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眉心上傳來的冰涼已經將她身體里的制熱一點點的澆滅。

慢慢地,她也變得輕飄飄的了。

鬼王冷笑:「你現在是不是很後悔呢?」

「陰險!」東方凌薇扯扯嘴角。

「你這種貪心的小東西,本尊當然要把你看牢一點,以後死了之後,記得告訴本尊,本尊會讓你風光無限的進入幽冥界的。」鬼尊的嘴角噙著笑容,弧度剛好的薄唇,狂妄的俊臉已經無不透露出他尊貴的身份。

… 聽到鬼王如此口無遮攔,東方凌薇也只覺得好笑。~。。~。

呵呵輕笑之後,她便說道:「待會兒還風風光光的敲鑼打鼓迎接我呢,呵呵,鬼王,您真是會開玩笑。」

「誰和你開玩笑?」鬼王猩紅色的眼眸里露出來的光芒幾乎讓人覺得不敢直視。

「記住,本尊說的話,幽冥鬼痣一點,你死後便是我幽冥界的人,可別輕易的死,不然,本尊會誤會的。」鬼王輕笑,話剛說完。

東方凌薇渾身的炙熱感覺就消失不見。

沒一會兒她就感覺到困意來襲,很快的,還真的睡著了。

鬼王輕輕抬手,摸了摸她的臉蛋,眼神突然望到她脖子上的那顆黑色的珠子,眼神瞬間凝固,「咦,你怎麼會有這個?」

黑暗元素……如果這個能夠很好的運用,她的以後恐怕是無人能敵的了。

眼神,深深的看著那顆黑珠好似要將其看透一般。

「嘿嘿,你這個小東西,沒想到還這麼的深藏不漏嘛!」說完,鬼王冷聲低喝,感覺到心裡的那份戾氣漸漸消失。

唇角淡淡的浮現一抹無奈。

「真不好玩,每次都這麼時間,本尊還沒有玩夠呢,什麼時候還真的能夠重回這個身體呢,該死!」

腥紅的眼睛慢慢變成淺紅色,淺紅色又慢慢變得深沉,到了最後,他的眼眸已經恢復到了純凈版的墨色。

「娘子,娘子……」玉念笙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娘子會光著身子被自己抱在懷裡呢?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東方凌薇聽到了這一聲純真乾淨的聲音,緩緩睜開了眼。


看到眼神緊張的看著自己的玉念笙,他墨色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

東方凌薇扯了扯嘴角,淡淡一笑,低聲道:「玉念笙,真好……你又回來了……」

說完,她整個人虛脫般的閉上了眼,好睏,好想睡覺……就這樣睡了……

不要醒來,多好。

「娘子?」玉念笙不明白對方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他心裡很清楚,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的,不然娘子怎麼會這麼疲憊呢?

難道,他突然發瘋傷了娘子么?

輕輕撈起她的手腕,玉念笙檢查了一會兒,但也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所以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了。

玉念笙快速的將東方凌薇的衣裳穿好,剛才的那一幕真的是太令人尷尬了。

「玉念笙,你要幹什麼!」

就在玉念笙為東方凌薇扣上最後一顆紐扣的時候,姬若靈實在是忍不住了,打開門轟然闖了進來,看到的竟然是這樣的一幕。

玉念笙解開東方凌薇的扣子,而且兩個人還緊緊的抱著。

「我……我我我……」玉念笙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解釋什麼,總覺得似乎越解釋,會越描越黑啊!

「你是想幹什麼壞事嗎?」姬若靈有些不服氣,「薇薇是給你處理傷口,沒想到你這個人竟然恩將仇報,想要淺薄於她,你……你你你真是太過分了!」

姬若靈指著玉念笙,急得直跺腳。

「我不是,我只是看著娘子睡著了,準備抱她去休息。」玉念笙也知道不能和她解釋那麼多,只會越描越黑,所以,乾脆這樣解釋算了。

… 「真的是這樣嗎?」姬若靈有些懷疑。∑。。。?

就連她懷裡抱著的翡翠貓看到這一幕,也驚得尾巴豎了起來,開始。

不過,這些並沒有什麼用。

玉念笙只是擺擺手:「我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可能娘子太勞累了,她靠在我的懷裡就睡著了。」

「哦……好吧,那把她放在那邊的床上睡覺吧。」姬若靈只當作他說的是實話。

沒有辦法呢,如果真的和玉念笙打起來,她恐怕還不是對手。

兩人合力將東方凌薇抱上了床,東方凌薇睡得很熟,很安穩。

「玉念笙,你現在身上的傷養得差不多了吧,以後你想怎麼辦?」姬若靈看著玉念笙一直閉著眼睛打坐休息,突然問了一聲。

玉念笙緩緩的睜開眼睛,那個動作很慢,慢到能讓你感覺到他似乎就是從畫裡面走出來的美少年一樣。

「嗯……」尾音變得有些奇特,甚至有點怪異。

玉念笙懶懶的說了一句,「我還是想跟著娘子一起,畢竟我在這個地方也沒有什麼朋友,更沒有親人,我們幽冥界的人,一旦蘇醒,那就是永生永世。」

「長命百歲么?」姬若靈好奇的看著他,這個少年看起來不過也就十六七歲,不過這套暗紅色的喜袍似乎看起來有點奇怪。

花紋繁瑣,還有他脖子上的黑色的紋章,以及那半張面具,他太過神秘,就好像是毒藥一樣,美麗可是致命。

「差不多是那樣,我們幽冥界的人一旦醒來,就很難再次沉睡。這一晃要麼百來年,甚至有的上千年。」玉念笙對自己的種族就是這樣理解的。

老不死的老妖怪!

「那你……就不會被人殺死么?」姬若靈摸了摸翡翠貓的耳朵,眼神里露出了一點點的驚訝,上千年,難道就不會死掉嗎?

幽冥界的仇家可是很多的呢!一不小心就死翹翹了,那怎麼辦?

玉念笙只是淺淺一笑:「不會死,因為至今還沒有人能夠殺死我們,最厲害的人也不過只能讓我們陷入永無止境的沉睡罷了。」

「那你們就是人不人,又鬼不鬼,不屬於冥界的靈魂,又不是人族的行屍走肉了么?」不知道怎麼的,姬若靈突然有一點點同情玉念笙了。

畢竟,那種百年,千年的孤獨恐怕是一般的人都無法忍受到吧?

人族的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活到了兩三百歲,一般的也就只有一百歲吧,而他們幽冥界,卻能夠活到上千年,到了最後恐怕陪伴他們的只有那些千萬年的妖獸吧?

這種孤獨,這種寂寞,還真的是讓人心情有一點點不舒服呢。

「所以,我們才是幽冥界啊,既不是冥界又不屬於人族,你形容得很清楚,差不多就是行屍走肉。」玉念笙淡淡的說。

「我不是那個意思,唉……」姬若靈不知道後面應該怎麼說了。

「不想說就別說,我不礙事的,因為已經習慣了。」玉念笙不知道自己活了幾輩子,因為他們幽冥界才醒來的時候,都會沒有以前的記憶。

那些記憶的碎片會慢慢的在看到某些人,發生某些事情慢慢的想起來。

… 他已經不知道這是自己的第幾輩子,可是他再怎麼傻,也在為看到東方凌薇而高興。。.。!

「那你真的決定好了,跟著薇薇一起嗎?」只要一想到東方凌薇因為玉念笙差點就被賜死,姬若靈的心裡還是有點不舒服。

萬一這一次又出現了這樣的情況,那東方凌薇可怎麼辦啊?

沉默了一會兒,玉念笙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在這個時候,東方凌薇的聲音傳來。

「他不會害我的,靈兒。」東方凌薇說了幾句話,從床上緩緩的坐起來。

「薇薇,你醒了啊?」姬若靈好奇的問了一句,這時候,就連翡翠貓也從她的懷裡跳了起來,跳在床上,踩著小小的步子,在東方凌薇的身體上蹭了蹭,表示親昵。

「我要回東方家,把我應該有的東西全部奪回來!」東方凌薇想到自己已經失蹤了三個多月了,恐怕東方家比之前更亂了吧?

「那倒也是,那些東西本來就屬於你的。」姬若靈兩眼發光,「那個東方雪見現在囂張的那個樣子,讓人看了都覺得噁心啊!」


「等我回去了,有她好看的。」東方凌薇眼神清冽。

玉念笙也隨聲說道:「以後,若是再有人欺負娘子你,我就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

「我還梨花帶雨呢,玉念笙,你以後就只能當我的小跟班,不要說什麼娘子娘子的了,我和你解釋了很多次了,我並不是你的娘子。」

東方凌薇雖然比較鬼尊和玉念笙,喜歡玉念笙多一點,可是這傢伙,實在是太黏人了,一口一個娘子娘子的,還真的是令人覺得有點不能接受。

人家不知道的,還以為她這麼小的年紀就被人嫁去做童養媳了呢!

哦,不對,童養媳是女大男小。

她這個……好像應該是玉念笙嫁給她做了童養夫吧?

我了個乖乖的,突然多出來了一個這麼大個兒的童養夫,好像還有點不習慣呢……

「那以後我叫你什麼啊?」玉念笙有些不好意思。

東方凌薇直接冷聲說:「以後你叫我東方凌薇也可以啊!」

「這個不太好吧?」玉念笙有些猶豫。

「唉,你別唧唧歪歪磨磨蹭蹭的了,以後就叫我凌薇好了!」東方凌薇才懶得和玉念笙解釋什麼,只希望能夠馬上回去。

看了幾眼玉念笙,她便冷聲說:「你現在也好的差不多了,我們可以回去了嗎?」

「去哪兒啊?娘子……」玉念笙很自然的問了一句。

誰知道才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東方凌薇的眼裡有著一陣的著急,「我剛才不是說了么,你可以叫我凌薇的!」

「哦,娘……好吧,凌薇,我們回……哪兒去呢?」

雖然第一次改口,可是對於玉念笙來說,他感覺自己像是在做一件很困難很困難的事情。


這不,才說出口就又不對了。

「回我家。」東方凌薇趕緊說。

「啊?」不是吧,這麼快見家長,娘子,我們……我我我……」玉念笙直接語無倫次。

「見你妹的家長啊!我是說回家整頓分家,東方驚雲和東方雪見兄妹倆還有東方然,是時候該教訓教訓了。」東方凌薇解釋。

… 原來不是見家長啊!

玉念笙被嚇了一跳。..。。小!說*網*「那怎麼去整頓?我覺的就應該拿東方雪見動手,這叫做殺雞儆猴。」

「殺人的事情我可不想做,畢竟她好歹是我的親人,雖然她對我很不好很不好,可是也犯不著要了她的命。」東方凌薇的話惹得玉念笙一陣感動。

果然是他的娘子啊,真的是外表漂亮,心地善良,簡直可歌可泣啊……

看著玉念笙的眼睛里已經開始浮出感動的淚水,東方凌薇也是醉了。

「拜託,你要不要這樣啊?玉念笙,我就說了不要她的命了,你怎麼感動到眼淚都要掉出來了啊?」東方凌薇很是無語。

姬若靈也是笑看著玉念笙,搖了搖頭:「沒想到你這個幽冥界之人這麼輕易的就感動了,真的是和你們的冷血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

玉念笙無語,還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了。

難道在她們的眼裡,自己就是這樣的人么?

好吧好吧,他既不嗜血,又不冷酷的,怎麼看怎麼都是一個好人啊!懂咩?

一個眼神,玉念笙就可憐巴巴的看著東方凌薇,東方凌薇而已只是笑笑,便說:「我就是擔心你不太適應,你剛才說得也對,我們就應該從東方雪見的身上入手,畢竟她很弱。」

「對,我也同意這樣做。」姬若靈拍手叫好。

肯定是應該在東方雪見那裡動手啊,那個死丫頭功力不足,反而心高氣傲的,那樣子讓人見了就很不爽,早就應該教訓教訓了。

雖然說她和東方驚雲修鍊玄靈**實力增長了不少,不過,她還是沒有什麼威脅的。

「那我們不如這樣……」東方凌薇沖著兩個人招了招手,三哥腦袋湊到一塊,開始商量計謀。

——

東方家。

主座上坐著兩個氣勢威嚴的男子,一個是花白鬍子的東方擎,另一個則是東方然。

東方擎從妖靈山回來,就閉關了。

一切的事情都是東方然在打點,直到今日才出關。

畢竟從妖靈山回來他身負重傷,那些都是被魔狼傷的,所以他去療傷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剛好今出關,召開家族的會議,商討怎麼尋找東方凌薇的事情。

可是,東方雪見遲遲沒來。

作為分家的小女兒,她現在已經有能力參加家族的會議了。

可是竟然還沒有出現,東方擎自然有些不爽。

「這東方雪見去哪兒了?」

東方擎捋了捋白花花的鬍子,臉緊緊的綳著,深邃的雙眸精光杉杉的掃視東方驚雲。

平日如果東方驚雲在哪兒,東方雪見也就在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