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這個風景的代價是慘痛的,鳳凰城內方圓近百里幾乎全部成爲了一片廢墟,很少有動物生存了下來,離鳳凰城越近,也就代表着地域承受的威力越巨大,所有的樹木都瞬間被化成了飛灰,但是鳳凰城卻已然被一團巨大沙子給包圍着。

凌葉嘴角已經掛着淡淡的笑意,他們勝利了,但勝利的代價很慘痛,不知道鳳凰城外有多少老百姓被瞬間秒殺,生命如螻蟻般就這樣被踐踏着。

而籠罩鳳凰城的那片沙子也開始漸漸褪去,鳳凰城內的人們有看到了耀眼的太陽,他們沒死,他們活下來了,而且鳳凰城也毫髮無傷!


“辛苦了你!”凌葉對着已經躲進自己玉佩空間得沙蜀說道。

“我現在受傷了,我要休息一下……”凌葉心中傳來這個聲音後,沙蜀的聲音在沒傳來,要承受如此強大的技能,就算防禦力在強大的沙蜀也該受傷了把,而且它是爲了拯救整座鳳凰城才受傷的,不然憑它的實力將身體縮小,這種威力的技能根本傷不了它!

沙蜀果然稱的上終級防禦之稱!

鳳凰城內一片歡呼聲,所有的士兵都非常慶幸自己躲進了鳳凰城,他們已經發現城外沒有一片生機,所有的樹木都已經消失不見,剩下得只有光禿禿的土地。

凌葉走出鳳凰城,此刻他的心情有些沉重,“南火帝國,呵呵,你確實讓我生氣了。”凌葉看着周圍光禿禿的地盤,喃喃說道。

接着凌葉將自己的目光看向了不遠處的李剛,此刻他身上所散發的紅色源力已經消失,而且身體也十分虛弱了,凌葉一個瞬間移動已經出現在了他身旁。

只見李剛此時還在無力的說道:“爲什麼,爲什麼我沒殺死你,爲什麼鳳凰城還完好的……”

“不會的,我纔是最強的,我纔是最強的,最強大的修煉者……”


凌葉冷峻的看着癱倒在地的李剛,此刻這個傢伙似乎瘋了,變的瘋瘋癲癲的。

“你沒殺死我,但是你卻殺死了你自己,還殺死了你所有的東西。”凌葉冷冷說道,也不管李剛聽的懂不懂,手中的王者之劍已經插入了他的心臟。

李剛眼睛一睜,口吐鮮血,轟隆的倒了下去,這樣殺死他是便宜他了,可他什麼都沒有了,還有比這更可悲的下場麼,大家珍惜眼前的,別讓它流失把。

…………

下午的夕陽格外美好,根本看不出鳳凰城今天經歷了一場生死大戰般。

凌葉站在夕陽下,抱着末雨的屍體,緩步前行……

“呵呵,兄丟你因該還有好多的事情沒去做把,兄弟我會替你完成的。”

“ 對了,你說下次要帶我去找南火帝國頭牌花旦呢,你個不遵守誠偌的混蛋……”

最後,凌葉的聲音開始哽咽,他哭了…… 一個男人最後的心底防線其實是友情。

………… 凌葉的步伐非常緩慢,現在他感覺全身非常的無力。當時凌葉趕來戰場的時候,末雨已經只剩最後一口氣了,他的心臟已經破裂開來,而內臟其他地方也已經被狂暴的源力破壞,就算凌葉醫術在強也無力迴天了……

當時末雨緊緊抓着凌葉的手,只說了一句話:“好好保護大家……”然後已經氣結,頭一歪眼睛緊閉,永遠的沉睡過去,不過末雨死去的時候嘴角還掛着淡淡的微笑。

他知道自己是看不到葉之國的勝利了,但他知道最後的贏家一定是葉之國,因爲他背後還有許多強悍的兄弟!

末雨含笑而終,凌葉也完成了末雨人生中最後的夢想,那就是打一場勝戰,而統領是由末雨自己,但是他已經沒有能力帶領大家走向勝利了,只能將精神寄託到凌葉的身上。

末雨死的太過突然,導致凌葉有些透不過氣來,而瑩瑩此刻雙眼無神的跟在凌葉後面,面部已經沒有了表情,眼神都有些空白,她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

可現實永遠不可改變,瑩瑩沒有哭,只不過心裏早已經在滴血,從小她身邊的親人就不多,除了父母也就是大哥和二哥最疼他了,雖然二哥平時總是嘻嘻哈哈沒個正經,可其實他是裝着讓自己開心的。

瑩瑩其實什麼都懂,只是不願意看的太穿,她喜歡溺愛自己的二哥,可是二哥怎麼突然就沒了?末雨就象突然在她身邊消失了一般,二哥留下在這人世的也只有一具軀殼罷了。

瑩瑩雙眸中飽涵着淚珠,她不想哭,因爲她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她希望自己的二哥還是活着的。

心中空落落的,瑩瑩沒有說話,沒有爆發,她選擇了沉默的跟在凌葉後面,就這樣兩人獨自來到了鳳凰城後山上的一座小山峯,其他人也想來送送末雨,可是現在他們不能來。

鳳凰城內現在還有十幾萬的南火帝國部隊,而葉之國的部隊卻只有五萬,現在着個形式已經非常混亂,大家必須談何在一起,解決事情的問題。

經歷了這場災難,所有幸存下來的人都不禁噓唏,自己在鬼門光中走了一遭,所有人都一致認同了和平解決,而且是葉之國的軍隊救了他們。

如果南火帝國士兵還趁機佔領鳳凰城的話那就太不人道了,這不就是恩將仇報麼?所有人都會有良知,至少這已經超過了他們的底線,所有逃跑進入南火帝國的士兵都選擇的沉默。

軍隊的士兵都是非常有紀律,沒有想象中的混亂,進入鳳凰城的士兵們都井然有序的待在自己的位置中,現在所有人的神經都緊繃着,就算南火帝國說他們沒有趁機佔領鳳凰城的想法,但葉之國的部隊還是需要謹慎爲妙,否則一個不擔心就會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

阿力已經開始和剛剛醒過來的趙龍大將軍交涉,也將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趙龍,想必那傢伙也不是個不明事理的人,更何況凌葉永遠都不會做沒把握的事情,想必凌葉有辦法控制鳳凰城的場面把!

…………

此刻已經是傍晚黃昏時分,火紅的太陽開始慢慢落下帷幕,大地照耀在火紅的夕陽下,顯的格外鮮豔。

而凌葉和瑩瑩都坐在墳前,那是凌葉和瑩瑩用雙手挖出的墳墓,而墳墓前的石碑上刻着這樣幾個大字“葉之國大將軍末雨之墓。”

凌葉和瑩瑩默默的坐在墳前,就這樣安靜的坐在那裏,瑩瑩很安靜的將頭靠在了凌葉的肩膀上,看着天邊的夕陽。

似乎人就如日出日落一般出現在這個世界,早晚有一天你也會隨着美麗的夕陽消失在塵世。

“哥,你就先住在這個小小的家吧,等鳳凰城的事情弄完了,咱們在給你弄一個大大的住處。”瑩瑩看着末雨的墓碑,眼睛睜的大大的,似乎充滿了憧憬,失去的不能挽回,瑩瑩知道如果二哥看到自己傷心的樣子肯定會痛心把。

所以瑩瑩要替二哥好好活着,凌葉緊緊摟着瑩瑩的肩膀,輕輕的拍着她的手臂。他知道瑩瑩其實是在故作堅強,末雨的死瑩瑩該會比自己更難過把。

“末雨二哥,你放心我會好好對待瑩瑩的,等事情辦完,我就帶着大家來看你。”說着凌葉和瑩瑩跪在了末雨的墳前,叩了三個響頭,

此刻鳳凰城後山的山頂,多了一座葉之國的英雄墓碑,金光閃閃的夕陽照耀在墓碑上,顯的非常安詳。凌葉扶着瑩瑩站了起來,兩人都帶着淡淡的微笑,衝着天邊的紅霞喊道:“末雨二哥,一路走好!”

兩人的微笑中含義深重,末雨走了,他生前整天就是嬉皮笑臉的,現在他走了,那麼凌葉和瑩瑩也微笑的送他離別把,或許這種方式是末雨最喜歡的。

凌葉和瑩瑩站在山頂之巔,這裏風非常大,微風吹拂在臉龐上,感覺格外的清爽,兩人互相凝望着遠方的紅霞,紅霞似乎變成了一個人的身影,越走越遠。

直到黑夜的來臨,凌葉和瑩瑩還一直站在原地不動。

沒有人會在這個時候打擾他們。

終於凌葉開口說話了:“瑩瑩想哭就哭出來把,末雨二哥他已經走了……”死者爲尊,凌葉既然和瑩瑩在一起了,那麼就叫末雨一聲二哥把。

此刻一直選擇沉默的瑩瑩身體猛的一顫,她快速的撲進了凌葉的懷中,眼淚已經打溼了凌葉的衣襟,瑩瑩還是個小女人,這種痛苦的離別就算是鐵打的心也會顫動,何況瑩瑩是個有血有熱的小女人呢。

瑩瑩現在只有十七歲,不得不說,她已經承受了許多,還好她身邊有着一個可靠的肩膀,否則她不知道這一切該怎麼度過。

“你別在離開我好麼?”瑩瑩突然鬆開了抱着凌葉肩膀的手,雙手抓着凌葉的肩膀,直視着他,眼眸淚光閃動,儼然成了一個淚美女,可是瑩瑩眼中卻帶着堅毅的神情。

凌葉知道此刻瑩瑩是認真的,他沒有立刻回答,凌葉腦海中也想着,是否有一天自己也會隨末雨一樣離開呢?不過凌葉想起了瑩瑩,想起了落欣,想起了這一路上認識的所有人,良久他終於找到了答案。

凌葉堅毅的回答道:“我不會!”三個字說的非常有力,瑩瑩聽到回答,神色一愣,不過她看着凌葉那認真的神情,她選擇了相信身邊的男人。

“你一定要好好活着知道麼?”語氣中帶着撒嬌的味道,瑩瑩神情的望着凌葉的眼眸,綿綿說道。

聽到這話,凌葉心裏顯然一顫,他默默的點了點頭。在面對自己心愛的男人時,瑩瑩依然是那麼的溫柔,別看平時瑩瑩挺兇悍的,這丫頭只要碰到凌葉就會溫順的和小貓咪一般。

凌葉一雙大手將瑩瑩的頭放入了自己的懷中,黑夜裏兩人互相抱在一起,此刻也只有彼此能瞭解對方的心情了,凌葉已經在內心發誓,末雨的仇他一定要報,罪魁禍首並不是殺死末雨的李剛,而是南火帝國。

我,凌葉會讓你們血債血償的!!!

南火帝國終於和凌葉鬧得不可開交,葉之國不會一味的謙讓下去了,現在凌葉的實力更加的強大了,擁有了十大神魔中沙蜀的力量,要與南火帝國對抗也不是不可能。

…………

第二天一早,葉之國的部隊傷亡已經出來了,這此的戰役總共陣亡三萬四千零五位士兵,他們都會成爲帝國的英雄,家人也會由帝國撫養。

而剩下來的五萬部隊大多數也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不過在這個世界,只要你沒死,那麼一般重傷都是可以救活的,葉之國這支部隊的醫療隊其實還是強大的,有着一百多位祭司修煉者,治療重傷員問題也不大!

而南火帝國軍方醒來的趙龍也表示不會乘機佔領鳳凰城,他們非常感謝葉之國的救命之恩,但他們畢竟和葉之國是敵對部隊,所以他們會立刻撤出鳳凰城,然後重整在進行攻擊。

凌葉也預料到趙龍會做出這一個決定,他也絕對相信趙龍不會是那種忘恩負義的小人。

此刻南火帝國十多萬大軍已經集結完畢,趙龍又恢復了以往的光彩,這讓凌葉感覺到有些詫異,這個傢伙上次中了自己那樣強度的浮空斬,怎麼現在跟個沒事人一樣呢?

而趙龍內心也更是驚訝凌葉的能力,這個傢伙三天前中了自己的終極界限技能,現在竟然實力更加強大了,強大的讓趙龍看不出凌葉的真實實力。

凌葉也身披着統帥盔甲,坐在二米多高的汗血寶馬上,這匹馬是趙龍送他的,本來是趙龍最喜歡的一匹馬,但是趙龍爲了報凌葉救南火帝國十多萬士兵的性命,不知道拿什麼感謝,只能送給凌葉一匹自己最喜愛的馬,以表示對凌葉的尊敬。

送馬,這在軍隊中已經是種非常高的待客禮儀了,這代表着對方非常尊敬你,如頂禮膜拜一般,這就是軍人的禮節。

凌葉和趙龍騎着馬匹,平行前進,凌葉和趙龍相隔的距離也不過一米,兩人就象好朋友一般騎在馬背上閒聊着,這樣的情形讓葉之國和南火帝國的將領士兵們都非常搞不懂,兩個本來水紅不容的敵對人物,可是現在卻似乎如很久沒見過的好朋友般,有說有笑。

………… “呵呵,凌葉小兄弟果然厲害啊,幾天前你中了我的招終極技能,沒想到還能安然無樣的坐在這裏與我i閒聊,真是奇蹟啊!”趙龍語氣平緩的和凌葉侃侃而談。

“哈哈,趙兄誇獎了,我使用的那招靈魂衝擊,你不是也站在這裏麼?”凌葉回道,不過當趙龍想到凌葉幾天前對自己丟的靈魂攻擊威力時,心裏有些發虛,他摸着胸膛前掛着的項墜。

心裏悻悻想着,趙龍知道自己如果沒有胸前這塊項墜,那麼自己肯定活不到今天,那股靈魂的衝擊力太強大了,當時趙龍已經是抵擋不住,如果不是這塊靈魂防禦器救了自己,後果不堪設想。

那時候,凌葉在趙龍心裏的地位已經上升到敬畏的對手級別,要知道趙龍可是從未怕過任何八階修煉者,也從未佩服過任何人,但凌葉是第一個。

終於,趙龍還是面紅羞愧的對着凌葉說道:“凌兄啊,實不相瞞,其實如果不是我身上佩戴的靈魂防禦器,那麼我肯定在也醒不來了。”

他說着取下了胸前的項墜,拿到了凌葉面前,項墜全身承紫色,晶瑩剔透,顯的十分精緻。

“果然是靈魂防禦器!”凌葉身爲宗師級別的練物師,要看出裝備的用途和品質還是十分簡單的,靈魂防禦器這種裝備在大陸非常稀有,一是大陸修煉者會靈魂攻擊的很少,幾乎沒有,二也是靈魂防禦器的製作方式複雜,製作材料昂貴,所以靈魂防禦器漸漸已經消失在了人們得視線中。

可是趙龍身上竟然帶着一塊靈魂防禦器,這讓凌葉有些訝異。而且這還是一塊傳說級別品質的靈魂防禦器,凌葉雖然是練物宗師級別,可他連最簡單的造靈魂防禦器也不會打造,就因爲沒有製造靈魂防禦器的方法。

見到凌葉對自己手中的項墜感興趣,趙龍非常大方的剃給凌葉,讓他仔細觀摩,而凌葉一拿到那條項墜就象看見了寶貝一般,愛不釋手,見到凌葉看的如此出神,趙龍疑問道:

“凌葉老弟,似乎你對這靈魂防禦器很感興趣啊,呵呵,如果這靈魂防禦器不是我家父留給我的最後遺物,我肯定送給你。”

凌葉對於趙龍的話語一笑而過,他當然不是想得到這條項墜了,只是非常好奇靈魂防禦器的構造,如果可以看出其構造,那麼凌葉就可以自己打造靈魂防禦器了。

但現在靈魂防禦器的構造圖在大陸幾乎已經消聲覓跡,而一些簡單的防禦靈魂器只能是起到驅邪的一些小作用,在修煉者的戰鬥中,靈魂防禦器必須要達到大師級纔會起到效果,一般能使用靈魂攻擊的也只有九階強者了。

南火帝國十幾萬浩浩蕩蕩成羣結隊走出了鳳凰城,城外就如一片沙漠般,荒蕪人煙,而土地已經開始沙化,趙龍早就聽說了幾天前李剛使用哪個超強技能的場景,那個技能毀滅了鳳凰城周圍的一切事物,但是鳳凰城卻奇蹟般的毫髮無損。

這個讓趙龍也非常匪夷所思,難道凌葉還擁有着什麼祕密武器麼?

趙龍千頭萬緒的思考着,而凌葉出到城外,放眼望去也是隻看好了荒蕪的土地,而且開始沙漠化,如果這裏變成了一片沙漠,那麼鳳凰城就不會有以前的價值了,只不過是一座死城而已。

凌葉擔憂的想着,現在當務之急也是必須儘快回覆鳳凰城的生機,凌葉還有什麼辦法呢?在這個場景中,他突然想起了凌家的創始人,也就是凌嘯天,他是北國王朝的第一代帝君,而他就是使用了一顆生命種子讓大沙漠變成了綠茵茵的樹林!

“對了,就是生命種子!”凌葉失聲喊出,趙龍聽了狐疑,不解問道:“生命種子?”

“呵呵,生命種子就是一顆能讓大數快速成長的種子。”

趙龍聽了,覺得這種子沒啥用處,一棵大樹能改變鳳凰城的現狀麼?不在說話,看着部隊已經完全走出了鳳凰城,趙龍雙手抱拳,對着凌葉說道:“凌葉兄弟不必在送,以後咱們還會見面的,不過是敵是友那就靠上天註定了,哈哈!”

趙龍灑脫一笑,凌葉也微笑點頭,兩人都是豪爽的人,說話也就不遮遮掩掩,凌葉說道:“好的,趙兄,如果還有機會對戰,我肯定會贏你!”

“哈哈,我等着!”說完這話,趙龍轉身離去,也不回頭,背影中散發着一種霸氣不羈,凌葉飽含深意的凝望趙龍離去,還有浩浩蕩蕩的十幾萬南火帝國部隊,這次的戰爭完了麼?

凌葉在心裏問着自己,但是答案他很清楚,戰爭是不會消失的,除非當你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時,或許就不在有戰爭發生在葉之國,所以葉之國要迅速壯大起來。

其實葉之國要發展起來不難,如此好的貿易地理位置,儼然可以讓葉之國變成一個商貿大國,凌葉確實不缺錢,甚至葉之國的老百姓都算的上富有,可是武力的問題永遠讓凌葉頭疼,是啊,葉之國的部隊還不夠強大,國防力量更是薄弱。

看着浩浩蕩蕩的部隊離去,凌葉有種說不清楚的感嘆,戰爭就是用人命堆上去的名詞,真的,這話說的一點都不假,如何避免戰爭呢?那就是統一大陸纔有可能。

凌葉不是一個只說不做的人,早晚有一天,他會讓大陸戰火平息,而獸族的惡行也會遭到報應,其實凌葉現在已經明白了些什麼,獸族發動的戰爭也不過和大陸人類一樣罷了,都是因爲利益。

可滅族之仇,不得不報,凌葉必須驅動自己一直變強,一年的時間不會讓凌葉內心的仇恨變淡,其實他一直都將獸族的仇埋藏到內心最深處,離開北水大陸一年多了,也不知道哪裏有了什麼變化,聽說獸族在北水大陸已經鬧的無人能敵,而魔法帝國也開始走向衰敗,漸漸被獸族吞噬。

…………

“什麼,你說鳳凰城安然無恙?”南火帝國帝都皇宮中,一個身穿龍袍的中年男子來回度步想着什麼,臉部表情十分嚴肅,難道葉之國有着什麼祕密武器可以抵擋住那樣的攻擊麼?

南火帝國官方是由着木南家族控制着,而這個帝君也就是木南家族中年輕一輩排行老大的木南天宮,木南天宮修煉天賦一般,但是卻有着領導風範,所以他被南木家族捧上了帝君的位置。

一個前來送情報的士兵正彙報着一些軍情,要是這裏有人認識火雲門少主雲風晨的話,肯定會非常驚訝,因爲這個情報士兵就是由雲風晨所扮。


當然了這些也是靠着火雲門多年來,在南木家族安排內線的成果,這才讓雲風晨成果當上了這次彙報軍情的情報官。

“是的帝下,鳳凰城外全部化成了廢墟,但鳳凰城卻依然完好,而且由趙龍帶領的十幾萬大軍也進入到了鳳凰城避難,也都安然無礙。”