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為何以如此強大的實力,都沒有一統四國,當年還差點被殺?

這些東西,蘇寒稍微思索片刻,便也不再去想,此刻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他問道:「那前輩,我們現在是要去哪裡?」

他回頭看了一眼,此時已經出了四國的範圍,就在不久前,他們又越過了一個小國,距離大宋國邊境,已然不足十萬里。

「你不是說,要去我百玄門參觀一二?」

「是去百玄門?」蘇寒一怔,隨即卻明白過來,「知道了。」

李天成對蘇寒似乎觀感不賴,這個時候問道:「你知道什麼了?」

「與外面相比,門派才是最安全的。」蘇寒道。

其實他本想說,現今在外,關於蘇寒的消息實在太多,而且偏偏準確異常,一開始或許沒有察覺,但是到了後來,帶著蘇寒的勢力,一日沒有到達遺迹取得寶藏,一日就要忍受各種莫名其妙勢力的騷擾。甚至一個不小心,就要丟掉蘇寒,已有的騰龍閣與時蟬時露兄弟,都是前車之鑒。

李天成深深看了一眼蘇寒,淡淡道:「的確是如此。」

蘇寒微微笑道:「晚輩卻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李天成問道:「你叫蘇寒是吧?」

「是。」

李天成好奇看著蘇寒,「你真的一點都不怕?」

「倒似乎有不少人問過晚輩這個問題。」

「那你是怎麼回答的?」李天成問。

「除了巫族,似乎沒有哪個勢力,是要殺我的吧?」蘇寒道。

「倒也的確是這樣的。」李天成道,「那遺迹開啟之後呢?巫族可還是要追殺你的。」

「那時的事情,那時再說。」蘇寒道。

就在這個時候,前方出現一條大河,河面寬闊,足有千丈,此時在大河一邊,泊著一艘長達百丈,高有三十丈的大船。

蘇寒一怔,這又是哪個勢力在此攔截?

他還沒問,李天成已然帶著蘇寒飛了過去,朗聲笑道:「蘇寒小友,歡迎來到本門的天成仙艦。」(未完待續……) 蘇寒看著眼前比起狴犴仙艦還要可怕與猙獰的巨大仙艦,忽地覺得口乾舌燥。

仙艦仙艦,能被冠以仙艦之名的戰船,每一個都是可怕的戰爭機器。要知道,對於戰船而言,每長一丈,其威力就不知道增加多少。而這艘仙艦,比起狴犴仙艦,還要長足足三十丈!

蘇寒道:「前輩,天成仙艦,莫不是以你之名命名的?」

李天成淡淡道:「嗯,因為是我建造的。」

「……」

蘇寒說不出話來。

他對於製造戰船之事了解地並不多,但是他知道,哪怕製造一艘二十丈長的戰船,也不是說說就完的,其間花費的時間精力,難以計數,而且往往需要大量的人分工合作,才可以完成。

雖然知道這艘戰船不是李天成一個人建的,但是蘇寒知道李天成敢這樣說,定然是在這其中發揮了不小的力量。

他們到了天成仙艦之上,不過人卻並不是很多。

甲板上面,此時只有幾個人,在專註地操控著法器,或者是檢查著雷塔,還有在往雷塔之內填充靈石的。

對於李天成的到來,人們並未給予太多的關注,而是專註於自己手頭的事情,這讓蘇寒不由得嘖嘖稱奇,他尚是在第一個地方看到,人們對自己的上司前輩,未曾給予足夠的禮貌與關注的,要是在別處,只怕光是這一點便足夠讓身為前輩或者頂頭上司之人為之不悅。

而李天成似乎不以為意,帶著蘇寒沿著一道樓梯,向著下面走去。

「來得稍微晚了一點,倒是沒想到竟然還能夠將你請來。」李天成淡淡笑著,「想必在柳永那裡吃了不少苦頭吧。」一品狀元

「還好,看到他氣成那個樣子就覺得好受多了。」蘇寒笑道。

李天成道:「來我這裡你不必擔心,雖然我對你的那些事情,有一點點好奇。甚至還好奇,為何會有人恰到好處知道你那麼確切的消息,讓我能夠準時趕到那裡。但這些也只是一點點好奇而已,只要能夠幫我們開啟遺迹,以後你可以一直呆在百玄門,除非百玄門滅亡,不然巫族休想動你一根汗毛。」

就在李天成說話的時候,天成仙艦飛起,向著北方飛去,速度還非常之快。

蘇寒聽著李天成的話。心中慨然,別人說李天成厲害他沒什麼感觸,如今接觸到,才真正體會到是多麼厲害,三言兩語,便差一點要將蘇寒說得感激涕零。

為何說差一點?因為一踏上戰船,分一和武陽又忙碌開,將消息製作發出,早已守候在一個個臨時的消息售賣地點外的一眾修士。當即蜂擁而上,開始搶購消息。


「李天成來了!?」

「還有天成仙艦!李天成親手打造的無敵仙艦!」

「蘇寒已經離開四國了!」

「我們也趕緊走,遲了他們就要進入遺迹了。」

隨著消息地擴散,一道道遁光飛起。原本金丹元嬰修士有些人滿為患的四國,短短一兩天的時間內,就又變得如若原本一樣,空空蕩蕩。

「蘇群。我們過不過去?」武陽站在門口,看著空蕩了許多的坊市,問坐在屋子裡的分一道。紅樓之情深如海

他們一直是負責消息的製作以及發出。賣消息的事情,都是交給下屬去干,他們自己是絕不經手,所以也沒人注意到坊市裡,這個不起眼的角落。

分一這個時候在看新送來的賬本,「多少靈石了?」

「前前後後,總共有一千億了。」武陽難得露出個笑容,有這筆錢,我們可以試著進軍一下金丹境界的法器售賣。

「本小利薄,得小心一點。」分一道,「隨便一件六品法器,可就要大幾千萬過億靈石了。」

武陽道:「你還未說我們到底跟不跟過去?」

分一將賬本合起來,「你把這批人交給我,我去大宋國。」

「我不過去?」武陽問道。

「銀蒼閣這邊也正在發展期,你剛才說的事情,現在就可以著手去做了。」分一道,「大宋國離這邊太遠,萬一我們倆都發生什麼意外,銀蒼閣就會變得很危險了。」

「嗯,我知道了。」武陽道,「那若是有急事怎麼辦。」

分一笑道:「點蒼不還有個我嗎,決定不了的事情就問他。」


「好。」武陽點頭,「那一路小心,我待會兒把人都交給你。」

「嗯。」分一點頭。

蘇寒站在天成仙艦中間某一層的欄杆邊,看著下方雲霧繚繞的山川。

越往北去,氣候越為寒冷,時值初秋,此時又是早間,就見下方山川,都為白霧籠罩掩蓋,初生的金色陽光灑在上面,還會泛起些微光芒。大宋私家偵探

李天成把蘇寒帶來之後,接下來就沒有再出現過,不過有一位女子,倒是來見過蘇寒兩次,名字叫做杜伊蓮。一開始聽到這個名字,還是自時蟬時露兩兄弟口中,那時印象不深,但在蘇寒以為,應當是個很一般的女子,有點姿色罷了。

可見過之後,才發現倒也不是那樣。古靈精怪,和殷凌月與梁鶯鶯都是很像的,但是不少時候卻又像是李媚晴,素雅清淡,如若不食人間煙火一般。

兩人聊了一陣,蘇寒其實大體也猜到為何杜伊蓮會來找他。大概是李天成覺得自己問蘇寒,問不出什麼,可能找個女子來問,會問出一些事情來。

蘇寒自然是不屑一顧的,這種伎倆,太過明顯,根本沒有任何技術含量。

分一這時卻是淡淡道:「既然沒有技術含量,那你現在在想的,又是什麼呢。」

蘇寒卻是搖搖頭道:「只是想一想,此去究竟該要何去何從。」

「你又決定不了,如何要想那麼多。」

「蘇寒,在想什麼呢?」

這個時候,一個有些清冷的聲音在蘇寒身後道。

蘇寒扭過頭,眼前站著一個明眸皓齒,亭亭玉立的女子,長發因風微微向著蘇寒這邊盪著,隨著風而來的,還有女兒家身上特有的幽香。

蘇寒一笑,「只是在想,李前輩究竟是個怎樣人物?」

杜伊蓮笑了起來,「每個見過他的人,都有這樣的疑問,不過,既然你好奇,小女子倒是可以為你講一講。」(未完待續。。) 「哦?」聽到杜伊蓮這樣說,蘇寒好奇地看著她。


「李天成師兄吧,幼年其實出身也是一般,費盡辛苦才拜入了百玄門中,那個時候距今多少年來著?嗯,記得不是很清楚了。」杜伊蓮回憶道。

蘇寒此時卻似乎注意到什麼,打斷杜伊蓮的話道:「等等,你方才說什麼?李天成……師兄?」

「是啊。」杜伊蓮道,「他本就是我的師兄。」

「同一個師父嗎?」蘇寒問。

「同一個師父,不過我入門較晚,當我入門時,師兄已然是一位霸主般的人物,在外為本門開疆拓土,爭取利益了。」

蘇寒生出個更古怪的想法,「那敢問,你師父現在是何等境界?」

杜伊蓮聞言,卻不答而是嬌嗔道:「你到底還聽不聽我說話了。」

即便蘇寒自詡心性鑒定,見到杜伊蓮這般模樣,亦是大感吃不消,他道:「接著說。」

「師兄早年修道,吃了很多苦頭,後來出過一次海,北海,在那邊有了一場大造化,機緣巧合之下,吞吃了一條五爪金龍的內丹,由此不但修為精進,靈智亦是大開,才有了如今如此可怕的修為。當然,僅僅是那一次經歷的話,也不足以將師兄變成今天這麼厲害,他最為厲害的地方,實則是目標堅定,百折不撓,絕沒有人能夠讓他屈服與放棄自己的目標。在這股讓人驚訝的力量的趨勢之下,他才逐步取得了今日的成就。」杜伊蓮道。

「五爪金龍?」蘇寒古怪道,「世間真的有龍嗎?」

杜伊蓮白了蘇寒一眼,「蛟龍都有,你說若是沒有龍,蛟龍又是從哪裡來的呢?」

蘇寒點點頭。

杜伊蓮淡淡道:「講完啦。」

「這就完了?」蘇寒愕然。

「不然呢,還有什麼好講的?」

蘇寒想了想,「李天成前輩可是真的要將我帶回百玄門?」

「自然是的。不然還會騙你不成?」

蘇寒奇怪道:「遺迹何時去?」

「倒不是很急,總之這件事情與你關係不大,你只要一路吃好喝好玩好就好了。」杜伊蓮道。

蘇寒點頭,隨即依然忍不住道:「其實我真的很好奇啊。」

「好奇什麼?」輪迴之無限進化

「好奇既然李天成前輩都如此厲害了,那麼你們的師父又該要多麼強大?」

杜伊蓮搖搖頭,「誰給你規定師父就一定要比弟子強了?」

蘇寒一怔,隨即明白過來,定然是杜伊蓮與李天成的師父,如今修為已然不如李天成。

杜伊蓮見蘇寒明白,道:「不過師兄呢人很好的。就算如今已然比師父強大很多,但是對師父依然是恭敬有加。」

「倒是頗為難得。」蘇寒道。

杜伊蓮這時一隻玉臂搭在了欄杆邊緣,笑眯眯看著蘇寒道:「好啦,我回答完了,該你了。」

「在下簡單地跟一張白紙一般,杜姑娘不會感興趣的。」蘇寒搖頭苦笑道。

「那可說不定,你且說說。」杜伊蓮道,「聽說你成親了?道侶可還是很漂亮的。」

蘇寒點頭,「是很漂亮。雖然杜姑娘也很漂亮,可和她比還是差了一些。」

聽到這話,杜伊蓮秀眉一挑,「你是在說真的?」

蘇寒道:「違心的話我可說不出。」

「不過按照我看到的資料。」杜伊蓮道,「你好像很多年沒有見過她了吧。」


「嗯,五六年了。」蘇寒道,有些悵然地看著天地。

「怕不怕以後再也見不到她?」杜伊蓮問道。

這話才一問出。杜伊蓮感覺身周氣溫陡然之間下降了數十度,欄杆邊沿甚至開始結出冰霜。

再看蘇寒,雙目透露出無比可怕的光彩。但很快,這光彩便消散,若非杜伊蓮觀察敏銳,絕對無法發現蘇寒目中那片刻出現的凶光。

她忽地有些驚訝,驚訝這個階下囚如此的不自覺,也驚訝於一個區區築基五層的人,可以爆發出如此可怕的氣勢。

不過蘇寒身上的氣勢很快就消散,溫度也開始回升。

他看了杜伊蓮道:「不是很怕。」

杜伊蓮卻已知道了答案,但是她方才那樣問,並沒有將李媚晴當做要挾的意思,只怕是被蘇寒誤解了。

蘇寒看著眼前的這一切,神態卻變得十分淡然。

杜伊蓮道:「我是覺得,你一個不小心,就會死了,所以好奇之下便問了一問。」異能嬌妻降總裁

「我知道的。」蘇寒道,「這個,還是有點怕的。」

杜伊蓮笑了起來,「蘇寒,你這樣可不行的啊,剛剛一下子就將你的軟肋露了。」

蘇寒亦是暗暗警惕,與杜伊蓮說話,太容易喪失警惕了。

「杜姑娘可有喜歡的人?」蘇寒這個時候問道。

杜伊蓮露出片刻回憶神色,眼波流轉,略微有些黯然,隨即才道:「沒有的呢。」

「看起來可不大像。」蘇寒道,「我之前遇到時露時蟬兄弟,說你曾經因為陪了其中一人一天,就省去了三百億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