,都是紛紛離去。

不敢再停留片刻!

……

……

五位神境巔峰,見陳進並非是開玩笑!

都是沉重到了極點!

可是,他們能拒絕嗎?

能反抗嗎?

不能!

也沒人敢!

一時之間,五人,都是警惕到了極點。

防範著其他人。

生怕被別人突襲!

但一時之間,也沒人主動出頭。

怕成了出頭鳥,被其他四人,率先圍攻!

「拉古,我們兩人聯手,先想辦法幹掉其他人!」

這時候,俄國那位神境巔峰葉夫根尼,忽然是沖旁邊的一位神境巔峰傳音道。

他們兩人,相識多年,彼此之間,更是有著諸多利益合作,關係很是親密!

拉古聞言,臉色一變。

葉夫根尼和他的實力,相差無幾,他們兩人暗中聯手,可以想辦法,先幹掉其他三人。

至於他們兩人,那就等到最後,再來分勝負好了。

而他們兩人,實力相近,最近,他的實力,更是有了一些提升,真要拚命,葉夫根尼,死在他手中的可能性,更大!

當然,前提是,待會兒他一定不能受傷比葉夫根尼重。

雖然合作,但也得防著點!

想到此處。

拉古便是傳音給葉夫根尼,同意了他的聯手合作。

「先殺他,他的實力最弱,減少一個對手!」

葉夫根尼,再次傳音給拉古,示意正處於他們兩人中間,除了威廉·岡薩雷斯以外的,另外一位歐洲神境巔峰!

拉古聞言,瞭然!

下一瞬!

兩人向那位歐洲神境巔峰,同時出手!

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力爭聯手,一擊必殺。

就算殺不死,那也得是能重傷對方才行!

然而,就在出手的下一瞬。

拉古,卻是悚然一驚!

「葉夫根尼,你該死!」

只見葉夫根尼,本來是攻向歐洲那位神境巔峰的至強一擊,卻是陡然錯過了他,直奔拉古而來。

與此同時,那位歐洲神境巔峰,也是絲毫沒有停頓,悍然一擊,攻向拉古。

而另外兩位神境巔峰,那也好像是約好了一般。

直接從拉古另外兩個方位,封鎖了他的退路。

真元狂暴而出。

直奔拉古而去!

頓時,幾人之間,真元肆掠!

能量爆發!

眨眼間,拉古便是被打的喋血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