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的速度比起天豐全力爆發又能快多少呢?

而且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現在才區區王級二階巔峰而已,那襲來的黑暗血劍足以重傷它。

而事實也如此,就在天豐被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抬起放到之時頭頂之時。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剛剛藉助天豐的全速瞬間加速的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才僅僅衝出不足百米,便被襲來的幾道黑暗血劍打中,在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巨大的身軀之強足足留下了五六個巨大的血洞。

「嘶!!!」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仰天大叫一聲,疼痛的聲浪瞬間傳遍天豐四周。

天豐是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主人,更是能夠透過靈秘術和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的靈魂明白他此時的疼痛!

天豐心頭也是著急,臉上那嘲笑和諷刺惡獸美利堅的笑容終於消失不見。

只見天豐站在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頭上,回頭看一眼遠在不足百里的醜陋無比的惡獸美利堅。

天豐更是被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馱著跑了足足五里,雙眼無奈的看著後方不斷飛來的黑暗血劍,那天豐的雙手雙腳一直被內力纏繞著,擊碎打向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身體的黑暗血劍!

可是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身體那麼巨大,天豐那區區一米八五的個頭,在他面前就像一隻小老鼠一樣,又怎麼能夠防禦的住他身上的所有攻擊呢!

「嘶。。。」

天豐看著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看著他身上巨大的傷口不斷的增加,看著他身上的獻血逐步的流散!

天豐心頭暗自思索,更是將自己身上擁有的一切都思索了個便!

「我現在實力堪比王級三階巔峰,更是擁有歸無心法這步極強的功法和王者之身!」

身體強度更是達到了第一步,達到了獸體境界,身體的防禦能力更是堪比最強的魔獸皮膚!

「對!」

天豐想到王者之身,那緊皺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向後看了一眼,然後靈魂傳音給自己腳下的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道:「村前,你趕緊回到我手臂上,我有辦法了!」

只見天豐說完這句,立即全速爆發,一下子跳到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側面,看了一眼巨大的蛇軀和他身後滿地的鮮血!

天豐心頭也是著急,今天要是一不小心,就可能死在這裡,死在這特殊的空間。

可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真的乖乖聽話嗎?

「嗖嗖嗖。。。」

就在這時候,又是一輪黑暗血劍攻擊向天豐和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這次足足有數百根黑暗血劍。

「快!!!除非你想害死我!」

天豐大吼!命令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回到手臂之上養傷!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作為天豐的僕人,雖然不明白天豐為什麼說自己不回去會害死他,但最關鍵的是他又怎麼能夠違背天豐的命令呢?

「是!」

「嗖。」

只見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聽了天豐的命令,立即縮小,重新回到了天豐的手臂之上!

而就在他剛剛盤立的地方,一道足足有一米粗,十米長的巨大黑暗血劍出現在那裡,將可憐的大地再次擊出一個足足有八丈方圓的大坑!

「可惡的人類!!!」

就在天豐和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震驚這威力之時,突然那久久不在傳音過來的惡獸美利堅再次傳音到天豐和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耳邊,聲音中的怒火,更是不言而喻!

原來這惡獸美利堅雖然暴怒,可也不傻!

自己身為皇級一階巔峰強者,內力的深厚程度豈是小小王級三階巔峰之強的修士能夠比肩的?

自己就算只有一成內力,也足夠殺死前方不斷逃跑的渺小的人類千百次!

所以處於自信,這惡獸美利堅才好在暴怒的同時化為本體,不顧自身的消耗,一直狂追那渺小的人類!

同時自己也通過施展黑暗血劍來不斷的干擾那像兔子一樣跑得快的人類的速度,試圖降低他的速度!

可結果速度沒將成功!到被天豐和那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一頓嘲笑!

憤怒之餘他同時施展兩種天賦魔法,終於收到了奇效!

第一次天豐措手不及之下,竟然中了近十道攻擊同時命中,天豐的速度也是生生下降三成,雖然天豐飛快的用爆步這一瞬間爆發的武技將自己的速度提升上去,但也被迫近了足足百米之多!

這讓天豐和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心頭震驚!

於是天豐之後絲毫不敢大意,每每遇到這攻擊,便用爆步和內力護盾結合,來確保自己速度不變,還能瞬間爆發,這才保持了現在的近百里距離!

不然天豐早就危險了!

同時那惡獸美利堅也發現了這個效果,於是便不斷的這樣攻擊,就是無法消耗天豐的速度!也能消耗天豐的內力!

生生*的天豐在短短一個時辰多一點的時間內吃了近八十顆回元丹。

要知道這回元丹雖然恢復內力擁有奇效,可大量的服用的副作用也是明顯的!

其一就是每多吃一顆,恢復速度慢一絲,其二也是最嚴重的,一次服用過多回元丹,可能造成以後以後突破上的壁壘!


可此時逃命的天豐又怎會在意這個!


比起命來,那不一定產生的最嚴重的副作用對天豐來說,我算什麼!

所以天豐才敢一顆顆的吃掉回元丹!

不過這也正是更讓惡獸美利堅生氣的原因!

因為!那可惡的人類要是沒有手中那火紅色的東西,並且吃掉,快速的恢復內力!早就被自己吃了!

哪裡容得他繼續蹦噠!!!! 100死亡

可這惡獸美利堅雖然極度憤怒,更是讓天豐通過自己的精神之力一直觀察到自己極度憤怒而且不顧內力消耗的外貌。

目的有三:

其一,迷惑天豐,讓天豐大意,然後好在後面裝作退去,在繞路到那入口堵截他。

可是這個計劃一出現就被惡獸美利堅自己否決,畢竟這不現實。


現在自己要追上天豐都要費極大的力氣,在繞路,一方面天豐看上去也沒有那麼笨,另一方面他的精神之力探查到自己,那一切都白費。

所以便有了其二,仗著自己內力深厚,大肆消耗天豐的內力,他就不信這天豐手中有無限的那種火紅色丹藥。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他在等一個時機,一個可以重傷天豐的時機。

而就在方才,自己暴怒的樣子同時施展三種天賦魔法,在鬼影重重和黑暗風暴的加持下,自己的黑暗血劍威力更是上了幾分!

狠狠的分撥殺向天豐,總是打在他的必經之路上!

一方面消耗天豐,另一方面,這惡獸美利堅還希望可以重傷他。

奈何這天豐實力也不弱,怪不得能夠收服那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就在惡獸美利堅心頭著急之時!


也就是這個時候,那一直躲在天豐手臂上的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突然化為原型,並且托著天豐再跑!

可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的速度比起天豐,那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所以這惡獸美利堅心頭大喜,速度更是加快了幾分,更是再次催動三種天賦魔法!

不過這一次不同,因為他有個好主意,能夠一擊殺死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的攻擊!

惡獸美利堅身為皇級一階巔峰強者,對自己極為自信,將黑暗血劍一般一同射向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頭上的天豐!

暗中也是不斷續力,將幾十道黑暗血劍融合在一起,在那之前的黑暗血劍發出后,緊隨而上,目標正是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必經之地!

這巨大的黑暗血劍一出現,便將四周的天地靈氣掠奪一空,帶著幾十米的黑色尾巴,向著天豐和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所在射來!

同時惡獸美利堅的這一手天豐也是沒有想到,就在天豐被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馱著時,天豐的精神之力甚至出現一絲遲緩,那是為了思考的緣故!

所以天豐沒有發現這對自己是足以重傷的攻擊,對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是致命的巨大的黑暗血劍!

也許是天豐的運氣沒有用盡,又或者是那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命不該絕!

極度巧合的是,就在天豐命令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回到自己手臂上后,那道巨大的黑暗血劍正好射中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方才所在!

地面更是被炸出了一個幾百米的大坑!

「主人!」

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剛到天豐手臂,巧合的躲過了這致命的一擊,就連天豐也是因為這巧合用損失些許內力和速度,換來了自己沒有受傷的結局!

「剛才?」

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似乎是不敢相信方才的事情,膽怯的將八顆小小的蛇頭探出,看了一眼那被天豐瞬間使用爆步加速略過的幾百米的大坑!

額頭上冷汗直出,又想到方才自己更是嚇得尿了天豐的衣袖上!

那八顆蛇臉立刻變得通紅,只見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靜靜的吐著蛇信,在天豐的手臂之上撒嬌。

可這時的天豐哪有這功夫和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說!心頭著急的天豐再次飛速的向前衝去!

再說惡獸美利堅,當他見自己這原本萬無一失的攻擊被如此輕易的躲過去,心頭那個氣呀!


只見這惡獸美利堅大怒之下,一聲衝天巨吼,聲浪將四周的古樹和靈樹震個粉碎。

「可惡的人類!我一定要親手撕碎你!」

惡獸美利堅用精神之力沖著天豐大叫!

惹得天豐一回頭,隱隱間能夠看到在不足百裡外的深林中,那一顆顆被撞到的古樹。

天豐心頭再次大急,精神之力看一下自己的丹田!

那內力漩渦如今的內力經過剛才的消耗又少了幾分內力!

不過還好有剛才服用的回元丹的緣故這才能夠堅持的住!

可是這回元丹天豐估計,自己在連續服用十顆左右,在短時間內就該沒什麼用了!

可按照天豐的記憶,那出入口離現在的天豐還差了足足一個時辰的距離!

「爆步!」

天豐突然大喝一聲,瞬間天豐的速度再次暴漲幾成,一瞬間將自己和惡獸美利堅的距離拉遠了幾十米。

可這幾十米轉眼又被他追上!

「嗖。。。」

「嘭。。。」

又是幾道黑暗血劍從天豐的頭頂射到天豐的前方,同樣的方法,只是天豐卻絲毫不敢大意!

一邊按照老方法逃亡外,一邊用精神之力死死的盯著那後方的惡獸美利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